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8. 安思瑶:原点!
    窗边的夏煜和安思瑶,在安天封刚进院子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两人将窗上的涂鸦擦掉,坐在沙发上,都有些紧张。

    两分钟后,安天封走进了屋子,他将外套脱下给了女仆,看向夏煜和安思瑶。

    夏煜也看着他,比起之前相见时的乐呵模样,此刻的安天封面沉如水。

    一看就知道大事不妙。

    “你在这里喝会儿茶吧。”安天封对女秘书说。

    说完,他向着夏煜招了招手,向着二楼走去。

    安思瑶也站起了身,想要跟在后面,但被安天封阻拦。

    “你上来做什么,去弹你的钢琴去。”安天封梦对安思瑶说。

    安思瑶只能停下脚步,看着安天封和夏煜离开。

    带着夏煜,安天封来到了一间会客厅。

    他坐在沙发上,挥手让夏煜坐在对面。

    随后,他没有也没有说,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夏煜。

    夏煜同样看着他。

    作为年轻人的夏煜,精力比安天封足了很多,十分钟后,安天封不能维持注视。

    他开了口,对夏煜说:“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夏煜仔细思考了一下,回答说:“岳父。”

    “谁要你说这个!”安天封用力一敲沙发,沙发不能发出任何声音,所以安天封的动作,没有得到理想的威慑效果。

    夏煜沉默着,他已经知道了安天封想要说什么。

    吐了一口气,安天封问:“那个徐幼香,你能划清关系吗?”

    “不能。”夏煜回答。

    “那我的回答也是不能。”安天封挥手说,“我宁愿接受一个一心一意爱瑶瑶的普通人,也没有办法接受一个脚踩两条船的有为青年。”

    夏煜沉默着,这方面的确是他有着问题。

    见到夏煜没有狡辩,安天封稍稍有些满意,他又说:“年少轻狂可以理解,只要你保证和别的女人划清关系,婚后也守身如玉,我可以为你破例一下。”

    夏煜在脑中进行着思考,显然,安天封是要他抛弃徐幼香。

    “你和那个丫头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安天封前倾着身子,手肘撑在膝盖上,“有探讨生命的诞生吗?”

    夏煜没有说话,经验丰富的安天封就解读出了答案:“没有过吧?这不很好决断的吗?有关系的恋人分手都是正常的事情,何况是没有发生关系的。”

    “不用了。”夏煜拒绝了安天封的劝说。

    要是在一年前,夏煜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安天封,毕竟那时候,他还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得到身体交换游戏,和安思瑶她们相处了一年后的现在,他已经有了一些不同。

    他能因为不想传播氪金抽卡这个游戏圈毒瘤,而砍了月流水几个亿的游戏,就能拒绝安天封看似合理实则极度渣男的建议。

    夏煜和安天封解释说:“瑶瑶知道徐幼香,虽然我还没有正式和她说。”

    “你想说,瑶瑶不介意就没有事情?”安天封直起了腰,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茶几上,这次,巨大的声音响彻房间。

    他瞪着夏煜:“我不同意!”

    他的话音刚落,会客厅的门被打开。听到巨响的安思瑶,惊慌的向着里面看去。

    见到夏煜没事,她松了口气。

    “你来干什么,这里没有你事。”安天封没好气的和安思瑶说。

    安思瑶并没有听他的话,跑到夏煜的身边,少女抓住了夏煜的手臂。

    她看向安天封,虽然表情有畏缩,但话语坚定:“有我的事!”

    安天封无法在这方面反驳,他站起身,指着夏煜:“这种渣男你还想什么,让他滚!”

    “那你滚啊!”安思瑶瞪着安天封。

    “我滚什么?”安天封惊愕着。

    “楼下的秘书,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她什么关系吗?”安思瑶虽然害怕的躲在了夏煜身后,但还是倔强的探出头,和安天封对视着。

    安天封张了张口,气势顿时弱了下来:“你爸我也到了这个年龄了。”

    “那东姨又是怎么回事?”安思瑶又问。

    “你怎么知道的?”安天封惊愕着。

    东姨是安思瑶之前的女仆长,也是安思瑶母亲的女仆。

    “我知道的多了!”安思瑶盯着安天封,表示自己还有底牌。

    安天封烦躁的挠了挠头,恼羞成怒的说:“总之就是不行!”

    “凭什么!”安思瑶同样拔高了嗓音。

    “我是你爹!”安天封使出了终极武器。

    “那我不要你了!”安思瑶抓紧了夏煜的手,坚决的说。

    没有想到安思瑶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安天封气的手掌发抖,他不甘示弱,一指门外:“那你就滚!”

    没有丝毫迟疑,安思瑶拉住了夏煜的手,快步走出了门,走出了别墅,走到了雪地里。

    她没有穿外套,女仆拿着外套和帽子想要追上去,被安天封叫住。

    “别管她!”安天封从女仆手上抢过外套和帽子,丢在地上,怒气冲冲的说。

    他立在门前,看着安思瑶和夏煜的背影,直到两人离开了院子,消失不见。

    “怎么了?”秘书来到了安天封的身边,抓住了他的手。

    安天封没有解释,他坐在沙发上,紧皱着眉头。

    到现在,他终于有空让脑子梳理一下情况。

    那个一直听他的话,从没有拒绝过他安排的女儿,为了一个男人,居然不要他这个爸爸了?

    他不可置信的绕着客厅看了一眼,见到丢在地上的,女儿的外套后,不得不接受这是事实。

    捂着脸,安天封出神的望着地面,他还是没有办法想象,那么听话乖巧的瑶瑶,是怎么变成刚刚的样子,他甚至怀疑那个女儿是假冒的。

    思考不出一个结果,安天封又想到了安思瑶说的,秘书和前女仆长的事情。

    他和前女仆长东姨的关系,只在安思瑶母亲还在的时候,维持了一段时间,既然安思瑶知道了,她妈去世之前,是不是也知道了?

    这也不能怪他啊,有了钱谁不彩旗飘飘,不管是男是女,大都这样。

    不对,不能这么想,这不是给那个小子开脱吗!

    抱着脑袋,安天封将一切过错推到了夏煜头上,一定是那小子教坏了自己女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