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7. 安思瑶:水雾
    刘蔓蔓还是没有认真去听古筝,她思考着自己的异常。

    刚去232区的时候,这份异常还没有出现,直到在沙滩别墅的那天晚上,夏煜因为安思瑶而恼怒,凶了她之后,才有了雏形。

    是因为见到安思瑶和自己不同的待遇,所以有了想法吗?

    刘蔓蔓又想起自己和夏煜从相识到现在的场景。

    刚知道夏煜,是在奶奶的口中,奶奶将夏煜作为了花派古筝的继承人,这让好强的她有些不服气,但看了夏煜的演出之后,不得不接受对方比自己更适合花派的事实。

    随后,她用一起参加全球青年演出为借口,过去见了夏煜,夏煜比她想象中的还有具有天赋,琴技又有了极大的提升。因为夏煜如此有着天赋,她的好感度很高。

    拉着夏煜和安思瑶一起,参加了全球青年演出,她更加确定了夏煜的天赋,在这里,两人的关系还比较单纯。

    但是到了夏煜拿出《白马》《雨中白马》等原创古筝曲之后,她的内心有了一些变化,尤其是奶奶刘蓉兰暗示她可以追追夏煜之后。

    再后来,就是沙滩别墅事件了。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

    用手托着下巴,刘蔓蔓进行着多角度的思考。

    抢是抢不过的,人到手了心没有也没什么用。

    也许可以发展一下?反正结婚之后大家都有几个情人。

    虽然有些心动,但距离结婚还早的刘蔓蔓,暂时没有胆量下手。

    她只能过过脑瘾。

    “怎么样?”夏煜已经弹完了曲子,他问。

    “啊,还好。”刘蔓蔓回答。

    “哪一段还好?”夏煜察觉到了刘蔓蔓的敷衍。

    “都还好,这样就可以了。”刘蔓蔓虽然听了,但左耳进右耳出,根本没有记住。

    她的表情骗不过夏煜,将手搭在少女的肩膀上,夏煜问:“你在想什么?”

    回想了一下刚刚脑海里的东西,刘蔓蔓不敢直视夏煜,她匆忙站起身:“总之就是这样,我走了!”

    说完,刘蔓蔓就跑出了房间。

    夏煜抓了抓脑袋,不得其解,猜测对方可能是那几天来了。

    他将古筝放好,躺到了床上。

    明天安天封就要到来,他需要养足精神。

    盖好被子,他点击了又雪的身体。

    又雪正在房间里打着游戏,夏煜将游戏关掉,控制着女孩的身体,帮她在十点前进入了睡眠。

    早上五点五十,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他从床上下来,拉开窗帘,伸了一个懒腰。

    安天封大概早上八点过来,而他要乘坐下午三点的高铁回紫琅过除夕。

    就是说,他要和安天封一起五六个小时。

    夏煜思考着,看还有什么没有提过的商业创意,准备用这个来混过五六个小时。

    然而,坐在床边想了十分钟,夏煜一无所获。这不是商业创意已经用完了,而是他没有办法集中精神。

    发现了这个情况,夏煜进行着自省,很快找到了问题。

    心灵感应一直传来不妙的感觉,阻拦他集中精神。

    和安天封的会面,会生出波折吗?

    夏煜皱起眉头,这里可不只他一人,孔晗月和又雪还在,要是生出波澜,会让两人担心。

    夏煜立即改变了计划,准备先让两人离开。

    又思考了一会儿,夏煜决定和安天封聊聊偶像团体的商业模式,当然,前提是可以聊下去。

    洗漱完毕,夏煜下楼来到餐厅,众女都已经起来,正在餐桌上吃着早餐。

    刘蔓蔓是八点的飞机,所以需要起早,而孔晗月几人,是为了送刘蔓蔓,所以起了床。

    孔晗月她们都带着倦容,只有又雪在夏煜的帮助下早早入睡,精神充足。

    夏煜坐在了安思瑶的旁边,喝着热粥。

    吃完早餐,他对孔晗月和又雪说:“你们早上也回去吧,我下午一个人走。”

    “诶?为什么啊!”孔晗月疑惑着。

    “外面有雪,万一耽搁了,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可就要自己过年了。”夏煜回答。

    “怎么可能耽搁,我们坐高铁,又不是巴士。”孔晗月挑着夏煜话里的漏洞。

    又雪从夏煜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出了端倪,她拉了拉孔晗月的衣服,让她不要再说了。

    在又雪的阻拦下,孔晗月停止了询问,接受了这个安排。

    七点,夏煜送着孔晗月、又雪和刘蔓蔓出了门。

    天上的雪已经停了下来,天气比昨天更加寒冷了。

    安思瑶被自己呼出的热气吸引,上下左右吐气玩着。

    见到这一幕的夏煜,沉重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在少女朝上吐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出手,捂住了少女的嘴。

    玩耍被打断的安思瑶,一脸无辜的看着夏煜。

    收回手,捏了捏少女的脸,夏煜露出笑容。

    要是以前的安思瑶,绝不会如此嬉闹,昨晚在后庭也是,以前的她只会因为害羞逃跑,不会玩闹着不让自己亲。

    这是好的转变,要是什么时候把金钱关系也纠正过来,就完美了。

    “走吧。”

    夏煜拉着安思瑶的手,两人一起回到了别墅。

    进入屋子的安思瑶,发现吐气无法再形成雾气,有些失望。

    夏煜于是拉着她来到了窗子那边,在雾气窗上画了一只皮卡丘。

    “这只老鼠样子好怪。”安思瑶皱起了眉头。

    “这是皮卡丘。”夏煜回答。

    “那是什么?”安思瑶歪头问。

    夏煜没有办法回答,这个世界没有宝可梦系列。

    也许他可以自己搞个?宝可梦游戏对性能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高,在手机上也可以运行,而且这个世界也有掌机,比地球的NS性能还先进一些。

    夏煜压下了这个想法,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安天封就要来了,思索应对方案才是正事。

    他看向在雾窗上画画的安思瑶,问:“要是你爸爸不认同我们的关系怎么办?”

    “那就不要他了。”安思瑶回答。

    夏煜笑了笑,揉了揉安思瑶的脑袋,和少女一起,在窗子上画着。

    时间慢慢过去,八点零五分,一辆汽车停在了别墅外。

    安天封从车上走了下来,旁边的秘书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一起走进了别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