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6. 安思瑶:雪人
    夏煜举着雪团,看着安思瑶的脸,没有忍心下手。

    但不下手的话,这个游戏没有办法进行。

    在周围扫视了一圈,夏煜将目光盯向了胡凉露。

    夏煜将雪团放在了安思瑶的手里,然后抓着她的胳膊,将雪团塞进了胡凉露的衣领里。

    “???”

    胡凉露的表情,从惊愕,到愤怒。她捡起雪揉成球,就向着夏煜丢去。

    夏煜躲开雪球,拉起安思瑶的手:“快跑。”

    说完,他就和安思瑶向着远处跑去。

    看着跑掉的两人,胡凉露更加气愤了。夏煜拉着安思瑶一起跑了,就好像她在要追打安思瑶一样,她只是想要对夏煜下手而已!

    气不过的胡凉露追在了后面。

    三人路过了孔晗月的身边,正被刘蔓蔓和又雪围攻的孔晗月,立即化内部矛盾为外部矛盾,带着又雪和刘蔓蔓,一齐向着夏煜追去。

    她们手里的雪团没有精准性,也不管是夏煜还是安思瑶,一起砸着。

    安思瑶在一次往后看的时候,被砸了一嘴的雪,她将雪吐出,发出轻快的笑声。

    夏煜拉着她,从前庭跑到了后庭,后庭没有开灯,他们藏在墙角,骗过了追来的四人。

    面对黑暗的后庭,除了胡凉露之外的三人都有些害怕,她们拉走了胡凉露,回去了前庭。

    在他们走后,夏煜拉着安思瑶从墙角站起身。

    夏煜取出手机,用手电筒进行着照明,安思瑶也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灯。

    两人牵着手,一人左手拿着手机,一人右手拿着手机,十分和谐。

    安思瑶的脸上,还带着笑容,她踩在雪上的脚步,有些调皮起来。她用力一踢地上雪,让雪花扬起,如同雾气一样。

    “来堆雪人吧。”夏煜说。

    “好。”安思瑶高兴的答应下来。

    两人一起滚着雪球,很快就凑齐了一大一小两个,夏煜和安思瑶各自一手拿着手机,伸出另一只手,一起合作,将小雪球放在了大雪球上面。

    夏煜抓着安思瑶的手拍了拍,将两个雪球拍牢实。

    “接下来是眼睛鼻子和嘴巴,怎么办?”夏煜看向安思瑶。

    安思瑶思考了一下,来到灌木花丛里,折了几根花枝。

    两根短木枝做眼睛,一根粗木枝做鼻子,还有两节木枝拼成的微笑脸,一个眯着眼微笑的雪人,就完成了。

    夏煜又折了两节长木枝,做了手。

    安思瑶又绕着雪人走了两圈,思考片刻,将头上的帽子摘下,戴到了雪人的头上。

    “完成了。”安思瑶对夏煜说。

    “还不错。”来到安思瑶的身后,夏煜将手套上的雪清理了一下,用手捂住了安思瑶的耳朵。

    之前的情形,反了过来。

    安思瑶打了一个喷嚏。

    “明天再玩吧,回去睡觉了。”夏煜说。

    “嗯。”安思瑶仰过头,看向身后的夏煜。

    少女的脸被冻得有些发白,本来粉色的嘴唇,衬的有些红艳。

    夏煜忍不住去啄,但安思瑶一个挣扎,挣脱了他的手,让他计划落空。

    “别跑!”夏煜追向安思瑶。

    两人从在后庭跑了一圈,一起跑回了别墅里,在沙发上喝着热牛奶。

    安思瑶有些凉,她将温暖的牛奶一饮而尽。

    因为喝的有些急,在她放下杯子后,她的嘴唇上多了一道牛奶印。

    按住少女的肩膀,夏煜低下头,帮她处理了牛奶印。

    回来的孔晗月四人,正见到了这一场景。

    孔晗月装模作样的捂着眼睛:“哇,刚回来就让我看这个,外面的雪顿时就不好玩了!”

    夏煜没有理会她,喝着自己的牛奶。

    孔晗月四人也坐在了沙发上,喝着牛奶。

    孔晗月遗憾着:“摇光的雪下的不够大,我听说紫琅已经没到脚面了。”

    “没关系,反正我们明天回去,还能再玩一次!”又雪干了一杯牛奶,说。

    她的嘴上也多了一圈牛奶印,夏煜拿过茶几上的纸巾,给女孩擦了嘴。

    孔晗月见状,也干了牛奶,跑来夏煜这里寻求亲近。

    夏煜无动于衷,还是安思瑶拿了纸巾,帮了孔晗月。

    抱住安思瑶,孔晗月亲密的和儿媳贴贴,并表示不理夏煜了。

    夏煜淡定的喝着自己的牛奶,他喝的慢,嘴上不会留下印记。

    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刘蔓蔓,一口喝完牛奶,看着夏煜。

    夏煜此时正看着续杯的安思瑶,没有注意她。

    刘蔓蔓叹了口气,正准备自己去那纸巾,没想到胡凉露伸出手,给她擦了擦。

    刘蔓蔓感动的抱住了胡凉露:“以后你就是我一生的挚友了!”

    胡凉露困惑着,她的心都给了安思瑶,没有剩下的可以给刘蔓蔓。

    “我们不合适。”胡凉露抓住了刘蔓蔓的肩膀,严肃的说。

    “嗯?”刘蔓蔓一脸惊愕。

    感觉问了之后,会得到不好的回答,刘蔓蔓转移了话题,说起明天离开的事情。

    “你的曲子大概年后写完,到时候交给你。”夏煜说。

    “不是我的曲子,是用我的名字命名的曲子。”刘蔓蔓纠正着夏煜的错误,她是一个正直的人。

    “已经写好了一些,你可以听听。”夏煜决定问问刘蔓蔓的意见。

    两人一起来到夏煜的房间,夏煜将谱子交给她,弹了一些旋律。

    这是一个轻快的调子。

    “怎么样?”夏煜问向刘蔓蔓。

    刘蔓蔓根本没有认真听,她看了看关上的房门,正在思考着此刻的情况。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怎么了?”夏煜凑到了她的面前,以为她的走神是冻着了,关心的问。

    看着夏煜近在面前的脸,刘蔓蔓慌张的扭开头,后退了一些距离。

    “身体不舒服?”夏煜皱起了眉头。

    “没有。”刘蔓蔓也察觉到了自己的不正常。

    在之前,别说是夏煜凑到自己面前,就是去捏夏煜的脸,她都能面不改色。

    “我看看。”伸出手,夏煜捂住了她的额头,“也不烫啊。”

    “都说了没有事情的嘛!”压住躲闪的欲望,刘蔓蔓装作镇静的说。

    “那就继续吧。”夏煜继续弹起古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