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2. 你是我的熊吗
    虽然有着又雪安慰,但刘蔓蔓并没有因此而消气。

    让又雪去看着安思瑶,刘蔓蔓一个人躺在床上,气愤的踢了两下枕头,情绪舒缓下来。

    她本来想着,昨晚夏煜过来稍微打个招呼就原谅他,结果昨晚等到睡着都没有见到夏煜人。

    早上起来的刘蔓蔓,还以为夏煜没有哄的住安思瑶,所以没空理她,慌慌张张的去和又雪商量,结果又雪告诉她,夏煜一个小时就解决了安思瑶,躺在床上打游戏都没有过来找她!

    刘蔓蔓感觉,夏煜可能是没有意识到她的愤怒,所以刚刚有意哼了一声,表现出别扭的样子,但夏煜还是无动于衷。

    莫非是等着又雪离开,找个空闲的时间?

    然而,刘蔓蔓抱着枕头等了一个小时,也没有等到夏煜。

    这下子,她不能再欺骗自己,她明白了,夏煜是故意的。

    将枕头按在身上,刘蔓蔓扼住了枕头的脖子,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见到安思瑶生气了就把她抱到房间里哄,见到我生气就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吗!

    这个禽兽、色情狂!宁愿和刚刚认识的女人眉来眼去也不找我!

    想着想着,刘蔓蔓心中的愤怒衰退,升起了委屈。

    松开了掐着枕头的手,刘蔓蔓抱住了枕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了。

    ……

    此时的夏煜,已经和安思瑶一起,在沙滩上玩了好一会儿。

    躺在躺椅上喝着冰镇雪碧,夏煜回想着刚刚被安思瑶抹防晒油的触感。

    婚后有福了。

    不过想要和安思瑶结婚,必须跨过两座大山。

    一是安天封,二是虞梁。

    一个安家集团的董事长,一个大梁资本的董事长,富豪榜上的两个人物。

    安天封那边已经接触过了,看起来挺好说话。

    虞梁那边也有过一次友好见面,而且虞梁话里的意思,是已经认可了他。

    就差安天封了。

    遐想了一会儿和安思瑶的婚后生活,夏煜的脑海中,闪过了徐幼香的身影。

    不对,我怎么把徐幼香给忘了?

    夏煜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美好的幻想破灭,开始头疼起来。

    虽然徐幼香那边,丝毫没有提过交往和结婚,但已经亲了摸了的举动,是没法装傻的。

    提起裤子走人不是夏煜的风格,但不走人也没有办法,除非委屈对方,不要名分。

    这件事就算徐幼香同意了,夏煜也没有办法去和安思瑶说。

    夏煜的心情一下子低落起来,他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经受的住诱惑。

    主要是当初真身去安思瑶家,安思瑶没有认出自己,还躲着自己,所以情绪有些低落,正好徐幼香在……

    然后不知不觉就这样了。

    这么一想的话,现在也有些不妙啊!

    夏煜做了起来,看向身后的别墅。

    仔细分析来看,别墅里只有自己一个男人,安思瑶是女友,孔晗月是妈妈,又雪是妹妹,她们三个没有问题,但是另外两个呢?

    胡凉露是安思瑶的小跟班剔除不然,刘蔓蔓她……

    夏煜的脑海中,闪过了自己和刘蔓蔓过往。

    五分钟后,他放心下来,又躺回了躺椅上。

    刘蔓蔓也没有问题,她只是不懂得保持距离而已。毕竟一见面就拉拉扯扯,现在混熟了跟着一起旅游也属正常。

    最重要的是,刘蔓蔓知道安思瑶,知道徐幼香,知道自己的情况,怎么可能还往坑里跳。

    开了一瓶新的雪碧,夏煜满意的灌了一口,为自己的多心而摇着头。

    太阳在十一点的时候,变得强烈起来。

    孔晗月和又雪一起,将自己埋在沙子里躲避太阳,而夏煜和安思瑶一起,回到了别墅。

    来到二楼,他见到刘蔓蔓的门还是关着,于是问向女仆:“刘蔓蔓出来过吗?”

    “没有。”女仆回答。

    那就是还在房间了,至于这么气的吗?

    算了,今天心情好,就哄哄她好了。

    来到刘蔓蔓的门前,夏煜敲了敲。

    里面没有传来回应。

    夏煜又敲了敲门,还是得不到回应,他直接自己动手,将门打开。

    没有想到他回到突然闯入,刘蔓蔓吓得抓着被子一滚,将自己裹成了肉卷。

    夏煜摸了摸下巴,灵机一动。

    在刘蔓蔓惊慌的眼神中,夏煜用旁边的衣服袖子,将被子扎了起来。

    “你干什么啊!”刘蔓蔓被裹在被子里,无法去解开袖子,也就没有办法离开被子。

    为了以防万一,夏煜又拿起一件刘蔓蔓的衣服,在脖子那里给她打了一个结。

    这样,刘蔓蔓没有办法解开被子,也没有办法从被子里钻出来。

    “放开我!”刘蔓蔓挣扎着。

    客厅里,刚刚走出房间的竺玫,默默走了回去,关上了门。

    居然玩这种场景,第一区,果然人均变态。

    握着胸前的吊坠,竺玫为自己的未来而担忧着,她真的可以适应吗?

    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意义。

    坐在床边,竺玫努力不去在意刘蔓蔓的叫声,她将胸前的吊坠拿下,放在了阳光下。

    透明的小玻璃瓶里,银色的骨灰随着她的动作而流动着。

    竺玫开始想念起自己的棕熊,不再在意门外的声音。

    她又想起里花口中的金雕,金雕和棕熊那么相像,两个动物到底有没有联系?

    有联系的话,夏煜是不是知道什么?

    她的手摸到了自己的头上,想起了两天前夏煜拍她脑袋的那一幕,她感觉,夏煜的动作有些像她的熊。

    是太想念熊熊,出了幻觉吗?

    幻觉也好,要是夏煜有点儿像熊熊的话,一切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要是他身上的毛多一点就好了。

    爪子也要再长一点。

    竺玫沉浸在了自己的想象中,等她回过神来,外面已经恢复了平静。

    竺玫打开门,她有些饿了,想要吃点什么。

    路过刘蔓蔓门前的时候,她见到了开门出来的夏煜。

    脑海中闪过刚刚刘蔓蔓的呼救声,竺玫不禁有些慌张,差点儿跌倒在地。

    夏煜及时拉住了她。

    “小心一点。”拍着竺玫的脑袋,夏煜对少女说。

    之前身为棕熊,他经常这样拍竺玫,但现在的手感却有点不一样,因为棕熊比夏煜的真身还要高一些。

    因为这是一个令人怀念的动作,所以他不禁拍久了一点。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立即想要收回手,但竺玫却抓住了他的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