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6. 有些眼熟的雕
    花了两秒,光头不得不接受了自己中枪的事实,他没有去管肩膀,而是用完好的手提起了机关枪,准备反击。

    没等他找到敌人的所在地,第二道枪声响起,他的另一边肩膀,也中了枪。

    疼痛太过剧烈,光头失去了对两只手的控制。

    “什么情况!”平头大吃一惊,急忙趴了下去。

    他举起手机,调出摄像机,照着周围,凭借着这款手机强大的摄像头,找到了敌人。

    那是熟悉的金雕,金雕的爪子上,抓着一把枪。

    平头没有办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只雕居然会用手枪?而且雕和自己的距离起码上百米,这只雕的射击水平居然这么厉害?

    他的困惑,很快得到了解答。

    雕煜扣下了扳机,子弹穿过车玻璃,击穿了平头的手机,同时也击穿了他的手掌。

    收回手,平头咬牙忍耐着疼痛。

    他用另一手抓住了枪,起身就要反击。

    他刚探出头,一把枪就顶在了他的脑壳上。

    雕煜飞行的速度很快,在平头痛的爬下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车外。

    雕煜一爪踩在引擎盖上,一爪抓着手枪,面色冷漠,要不是用的是一只雕的身体,就是完美的无情杀手了。

    草了一声,平头放弃了挣扎。

    雕煜又向着他另一只胳膊射了一枪,让他失去了战斗能力。

    随后,夏煜将挡风玻璃的裂口掰开,钻了进去。

    车最后的竺孟兵三人,咽了一口唾沫。

    平头他们全军覆没,让三人十分高兴,但此刻进来的雕煜,让三人十分害怕。

    “我们不是和他们一起的!之前开枪打你的是那个光头!”竺孟兵怕雕煜连他们一起收拾了,急忙解释。

    听到竺孟兵的话,躺着的平头瞪了一眼光头。

    光头低着脑袋,不敢抬眼。

    他们都以为,是光头那一枪,让雕煜记恨了。

    雕煜没有回答,他来到三人的面前,三人都缩在了角落,瑟瑟发抖着。

    夏煜看了看他们手上的手铐,还有脚上的绳子。

    绳子好解决,手铐有些麻烦。

    他抓来了平头,指向竺孟兵的手铐,想要做爪式要钥匙。

    竺孟兵看着雕煜指过来的爪子,有些害怕,他移开了自己的手。

    雕煜跟着移动爪子,结果竺孟兵居然将手画起了圈。

    张开翅膀,拍了一下竺孟兵的脑袋,夏煜放弃了指竺孟兵,改指里花。

    里花要配合的多,手被雕煜的爪子抓住,也没有反抗。

    将里花的手拉到平头的面前,雕煜敲了敲手铐。

    平头愣了两秒,迟疑的问:“钥匙?”

    见到面前的金雕点了点头,平头心中五味杂陈。

    这只雕居然懂我说话!

    这只雕居然要救这三个人!

    这只雕该不会是真的,因为自己抓了王子惹来的吧?

    平头的最后一个疑问,也在竺孟兵三人的脑海里出现。

    尤其是管家,他刚刚还试图用这个理由来忽悠的人。管家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家王子居然还是天助之人。

    见到四人愣住,夏煜拍了下平头的脑袋,让四人回过神来。

    平头立即回答说:“钥匙在我这,在这。”

    他强忍着疼痛,将手掌伸进口袋。

    因为手使不上力,他掏了三次也没有成功,最后还是夏煜自己用爪子勾出了钥匙。

    他将钥匙丢给了里花,三人打开了手铐,又用刀割断了脚上的绳索,得到了自由。

    消瘦苍老的管家来到雕煜的面前,双手合十,虔诚的说:“感谢佛祖眷顾。”

    夏煜:“???”

    我救的你,你却感谢佛祖?

    看在管家是个老年人的份上,夏煜没有计较,他拍了一下竺孟兵的脑壳泄愤。

    被拍的竺孟兵一脸委屈,但只能忍着。

    “使者,我们接下来应该如何去做?”管家又问向雕煜。

    夏煜将车里的三人拖出去,取了光头的手机,点开地图,给三人指了海明市。

    “回——唔!”竺孟兵刚准备说话,管家捂住了他的嘴。

    竺孟兵想要说的是“回去?”,但外面的躺着的人还没有死,他一说就会暴露行踪。

    “使者说回去当然就得回去,他们肯定猜不到我们会回去,而且公主殿下还在海明市呢!”管家说。

    竺孟兵又看向了里花,里花瞥了眼雕煜,说:“那么就赶快上路吧,到下个镇子换一辆车。”

    见到三人顺从的表现,雕煜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又拿着手机,按下了一串数字,给三人看。

    “这是什么?”竺孟兵有些不解,他看着屏幕上的十一位数。

    “是手机号。”里花看向夏煜:“到了地方就拨打这个手机号吗?”

    夏煜点了点头。这个手机号是他临时买的不记名号码,用来在26区上网。

    一切都交代完毕,雕煜指了指方向盘,催促了三人马上走,然后展开翅膀,飞回了高空。

    在他离开后,竺孟兵和管家松了口气。

    “吓死我了!”竺孟兵说。

    “那一定是佛的使者。”管家一脸虔诚。

    “老头你不是唯物主义者吗?”竺孟兵问。

    “我现在感觉到了我佛的光辉。”管家感觉自己就是宗教片里的主角,经过一个小时的电影剧情,终于领会了佛祖的伟大。

    竺孟兵撇了撇嘴,准备和里花说话,里花却拿起手枪,先一步走了下去。

    五声枪响后,里花坐上了驾驶座,发动了面包车。

    “里花你刚刚不怕的吗?”竺孟兵问。

    刚刚雕煜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吓得连连躲避雕煜的爪子,为此还挨了一脑瓜子。但里花面对雕煜的爪子,却一点儿也没有动,任由雕煜抓。

    “要是我,我肯定不能那么淡定。”管家跟着说。

    “也有点怕,不过有点习惯了。”里花回答。

    “习惯?”竺孟兵和管家都很好奇。

    经过刚刚的刺激场景,两人需要闲聊来缓解一下情绪。

    “是之前在山里的时候,公主殿下养了一只棕熊,那只棕熊也和那只雕一样,非常聪明。”说到这里,里花皱起了眉头,她突然发现刚刚的金雕和棕熊,不是一般的相像。

    一样的聪明,一样的强大,棕熊救了玫玫,金雕又救了竺孟兵,哪来那么大的巧合?

    莫非真的是佛祖显灵?

    金雕留下的号码又是什么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