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4. 美人雕名场景(二合一)
    按住他们的脖子,强制让两人放松,夏煜使用安抚,让他们昏睡,然后找个偏僻的地方丢下,往回走去。

    按照沙哑男人的预计,车在中午的时候,才会达到夏煜想要的地方,所以不急。

    回到别墅,来到二楼,夏煜见到了瘫在沙发上和地毯上的众女。原计划是她们在外面吃饭,下午一点多回来收拾东西,而现在才十二点。

    “你们不是逛街去了吗?”夏煜疑惑的问。

    “别说了,里面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第一区就能买到的,一点儿意思也没有。”刘蔓蔓回答。

    “我买了这个。”孔晗月举起了一个木雕,雕的是一个骷髅。

    “也只有这个有点意思。”胡凉露同样掏出了一个木头骷髅。

    夏煜又看向了安思瑶,安思瑶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了一把木工,递给了他。

    这是送给他的。

    摸了摸少女的头表示鼓励,夏煜收下了木弓。

    “我准备买把弩,不过露露说不能带回去。”刘蔓蔓遗憾的说。

    弓还不算管制品,但弩已经算是凶器。

    “下午你们还准备去乡下吗?”坐在安思瑶的旁边,夏煜思考着下午使用什么理由来不参加活动。

    “不去了,我在路上遇到一个去了的游客,说那里一点儿意思也没有,虫子还多。”孔晗月敲着骷髅头,发泄着心中的不快。

    “那下午做什么?”夏煜问。

    “继续游泳!”孔晗月已经做好了决定。

    “我就不去了。”夏煜说。

    使用突感不适的借口,夏煜成功的糊弄了过去,只有又雪猜测到,他下午是去别人的身体。

    吃完午饭,夏煜打开栏位。

    现在,他栏位上的标记分别是:徐幼香、宁秋儿、温紫莹、雕、安思瑶,此外,还有不占栏位的又雪。

    蒂娜的栏位,被他暂时删除换上了雕,反正蒂娜的住处他知道,随时可以加上。

    他点击了雕的栏位。

    一阵黑暗之后,他见到的,是一只近在脚下的山羊。

    雕正准备袭击这只山羊,处在俯冲中。

    俯冲的速度很快,要是换做别人,一定来不及反应,但夏煜有着灵巧LV5,轻易的就扇翅拔高,避开了撞上山羊的命运。

    他没有对山羊下爪,却吓到了山羊,山羊一个不稳,从山崖上滑了下去。

    这是近乎九十度的山崖,山羊一路滚下,落在崖底,一动不动了。

    “……”

    看着山羊的尸体,雕煜表示,他连碰都没有碰到山羊,这是碰瓷。

    没有办法,极具正义感的雕煜,还是帮山羊收了尸。他将山羊抓起,放在了雕的巢穴旁边。

    一切完成,夏煜飞上高空,判断了一下方向,回忆了一下之前从手机上看到的地图,向着11大道飞去。

    从海明市到232区,11大道是最近的道路,沙哑男人判断那辆车一定会走这一条路。

    立在11大道的一根路灯上,雕煜看着下面的车流。

    沙哑男人没有欺骗他,一个小时候,他见到了那辆面包车。

    夏煜没有立即动手,在高速道路上发难容易发生交通事故,他跟在面包车的后面,看着车驶下了高速公路,开在了一条山路上。

    看来,灰礁公司的人,是想要从小路偷渡进入232区。

    不急,再等他们开一会儿。

    雕煜慢慢悠悠的飞着,享受着风吹过羽毛的感觉,突然一股心悸出现。

    一个转向,夏煜飞到了一边,同时,一道枪声响起,一颗子弹从他的翅膀边划过。

    “可恶,没有打到!”面包车里的光头惋惜着。

    “打只雕都打不掉?”开车的平头吹了个口哨,表示嘲讽。

    “行了,打不到算了,别被边防部队发现了。”坐在副驾驶的分头说。

    “没事,就是发现了我们也能硬闯出去。”后座上,正梳着自己头发的鸡窝头说。

    “就是,你看这,啧啧啧,机关枪!”光头拍着怀里的包。

    “我看那是一只金雕,难得一见,打下来今晚吃雕汤!”刚刚嘲笑光头的平头,也应和说。

    分头不再说话,他感觉其余人是嫉妒他的正常的发型,所以都和他唱反调。

    他将这股气,撒到了最后面的两个小弟身上:“打起精神!”

    两个睡得迷糊的小弟急忙睁开眼睛,看着旁边的三个人质。

    人质的手上带着手铐,分别是竺孟兵、里花,还有管家。

    剩余的无关紧要的人,已经被灰礁公司的人处理掉了。

    “娘的,那只雕飞高了,打不到。”光头收回探出去的脑袋,郁闷的说。

    几个人没有当回事,以为天上的金雕跟一会儿,就会离开。

    但是,他们又开了一个小时,天上的黑影还在。

    “这雕什么情况?这是真准备袭击我们?”光头摸了摸头,不解的问。

    “可能是你那一枪惹了他,等你下车就把你插死。”开车的平头笑着说。

    “我听说雕捕猎是用爪子,抓破猎物的脑袋,你这头正适合抓。”鸡窝头也加入了话题。

    一行人都在说笑,并没有将天上的雕煜放在眼里。

    又过了半个小时,光头发现了不对劲。

    “等等,这雕是不是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他掏出枪,向着雕煜瞄准。

    雕煜一抬翅膀,就飞到了面包车的另一边,光头又向着另一边的窗户挤去。

    被他挤到的鸡窝头推开了他:“行了,一只雕而已,激动什么,回头让猎户给你捉一只。”

    “不是这个问题,我感觉那只雕好像真是冲着我们来的。”光头皱起眉头。

    “就是冲着我们来,一只雕而已,它能做什么,还能把我们车给抓起来不成?”鸡窝头安慰光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咣的一声,一颗石头落在了面包车的前挡风玻璃上,将玻璃砸出了密密的裂纹。

    开车的平头吓了一跳,差点儿将车开到旁边的山沟里,急忙刹车停下。

    “什么情况!”车内的众人惊魂未定,四下里找着原因。

    鸡窝头看向车前面,正疑惑着,却见到旁边的光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左边的窗户。

    他急忙也向着左边看去,他的眼睛瞪大。

    他看到了什么!那只金雕将地上的石头抓了起来!

    看着飞上天,又开始瞄准的金雕,鸡窝头和光头大喊着:“快开车!”

    平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立即将启动了面包车。

    因为他的突然移动,雕煜丢下的石头,没能准确的落在挡风玻璃上,而是落在了车顶上,将车顶砸出了一个浅浅的凹陷。

    “什么鬼!”车里的人大惊失色。

    “是那只雕,它抓着石头丢下来了!”鸡窝头说出了真相。

    车里的人,就连正在开车的平头,都扭头看向了光头。

    在他们看来,那只金雕就是光头惹来的。

    设身处地,换做他们好好地在天上飞,突然被来一枪,也得打击报复。

    面对同伴不善的眼神,光头灿灿一笑,他打开窗子,将头伸向了屋外:“我看看什么情况——卧槽!”

    光头急忙将头收了回来,同时,一块石头擦着车身落下,要是光头没有及时收回脑袋的话,石头就会砸在他的脑袋上。

    光头庆幸着自己的敏捷,雕煜则有些不快。

    光头的话,不应该全点力量吗?你点敏捷做什么?

    从地上重新抓起石头,夏煜飞到了高空,计算着应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将石头丢下。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面包车开的这么快,道路也不是笔直,但对夏煜来说,却还算轻松。

    因为他有着射击LV4的技能。

    计算完毕,夏煜来到面包车的前面,松开了爪子。

    石头落下,本可以准确的砸在挡风玻璃裂纹处,破开玻璃,但面包车一个刹车,让石头只落在了引擎盖上。

    车除了不好瞄准,还能及时反应,十分麻烦。

    “快,别让那只雕拿到石头!”光头和分头一起,将身子探出车窗外,向着夏煜射击着。

    夏煜拔高高度,躲开了两人的攻击,飞向了远处。

    “跑了?”分头问,他摸了摸自己浓密的头发,松了口气。

    “大概是吧。”剩下的几人松了口气。

    后面被铐着的里花三人,有些遗憾。

    他们还想着,是不是可以趁机逃跑,没有想到金雕居然这么容易就离开了。

    “喂,你们两个下去把引擎盖上的石头搬走。”光头指挥起后面的两个小弟。

    两个小弟站起身,小心的下了车,向着天上打量了一圈,确定真的见不到金雕之后,向着前面走去。

    旁边的断崖下,见到车上下来的只是两个小弟模样的人,夏煜感叹着对方的警惕。

    他一展翅膀,抓起一块新的石头,飞上了天。

    此时正是两个小弟搬起石头的时候,车上人的注意力不由都看向了石头,没能及时发现雕煜。

    等他们终于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夏煜已经投下了爪子上的石头,石头稳稳的砸在了挡风玻璃的裂纹处,成功砸开了玻璃,落在了方向盘前面,碎裂的玻璃,割伤了平头的手。

    “草!”

    在平头男人的骂声中,夏煜又俯冲而下,抓住了车前一个小弟的肩膀,用力将他推向了崖边。

    一人一雕一起落了下去。

    就是有着力量技能的夏煜,也没有办法以雕身抓起一只成年人,只能使用推的办法。

    “啊——!”看着下面的悬崖,小弟发出惨叫。

    从这里掉下去,他没有存活的可能。

    夏煜不准备杀生,他用力一扇翅膀,减缓了下落的速度,让小弟成功抓住了崖壁中央的树,坐在了上面。

    随后,他重新回到了上面。

    不知道下面情况的一行黑恶势力,认为掉下去的小弟没有活着的可能,丝毫没有去管,分头代替了受伤的平头,一个油门立即开车狂奔。

    面对再次开启的面包车,夏煜并也不着急,这完全在他的计划之中。

    他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的目的:砸破挡风玻璃。

    捡起两块小一些的石头,夏煜飞到面包车上空。在面包车两边,光头和鸡窝头向他射击着,但夏煜飞得高,又有着心灵感应能预知危险,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射中。

    夏煜放下两只爪子上的石头,让它们落在了车顶上,然后再次抓来了两块石头,一个丢向了光头,一个丢向了鸡窝头。

    光头和鸡窝头立即缩回了车内,等到石头落下,他们重新探出头,却已经见不到雕煜的影子。

    雕煜此时,已经落在了面包车的车顶上,处在两人视野的盲区。

    他捡起刚刚丢在车顶的石头,来到车的最前面,探出了抓着石头的爪子。

    开车的分头,见到头上突然出现了一块石头,吃了一惊,但他片刻后判断出,石头的正下方是已经碎掉的玻璃,自由落体的石头会落在方向盘前面,砸不到自己。

    他为自己的智慧而得意着。

    “你傻啊,快停车!”旁边的平头却是大惊失色。

    同时,雕煜松开了爪子。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石头,分头想起一件事情:他是在一辆高速行驶的车上,他是移动的,本该砸到方向盘前面的石头,此刻的目的地是——他的脑袋。

    “啊!”被石头砸到的分头,十分干脆的失去了意识。

    平头急忙抓住分头的腿,踩下了刹车。

    刺耳的轮胎摩擦声之后,是一片寂静。

    没有去管已经晕倒的分头,光头和鸡窝头看向平头:“我们怎么办?”

    此时没有人敢去开车,那个位置太过危险。

    “下车!和那只雕拼了!”平头忍着手上的疼痛,抽出了腰间的枪。

    平头、鸡窝头和光头小心的打开车门,先将唯一剩下的小弟丢了下去探路,然后一起跳出了车外。

    他们看向空中,寻找着金雕的踪迹。

    “在那!”光头发现了空中的雕煜,他们掏枪向着雕煜射击着。

    雕煜所在的高度正好,又不会让四人以为打不到,并不会真的被打到。

    他有意消耗着四人的子弹,不断做出俯冲的假动作。

    四人射击的正欢,平头的手机响起。

    一边射击,平头一边接听了电话。

    电话里,是灰礁公司的高层,高层想要问下情况,听到平头那边的枪声,他面色凝重:“能撑住吗?”

    “能!”平头有信心战胜一只雕。

    听到这句话,高层放下心来,他又问:“和你们交手的是哪个队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