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9. 开始驯服(二合一)
    跳下来的夏煜,立即向着洞里看去,他见到的,是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人,头发遮着脸,看不清楚模样。

    女人迈开了脚步,想要反抗,夏煜掏出手抢,制止了她。

    夏煜一步步前进着,很快就来到了女人面前,女人慢慢后退,退到了岩壁上,没有了去路。

    她想要从旁边跑开,但是夏煜将手撑在了岩壁上,拦住了她的去路。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煜对自己伸出了手。

    夏煜拨开了她面前的头发,见到那熟悉的,妖娆的脸。

    果然是玫玫。

    她怎么跑来26区了?夏煜疑惑着。

    不管怎么样,见到竺玫,夏煜还是有些高兴,他原本还有些担忧少女,现在可以放心了。

    想到这里,夏煜的脸上露出笑容。

    然而,夏煜认得竺玫,竺玫却不认识没有披着棕熊马甲的夏煜。

    夏煜的笑容,让竺玫有些恐惧。

    在一个阴暗的山洞里,一个男人将一个少女壁咚在最深处,一脸荡笑,是想要做什么呢?

    想到这里,竺玫一咬牙,抬脚就踢向了夏煜的胯下。

    这是里花教她的格斗术。

    腿被夏煜用膝盖挡住,她又伸手向着夏煜的双目插去。

    又伸手抓住了竺玫的手臂,夏煜无奈着,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个丫头这么暴躁。

    在他想来,他已经露出了友好的笑容,玫玫应该乖乖听话才是。

    “放开我!”竺玫继续挣扎,夏煜只能又按住了她的另一只手,并用膝盖顶住了她的腿。

    然而,竺玫还是不肯安静,她又用脑袋向着夏煜撞去。

    夏煜只能先下脑为强,额头顶住竺玫的额头,压在岩壁上,让她彻底失去了动弹的能力。

    在这个姿势下,两人的身体不由贴的紧密,为了不刺激到夏煜,竺玫不再挣扎。

    夏煜看着近在咫尺的,竺玫的脸。

    竺玫的眼睛,在短暂的躲避之后,变得坚毅起来,恶狠狠的盯着他,不过那份凶,在夏煜稍稍动一下身子之后,就会动摇变怯,只是虚张声势。

    视线离开了竺玫的眼睛,夏煜又看向她的脸、她的唇。

    不知是因为刚刚用力的挣扎还是别的什么,她的脸上泛着红晕,唇也红的亮眼,看起来十分可口。

    将视线移到了一边,夏煜不敢再去看她。

    这个妖精,从身体上看明明还是一个少女,却有着一张不假妆容,也十分艳丽的脸。

    “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放开你,你乖乖听话,知道了吗?”夏煜问。

    竺玫没有回答,夏煜当她是默认了。

    松开了少女,夏煜的心中不禁升起失望感,并且脑中闪过将少女监禁起来的想法。

    他只是想想,就如同见到可爱的小动物,就想要逮回家养着一样。

    “你想要干什么。”竺玫迅速远离了夏煜,缩到了山洞的另一个角落。

    看着她用力抓着衣服的动作,夏煜终于明白了,刚刚她为什么这么激动。

    “放心,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夏煜主动和竺玫离开了一段距离,让少女稍稍放下心。

    “你可以就躲在这里,那些人虽然不敢进来,但还在外面找你。”夏煜不知道灰礁公司的人到底还在不在外面找,但不妨碍他扯谎来稳住竺玫。

    好不容易遇到了,对方还一副危机的样子,怎么能放跑她。

    自己之前好不容易才把她从山上救了出来,为此不只身中十数枪,还损失了棕熊的身体,可不能这么让她没了。

    一股海风吹入,竺玫打了一个喷嚏。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长袖睡衣,但睡衣湿漉漉的,估计是跳进了海里,然后才发现了这个山洞。

    夏煜瞥了眼自己身上的短袖短裤,有心回去给竺玫拿点衣服,但他怕自己一走,竺玫就跑了。

    除非他说出自己就是棕熊的事情。

    这件事情关系到他的秘密,虽然在棕熊的身体里,和竺玫关系很好,但夏煜不能保证竺玫此刻也能真心对他。

    这样想着,夏煜掏出了手机。

    见到手机,竺玫立即站起了身,她警惕的看着夏煜。

    “想要抓住你的话,我一个人就行,完全不需要叫人。”夏煜解释着,“我只是让人送衣服过来。”

    竺玫将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去,重新蹲在了角落里。

    夏煜打开手机的通讯录,思考着应该叫谁来送衣服。

    按竺玫的体型来说,安思瑶的衣服是最合适的,被安思瑶发现这里藏着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事情,甚至夏煜叫安思瑶过来把衣服放下就离开,不让她发现竺玫,也是可行的。

    但是,安思瑶不够机敏,她抱着衣服出来,一定会被孔晗月她们发现,追踪过来。

    夏煜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理竺玫,不想太多人知道。

    孔晗月和刘蔓蔓太过跳脱,虽然也会保守秘密,但一定会麻烦的问这问那,胡凉露根本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都不是最适合的人选。

    剩下的,只有又雪了。

    不管是机敏的不被别人发现,还是保守秘密不说出去,又雪都能满足。

    按下又雪的号码,夏煜等待着。

    五秒后,电话接通。

    “喂?哥哥你去哪了?”又雪有些担忧的问,夏煜出来的时间有点长了。

    “你瑶瑶姐她们在身边吗?”夏煜先问。

    “不在,我去叫她们?”又雪问。

    “不用。”夏煜咳嗽了一声,对又雪说,“现在有一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清楚了吗?”

    拿着手机的又雪一歪头,疑惑着哥哥能有什么机密任务,她答应下来:“好。”

    “你身边有大概你瑶瑶姐能穿的衣服吗?”夏煜又打量了一下竺玫,“稍微小一点也行。”

    “没有。”对夏煜的要求,又雪十分困扰,她一个初中生,怎么可能有安思瑶那种高中生体型的衣服。

    夏煜也只是问一下,并没有指望又雪真的有,他思考要不要让又雪去和安思瑶要一件,但要是要的时候,被别人发现就不好了。

    “你去你瑶瑶姐房间,偷一套长袖出来。”夏煜说。

    “啊?”又雪惊愕万分,她急忙向着四周看了眼,确定了孔晗月她们都在沙发那边,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松了口气。

    “这种变态的事情要做你自己做,不要让使唤妹妹啊!”又雪羞恼的对夏煜说。

    “我现在不方便和瑶瑶说而已,不然别说要衣服,要人都行。”夏煜先为自己澄清了一下,然后解释说,“我怕你和安思瑶要衣服的时候被别人发现,所以让你先偷一套,事后我会说的。”

    又雪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约好了事成之后再联系,又雪挂断手机,有些惆怅。

    听哥哥的话去偷未来嫂子的衣服是个什么剧情。

    正常的妹妹会做这种事情吗?

    又雪也不知道正常的妹妹到底会不会,但此刻她无疑是要这么干的。

    那么,是时候开始制定计划了。

    她扭头看向客厅里的众人,刘蔓蔓和孔晗月在玩对战游戏,安思瑶拿着箫在一边配着激昂的音乐,胡凉露坐在安思瑶旁边静静的看着安思瑶。

    所有人都有事情做,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轻手轻脚的离开阳台,又雪穿过沙发的后面,拐到了一边的拐角里。

    此刻,已经看不到客厅,又雪松了口气。

    这么大一个人从客厅经过,不可能不被发现,但只要不被怀疑就好。

    来到安思瑶的卧室门前,又雪按下了门把手,安思瑶没有锁门,她顺利的进入了里面。

    扫视了房间一圈,又雪有些忐忑起来,作为一个好孩子的她,还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这也多亏是安思瑶,要是是别的人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的。

    她安慰着自己的良心:安思瑶是哥哥的正牌女友,将来一定要结婚的,就是说,安思瑶是自己的嫂子,小姨子进入嫂子的房间拿嫂子一套衣服,没有任何问题。

    点头赞同着自己的发言,又雪打开了衣橱。

    她直接选了一件连衣裙。

    将裙子简单叠好,塞到衣服里,又雪的脸上露出笑容。

    不愧是我,完美的完成了任务!

    打开门走出去,又雪又将门关好,准备去楼下问夏煜下一步的行动。

    刚转过身,她的笑容就僵住。

    胡凉露站在前面,安安静静的看着她。

    “……”

    “……”

    大危机啊!

    又雪的大脑快速转动着,寻找着借口。一定不能让胡凉露知道,自己进去安思瑶的房间,偷了一件安思瑶的衣服!

    她刚想完,就感觉腹前一空,连衣裙从她的衣服里滑落,掉在了地上。

    胡凉露的视线,移向了连衣裙。

    场面比刚刚更加尴尬了。

    两秒后,胡凉露终于开口了:“这是安思瑶的裙子。”

    “不是,我……”又雪焦急的想要解释,她的话被胡凉露打断。

    “我知道的。”胡凉露捡起裙子,交到了又雪的手里。

    接过裙子,又雪的脑子不能及时反应。

    你都知道了什么?

    “这种裙子太显眼了,很容易被发现,袜子那些小东西就隐蔽多了。”说完,胡凉露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在她关上门之后,又雪才反应过来。

    我不是那种人啊!

    你刚刚面对同犯一样的神情是怎么回事!袜子那些小东西又是什么鬼!

    又雪感觉自己知道了了不得的事情。

    她叹了口气,决定装作没听到。

    将连衣裙重新塞到衣服里,又雪小心的来到楼下,楼下只有一个女仆和两个保镖,没有别人。

    掏出手机,又雪拨通了夏煜的电话。

    夏煜此时正和竺玫对视着,竺玫虽然稍稍放心了一些,但还是不安的看着夏煜,一旦夏煜有着什么动作,都会吓一跳。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就让竺玫有些紧张。

    按下接听键,夏煜得到了又雪完成任务的汇报。

    “上次我们一起过来的山洞,你还记得吧,把衣服带上,再带一些面包和水,过来这里。”夏煜准备先用食物和衣服驯服竺玫,然后打探打探对方到底是什么情况。

    “还有内衣。”竺玫开口说。

    夏煜一愣,回想了一下,原来如此。

    竺玫的声音不大,但山洞安静,手机那边的又雪也听到了,她大惊失色,压低声音对夏煜说:“什么内衣?哥哥你到底在干什么!”

    “你带来就知道了,嗯,刘蔓蔓那种体型的样子。”为了防止又雪拒绝,夏煜立即挂断了电话,不给女孩机会。

    将手机放在一边的柜子上,又雪用手撑住了墙壁。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和蔓蔓姐一样的话,自己的必然不行,瑶瑶姐和妈妈的太大,露露的又嫌小。

    只能和刘蔓蔓要吗?她要怎么解释啊!

    还是说去偷?要是又被发现了怎么办!

    太变态了!

    没有办法,谁让自己没能立即拒绝。又雪努力思考着方案,除了刘蔓蔓就没有别人了吗?稍微垫一点应该可以的吧?

    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情,将目光投向了女仆。

    女仆被她眼中的灼热吓了一跳。

    十分钟后,又雪拿着东西,来到了山洞的上方,她拨通了夏煜的电话,听见铃声就在自己的脚下响起。

    向着断崖下面看去,她见到了夏煜。

    先将装着东西的包丢了下去,又雪又在夏煜的鼓励下跳了下来。

    夏煜接住了又雪,将她平平稳稳的放在地上。

    “到底怎么……”又雪问到一半,惊愕的张开了嘴。

    她见到了山洞里,缩在角落的潮湿少女。

    “你这个禽兽!”女孩控诉着夏煜的恶行。

    夏煜:“???”

    让竺玫帮自己解释了一番后,夏煜获得了又雪的理解。

    “那个黑恶势力要抓的就是她啊,好可怜。”又雪来到竺玫的身边,将她拉了起来。

    对可爱的又雪,竺玫心中的警惕大降。

    从夏煜手里拿过包递给竺玫,又雪将夏煜推出了山洞。

    “不许偷看!”又雪对夏煜说。

    “我是那种人吗?”夏煜伸手去敲女孩的脑壳。

    “略略略。”女孩躲开了夏煜的手,做了一个鬼脸,返回了山洞。

    夏煜本不准备偷看,毕竟又不是没有看过,但被又雪特地提了一下之后,反倒有些痒痒起来。

    他只能看着天空,转移注意力。

    天空已经开始聚集起乌云,看起来不一会儿就会下雨。

    该怎么处理竺玫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