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7. 沙滩排球(二合一)
    孔晗月沉思了一下,问向刘蔓蔓:“我们下午干什么?”

    刘蔓蔓同样陷入了沉思,她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孔晗月于是看向了又雪:“按照旅游计划,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掏出手机,又雪看了一下自己原先的计划:“计划上,这个下午是用来晒太阳的。”

    “我知道,日光浴。”孔晗月点了点头,将事情定了下来。

    换回泳衣,一行人来到沙滩,女仆放上了遮阳伞和躺椅,又端来一大桶冰,冰里面有着各式各样的饮料,供他们享用。

    夏煜一行人各自躺在了躺椅上,看着天空的云,场面陷入了安静。

    十分钟后,孔晗月忍不住了:“这好像有点儿无聊啊。”

    “主要是已经睡过午觉了,现在睡不着。”刘蔓蔓同意着孔晗月的感觉。

    “那我们搞点儿事情?”同样有些闲不住的夏煜说。

    安思瑶和胡凉露没有丝毫意见。

    “干点什么好呢?”众人思考着。

    旁边的女仆提着建议:“要看排球吗?老爷和朋友们都很喜欢。”

    为了防止产生误会,她又补充说:“老爷之前带来的女性朋友也很喜欢,听说这是第一区的流行。”

    “看排球?”夏煜疑惑着。

    “嗯,原本我们六个人可以一队三人,现在只能一队两人了。”女仆说。

    夏煜瞥了眼女仆年轻靓丽的脸,问:“是不是还要换泳衣?”

    女仆现在身上穿的,是和安思瑶她们一样的竞技类泳衣,几乎包裹全身。

    “是的。”女仆回答。

    不愧是安天封,沙滩排球可还行,还哄人家说是第一区的流行。

    夏煜感叹着有钱人不是一般的会玩。

    “看一看?”孔晗月有些意动,她征求着刘蔓蔓们的意见。

    “算了。”刘蔓蔓对女仆不感兴趣。

    闻言,夏煜叹了口气,有些失望。

    但是,刘蔓蔓马上又补充说:“我们来打吧?”

    夏煜立即恢复了精神,这个更棒!

    得到了吩咐的女仆,从旁边的小屋里搬出了网栏,并取出了排球。

    排球也是体育课的必学项目之一,除了安思瑶,别的女生们都会,至于夏煜更不用说,就是不会,也能凭借着身体素质强行会。

    一队三个人太多,容易束手束脚,所以他们决定两人一队。

    夏煜本来准备和安思瑶一队,但他见到孔晗月没有去找又雪,而是找了刘蔓蔓之后,立即选择了又雪。

    这个妹妹对“被丢弃”这个举动异常敏感,要是在有着哥哥和妈妈的情况下还是被剩下了,说不定会十分伤心。

    失去了夏煜这个竞争对手,胡凉露成功得到了安思瑶,她十分惊喜。

    对不能和安思瑶一起,夏煜也并不遗憾。

    要是他和安思瑶一队的话,总是盯着队友太过不好,但要是他和安思瑶是敌队,看着对方就十分正常。

    三队各派出一个人玩黑白配,夏煜和孔晗月手掌朝上,而安思瑶手掌朝下,所以夏煜一队和孔晗月一队先开始了比赛。

    上场之后,夏煜很快三比零淘汰了孔晗月和刘蔓蔓。

    “可恶,让让我们啊!”孔晗月跪坐在地上,抱着头。

    刚刚的比试中,除了发了一个球之外,孔晗月和刘蔓蔓全程没有碰到排球。

    距离她们上场,才过去了一分多钟,这还是捡球扯了一会儿,不然半分钟不到两人就要下场。

    “你居然对阿姨也如此残忍!”刘蔓蔓也在一边控诉着夏煜的恶行。

    “我才不是阿姨!”孔晗月立马丢开了对夏煜的声讨,转而为自己辩解。

    两人下场后,安思瑶和胡凉露上场了。

    夏煜选择了旁观,安思瑶在胡凉露的紧急教导下,勉强能打一些容易的球,两人和又雪你来我往。

    十分钟后,她们输给了又雪。

    又雪的排球虽然打得不错,但比起经过训练,身体灵活性大幅度的上涨的胡凉露,还是差了一些,要是两人一对一,又雪多半会输,但是胡凉露那边有着安思瑶拖后腿,胡凉露没有办法放开手脚。

    赢了的又雪兴奋的和夏煜击了掌,斗志昂扬的迎战后面的孔晗月和刘蔓蔓。

    “夏煜你不许出手!”孔晗月和刘蔓蔓限制了夏煜的自由,开始了和又雪的较量。

    孔晗月毕竟年纪已经大了,出了校园之后就没有碰过排球,而刘蔓蔓因为经常出去演出,也翘了不少体育课,两人加起来还不如被拖后腿的胡凉露。

    很快,又雪干掉了两人,再次和胡凉露战在了一起。

    因为体力消耗过多,又雪这一局输给了对方。

    夏煜和她来到场外,看着胡凉露和孔晗月还有刘蔓蔓比试。

    刘蔓蔓和孔晗月不出所料的又输掉了比赛,休息好的又雪上场,又将胡凉露击败,这样开始了循环。

    被剥夺了碰球资格的夏煜,拿着相机晃悠着,给她们拍着照。

    玩累了之后,六人回去躺椅上休息,在温暖的海风中喝着冰饮料,惬意的度过了下午。

    晚上,聚在一起批判了一下夏煜拍的照片,六人各自回到了卧室。

    夏煜打开窗帘,躺在床上,看着沙滩的方向。

    今天的月光微弱,沙滩上一片漆黑,只有几个红色的信号灯有着光亮。

    眼睛看不到什么东西,耳朵的感觉于是敏锐起来,海浪的声音,传入到夏煜的耳边。

    ……

    ……

    侧耳倾听着哗哗浪声,竺玫内心的烦躁,慢慢被海浪洗去。

    按理说,竺玫此刻应该好好的待在公寓里,预防灰礁公司的报复

    但是,竺玫实在没有办法整天看着那群人,商量怎么复兴王室,但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她又感觉苦闷。

    所以,她偷偷跑了出来。

    她这些天的乖巧,已经让里花忘了她是一个私会棕熊的叛逆少女,根本没有注意她的行踪。

    她也没有去一些偏僻的地方,此刻她旁边十多步的距离,十来个游客正在吃烧烤。

    心情平静下来后,旁边说话的声音,传到了竺玫的耳朵里。

    那是中文,竺玫在皇宫里专门学过,可以听得懂。

    “东边那山后面到底是什么地方?”

    “私人领地,哪个土豪的地盘吧。”

    “居然能包一片沙滩,啧啧啧。”

    后面他们说了什么,竺玫没有再听,她已经往回走去。

    那几个游客话里的领地二字,让她又想到了里花说的王室领地,她的心情又有些低落起来。

    回到公寓楼,里花正在找她,她用在两个电梯错过的借口,骗过了里花。

    在卧室洗了一个澡,竺玫回到卧室,将脖子上的吊坠摘下放在床头柜,然后自己上了床。

    “晚安,熊熊。”关掉灯,竺玫对装着棕熊骨灰的吊坠喃喃说。

    她的意识慢慢下坠,很快就就进入了睡眠。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一阵呲啦的声音惊醒。

    睁开眼睛,竺玫仔细听着,声音是从客厅传来的,此刻已经没有了动静。

    心中不安的她,小声下了床,注视着卧室门的方向。

    回想到自己在睡前锁了门后,竺玫稍稍松了口气。

    但就在这时候,锁眼里传来了细微的声音。

    是敌人!

    竺玫的心顿时揪了起来,她摸索着举起了地上的椅子,来到门边等待着。

    门锁响了五秒钟,咔的一声锁自动打开了。

    安静了一秒后,门把手慢慢动了,门外的人将门打开了一条缝。

    因为窗帘拉的紧,屋内一片黑暗,对方看不到就在门边的竺玫,他将门推开了三十度,钻进了卧室。

    等待他的,是竺玫用力挥出的椅子。

    “啊——!”椅子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对方的头上,对方应声倒地。

    不敢去确认对方的情况,竺玫跨过他的身体就要往外跑,突然想起了吊坠,又返回房间,拿了吊坠。

    穿过客厅,竺玫来到了里花的房门外,里花没有关门,这是为了能够第一时间去营救竺玫,然而却把她自己坑了。

    在门边,见到里面有着两个黑影后,竺玫意识到,里花已经被制服了。

    “阿二,你那边怎么回事?”竺玫房里的人感觉到了不对劲。

    好在他不知道那个房间里是竺玫,不然他就会意识到,刚刚那一道男性的惨叫声,一定是同伴出了事情。

    “快走!”里花的声音跟着响起。

    竺玫立即迈开了脚步,她打开门,快速进入了电梯里,按下了三楼的按键。

    见到电梯的门合上后,竺玫松了口气。

    电梯慢慢下降着,很快来到了十六层、十五层、十四层……

    这时候,竺玫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既然23楼的自己被袭击了,那么待在3楼的那些人,真的还好好的吗?

    她走的太急,没有带手机,不然可以打电话确认。

    她又想到,上面那个人一定是有着手机的,意识到自己跑了,对方一定会打电话给下面的同伙。

    想到这里,竺玫立即按下了第十层的按键,在第十层停了下来。

    每层电梯前的显示器里,都可以见到电梯所在的层数,竺玫知道电梯在这一层停的久了说不定会被察觉,她又按下了九、八、七……诸多层的按钮。

    竺玫不知道这有没有用,但她也没有别的办法。

    想到自己出门都是带着口罩,对方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真面目,竺玫硬着头皮,从楼梯快速向下走着,虽然电梯每层都停,肯定比她慢,但还是越早离开越好。

    楼梯的灯光明亮,但一点儿也没能驱散竺玫内心的恐惧。

    到了第四层,竺玫听到了一阵说话声,那是聊着下去买什么夜宵充饥的谈话,他们是公寓里的游客。

    竺玫迅速往下,跟在了那两个男人的后面。

    她美丽的面庞,让两个穿着大裤衩就出门的男人,有些尴尬,他们结束了交谈,努力装作正经的样子。

    很快他们就到了三楼,竺玫有些紧张起来。

    “喂,你们干什么的?”一道不怀好意的声音突然响起。

    那是两个站在楼梯门后的光头男人。见到他们,竺玫的心沉了下去,她知道,三楼的弟弟和同伴们,凶多吉少了。

    两个光头接到的报告说是跑了一个人,而现在下来的却是三个人,有些拿不准,所以拦下来问问。

    “你说什么?”前面的两个旅客扭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两个光头。

    两个光头说的是232区和26区的通用语,这种语言虽然是中文的变种,但比苏省的方言还要拗口,两个第一区的游客根本听不懂。

    竺玫也装作疑惑的样子,看着两个光头。

    见到他们的表情,两个光头露出笑容,他们摆着手,一副和他们说再见的模样,然而口中说的却是:“赶紧滚,煞笔。”

    两个游客被光头的表面的和善所欺骗,他们认为两个光头说的一定是礼貌的道别用语,于是热情的学着这句话,和两光头告别:“赶紧滚,煞笔。”

    两个光头嘶了一声,面色阴沉的憋下了这口气。

    竺玫的心跳放缓,跟着两个游客继续向着下面走。

    这时候,两个光头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个女人,你停下!”

    竺玫的心中一惊,下意识停步准备回头假装游客解释,但在回过头后,她意识到,游客是听不懂两个光头的话的。

    她于是用中文问:“什么?我听不懂你们的语言。”

    两个光头挥了挥手,放她离开。

    来到一楼,竺玫长长的松了口气。

    她加快脚步,出了公寓,外面的路上还有着零零散散的行人,行人们都看着她。

    竺玫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穿的是睡衣,虽然她的睡衣是长袖长裤,但样式还是睡衣的样子,十分惹人注目,好在之前那两个游客,也只穿了一件大裤衩。

    她刚为自己的好运而露出笑容,后面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五个剃着光头的男人从公寓里冲了出来。

    “就是那个穿睡衣的!”头上冒着血的光头,认出了她。

    竺玫急忙迈开脚步,向前跑去。

    她的脑子急速转动着,她已经听到了后面打电话的声音,对方还有增援过来,她穿的如此瞩目,她该如何逃脱?

    这时候,她的脑海中,闪过了之前在沙滩边,听到的私人领地的消息。

    能够在海明市有着私人领地,来头一定不小,灰礁公司连游客都只敢和蔼的问两句,一定不敢冒犯到那里去!

    辨别了一下方向,竺玫向着那边跑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