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6. 扼住命运的喉咙(二合一)
    这个世界的学校有着游泳课,一般的学生都能游个几十米,这个“一般”里包含了孔晗月、刘蔓蔓、胡凉露和又雪,不包含安思瑶。

    安思瑶在学校里根本不上体育课,据说是安天封怕体育课上闹出什么意外。

    下海后的安思瑶,抱着系在背后的气囊,在海上漂流着。

    看着小心翼翼的踩着水,不时被浪花吓一跳的安思瑶,夏煜感觉自己需要做点什么。

    他在在四周扫视了一圈,目光盯向了刘蔓蔓。

    刘蔓蔓戴着墨镜,正在喝着可乐。

    她的身下,是一个大大的充气扇贝,扇贝是张开的模样,她坐在充气扇贝里,就好像是坐在沙发上一般,漂浮在水面上。

    夏煜默默绕到了刘蔓蔓的身后,潜入了水中。

    他拖住气扇贝的一边,缓缓向上推着。

    气扇贝慢慢倾斜过来,发现不对劲的刘蔓蔓,发出疑惑的声音。

    “嗯?嗯嗯嗯?”

    刘蔓蔓急忙将可乐盖扭好,此时,充气扇贝已经倾斜了超过三十度,她从上面滑进了水里。

    好在倾斜的速度不算快,她有了一些准备。

    从水里浮起,刘蔓蔓抹了把脸,向着自己充气扇贝的方位看去,那片海面却一点儿没有扇贝的踪影。

    “???”

    我扇贝呢?我这么大一个扇贝呢?刚刚还在这里的!

    迷茫的在四周扫视了一圈,刘蔓蔓不得不接受自己充气扇贝没了的事实。

    她想着,可能刚刚是过来了一道浪,把她掀了下去,然后卷着扇贝走了。

    无可奈何的刘蔓蔓游到岸边,她将可乐瓶丢在沙滩上,又眺望了一圈,想要找到自己的扇贝,但她还是没有收获。

    好在她还有别的。

    进了别墅,刘蔓蔓打开自己的行李箱,取出了一个大包。

    拎包来到楼下,刘蔓蔓找到留守在别墅里的唯一女仆,问她有没有充气装置。

    女仆带着她来到了沙滩边的一个小屋,和屋旁高台上的女仆招了招手。

    高台上看着海面众人的女仆,丢下了一串钥匙。

    打开小屋门,找到充气装置,刘蔓蔓给手里的橡皮艇充满了气。

    和女仆一起将橡皮艇拉到海边,刘蔓蔓兴奋地开始划水。

    孔晗月和又雪见状,也爬上了橡皮艇。

    橡皮艇一共可以坐四个人,三人上去并不拥挤。

    “夏煜他们三个呢?”刘蔓蔓疑惑的扫视了一圈,没有见到别的人影。

    “可能在岸上吧,安思瑶不会游泳。”孔晗月回答。

    刘蔓蔓点了点头,安思瑶不会游泳,然后夏煜和胡凉露跟着安思瑶一起上了岸,十分合理的解释。

    本来小艇还能坐一个,她准备叫上夏煜,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走,我们去占领那块礁石!”指着不远处的,一块大约一米多高的礁石,刘蔓蔓说。

    在旁边一块低一些的礁石上,还坐着一个女仆,女仆除了是女仆外,还是救生员,她们关注着众人的情况。

    孔晗月和又雪望了一下那片礁石,都十分兴奋。

    橡皮艇上的人数是单数,又雪坐在了中间,孔晗月和刘蔓蔓用力划着桨,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礁石的旁边。

    先在正面打量了一番,感觉上去有些难度,刘蔓蔓三人准备去礁石背面看看。

    橡皮艇慢慢穿过了礁石的阴影,来到了另一边,见到那边的情景后,刘蔓蔓的表情僵住。

    她见到了夏煜和安思瑶。

    一起玩的多了两个人,她本该高兴,但是,此刻她十分愤怒。

    因为夏煜和安思瑶两人,正坐在她的充气扇贝上。

    见此情景,刘蔓蔓已经明白了一切。

    她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冲着夏煜说:“我说我的扇贝怎么突然就翻了没了,原来是你搞的鬼!”

    面对刘蔓蔓的愤怒,夏煜回以纯洁的眼神:“其实我是从那边捡的。”

    “你看我信吗?”哼了一声,刘蔓蔓没有追究这个事情。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夏煜捉弄,差不多已经习惯。

    又雪和孔晗月,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十分镇定。

    “你们在这里的话,露露呢?”又雪插话进来问。

    “我在这里。”胡凉露抱着气囊,从一边的阴影里飘了出来。

    别说是刘蔓蔓三人,就是夏煜也吓了一跳,他都没有注意到胡凉露躲藏在那里。

    “既然齐了,就开始登陆吧!”孔晗月将众人的注意力,拉回到了登石上。

    “这个爬不了。”夏煜回答,“刚刚我已经观察过了。”

    “啊?”刘蔓蔓三人十分沮丧。

    见到她们的表情,夏煜指了指身后:“那里有一个山洞。”

    “什么山洞?”刘蔓蔓三人又兴奋起来。

    夏煜看向了礁石上的女仆,有山洞是女仆告诉他的,他也没有去过。

    女仆脱下披着的外套,跳进水里,给六人带着路。

    顺着礁石的方向前进,一行人花了三分钟,来到了一处低矮的断崖边,在断崖下面,有着一个不算是山洞的山洞。

    因为洞并不深,不像是自然形成的,反而像是人工挖出来的。

    “这是老爷挖出来的。”女仆介绍着。

    居然真的是挖出来的,安天封那个家伙是有多无聊?

    “他和朋友们喜欢以这里为终点游泳。”女仆又说着这个凹进去的墙面的意义,“里面有着烤架,可以烧烤。”

    夏煜一行人并不想要在这里烧烤,这里太过阴暗,有些压抑。

    重新下海,他们回到了沙滩,收拾东西进了别墅。

    此时已经是中午,太阳烈的厉害。

    洗了个澡,吃完午饭,夏煜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打了一个哈欠,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

    ……

    被一阵敲门声叫醒,竺玫从床上起来。

    捂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脑袋,她花了两分钟,才从梦里的场景彻底清醒过来。

    她刚刚梦到了还在山里的时候,梦到了棕熊。

    看着床边装着棕熊少许骨灰的吊坠,竺玫叹了口气。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

    戴上吊坠,竺玫打开了门,门外的是里花。

    “怎么了?”竺玫问。

    “出事了,”里花回答,“是五殿下,他把灰礁公司的一个头目打了。”

    26区的治安并不是很好,还有着一些行走在黑白边缘的势力存在,灰礁公司是这个城市最大的地下组织,盘踞在假货街。

    “我要怎么办?”竺玫问里花。

    “让兵殿下去道歉,花点钱。要是对方针对我们的话,会很麻烦,还有可能暴露我们的身份。”里花分析说。

    竺玫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按里花说的做。

    两人一起前往了三楼,电梯里,竺玫忍不住又问:“兵兵怎么会和灰礁公司的人打起来?”

    “五殿下经常出入假货街,想要和灰礁公司的人交好,今天刚有一点儿进展,他和一个中层联系上了,一起去吃饭。饭桌上,他们遇到了和那个中层敌对的头目,对方言语羞辱了那个中层一番,他也不打探清楚情况,就强行出头,然后就这样了。”里花解释说。

    竺玫揉了揉还有些疼的头,皱着眉说:“我都说了,不要去弄什么幺蛾子!”

    “五殿下也是为了复兴王室,只是鲁莽了一点儿。”里花回答。

    竺玫知道,她的弟弟竺孟兵是想要联合据说有着枪械渠道的灰礁公司,重新杀回232区。

    她并不赞同这个方案,232区被反叛军、伪政府、近卫队分食,杀回去又能做什么呢?

    “这些无聊的事情,我不是说了不要做了吗!”竺玫有些烦躁,她想要的是安安静静的生活,不是闲着没事就去找刺激。

    “殿下!”里花没有叫竺玫的小名,这代表着她的严肃,“不要说这样的话。”

    竺玫张了张口,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两人来到三楼,见到了坐在沙发上,坐立不安的竺孟兵。

    竺玫按照里花的方案,说了自己的弟弟。

    随后,竺孟兵带着三个人,还有里花一起,前往了银行,他们先去取钱,然后去道歉。

    看着他们走远,竺玫离开三楼,回到了23楼自己的房间。

    她躺在床上,感觉到了些许不安。

    竺孟兵总是想着夺回故土,里花等人也都是这个意思,他们一定会不断惹事,迟早要弄出祸端。

    然而,竺玫没有丝毫办法,虽然这支队伍表面上是以她为首,可实际上,这些人只是借着她,来管着不听话的竺孟兵而已。

    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竺玫重新躺在床上,进入了睡眠。

    半个多小时后,她的房门再次被敲响。

    敲门的声音很急,当竺玫打开门,见到的是一脸惊慌的竺孟兵。

    “怎么是你,阿花呢?”竺玫心中闪过了不妙的感觉。

    “在下面,受了些伤。”竺孟兵回答。

    “怎么回事?”竺玫的头更疼了。

    “我们去道歉,对方把我们引到埋伏好的地方,打算扣下我们,好在阿花发现的早,我们逃了出来。”说到这里,竺孟兵气愤起来,灰礁公司的那些人,太过阴险。

    推开竺孟兵,竺玫来到三楼,见到了正在处理伤口的里花。那是枪伤,一共有三处,一处腹部一处腿部一处胳膊。

    这些都不是致命的部位,竺玫松了口气。

    “这里有着26区最严密的看守,不会出事的。”管家一边冒着汗,一边说。灰礁公司不可能放过他们,他不是在安慰别人,而是在安慰自己。

    排名前十的区,都有着健全的治安体系,没有任何成势力的黑恶组织,但排名后面的区就不一样了,那些组织可是真的敢套上麻袋,沉入海底的。

    “现在只能缩在这里了。”里花费力的说。随行的医生正在挑出她腿部的子弹,不用力熬着的话,她就要叫出声来。

    “不需要离开吗?”竺玫担忧的问。

    “他们只有两把手抢,证明海明市的治安是真的好,现在我们就在市政府和各国大使馆的旁边,他们不敢动枪,反而离开的话,会非常危险。“里花回答。

    竺玫没有说话,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在伤口处理好后,竺玫扶着里花来到房间,让她躺好在床上。

    站起身,竺玫看着里花忍着痛的表情。

    “有必要吗?”她问,“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先是父亲、母亲、我的熊,还有哥哥姐姐们,再然后是阿伟,近卫队的士兵们……”

    竺玫的话语停住,她握住了胸前的吊坠:“还有熊熊,明明熊熊和这件事情一点儿关系也没有,都是我的拉着它……”

    捂着脸,竺玫小声的哭泣起来。

    “玫玫,232区,世世代代是我们的领地。”里花说,“我们必须要夺回它。”

    “领地,你就想着领地!”竺玫瞪大眼神,盯着里花。

    “我没有……”

    竺玫打断了里花的话:“你就是!我要把熊熊的骨灰埋在山里,你都不让!”

    “虽然对方撤走了人,但谁知道有没有留下后手,回去山里太危险……”

    咚——

    竺玫不想再听里花的解释,她一脚将旁边的凳子踢翻,跑出了房间。

    回到23楼自己的房间,竺玫扑在床上,抱紧了枕边的玩偶熊。

    ……

    ……

    睡梦中的夏煜,感觉鼻子边有点痒,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抓,他抓到了一样东西,一道清脆的惊呼声跟着响起。

    睁开眼睛,夏煜见到的,是被自己抓住脖子的刘蔓蔓。刘蔓蔓的手上抓着一把头发,刚刚就是她用头发在撩夏煜。

    在刘蔓蔓的旁边,整整齐齐的站着安思瑶、孔晗月、又雪和胡凉露。

    四个人笑嘻嘻的,对捉弄夏煜感觉十分开心。

    唯一不开心的是刘蔓蔓。

    刘蔓蔓拍着夏煜扼住自己脖子的手臂,小幅度挣扎着:“放手啊,为什么要抓着我的脖子啊!”

    “你自作自受。”夏煜松开了手。

    心中有气的刘蔓蔓,抄起自己的头发在夏煜的胸前挥击着,头发的质地柔软,就是刘蔓蔓再用力,在夏煜感觉也只是挠痒痒而已。

    “你这个家伙,我明明已经准备好,要拦着你袭击不该袭击的地方,结果你居然掐我脖子!人家的福利场景,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变成凶杀场景了!”刘蔓蔓碎碎念着。

    没有理会她,夏煜看向孔晗月:“下午我们做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