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1. 我不是,我没有!(二合一)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有些发福,国字脸,看起来十分严肃。

    胡凉露的面色冷淡,只是默默的坐着,听着男人说话。

    刘蔓蔓戳了戳夏煜的肩膀:“看不出来凉凉居然喜欢大叔。”

    夏煜扭头盯着刘蔓蔓看着。

    “干什么!”刘蔓蔓被看的有些不自在。

    “看不出来你居然是一个傻子。”夏煜回答。

    “你说谁!”刘蔓蔓一拍桌子。

    夏煜刚准备解释,就见到胡凉露那里,又有了新的情况。

    一个中年女人,也来到了胡凉露那一桌,见到胡凉露,她的面色阴沉。

    三人一起聊了一会儿,就吵了起来。

    刘蔓蔓又兴奋的戳了戳夏煜:“吵起来了吵起来了,原配和情人吵起来了!”

    她吃瓜不嫌事大的样子,让夏煜无法忍受,捏住了她的脸。

    “胡凉露好歹也和你玩过好几次的吧,你这么幸灾乐祸没问题?”夏煜看着刘蔓蔓问。

    “我哪里幸灾乐祸了!”刘蔓蔓拍开了夏煜的手,“被原配抓到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事后浪个十来天,就能忘掉这个事情,重新开始了!”

    夏煜不禁皱起眉头,上下打量着刘蔓蔓:“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种刘蔓蔓。”

    “我才不是这种人,不过我又一个发小就喜欢玩这个,我有经验。”刘蔓蔓拍了拍夏煜的大腿,让他不要说话,又有情况发生了。

    向着胡凉露那边看去,夏煜见到三人吵得更凶了,之前因为距离有些远,夏煜还不能听到三人在说什么,现在他们的音量,已经足够传到夏煜这里。

    “……我们辛辛苦苦在外面的工作,为的是什么,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

    “……你把我当什么,一只狗?高兴起来就撸两下喂喂食,忙起来就丢在一边自生……”

    听了几句话,刘蔓蔓歪头看向夏煜,用眼神示意:好像不是三角恋?

    夏煜同样用眼神回应:你这个傻子。

    站起身,刘蔓蔓就要动手,但她回想了一下夏煜的武力,又默默坐了下来。

    她继续看着胡凉露那里。

    三人的争吵惹来了服务员,在服务员的提示下,胡父环视了一周,见到周围人都看着自己,面色又变得难堪了几分。

    “走,出去!”他对胡凉露说。

    三人走到外面,又继续吵了起来。

    夏煜和刘蔓蔓换了一个靠近玻璃墙面的位置,看着他们的情况。

    “我们要不要上去帮忙?”刘蔓蔓问向夏煜。

    “你打算怎么帮?你上去把他们揍趴下?”夏煜问。

    刘蔓蔓不说话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帮。

    她现在已经判断出,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是胡凉露的父母,他们家里的事情,外人难以帮忙。

    不过,帮忙困难,制止这场争吵却还算简单。

    刘蔓蔓密切关注着,看胡凉露能不能解决,要是不能解决,她就上去把胡凉露拉走。

    三人又吵了三分钟,事态有了进一步的变化,胡父开始抓住了胡凉露的手臂,想让她服从,胡凉露则表示着不愿。

    刘蔓蔓马上感觉到了不妙,她拉着夏煜,就往外面赶:“快,看起来要动手了。”

    “放心,胡凉露不会有事。”夏煜也快步向外走着。

    胡凉露不会有事,但胡父可能要出事。

    毕竟胡凉露学的都是阴招,又不会控制力道。

    夏煜和刘蔓蔓还是迟了一步,脾气不好的胡父,已经踏上了那条错误的道路。

    在和胡凉露拉扯了两秒后,面对路人的目光,胡父的心中燃起了浓浓的怒火,他用力一拉胡凉露的胳膊:“今天你不想走,也得跟着我们走!”

    “我不走!”胡凉露已经不是那个连身体空虚的小混混都打不过的弱者,她用力一扭手臂,就从胡父的手中挣脱开来。

    “别来找我了!”胡凉露向着后面走去。

    这让刚刚放了狠话的胡父面子挂不住了,看着路人的指指点点,他怒火大冒,大跨两步,伸手就向着胡凉露的后脑勺拍去。

    旁边围观的路人,都忍不住叫出声来。

    胡父作为一个发福的中年人,腰肥膀粗,而胡凉露只是一个身材消瘦高中生,怎么能受得住这直奔后脑勺的一巴掌?

    好在胡凉露一直防备着,听到旁边的惊呼声后,她低头躲过了胡父的巴掌,熟练的转身,一脚踢了过去。

    这一切动作,都已经变成了胡凉露的本能,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胡父已经捂着裆部,跪在了地上。

    虽然胡凉露在最后收了大半的力道,但仅有的小半,也让胡父暂时失去了战斗力,他慢慢趴到了地上,脑海中回想着早上胡母煎蛋时,敲蛋壳的场景。

    被吓到的胡母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她惊叫一声,来到了胡父的身边。

    举起手里的包,胡母就向着胡父的身上砸着:“你个混账东西,你想杀了露露吗!”

    虽然这次吵架是胡母开的头,但胡母只是想骂骂胡凉露,然后压着胡凉露回家,从没有想过动手。回想刚刚胡父那使出全身力气的样子,胡母不敢想象要是那一巴掌拍下去了,自己女儿会怎么样。

    “你干什么!”胡父拉住了妻子的包,愤怒的看着她。

    “你还敢瞪我!”胡母又用脚踩起胡父的腿。

    她穿的是一双高跟鞋,胡父享受到了不亚于胡凉露刚刚那一脚的疼痛。

    在胡母准备踩第二脚的时候,赶到的刘蔓蔓拉住了她:“阿姨冷静冷静。”

    一边拉着胡母,刘蔓蔓一边“不小心”的踩了一下胡父的手。

    胡父的脸上一抽,却是也不好说什么。

    夏煜也拉开了胡凉露,三人分开后,场面一时寂静。

    最后,还是夏煜咳嗽了一声:“叔叔阿姨,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虽然夏煜已经偷听到了前因后果,但还是装作不知道的问。

    随着身上疼痛的慢慢散去,胡父心中的怒火也慢慢消散。

    回想刚刚自己的举动,他也有些后怕,不过他没有显露出一点儿后悔,冷着脸说:“来带这个整天就知道惹事的丫头回家!”

    “我不回去。”胡凉露也冷冷的回答。

    “我是你爹!”胡父大声说。

    “我还是你娘呢!”胡凉露下意识的回骂,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胡父好像不是在骂她。

    胡父指着胡凉露,气得手直抖。

    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又向着胡凉露走去。

    胡凉露动了动腿,摆出一个适合攻击的架势。

    胡父看了看刚刚踢到自己的脚,回想了一下早上煎蛋的美味,默默将怒火压了下去。

    无话可说的他,故作高冷,装出一副自己不想说话的样子。

    这时候,胡母开口了:“露露啊,这都快过年了,和我们回去吧。”

    “不回去。”胡凉露的语气没有刚刚对胡父的冲,但依然十分坚定。

    “你自己的家,你怎么能不回去!”胡母缓和下来的语气,又变得尖锐起来。

    “那不是我家。”胡凉露的语气跟着尖锐起来。

    “那不是你家哪是你家!”胡母就要上前质问胡凉露,被旁边的刘蔓蔓拉住。

    没有人拉着的胡父走了两步,残余的疼痛让他停了下来。

    “对,还有哪是你家!”胡父只能口头应和。

    胡凉露扭头看向了夏煜。

    夏煜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想要躲开,但附近没有能够躲藏的地方。

    果然,胡凉露伸出了手,指向了夏煜:“你们问他!”

    胡凉露本来准备回答安思瑶家,但她想到父母不认识安思瑶,这个解释不能解决麻烦,所以推给了夏煜。她没有意识到,这种回应有着很大的问题。

    胡父和胡母的目光立即投向了夏煜,胡母面带迟疑的问:“你们认识?”

    “我们是朋友。”刘蔓蔓替夏煜回答说。

    “哦。”胡父和胡母点了点头,他们还以为夏煜和刘蔓蔓是热心路人,没有想到三人居然是朋友。

    他们整理了一下情况:自己女儿和面前的男生是朋友,然后当自己两人问女儿家在哪里的时候,女儿让自己两人问面前的男生。

    综上所述,问,女儿和男生是什么关系?

    “嘶。”周围的吃瓜群众首先反应过来。怪不得这女生不肯回家,原来是这个情况。

    胡父虽然没有将胡凉露的不肯回家的锅,都扣到夏煜的头上,但他感觉这其中也一定有着联系。

    而且,自己女儿才是个高中生啊!

    胡父再次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举着拳头,就向着夏煜冲去。

    夏煜有心解释,但胡父根本没有给他解释的时间。

    无奈之下,夏煜只能先动手。

    夏煜往后退了一小步,避开了胡父的拳头,并抓住了他的手臂。手掌一扭,脚下一绊,就将胡父压在了地上。

    被他用娴熟的手法制服后,胡父愣了两秒,随即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我说露露怎么突然就这么厉害了,那扫桃腿熟练的和猴一样,一定就是这个混小子教的!

    他将账一并记在了夏煜的头上,威胁着夏煜:“快给我放开,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夏煜眉头一皱,不明白胡父是哪里来的底气说这个话,要不是他是胡凉露的父亲,按夏煜的脾气,是要继续一顿揍的。

    “你和露露的事情,我是不可能同意的!”胡父又威胁说。

    “???”

    夏煜刚开口准备解释,胡母又走了过来。用手里的包打了两下胡父,胡母扶起了夏煜:“乖孩子,你没事吧?”

    面对胡母看女婿的眼神,夏煜无奈解释:“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胡凉露和我女朋友约好了要一起去26区玩,所以不想和你们回去。”

    “你女朋友?”胡父和胡母抓住了重点。

    他们看向胡凉露,胡凉露将手插在裤兜里,冷淡的回答:“你胡说。”

    胡父和胡母当即就把夏煜当做了,拐了自己女儿,又不想负责任的渣男。

    好在胡凉露的语速不慢,马上说出了下一句:“你还没有和瑶瑶确定关系,瑶瑶和我说了,你们还没有表白。”

    胡父胡母糊涂起来:人家有没有确定关系有什么必要特定说明?你到底是中意那个女友还是这个男友?

    最后,还是胡母拍板决定:“和朋友去旅旅游也好,过年之前回来吧?”

    胡凉露点了点头。

    “那就好。”说完,胡母就拉着还有话要说的胡父匆匆离开。

    来到车里,胡父不快的看着胡母:“你干嘛,我还没问清楚,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和陌生人去旅游!多容易吃亏!”

    “怎么就吃亏了?你们男人就是喜欢自作多情,以为快乐的只有自己。”胡母白了胡父一眼。

    “不是,我起码要问……”

    “问问问,你能问的出个什么,去打听啊,问的就是真的啊!”将手里的包往前面一丢,胡母翘起腿,“先别管这个,刚刚你是怎么回事,你能耐了啊,外面受了气找女儿撒?哪天是不是你就拿起搬砖,向着我后脑勺拍了?”

    “不是,你听我说……”

    在胡父和胡母达成了共识,开车走后,夏煜也开车带上了胡凉露和刘蔓蔓,回到了安思瑶的别墅。

    坐在沙发上,夏煜思考着,他的经验告诉他,胡父和胡母一定不会这么简简单单的被打发了。

    好在该解释的都解释了。

    想到这里,他又看了眼胡凉露,除了格斗之外,还得再教教胡凉露怎么说话才行。

    自己来教是不可能的,但让虞凝梦来的话,似乎可行。

    在夏煜盘算着的时候,胡凉露来到了他旁边。

    夏煜警惕的看着胡凉露,防止她又整出一个幺蛾子来。

    胡凉露并没有做什么事情,只是老老实实的坐了一会儿,然后起身离开。

    在离开前,她低声说了句“谢谢”。

    这让夏煜有些惊讶,他并没有帮胡凉露什么,只是普普通通的说了句胡凉露要去26区而已,应该不至于让恶犬胡凉露说谢谢。

    谢谢对普通人来说,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感谢,但对有些人来说,说谢谢是在践踏自己的自尊,因为谢谢是对别人的帮忙表示感谢,谢谢背后,是对别人帮助的肯定,那些人不能接受自己需要别人的帮助。

    夏煜本以为胡凉露是这种人,现在看来不是。

    这个丫头的真实性格,比表现出来的混混样子好了很多啊。

    相比之下,钟云馨是真的不成器。

    放下了这件事,夏煜又开始思考起胡凉露之前说的话。

    “你还没有和瑶瑶确定关系,瑶瑶和我说了,你们还没有表白。”

    他回想自己和安思瑶见面之后的记忆,的确没有表白场景。

    要怎么办?补上一个吗?这时候补上感觉有些奇怪。

    夏煜苦思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