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9. 夏煜:新妹观察(二合一)
    听了孔晗月的话,夏煜的脑海中,私生女三个字再次显现。

    他迟疑了一下,小心的问:“怎么回事?”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一个人待在寂静的房间里,只有北风与月亮与我相伴,窗外断续的蛙鸣,让我……”

    “说重点。”夏煜打断了孔晗月的啰嗦。

    “真是一个没有耐心的男人,将来你和女孩子一起的时候,也这么直奔主题吗?”孔晗月抱怨着。

    “和年轻漂亮的女孩当然要耐心一点儿,和你就不用了。”夏煜反驳说。

    “过分!我还是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好吧!”孔晗月捏着嗓子,发出幼稚的声音。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是钟云泽他爸的私生女?”夏煜将话题掰回了正轨。

    “诶,你怎么不猜是我生的?”孔晗月诧异着。

    “我猜你不会愿意。”夏煜清楚的记得,孔晗月在怀上又雪时候的抱怨。

    对孔晗月来说,挺着大肚子的时光,可是一项煎熬。

    “啊,的确不是我的啦,不过也不是老钟的。”孔晗月的话语中带着意兴阑珊的语气,她本来想要逗逗夏煜,没想到还没开始就被揭破了。

    “那是谁的?你收那个女孩做干女儿了?”夏煜不能理解,不是钟云泽父亲的私生女,不是孔晗月的私生女,还有谁会叫孔晗月妈妈。

    等等,好像的确还有一个人的女儿勉强可以。

    “是夏东阳的女儿。”孔晗月说出了真相。

    “夏东阳?”夏煜几乎已经忘了这个名字。

    他疑惑着,夏东阳不是被那个一起私奔的女人,管的服服帖帖,从此过上了搬砖的幸福生活了吗?怎么把那个私生女丢到孔晗月那里去了?

    当初,因为夏东阳带着私生女跑路,却丝毫没有管又雪和自己的死活,又雪还哭了一场。

    “那个家伙又跑路了?”夏煜追问。

    “我也不知道,警察刚刚和我说,好像是夏东阳和那个女孩的妈妈都联系不上了。”孔晗月说。

    夏煜在脑海中思考了一下,在夏东阳和那个女人不见之后,警察会将孩子交给谁?

    答案十分明显。

    “我先挂了,估计爷爷奶奶要被叫去了,我问问。”挂掉电话,夏煜又打给了奶奶夏年红。

    语音提示是正在通话中。

    隔了五分钟,夏煜再次拨出了电话,很快接通。

    “喂,煜煜啊。”夏年红的语气如常,似乎夏煜刚刚的推理只是一个错觉。

    “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夏煜直接问。不管夏年红知道不知道,都要商量这件事。

    “啊,警察也打电话给你了?”夏年红问。

    “没有,我妈告诉我的。”夏煜眯起了眼睛,看来夏年红刚刚是有意要瞒着他。

    这也正常,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先不让孩子知道,是传统家长的必要修养。

    “我这边也不知道,我和你爷爷先去警察局看看情况,你就不用管了,奶奶能搞定。”夏年红保证说。

    夏煜迟疑了一下:“我也回去一趟吧,万一要弄什么东西什么的,你们也不会弄。”

    “那也好,你该见见,毕竟是你妹妹。不过又雪就不用带回来了,也不要告诉她,免得她瞎想。”瞒着夏煜失败,夏年红又计划瞒着又雪。

    夏煜口上答应,挂掉电话之后,立即让又雪回家,将事情告诉了又雪。

    要是他不知道,两个人一起被瞒着还好,在他已经知道的情况下瞒着又雪,就有些不妥,因为这样情况就变成了,全家人都在瞒着又雪。

    不少家庭纷争都是在隐瞒中埋下了祸端,虽然又雪听话乖巧,但夏煜也不想如此。

    听了事情经过的又雪,脸上露出失措的表情,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抓着夏煜的手,女孩看着他。

    捏了捏又雪的脸,夏煜对她说:“我就是告诉你一下,这个女孩要么夏东阳回来带走,要么爷爷奶奶养着,反正不关我们的事情。”

    又雪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

    “你想说什么?”夏煜追问。

    又雪于是将话说出了口:“既然是妹妹的话,住在一起也是应该的。”

    夏煜在脑海中过滤了一下又雪的意思,女孩想要说的是,她不介意和那个私生女接触,这是对夏煜上一句坚决反对女孩加入自己家的回应。

    “那个丫头你又不是没有见过,才小学二三年纪,你想要她来住,爷爷奶奶都不会同意。”伸出手,将又雪精心打理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夏煜起身和又雪告别,过去机场。

    又雪挥手和夏煜作别,她没有跟过去的想法,去了她也只能站在一边尴尬。

    在候机室,夏煜先给安思瑶发了信息,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几天,让安思瑶照顾几天又雪,并留又雪住在那里。

    虽然高档别墅区的保安很好,但他还是不放心又雪一个人待在家。

    随后,他登上了去紫琅的飞机。

    中午时分,他下了飞机,关闭飞行模式,见到了孔晗月的消息。

    孔晗月告诉夏煜,夏年红三人都在她的别墅里。

    打车来到钟家别墅,夏煜在客厅里,见到了那个夏东阳的私生女。

    那是一个还算可爱的小女孩,穿着一件粉色的棉外套和一件粉色的棉裤,这打扮一看就是夏年红配的。

    女孩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一杯热牛奶在喝,并且使用视野的余光,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夏煜。

    夏煜对她的第一印象是:一个乖巧的孩子。

    看起来似乎和又雪一样,是个合格的妹妹,但人是最难以从表面判断的生物,到底这个小女孩是个什么性格,夏煜还不能确定。

    “可可。”夏年红拍了拍小女孩的肩膀,指向夏煜,“叫哥哥。”

    小女孩的名字,叫做夏可可。

    夏可可听话的放下牛奶,怯怯的对着夏煜说:“哥哥。”

    “嗯。”夏煜略显冷淡的在沙发上坐下。

    孔晗月从厨房里走出,也给了夏煜一杯热牛奶,坐在了夏煜的旁边。

    喝了一口牛奶,夏煜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夏年红咳嗽了一声,伸手挽住了夏可可:“警察那边找不到东阳,所以就把可可交给我们了,我们带她到乡下上学。”

    夏煜点了点头,事情和她想象中的一样。

    他看向夏可可,小女孩的脸上带着笑容,看起来对这个安排十分安心。夏可可的笑,让夏年红十分受用,她忍不住又揉了揉小女孩的脸。

    又喝了一口牛奶,夏煜瞥了眼夏可可。

    刚刚进来的时候,他用心灵感应从夏可可身上感受到的,是一丝善意,但在他点头赞同夏年红安排的时候,善意消失,变成了陌生人的无恶无善。

    看来,夏可可对去乡下上学的安排,并不如同表面上显露的那样开心。

    他又想到了之前疑惑的,夏可可为什么跑到孔晗月这里喊妈妈的事情,产生了一些猜想。

    这个猜想有些大胆,夏煜继续观察着。

    他问向夏可可:“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爸爸说我在这里还有一个妈妈。”女孩低着头,一副因为谈及夏东阳而沮丧的样子。

    “那他没有说乡下还有爷爷奶奶,阿房市还有哥哥姐姐吗?”夏煜追问。

    “我只知道这个地方。”夏可可的头更低了。

    “你这个年纪,该懂的应该都懂了吧,你过来找一个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法律关系的‘妈妈’做什么?”夏煜又问。

    这时候,从夏可可那里传来的感觉,已经变成了一丝敌意。

    “爸爸和妈妈突然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夏可可抓住了夏年红的手臂,显得有些慌张。

    夏年红立即制止了夏煜的逼问:“她还是个小孩,哪里知道个什么。”

    “煜煜嫉妒了吗?”孔晗月也趁机调戏夏煜。

    没有理会孔晗月,夏煜换了问话方向:“夏东阳去哪了?”

    “不知道。”夏可可回答。

    “那你是怎么过来这里的,夏东阳送你过来的?”夏煜又问。

    夏煜注意到,夏可可犹豫了一下。

    小女孩回答说:“我是自己过来的。”

    “你没有身份证没有钱怎么过来的?”孔晗月发现了疑点。

    “家里的抽屉里还有一点钱,我是在车站外面坐的车,不要身份证买票。”夏可可流畅的回答。

    夏年红心疼的将夏可可抱在了怀里。

    夏可可却没有看向夏年红,而是盯着孔晗月。

    见到孔晗月哦了一声就低头玩起手机,夏可可十分失望。

    事情到了这里,就算是解决。

    被夏东阳抛弃的夏可可,获得爷爷奶奶的关爱;老年无聊的夏年红夏烨,获得乖巧孙女的依赖;吃瓜群众的孔晗月和夏煜,获得瓜的甜美。

    四赢的局面。

    一行人一起吃了午饭,夏年红和夏烨带着夏可可告别,回去了乡下。夏煜在孔晗月的要求下,在这里留宿。

    在夏煜的饭后休息后,孔晗月将他拉到了古筝室,让他将雨中白马和白马这两首古筝曲谱,留在了孔家“代代相传”的秘籍上。

    曲谱其实在曲库中就能查询,但孔晗月感觉,创作者手绘的才更有仪式感。

    秘籍前面的那些花派古筝技巧,也都是孔晗月手写的,并毫无羞耻的署了名。

    面对看着自己署名的夏煜,孔晗月用力拍了拍他的后背,表示要是夏煜表现好的话,就在十年后,在秘籍上也署上他的名字。

    敷衍的应付后,夏煜随手弹起古筝。

    “按照规矩,弹古筝是要换上汉服的。”孔晗月嘀咕了两句,自己也没有高兴换衣服,就拿着另一把古筝弹了起来。

    她在夏煜的节奏中捣着乱,试图带偏夏煜的旋律,但已经音乐LV6的夏煜,丝毫不受影响,反而乱弹的她,被带到了正确的旋律上。

    气愤的丢下古筝,孔晗月放弃了捣乱,她和夏煜说着话:“钟云馨现在怎么样了?”

    停下古筝,夏煜瞥了孔晗月一眼,之前孔晗月叫钟云馨都是馨馨,在钟云馨又给她惹了几次麻烦之后,就变成了全名,十分真实。

    “还好,我找了一个卧底看着她。”夏煜说。

    提到卧底胡凉露,夏煜这才想到,之前说的,让胡凉露接触专业训练的事情,他还没有去做。

    这些天的事情有点儿多。

    他伸出手,揉了揉额头。

    孔晗月见状,伸手帮夏煜揉了起来。

    夏煜戒备的感受了一会儿,意外发现孔晗月的技术还不错。

    他可是从尹舒兰那里,得到了LV3的按摩,能够被他说不错,起码已经LV2的水平。

    LV3是职业水准,LV2已经是业余中的高手。

    “躺下来,这样不好按。”孔晗月拍了下夏煜的后背。

    夏煜躺在了一边的坐垫上,享受着按摩。

    手不手法的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熊老妈孔晗月,居然也会关心人了。

    夏煜感觉自己就好像是,看着女儿终于懂事的老父亲。

    “你从哪里学的按摩?”夏煜问。

    “每天去美容院按摩,然后就会了。”孔晗月回答。

    每天按摩就会了?这个丫头的身体里,一定有着相关方面的加成。

    夏煜的职业病发作,立即联想到了加成方面。

    随后,他发现重点不是去按摩就会了,而是每天两个字。

    有钱人的生活,果然枯燥,居然每天都浪费时间在这个上面。

    闭上眼睛,夏煜慢慢睡了过去。

    和他说话的孔晗月,发现他没有了动静后,沉思片刻,从柜子里取出了文房四宝。

    一个小时过去,等夏煜醒来时,古筝室里只剩了他一个人。

    看了眼空无一物的身上,夏煜感叹着孔晗月还是不行,给自己盖个毯子都不会。

    打开古筝室的门,夏煜见到了孔晗月的保姆。保姆向着他看了眼,捂住了自己的嘴,忍住笑意和他打了招呼。

    淡定的回应后,夏煜来到洗脸池前,不出所料的见到了被涂鸦的脸,这次孔晗月比之前有创意了一点,不再是普通的画鬼脸了,变成了题字。

    那是一个正楷的“肉”字。

    将字擦掉,夏煜回到古筝室取出毛笔,敲响了孔晗月的房门。

    制服了挣扎的孔晗月,夏煜提起笔,以牙还牙。

    ……

    这样陪着孔晗月闹腾了两天,夏煜回到了阿房。

    时间很快进入了一月,临近寒假。

    夏煜在网上查着资料,做着过去26区旅游的准备。

    在翻地图时,他见到了就在26区旁边的232区。

    不知道玫玫到底怎么样了,一点儿新闻也没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