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8. 孔晗月:真是你妹!(昨日补更)
    在夏煜熟练的挑衅下,男人心中很快充满了怒火。

    男人感觉自己不能就这么算了,但让他去打人的话,旁边有着摄像头,街上还有行人,不好下手,让他骂人的话,他又不会。

    踌躇了一会儿,男人想到了一个方案,打人不敢骂人不会,只要恐吓威胁就行了。

    这样,他扬起了自己手,做出要动手的样子。

    在他想来,见到如此一幕,普通的女子高中生温紫莹一定会惊恐万分,慌张逃跑。

    然而,他从温紫莹眼中见到的,并不是惊恐,而是——喜悦。

    没等男人想明白温紫莹是为什么喜悦,他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了。

    拉着男人的手,夏煜脚下一绊,一个过肩摔,将男人重重摔在了地上。

    倒地的男人看着夜空的月亮,十分迷茫。

    我只是准备吓吓你,怎么突然就动手了?而且怎么还是我输了?这种电视里才能见到的过肩摔又是什么鬼?

    男人感觉自己还可以挣扎一下,他撑住地面,站起身,认为自己起码可以扭转一下自己输了这个结局。

    刚站稳,他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又被夏煜一个擒拿,压在了地上。

    “你这个……”明白了自己似乎打不过温紫莹,男人启用了并不精湛的骂人技术,企图从语言上获得胜利,但他刚说了三个字,就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开着恐吓的夏煜,阴沉着脸问男人:“我这个什么?”

    男人张了张口,默默的将到嘴边的脏话咽了下去。

    一手压着男人,夏煜使用另一只手取出手机,报了警。

    警察很快过来,带走了男人。

    以温紫莹的身份,再加上监控里明明显显的,男人先扬起手的举动,让夏煜很快就离开了派出所,而男人则被扣留,等待进一步的处理结果。

    上了车,夏煜回到了温紫莹的乡下老家。

    接下来的时间,他普通的洗漱完毕,上床用温紫莹的手机看了一会儿沙雕网友的发言,进入了睡眠。

    八小时后,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此时,是晚上十二点。

    拿出手机看了眼,确定没有人找自己,夏煜起身来到了客厅。

    他有点儿饿了。

    从冰箱里取出了可乐,又从柜子里取出一包薯片,夏煜坐在客厅的阳台上,在咔咔的薯片哀嚎声中,看着外面的景色。

    虽然这是一个高档小区,但夜色并不怎么样,一眼看去都是灯和高楼,天上的月亮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黯淡无光。

    这里的景色远不如宁秋儿的那间别墅。

    提及宁秋儿,夏煜又有了一点儿想法。

    虽然他通过诸多手段,感觉宁秋儿没有什么问题,但也不排除宁秋儿演技太好或者别的什么意外的可能,还是将宁秋儿也登记到身体栏位里,随时可以登陆宁秋儿的身体,比较保险。

    自由选取的身体交换,只需要目光的注视,这个十分容易解决,难的是让宁秋儿不发现身体失去控制的事情。

    夏煜之前的方法,是趁着对方晚上睡着。

    在宁秋儿别墅里的那天晚上,本该是最合适的机会。

    可惜了。

    得想个办法,让宁秋儿在自己面前睡觉。

    夏煜的脑海中,首先闪过潜入宁秋儿房间的方案,但很快被他否决。

    要是有潜入技能,他就去了,但是他并没有,他不能肯定宁秋儿一定不会发现自己。

    看来,只有使用安思瑶做跳板,先用安思瑶的身体安抚让宁秋儿进入睡眠,然后再回到自己的身体来趁机登入。

    夏煜之所以不准备直接用自己的身体安抚,是防止宁秋儿猜到什么。

    回想了一下计划,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放下空空的薯片袋子,他来到客厅,又拿了一包干脆面,回到了阳台。

    正当他拆开干脆面的时候,传来了一道开门声。

    他立即将可乐和干脆面还有空薯片袋子藏好,家里就两个人,开门的一定是又雪。要是被又雪见到她英明神武的兄长居然半夜吃零食,自己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不一会儿,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又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女孩半睁着眼睛,迷迷糊糊的,依靠感觉进入了厕所。

    直到冲水的声音响起,又雪才稍稍清醒了一点儿。

    她开始思考房间里就有厕所,自己为什么要来外面。

    真是睡迷糊了,还以为在之前的家里。

    洗了手,又雪走出厕所,瞥见了躺在阳台沙发上的夏煜。

    她的脸立即泛红起来,因为她刚刚没有关门,虽然有着墙壁的遮挡,夏煜也是面朝窗户,没有任何瞧见的可能,但是夜晚的寂静,会让声音十分清晰。

    用沾着凉水的手摸了摸脸,又雪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但在进房之前,她停住了脚步。

    她思考着:哥哥半夜坐在沙发上做什么?

    又看向夏煜,又雪见到,他将两手放在沙发的扶手上,头靠在沙发顶,以一个仰角看着窗外的月亮。

    那个每天忙着打游戏,忙着和别的女人约会的哥哥,也有这种文艺的时刻吗?

    是白天的贤者时间还没有过去,还是内心真的有所忧伤?

    不管是哪种理由,又雪感觉自己不能无动于衷,她轻声走到了夏煜的身后。

    “哥哥。”她的话语轻柔,慢慢将手搭在了夏煜的肩膀上,探出头去注视夏煜的眼睛。

    这本该是十分温馨的一幕,但在视线移动到夏煜脸上之前,她见到了夏煜腿上的可乐薯片和干脆面。

    咔咔咔。

    夏煜继续嚼着嘴里的干脆面,既然瞒不下去了,就不需要再瞒了。

    威严没了就没了。

    愣了两秒的又雪,一把抢过了可乐和干脆面,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吃了起来。

    她一边饿狠狠的嚼着,一边用带着怨气的目光看着夏煜:

    亏我这么担心你,你居然半夜吃独食!

    夏煜若无其事的站起身,向着房间走去,并不忘叮嘱又雪:“少吃一点。”

    “是你先吃的!”又雪抗议着。

    装作没有听到,夏煜回到卧室,继续睡觉。

    第二天八点,他被手机的声音吵醒,那是电话的音乐。

    他迷迷糊糊按下接听键,孔晗月的声音传出:“煜煜煜煜,之前说的那个,送到警察局的孩子,真的是你妹妹诶!”

    夏煜立即清醒过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