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7. 温紫莹:挑衅
    一阵黑暗之后,夏煜见到了依旧有些陌生的书桌。

    温紫莹还在乡下老家。

    桌子上,放着一摞稿纸,稿纸上只写了“迷途之路”四个字。

    这应该是小说的标题。

    “准备写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夏煜问。

    他本以为,温紫莹准备写的,还是她擅长的恋爱故事,但温紫莹的回答出乎了他的预料。

    温紫莹说:“五个人抄了一条近路,发现这条路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去,进入旁边的树林想直接穿过,又被怪物袭击的故事。”

    “惊悚小说?”夏煜诧异着。

    “嗯。”温紫莹的语气平静,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

    思考了一下,夏煜问:“本来处于分手边缘的男女主,通过层层劫难加深了感情,最后成功逃出也重归于好的故事?”

    这是一个十分套路的剧情,但大部分畅销小说和畅销电影,都是如此套路。

    “前面是,后面不是。”温紫莹呵呵笑了两声,“两对情侣慢慢重归于好,但都死了。”

    温紫莹继续说着,她的话语里带着兴奋:“我会写的隐蔽一点,写一对只在乎对方的情侣和一对有着博爱精神的情侣,再写一个普通的单身男人。”

    夏煜琢磨了一下,有些猜到了温紫莹的意思。

    果然,温紫莹说的,和他想的差不多。

    温紫莹说:“在故事开始,读者会以为我写的是互相理解的主题,两对情侣肯定能活下去,到了故事中段,只爱对方的一对情侣死了,读者会以为我写的是博爱主题,博爱的那对情侣肯定能活下去,但到了最后,博爱的也因为同情怪物死了,活下来的只有普普通通的单身男人!”

    “虽然站在作者的角度上感觉很爽,但作为读者好像有点儿虐。”夏煜委婉的提示温紫莹,这么写可能会扑街。

    “没有关系,只要我开心就好了。”温紫莹的话里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但夏煜从少女那里,感应到了一些慌乱。

    看来,她还是在意书的销量的。毕竟上次被一个读者稍微说了一下,就变得那么伤心。

    温紫莹没了别的事情,夏煜站起身,随意的走着,看着四周的风景。

    现在已经是下午近四点,太阳早就没了中午的温暖,乡间更是有些寒冷。

    在夏煜想着,是不是可以在后面树林生火玩的时候,温紫莹对他说:“可以去一趟市里,给我拿一样东西吗?”

    “可以。”夏煜轻易的答应下来,他正愁应该干什么好。

    坐上去市里的巴士,又打了一辆出租车,夏煜到达温紫莹原来住所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从温紫莹的口袋里掏出钱付款,夏煜下车走进了楼里。

    打开门,夏煜在温紫莹的指示下,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摞稿纸。

    夏煜瞥了眼,那是之前那个混混与贵妇典狱长的小说稿纸,看来温紫莹虽然嘴硬,还是老实的准备用这个爱情故事。

    不客气的翻了翻,夏煜发现写下的剧情多了许多。

    “你什么时候写的?”夏煜诧异着,除非温紫莹在之前赶稿的时候,将时间使用在了这本小说上,不然应该没有时间写。

    毕竟她这些天都在乡下。

    温紫莹的声音久久没有传来,夏煜将注意里从稿纸上收回,感应了一下温紫莹的情绪。

    温紫莹此时……有点儿恐惧?

    刚刚说拿稿纸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恐惧起来了?

    向书桌上看了一下,夏煜见到了蓝色的信纸,那大概是那个发信来说小说不好,让温紫莹郁闷得躲到乡下去的,笔友的上一封信。

    在夏煜准备问之前,温紫莹的情绪,恢复了正常。

    “怎么了?”夏煜没有直接去问,温紫莹不知道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情绪。

    “没有什么。”温紫莹的话语也有些低落。

    果然其中有些问题。

    之前夏煜就感觉,温紫莹因为那点儿事情就躲到乡下去太小题大做,虽然作家精神压力大是正常的事情,但抗压能力也不是一般的大。

    他又回想起了,之前委托虞凝梦,从温紫莹以前邻居那里得到的情报。

    情报里,邻居说有时候会听到隐隐的哭声。

    哭声这个线索,可以指向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穷、弱、笨等等,夏煜没有办法判断出有价值的东西。

    莫非温紫莹是个完美主义者,只要一本书稍微被骂就会心态失衡?

    夏煜一边无聊的猜测着,一边将稿纸放在文件夹里,离开了房间。

    来到楼下,他刚准备伸手拦出租车,突然听到温紫莹开口说:“在你右边过来的,就是上次给我发鲍惠佳的那封信的,你注意点。”

    《白鸟》电视剧失败,鲍惠佳将自己的锅推给了温紫莹,夏煜后面帮她进行了澄清,在澄清前,温紫莹收到过一封指责信。

    夏煜当时就猜测信是温紫莹的邻居写的,现在看来果然是。

    看着向自己快步走来的,虽然个子不高但块头很大的男人,夏煜问温紫莹:“他是什么个情况?”

    “之后他又给我送了一封信,正好逮到了他。”温紫莹解释说,“他不是道歉的,而是感觉我使用了业内的影响力,将事情都推给了鲍惠佳,鲍惠佳说的才是真的。”

    闻言,夏煜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过来的男人,这家伙浓眉大眼的,没想到还是个脑残粉。

    男人很快来到了夏煜的面前,停住了脚步。

    他没有说话,只是拦在夏煜的面前,瞪着夏煜。

    温紫莹的身体,比男人要矮一些,所以夏煜想要不落下风的对视的话,就要仰起头,十分麻烦。

    “你有什么事情?”夏煜不耐烦的问。

    “对鲍惠佳,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男人理直气壮的问。

    “对鲍惠佳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但对你有。”夏煜回答。

    男人有些惊讶,也有些好奇,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他抱着手,挺直腰,俯视着夏煜:“什么?”

    “沙雕。”夏煜笑着回答。

    “什么?”男人不能相信他的耳朵。

    “没长耳朵的沙雕。”夏煜再次挑衅。

    男人涨红了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