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3. 地球老乡?(二合一)
    升C小调第十四钢琴奏鸣曲还有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那就是月光奏鸣曲,是贝多芬的一首著名钢琴曲。

    为什么宁秋儿拿出的曲子,会是贝多芬的奏鸣曲?

    夏煜的脑海中,关于宁秋儿是老乡的猜测,再次出现。

    但如果宁秋儿是老乡,为什么没有见到过宁秋儿使用地球的文娱作品,还是说宁秋儿是个自律到极致的人,就是在异时空,也不会去盗用别人的成果?

    可听到那首《夜空中最亮的星》之后,宁秋儿应该已经认出了自己才是,为什么她还要那样接近自己?让自己帮她写曲子?

    她是在试探?

    因为这首突然出现的钢琴曲,夏煜陷入了极大的紧张情绪中。

    他试图解析宁秋儿的思想,得出宁秋儿的目的,以此来制定接下来的对策,但他无法给宁秋儿的行为穿上一条可行的逻辑链。

    思考对方的企图失败,夏煜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安全问题。

    他有着安思瑶,可以调动安家和虞家的力量,就是这两家的力量不足,也可以通过游戏来到位高权重的人的身体里,让她们帮自己度过难关。

    他还有着力量、格斗、射击的技能,问题应该不大。

    只要宁秋儿不是异能力人士,不是什么时空管理局的成员,起了冲突自己没有失败的可能。

    而且,身体交换的事情应该没有暴露,他还可以登陆到宁秋儿的身体里,虽然抗拒会导致强行退出,但一瞬间就可以做许多事情。

    确定了自己还算安全后,夏煜揉了揉额头。他反思着自己不够谨慎,因为网文看多了,就下意识的以为只有自己是特殊的,就算不是特殊的也是最特殊的,所以几乎没有防备的就使用了地球的文化成果。

    先将最坏的打算思考完毕,总结了一下经验,夏煜又开始思考好的可能。

    宁秋儿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穿越者,身上有个文娱系统那种。而且,她也不一定抱着恶意,至少在半个月前见面的时候没有恶意,不然心灵感应就会察觉。

    这样思考完毕,夏煜扯下耳机,拨通了宁秋儿的电话。

    “那首曲子,你是从哪里来的?”夏煜问。

    “我自己写的。”宁秋儿回答。

    夏煜皱起眉头,宁秋儿说话的语气是得意,而不是调侃,就是说,宁秋儿并没有认出他?

    宁秋儿原来在地球的时候,没有听过《夜空中最亮的星》这首歌?

    这个可能性十分小,但并不是没有,而且谁说穿越者都要在一个时代,说不定宁秋儿就是从十九世纪来的。

    松了口气后,夏煜开始思考自己应该如何行动。

    他决定先试探一下宁秋儿的武力,要是宁秋儿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就主导话题,一步步问出情报,然后收获一只人畜无害的老乡,要是宁秋儿有着特殊的能力的话,就再观察观察。

    “你最近有空吗?”夏煜问。他不怕自己问的突兀,宁秋儿冒充贝多芬想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果然,宁秋儿的语气十分惊喜:“我三天后过去阿房,在蔓蔓家见面?”

    “随你。”夏煜并不想将地点放在刘蔓蔓那里,但怕引起怀疑,没有提出异议,他决定到时候让安思瑶拉着刘蔓蔓出门。

    “还是在上次去的咖啡馆吧。”宁秋儿主动更改了地址,看来她想要说的,也不想让刘蔓蔓知道。

    约好了时间,夏煜挂断了电话。

    将台上的吹风机拿起,夏煜继续吹着头发。

    吹干后,他回到自己的卧室里,思考着这几天应该如何行动。

    他先打电话给了虞凝梦,从她那高价弄到了一个小论坛的所有权。

    这是一个十分负能量的小论坛,夏煜通过论坛上的帖子,联系了五个最近发帖的女人,其中一个已经离世,一个没有理会他,只有三人回了他的消息。

    使用精神治疗,通过谈话简单筛选了一下三人女人,夏煜选出了其中一个。

    将网站数据全部删除,服务器销毁,夏煜来到了女人家附近,他先将事先准备好的钱藏了起来,然后找到女人使用了自由选取。

    他登陆了女人的身体。

    那是一个面容麻木,形容枯槁的女人。

    在他使用女人的身体,取出了埋藏的钱之后,女人从抗拒变成了服从。

    “你想要做什么?”收了钱的女人,还是有些不放心。

    “只是一个恶作剧。”使用女人的身体,夏煜回答。

    他又从另一个地点,取出了一把栩栩如生的手抢。

    “害人命的事情我不可能做的。”女人的三观很正。

    “都说了只是一个恶作剧。”夏煜按下了扳机,从手抢里射出了一股水流,“到时候,我只会用你的身体做的,装作恶徒制服他,然后滋她一脸水而已。”

    “你们外星人真会玩。”女人的语气复杂。

    她还有一些疑惑,但从夏煜嘴里说出的报酬数字,让她将疑惑吞回了肚子里。

    八个小时过去,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这样,到了和宁秋儿约好的那一天,夏煜在早上七点半,登陆了女人的身体。

    宁秋儿说好的时间是下午三点,他三点半的时候游戏结束,多出半小时是为了容错。到时候称作稍稍耽搁了一下,就能过蒙混过去。当然,理想的情况是借用路程差,将宁秋儿拖到三点半之后。

    到了下午三点,潜伏在最理想地点的女煜,成功见到了宁秋儿。

    从小巷里伸出手,夏煜将宁秋儿拖到了黑暗中。

    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顺利,夏煜轻易的将宁秋儿按在了地上,用玩具水枪抵住了她的脑袋。

    他轻松了,宁秋儿却感觉分外的刺激。

    宁秋儿正在畅想着使用月光奏鸣曲,和夏煜达成不为人知的肮脏交易,焕发事业的第二春,从此过上美好的生活。正想到激动处,她被一只从黑暗中伸出的手掌,拖到了狭窄的小巷里。

    一只干瘦的手掌,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她压在了地上。

    不是背朝地的按,而是脸朝地的按,从头到尾,宁秋儿都没有见到袭击者的样子,只凭借着感觉猜测袭击者是一个女人。

    事情还没有结束,一把手抢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立即挣扎起来,但那具干瘦的身体,力量却十分大,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慢慢扣动了扳机。

    滋——

    从手抢里喷出了一股水流,淋了她一脸。

    宁秋儿:“???”

    见到宁秋儿没有丝毫反抗能力,夏煜松了口气。

    他控制着女人的身体,用假音说:“这是一项社会调查,你也可以当做一次恶搞,有摄像机在暗处拍。现在可以请你安静的趴一会儿再起来吗?我们到时候会向你表示歉意。”

    说完,夏煜放开了捂着宁秋儿嘴巴的手。

    感受着背后女人的力量,宁秋儿感觉自己并没有选择的权力,她问:“我要趴多久?”

    “如果你能数到一百是最好了。你可以在数之前先大声求救,但还是请你数完。”夏煜用假音回答。

    “那我开始数了?”宁秋儿示意夏煜放开自己。

    “等一会儿。”本想直接离开的夏煜,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既然此刻的情况如此理想,就直接问一下月光奏鸣曲的事情好了。

    他说出了一个人名:“贝多芬。”

    “那是谁?我不认识他,我这一年都没有和西方人见过面!”宁秋儿的声音有些紧张,她始终感觉这不像是一个恶搞。

    她疑惑和紧张的语气不似作假,这让夏煜皱起了眉头。

    不是老乡?还是演技太好?

    “喂,你们在做什么!”小巷口传来了路人的声音。

    小巷不算偏僻,宁秋儿也不会走在偏僻的路上。

    “数到一百。”放开宁秋儿,夏煜快速跑进了巷子里,他将作案的玩具水枪丢在了一边,摘下面具、口罩和帽子,脱掉风衣、皮靴和手套,确认左右无人之后,顺着空调爬上了旁边商场的三楼维修厕所,从窗户进入,最后摘下墨镜,混入人流离开。

    来到距离小巷两条街的地方,他登上了计程车,说了女人家的地址,并将报酬的存放地点,输入到了女人的手机上。

    过了五分钟,三点半到达,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此刻,托管煜正在咖啡馆楼上的按摩店里按摩,要是迟到的话,夏煜准备使用的借口就是太舒服了忘了。

    拒绝了才进行到一半的按摩,夏煜穿好衣服,来到楼下。

    宁秋儿还没有过来,企鹅上有着她要晚点到的消息。

    在咖啡馆里等了十多分钟,夏煜见到了宁秋儿。

    宁秋儿只是去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

    “不好意思,路上有事耽搁了。”宁秋儿没有提刚刚的事情。

    对阅片无数的她来说,这种路上突然被袭击的事情不算奇怪,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枪也只是玩具水枪,以后注意一些就是了。当然这些话只是安慰,让宁秋儿真正确定不追究的,是袭击者明显娴熟的手法,和诡异的目的。

    再加上报警也比较困难,袭击者如此娴熟就是为了滋她一脸水,别说是警察,她自己也十分困惑。

    这种迷惑性袭击很难受到重视。

    “没事,我刚刚也耽搁了一小会儿。”夏煜回答。

    宁秋儿叫来服务员,点了咖啡和点心。

    东西上来后,夏煜看着宁秋儿说:“我们就开门见山吧。”

    确定了宁秋儿没有威胁之后,他轻松了许多,此刻心中倒是期待着早点儿表明身份,可以一起说说穿越的事情。

    反正穿越不是他最大的秘密,身体交换游戏才是。

    宁秋儿放下了刚尝了一口的咖啡,站起了身:“去楼上包间吧。”

    到了包间里,宁秋儿的面色严肃:“那我就直说了,钢琴曲给你,我希望你以后能为我提供歌曲。”

    “我可以为你提供歌曲,前提是你告诉我,这首曲子是谁写的。”夏煜说。

    “是我。”宁秋儿的回答依旧。

    “你那弹奏水平不可能写出这样的钢琴曲。”夏煜逼迫宁秋儿给出另外的回答,这样他就可以得到更多的信息。

    “你怎么瞧不起人!”宁秋儿有些气愤。

    见到宁秋儿是准备嘴硬到底,夏煜站起身,拉着她回到了下面的大厅。

    他走到大厅中央,借用了钢琴。

    将手悬在琴键上空,他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下月光奏鸣曲的曲谱,开始了弹奏。

    刚开始,宁秋儿面色如常,只是有些惊讶自己一晚上都弹不好的曲子,夏煜居然能够弹的这么出色。

    对夏煜知道前面的谱子她也并不意外,扒谱子是基本操作。

    夏煜能够弹的这么好,证明没有少练习,自己这首钢琴曲,果然有着极大的魅力!

    宁秋儿更加自信了。

    到了两分钟,宁秋儿心想着自己给夏煜的曲子部分,夏煜已经弹完,他应该遗憾的停下了。

    但是,夏煜依旧在弹奏,并且没有停歇,一直将整首钢琴曲都弹了下来。

    在夏煜放下手后,咖啡馆里响起了鼓掌声,甚至还有上来送花的女性,夏煜草草的回应了一下,来到宁秋儿的面前,问:“现在,你可以说出这首曲子的主人了吗?”

    宁秋儿紧紧抓着手里的咖啡杯,杯子里颤抖的咖啡水面,显露着宁秋儿挣扎的内心。

    “告诉我,这首曲子的创作人是谁,我会给你你想要的。”夏煜迈步靠近了宁秋儿。

    “我不知道!”宁秋儿后退着,慌慌张张的将咖啡杯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

    看着宁秋儿不似作假的脸,夏煜发现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他又想起了之前的疑点,一并问了出来:“你之前的两首歌里,也有和我写的旋律一样的部分,你到底是谁?”

    “我真的不知道!”宁秋儿继续后退,已经贴在了墙边,她的视线左右摇晃着,身子不自觉的有些蜷缩,显得有些惊恐。

    夏煜试探着说出了另两个词,这是他经常用来忽悠被附身女性的词:“外星人?替身使者?”

    没等他再说什么,宁秋儿一把推开了他,冲出了咖啡馆。

    追到外面的大街上,夏煜失去了宁秋儿的踪迹。

    他刚刚沉浸思考,没有能够及时反应。

    揉了揉额头,夏煜反思应该将宁秋儿关在包间里再询问。

    好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问一下刘蔓蔓就能知道宁秋儿的老巢。

    他又开始思考,宁秋儿不似听到外星人和替身使者这两个词跑路的,而像是情绪到了极点跑路的。

    他的新猜测似乎还是错误,不过也只是似乎而已,他又不是FBI探员,没有通过表情就能准确判断对方心理的本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