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2. 安思瑶:弯弓(二合一/昨日补更)
    信纸是蓝色的专用纸,写信的人要不就是一个讲究的,要不就是一个经常写信的。

    信的内容会是什么呢?

    夏煜将右手的裁纸刀放下,问温紫莹:“我可以看看吗?”

    “没什么好看的,读者发来的烦心东西。”温紫莹的话语里没有阻拦,但也不作同意。

    夏煜把不准温紫莹的意思,正犹豫着要不要看,温紫莹又说:“你要看就看好了。”

    打开信纸,夏煜扫视了一眼,重新合上。

    凭借着应试教育的技能,他简单瞥了几个句子,就已经把握到了信的意思。

    简而言之就是说新书不怎么样,有些失望,希望温紫莹下本可以写出更好的故事。

    将信纸塞进一边的信封里,夏煜趁机看了眼寄信人。

    那是温紫莹之前说过的,经常和她通信的笔友。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跑乡下来了?可信里也没有什么过激的话。

    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信与此事无关,还有一个可能是信只是一个导火索,导致温紫莹离开的另有原因。

    算了,继续观察就是。

    在温紫莹这里待了八个小时,到了晚上,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拿起手机,他见到虞凝梦和宁秋儿给自己发了消息。

    虞凝梦邀请他明天一起射箭,宁秋儿找他闲聊。

    夏煜先回复了虞凝梦的消息。

    『只是射箭?』他预防虞凝梦拉他去工作,或者在射箭的时候缠着他问东问西。

    『放心,不会打你主意的,你要相信长辈的节操』虞凝梦很快回复。

    『……我不是这个意思』夏煜发了个叹气的表情。

    要是一般的小女生,此时应该为自己的误解而感到羞愧,但虞凝梦虽然没有熟女应有的身材,却有熟女的气态,她淡定的回复:

    『没关系,我有这个意思就行了』

    『???』

    总之,不是要自己去工作就行了。

    约好了明天早上联系,夏煜结束了和虞凝梦的对话。

    他又开始回复起宁秋儿。

    宁秋儿发来的,是晚餐的照片,表面上是闲聊,实际上是拉近关系,并时不时就把话题偏向歌曲的事情。

    已经放下探究的夏煜,对宁秋儿的方针是,保持联系但不做深入。他稍显冷淡的和宁秋儿聊着,对宁秋儿抛过来的,关于歌曲的话题,选择装傻和推脱。

    十分钟的聊天过去,宁秋儿气愤的将手机摔在了枕头上。

    抱着旁边的玩具熊,她躺在床上,咬牙切齿着。

    之前夏煜突然拿出两首歌给她,她还以为有戏,结果夏煜热情了一阵子,态度就突然大不如前。

    要是夏煜直接冷淡应对,她就也早点儿死心,但夏煜这个家伙,若即若离的,让她感觉似乎能成,又感觉似乎不能,就好像是被一根长长的饵线钓着一般。

    冷静下来后,宁秋儿仔细思考,冷静分析,得出结论。

    我好像沦为了备胎。

    这不远不近的态度,不就是养备胎的套路吗?

    可恶!

    将玩具熊丢在地下,宁秋儿起身下床,走向了录音室。

    既然如此,就只能使用大招了。

    打开录音设备,宁秋儿坐在钢琴前,照着记忆,弹起曲子。

    她弹的十分不熟练,足足过了一夜,才弹出了一份自己还算满意的版本。

    将这一版本导出成mp3,并且截掉后面的两部分,只留前面一部分,宁秋儿露出得意的笑容。

    有了这个,夏煜一定会上钩。

    到时候,渔夫和鱼的身份,就会逆转!

    她爬上床,决定等睡醒就开始计划。

    太阳升起,她沉沉睡去,夏煜从梦中醒来。

    洗漱完毕,吃完早饭,夏煜来到了俱乐部。

    教练将他带到了三十米靶那里。

    虞凝梦还没有来,夏煜先自己一个人练习着。

    这样的练习,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他基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学校那边,索性请假请到了寒假。

    他估摸着,大概再有两三天的样子,射击的技能,就能达到LV3。

    这个速度在教练的眼中,已经是突飞猛进,但夏煜并不算满意。

    因为是在自己的身体里练习,他没有办法使用经验卡,无法进行加速,不然,攒了这么久的经验卡全部用上,起码LV4,估计已经够到LV5。

    经验卡想要提升技能的等级,只有在相关加成的另外身体里使用,而使用刘蔓蔓的身体射箭,让夏煜有些迟疑。

    要是是一个陌生人,倒是罢了,可刘蔓蔓偏偏是个熟人,要是熟到又雪这种地步也好办,但偏偏又没有到这种地步。

    这种不上不下的关系,就是麻烦。

    反正最近也用不到,就当爱好来玩好了。

    弓箭运动,是一项能容易有成就感的运动。

    首先,这是一项单人运动,没有坑爹的队友,至少在前中期,可以明显的见到自己的进步;其次,弓箭器材不像摄影那样多而且贵,几万块就能玩的很奢侈;最后,这种拉弓射箭的动作,不像篮球足球那些运动那么躁动,这是一项静的运动,所以射被收入到了礼中,甚至有些地方还弄出一套哲学。

    夏煜感觉,射箭射出哲学有点扯淡,不过有趣是真的有趣。

    过了半个小时,夏煜的手机响起,是虞凝梦打来了电话。

    “我已经到了,你起床了吗?”虞凝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我已经在里面了。”夏煜无奈的说。

    “你居然已经在了?瑶瑶告诉我你早上九点才起床的啊!”虞凝梦诧异的声音响起。

    这个丫头怎么什么事都告诉虞凝梦!

    张开口,夏煜发现自己一时还没有办法解释,毕竟他的确有段时间是九点起床。

    他选择了挂断电话。

    不一会儿,虞凝梦就跟着教练走了进来,在她的身后,还有着一个身影。

    那是安思瑶。

    小跑到夏煜的面前,安思瑶抓住了他的手。

    摸了摸安思瑶柔软的脸颊,夏煜看向虞凝梦。

    “怎么,见到我带着瑶瑶来不乐意吗?”虞凝梦一边让教练离开,一边说。

    夏煜又看向安思瑶,果然少女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别听她瞎说。”用手指戳了戳安思瑶的额头,夏煜说。

    “那怎么没见你带着瑶瑶来,你是准备和那个教练发展关系吗?”虞凝梦不嫌事大的挑拨着。

    “你觉得瑶瑶对弓箭有兴趣?”夏煜反问虞凝梦。

    虞凝梦止住了口,她没有考虑过安思瑶对射箭有没有兴趣的问题,因为安思瑶安安静静的,带她到哪里都是这样,从来没有露出过不满的表情,也没有过拒绝。

    “我要学。”安思瑶拉了拉夏煜的手。

    “我教你。”夏煜看了看自己用的明弓,知道这不适合安思瑶,他向着场外走去,去拿一把练习弓来。

    虞凝梦这才注意到,夏煜使用的是传统弓。

    虽然弓箭比赛正常不带复合弓玩,但也没有到让人使用传统弓这种,一点儿辅助器也没有的弓的地步,正常用是带着瞄准器和平衡杆的反曲弓。

    瞄准器顾名思义是用来瞄准的,而平衡杆是连在弓前面的一个长杆子,主要用来提高弓的稳定性,让射击更加精准。

    她刚准备问,夏煜已经离开了场地。

    不多时,夏煜带着一把反曲弓回来,并和教练说了换一个场地。

    他们来到了另一个室外靶场,这是一个大靶场,从十米靶到七十米靶全都有,是专门为不差钱的用户准备的场地。

    “你居然用传统弓?”虞凝梦找到机会,表示了自己的怀疑。

    “嗯。”夏煜回答。

    “那你现在能射十米靶了吗?”虞凝梦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在射三十米靶的?”

    虞凝梦将夏煜在三十米靶场的事情,以为是夏煜在应和她的进度。

    夏煜没有理会她,教着安思瑶拉弓搭箭。

    被忽视的虞凝梦心生不满,在安思瑶射出一箭之后,她将安思瑶拉到了自己这一边:“你别瞎教了,我来。”

    夏煜闻言也不反驳,默默拿起自己的明弓,一箭射中了三十米靶的九环。

    虞凝梦的眼睛瞪大,有些不敢相信,在传统弓里,三十米九环,已经可以参加全国大赛。

    夏煜又一箭射出,扎进了十环。

    虞凝梦默默松开了手,来到三十靶前,装好了自己的反曲弓。她瞄了四秒,射出了手中的箭。

    箭扎在了五环。

    又射出三箭,分别取得了七环六环七环的成绩后,虞凝梦蹲在地上,开始计算自己射箭射了几年,夏煜又射了几天。

    她十年的经验,居然比不过夏煜一个月的玩闹!虽然她三天打鱼三十天晒网,但也不至于被虐成这样才是!

    “你家是不是弓箭世家!”虞凝梦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开始寻找外在原因。

    “我家是什么世家你不知道吗?”夏煜继续教着安思瑶。

    虞凝梦从虞梁那里,看过夏煜家的资料,知道夏煜家不是任何世家,非要扣上一个的话,也应该是古筝世家。

    她又寻找着另外的理由:“那一定是你小时候,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救了一个倒在你家门前的流浪汉,流浪汉为了感谢你,给了你一本九射真经!”

    夏煜低头看向安思瑶,安思瑶看了看虞凝梦,又看了看他,歪头表示着自己的疑惑。虽然对九射真经没有兴趣,但安思瑶想要知道夏煜更多的事情。

    “她已经疯了,别理她。”亲了一下安思瑶的额头,夏煜抓着她的手,引导着她拉开了弓。

    另一边,失落了一番的虞凝梦重燃了斗志。她想起来,她巅峰时候,是可以勉强射中六十米靶的,所以,她没有输给夏煜,而是输给了自己!

    是她退步了!是她自己打败了自己!

    现在,只要重拾荒废的技艺,她就可以重归最强!

    给了自己鼓舞的虞凝梦,开始了紧张的练习。

    十分钟后,她放下手里的弓箭。

    今天也辛苦我自己了,去上面喝杯咖啡吧。

    在虞凝梦走后,夏煜更加放开了一些,原本正规的教学,马上就变得不怎么正规起来。

    好在虞凝梦还记着自己的职责,喝完一杯咖啡之后,就走了下来。

    重新拿起弓箭,虞凝梦反思了一下自己,自己怎么能够如此堕落?还想不想重回巅峰了?

    拿起弓箭,她再次努力起来。

    射了二十四支箭,虞凝梦一边前去拔箭,一边向着五米靶的方向看了一眼,安思瑶和夏煜两人的身子快贴在一起了。

    又射了一轮,她又朝着五米靶的方向看了一眼,夏煜正帮安思瑶矫正姿势。

    拿出手机看了两个沙雕视频,虞凝梦抬起再次看去,安思瑶正在给夏煜喂水。

    又处理了一下邮箱里的两个邮件,虞凝梦拿着弓箭重新上场,她见到夏煜正表演用脚开弓,安思瑶在后面配合的发出惊叹。

    抱着自己的手,虞凝梦不禁思考,带着安思瑶来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他们两个是高兴了,自己呢?

    可恶,要是没有夏煜的话,瑶瑶应该围在我的身边的!

    拉开弓,虞凝梦将对夏煜的愤怒,倾泻到了靶子上。

    中午,虞凝梦离开俱乐部去处理工作,夏煜和安思瑶终于得到了独处的空间。

    不过夏煜也不敢做的过分,场地里有着摄像头,夏煜可不想被拍进去。

    下午四点,虞凝梦过来接安思瑶,夏煜也回到了自己家里。

    洗了个澡,吹着头发的夏煜拿出手机。安思瑶给他发了一张自拍,表示平安到家。

    照片是虞凝梦拍的,里面的安思瑶摆着射箭的姿势。

    回了一个摸摸头的表情,夏煜又点开了宁秋儿发来的信息。

    那是一段音频的链接,除了链接之外,没有任何句子。

    夏煜想着:看来宁秋儿对音频十分自信,感觉自己听了之后,一定会主动说话。

    点击链接,他本准备使用外放,但瞥了眼外面沙发上的又雪,选择了带上耳机。

    万一里面是什么不好的叫声,自己的形象可就完了。

    点击播放,音频不是奇怪的人类声音,而是一段钢琴曲。

    曲子弹的实在不怎么样,甚至还有颤音的出现。

    耐着性子将曲子听完,夏煜不能明白宁秋儿发这个给自己做什么。

    让自己夸一下这首曲子弹的真烂?

    又将曲子重新听了一遍,夏煜发现了一丝不对劲,他的眉头慢慢皱起。

    闭上眼睛,他又重新播放,这次,他伸出手指,在面前的空中,试着根据曲子弹奏起来。

    一分钟后,他猛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

    升C小调第十四钢琴奏鸣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