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0. 巧合还是异变?
    放下吉他,夏煜抄着手,开始思考。

    宁秋儿的歌,肯定是要比他写的这段旋律的时间早的,所以,要撞车也是他的锅。

    虽然他没有主动去听过宁秋儿的歌,但宁秋儿当年那么火,大街小巷说不定就有放过这首歌,他曾经听过也是正常的事情。

    但是,他自认不是一个音乐鬼裁,就算是潜意识,大概也干不出这种直接裁人家曲子的事情,而且还是一摸一样。

    那么,就只能考虑巧合的事情了,毕竟才十多秒,应该也不是没有可能……吧?

    暂且放下了这件事情,夏煜又掏出手机,宁秋儿的所有专辑他已经听完,但还有一些散曲子,比如活动和电影的主题曲什么的,没有听。

    带着探究,他继续听着这些曲子,十分钟后,他按下了暂停键,翻起手里的笔记本,他又找到了一串一摸一样的旋律。

    继续将宁秋儿的所有歌听完,看着两段完全一样的旋律,夏煜陷入的沉思。

    他首先想到的是找宁秋儿问,但又思考不出应该如何开口。

    直接说你之前的曲子,和我写的旋律一摸一样肯定是不行的,就是交给警察,警察肯定也是怀疑自己。

    旁敲侧击一下?

    掏出手机,夏煜又放了回去,现在已经太晚,要问也是明天的事情。

    带着这份疑惑,夏煜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因为情报不足,他也没有办法进行猜测,情报不足的猜测,只会自己吓自己。

    好不容易睡着,第二天早上,夏煜发信息给了刘蔓蔓。

    『宁秋儿还在吗?』

    旁敲侧击的事情,还是当场见面比较好操作。毕竟旁敲侧击的前提,是闲聊,而关系没有到位的男女,在企鹅上闲聊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妥。

    刘蔓蔓很快传来了回复:

    『还在人世,住我家,怎么了?』

    夏煜已经在昨天,让虞凝梦帮自己处理了《夜空中最亮的星》这首歌的事情,此刻找宁秋儿,缺少由头,他于是说是有了新歌。

    很快,他的企鹅上,宁秋儿发来消息:

    『听刘蔓蔓说你有新歌了?能让我看看吗?』

    她没有去问夏煜为什么发信息给刘蔓蔓,而不给自己的事情,虽然她还有些不成熟,但成人的圆滑还是知道的,有些会令人的尴尬的事情,装傻比较好。

    夏煜问刘蔓蔓,只是不想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面对宁秋儿而已。

    他和宁秋儿约定了下午见面。

    将手机放回口袋,夏煜出门前往了箭馆,他需要使用一上午的时间,来确保自己冷静而准备充分。

    在箭馆里射着剑,夏煜思考着可以使用什么话题,来讲两人的谈话诱导到那两首歌上。

    他很快就找到了办法,那就是拿出和拿两首歌风格或是主题相近的歌来。

    在脑海中,地球的经典歌曲翻了翻,夏煜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歌。

    在箭射进靶子的闷声中,时间很快来到了中午。

    在俱乐部楼上的餐厅吃了午饭,夏煜来到了刘蔓蔓家。

    “下午好!”打开门的刘蔓蔓,一把勾住了夏煜的脖子,悄声说:“你是在打什么主意?宁秋儿可没有首饰给你。”

    了解夏煜没事从不主动找人,刘蔓蔓察觉到了异常。

    虽然感觉可能性比较低,但夏煜还是怕打草惊蛇,于是摸着下巴,轻佻的说:“因为看上了她?”

    “你果然还是打她东西的主意吧?”见到夏煜这个样子,刘蔓蔓反而相信了夏煜是馋宁秋儿什么东西的感觉。

    解决了刘蔓蔓,夏煜进入客厅,宁秋儿并不在客厅里。

    “她在厨房。”刘蔓蔓坐在了沙发上,继续看着自己的电视。

    不一会儿,宁秋儿从厨房了走出,她的手上,端着一碟饼干。

    将饼干放在茶几上,两人先是吃了两个,然后开始追求各自的目的。

    夏煜先拿出了准备好的两首歌,宁秋儿从刘蔓蔓的房间里拿出吉他,简单弹了一下曲子,哼唱了一遍。

    “都很棒!”她的脸上满是惊喜。

    虽然感觉夏煜可以拿出好歌,但只见过《夜空中最亮的星》一首的宁秋儿,原本还有一些顾虑,现在她彻底放心下来。

    夏煜于是按照计划,开始扯起话题。

    他先主动说这首曲子和宁秋儿之前的一首歌很像,然后聊了两句,说起了自己对曲子部分的创作过程。

    过程当然是编的,夏煜虽然也可以使用音乐LV6的技能直接自己作,但他图着省事,直接用了地球的歌。

    说完后,他看着宁秋儿。

    他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弄个演技的技能,这样的话,他就可以装作期待的神情。

    好在即使没有这个表情,宁秋儿也出于礼貌,开始谈自己创作那首歌的曲子的事情。

    “这首歌,大概是我十三岁的时候吧……”宁秋儿一边回响一边说着。

    这时候,看着电视的刘蔓蔓插话进来:“我们晚上吃什么?”

    这个蕴含着人生哲理的问题,立即将宁秋儿的注意力拉偏。

    看着宁秋儿和刘蔓蔓从在家吃和出去吃,讨论到吃西餐还是中餐,吃什么菜,夏煜默默记下了这笔仇。

    好在宁秋儿的记性很好,在讨论完毕之后,她继续说着自己那首歌的事情。

    “那天我在睡觉,在睡梦中就突然有了感觉,当时起床,我想着梦的内容,就写下了这首歌。当时的梦大概是这样的……”

    使用精神分析的技能,夏煜分析着宁秋儿所说的梦境内容,他不能得出梦境和曲子有什么联系。

    得不到线索的夏煜,配合的露出一般人应该露出的居然如此的表情,结束了谈话。

    从刘蔓蔓家出来,回到自己家里,夏煜又委托虞凝梦查了查宁秋儿。

    轻车熟路的虞凝梦,很快就找来了情报。

    宁秋儿,原名秦柠,盐阳人,父亲是混混,母亲曾是街头歌手,从小生活艰苦,十四岁那年,被星探相中,进入了娱乐圈,随后一炮而红。

    看着宁秋儿和自己十分相似的儿时经历,夏煜怀疑是不是因为这样,宁秋儿才巧合的做出了一样的两段旋律。

    算了,乱想也是无用,以后留心一点儿她吧。夏煜做出了决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