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9. 怪异之处(昨日补更)
    宁秋儿不可置信的看着夏煜。

    放下手柄,夏煜也感觉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他小小的为自己辩解了一下:“条件反射的抓住时机了,这局不算我们重来?”

    将手掌放在背后,用力捏着,宁秋儿一副淡然的样子说:“不用了,我们继续吧。”

    宁秋儿将注意力都用在了游戏上,原本尚能的僵持局面,顿时变成了夏煜被吊打。

    夏煜选择了另外一项需要策略的游戏,才终于扳回了局势。

    打着游戏,宁秋儿再没有提过音乐的事情,夏煜却是在心中进行着思考。

    他感觉,宁秋儿之前说的,找不到合适的歌的事情,是在说谎。

    不管那些好歌再怎么难以收集,此刻过去了这么多年,宁秋儿应该至少也集齐了一两个专辑,但事实上,宁秋儿已经五六年没有发过专辑了。

    除非,宁秋儿的目的,除了歌之外,还有另外的成分。

    有着灵感技能的夏煜,脑中很快闪过了灵感。

    宁秋儿之前的歌,作词作曲都是她自己,说不定,她是想要继续这个自给自足的假象。

    所以,她盯上了不以创作为生,对曲子也毫不在意的自己。

    刘蔓蔓可能,将自己之前送曲子的事情,告诉了宁秋儿,所以宁秋儿知道让自己不要署名的可行性极大。

    夏煜越想越感觉,自己的猜测有着很大的可能。

    摸了摸下巴,他却是不在意宁秋儿的这种行为,只要报酬诱人,一切都可以商量。

    看了眼手机,见到已经晚上九点,夏煜起身离开,刘蔓蔓继续躺在沙发上吃零食,宁秋儿送着三人到了楼下。

    等三人走后,宁秋儿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她来到楼上,坐在刘蔓蔓的身边,将刘蔓蔓手里的薯片抢来吃着。

    刘蔓蔓伸手重新拿了一包薯片,问宁秋儿:“怎么了,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今天那个夏煜回来,完全是冲着我的菜来的?”宁秋儿质问刘蔓蔓。

    刘蔓蔓点了点头:“当然啊,不然你以为呢?”

    宁秋儿无话可说,她掏出一大把薯片,塞进了嘴里,狠狠的咀嚼着。

    这样,两人一起吃了一会儿,宁秋儿又忍不住问:

    “那个夏煜的性取向真的是正常?他是不是有着什么问题?”

    “他连男性朋友都没,性取向应该是女吧,也没有问题。”刘蔓蔓回答。

    闻言,宁秋儿不禁开始了自我怀疑。

    那个刚刚进门的安思瑶,的确让她有些压力,但除了安思瑶之外的人,她自认是比得过的。

    “等等。”她突然发现了一个盲点。

    扭头抓住了刘蔓蔓的手臂,宁秋儿面色严肃的看着刘蔓蔓:“你是怎么知道夏煜没有问题的?”

    “偶尔也会知道的嘛。”刘蔓蔓坦荡的说。

    “你不能确定的吧?”宁秋儿使用委婉的方式问。

    “不能。”

    刘蔓蔓这句话,表示没有真的尝试过,宁秋儿放心下来。

    另一边,司机先将夏煜和又雪送回了别墅,然后载着安思瑶回家。

    对着远去的汽车挥了挥手,夏煜掏出门卡,打开了门。

    “我去放洗澡水,哥哥你等一会儿。”

    又雪去浴室准备,夏煜躺在沙发上,掏出手机,搜索着宁秋儿的歌。

    打包买下了全部的数字专辑,他开始听了起来。

    宁秋儿的音乐,的确十分不错,曲子的风格,也十分多样,甚至里面还有rap。

    又雪弄好浴室后,夏煜一边泡着澡,一边听着宁秋儿的歌。

    洗完澡出来,他将今天的游戏机会使用在了蒂娜的身上,拿起乔养父的音乐播放器,他翻了翻,居然翻到了宁秋儿的英文曲。

    听了一会儿歌,听蒂娜说了一下最近的情况,夏煜进入了睡眠。

    到了第二天早上,从床上起来的夏煜,伸了一个懒腰,将趴在床边的黑猫,放回它的猫窝里,打开门走到了客厅。

    吃完早饭,戴上耳机,他来到俱乐部,继续练习。

    这样普通的一天下来,夏煜已经将宁秋儿几乎所有的专辑,听了个遍。

    回到家里,他突然有些心神不宁,感觉某个环节似乎有着什么问题。

    “怎么了?”又雪感觉到了夏煜的异常,关心的问。

    摘下耳机,夏煜坐在沙发上,摸着下巴:“感觉某个地方忽略了什么,总之有点怪。”

    “要叫瑶瑶姐过来陪你吗?”又雪担忧的拿起了手机。

    “就是有些奇怪,又不算什么事情。”揉着女孩的脑袋,夏煜说。

    “嗯。”又雪放下心来,她去厨房继续准备晚餐。

    夏煜坐在沙发上,开始思考这一丝怪异的感觉,到底是来自何处。

    他从感觉产生的时间,和自己当时所做的事情,开始想起。

    应该是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在使用明弓射箭,二十米靶,已经基本可以射中黄圈,没有别人打扰,靶场是窄窄的室内房间……,是这里的某样东西诱发了怪异的感觉吗?

    他又看向手里的耳机,是因为之前都没有听这么久的音乐,所以有了不适感?

    不能得出一个答案,夏煜点开安思瑶的企鹅头像,和她聊着天。

    安思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夏煜也同样不是,两人的聊天一般就是开着摄像头,一边视频一边干着自己的事情。

    屏幕另一边,安思瑶正在弹着钢琴。

    那是之前夏煜送的曲子,名字是静谧公主。

    听完一首之后,夏煜猛地想起了感觉怪异的理由。

    他拿出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翻着历史记录。

    估算出大概下午两三点听的那些歌,夏煜戴上耳机,一首一首的听着。

    很快,他就锁定了其中一首的其中一小节。

    暂停音乐,他走进卧室,从柜子里取出了一本笔记本,笔记本上,记载着他当初想要作旷野的气息,而构思出的一串串旋律段落。

    在那一串串段落里找着,夏煜在笔记本的后半部分,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又来到音乐室,他使用吉他将笔记本上那一段弹奏了一下,播放宁秋儿的那首歌做对比。

    不是几乎,根本就是一摸一样。

    那并不是几个音,而是十多秒的旋律,这么长想要撞车,概率极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