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7. 刘蔓蔓:虚假宣传
    又雪那对待工具人的态度,让宁秋儿十分沮丧,但此时夏煜的表现,让她重新找回了自信。

    她矜持的拿过一边的书,假装看着上面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她见到夏煜拉过了刘蔓蔓,悄悄说了两句话。

    随后,刘蔓蔓向着她走来。

    宁秋儿感觉,此刻夏煜应该是想要约自己一起,所以让刘蔓蔓过来打探消息顺带说出目的了。

    果然,刘蔓蔓来到了她的身边,张口就是中午吃什么,这种要约着一起吃饭的问题。

    “随意吧。”宁秋儿回答。

    “诶?你不做吗?”刘蔓蔓诧异的问。

    宁秋儿无奈的瞥了眼好友,感觉刘蔓蔓是没有明白夏煜话里的意思。要是自己做的话,怎么能一起出门?

    “晚上再自己做吧,中午出去吃就行。”同时,为了防止意外,宁秋儿又说:“吃完我们再去商城逛一逛。”

    宁秋儿这是要拉着刘蔓蔓一起,怕只有她和夏煜,夏煜可能会不受控制,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只是有点目的,可不想发展出什么超友谊关系。

    “那我去问问夏煜。”刘蔓蔓站起了身。

    来到夏煜身边,刘蔓蔓告诉夏煜:“秋儿说中午出去吃。”

    听到自己吸引自己过来的午餐没有了,夏煜顿时没有了兴致,并对刘蔓蔓虚假宣传的事情有些不快。

    他和刘蔓蔓说:“那就下次再一起吃吧,我还准备继续去俱乐部。”

    经常能够见到夏煜的刘蔓蔓,没有挽留。

    就这样,在宁秋儿惊愕的视线中,夏煜站起身,和她告别,双手插兜走出了别墅。

    门合上的声音,将她从呆滞中惊醒。

    “他怎么走了?”宁秋儿无法解读夏煜的思想,明明刚刚还一直偷看她,准备约她,怎么突然就自己离开了?

    “他去射箭了。”刘蔓蔓回答,她其实知道,夏煜是被自己说的宁秋儿亲手菜骗来的,此刻知道菜没了自然要离开,但她感觉这件事让宁秋儿知道不好,所以没有说出。

    她又说:“没有关系,晚上再叫他过来。”

    宁秋儿不可置信的看着刘蔓蔓,她开始怀疑刘蔓蔓是想要将她卖给夏煜,晚上一起在家吃饭不是那种关系的意思吗?

    又想到刘蔓蔓为人,宁秋儿推翻了自己的想法,感觉无知的刘蔓蔓应该是被夏煜骗了。

    不过在刘蔓蔓家也不需要太担心,家里的女仆是退役的拳击手,安全上的保证十分到位。

    那些男人,总是试图从各种地方占自己的便宜,真是令人头疼。

    宁秋儿叹了口气,为自己的魅力而苦恼着。

    另一边,前往俱乐部的夏煜收到了刘蔓蔓的消息。得知了晚上宁秋儿下厨后,夏煜放下了那一丝不快,答应晚上过去。

    他又问,可不可以给安思瑶和又雪要两个名额。

    以为多两个人就是多两双筷子的事,刘蔓蔓爽快的答应下来。

    将消息告诉了安思瑶和又雪,夏煜到了俱乐部。

    没有立即开始练习,夏煜找到自己的那个教练,和她一起前往了弓店。

    弓店就在俱乐部的不远处,店里古色古香,墙壁上挂着密密麻麻的弓。

    店主从后门走了进来,“你们要什么弓?”

    “这位先生需要一把弓。”教练指了指夏煜。

    店主于是打量起夏煜,夏煜也打量着对方。店主是一个有着络腮胡,身高体壮的中年男人。

    扫视了夏煜两遍,店主笑着说:“新手吧,要什么种类的弓?”

    夏煜看向了教练。

    店主主动讲解说:“她家主要是教传统弓的,清弓、和弓还有英弓为主,反曲和复合也教,你随便选什么都行。”

    “这个是复合弓。”教练给夏煜指着。

    向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夏煜见到了一个上面带着滚轮瞄准镜等全套设备,一看就很高科技的弓。

    “这个弓的特点是容易,在各种器材的帮助下,难度是最低的,不过也少了很多乐趣。”店主插口说。

    “这个是反曲弓,你在俱乐部用的也是反曲,不过那个反曲比较接近光弓,就是弓上没有什么辅助设备。”教练又指了另一把弓。

    夏煜看向那把弓,弓的现代气息也极强,弓前面还有着一个长长辅助杆子,不知道是做什么,但一看就不实用。

    “这个是英式长弓,这个是清弓,这个是明弓,这个是美猎,这个是竞技光弓。”教练一一指着。

    这些弓都没有任何辅助道具,只是光光的弓身。

    夏煜在大脑中进行着筛选。

    “怎么,来之前没有想好要什么弓吗?”店主说,“要是你是想要耍帅,想要短时间射的厉害的话,复合弓是最好的,要是你想要追求手感和境界的话,光弓是最好的,就是传统弓。”

    “好好选,你现在的选择基本代表了你以后玩那一条路子。主要的是,一把弓也不便宜,等你入门了,好的弓都是一万起步。”对刚入行的新手,店主十分热情,在这个世界,虽然弓箭爱好没有达到冷门的地步,但也不算热门,一个同好十分稀有。

    夏煜指向了复合弓。

    “要复合弓吗?”店主眼中生出失望,作为一个传统的弓箭爱好者,他对这种作弊式的弓一点儿好感没有,这种弓也只能用来耍帅,在实战中,基本是最菜的。

    夏煜摇了摇头,他说:“这个和反曲弓不用,其他都来一把。”

    “都来一把?”店主惊愕着,“我这里是精品店,就是入门级别也是五百一把。”

    “还分入门的吗?”夏煜皱起眉头,“我也不懂,你从入门到入坟的各种弓都给我一把就行了。”

    “你确定?”不只是店主,连教练也愣住,“这些弓不只是名字,手感也不一样,没人能全部精通。”

    “我也不知道我适合哪种,就都买来试试好了。”夏煜其实是想要每一种都用,但他知道店主和教练不会相信。

    “那也没有必要买进阶的弓……”

    “没事,反正不贵。”夏煜笑着说。

    两人噎住,无话可说。

    店主默默的给夏煜拿弓,教练默默地掏出手机,让同事过来帮忙取弓。

    又在俱乐部租了一个休息室,夏煜将弓都放了进去,然后随手拿了把大众些的竞技光弓,来到二十米靶场,开始了练习。

    到了下午四点,他离开俱乐部,接了又雪,坐着安思瑶的车,一起来到了刘蔓蔓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