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4. 感觉眼熟的宁秋儿
    听到宁秋儿自报身份,夏煜十分惊讶。

    在宁秋儿来到他面前之前,夏煜还在想着,刘蔓蔓是从哪里拐了一个年轻少女过来,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才高中生的女生,居然是已经奔三的宁秋儿。

    他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宁秋儿的脸,脸的确和之前他在网上搜索时,见到的一样。

    主要是装扮的问题。

    视线下移,夏煜扫过宁秋儿的白色JK制服,还有身后黑色兔子小包。

    这女人不知道是真幼稚还是装幼稚。

    从她刚刚说的,是“我是宁秋儿”而不是“我叫宁秋儿”来看,幼不幼稚不知道,是挺自恋的。

    这和夏煜没有什么关系,他很快收回了视线,平静的自我介绍:“我叫夏煜。”

    对夏煜平淡的反应,宁秋儿没有表现出什么,她凑到夏煜的面前,毫不掩饰的打量着夏煜。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宁秋儿说。

    “是在电视上吧,夏煜也很出名的。”刘蔓蔓替夏煜回答,提及这个话题,她又有些沮丧起来。

    “不是,钢琴、小提琴、古筝、笙的事情你都和我说过,是另外的事情让我感觉眼熟。”背着手,宁秋儿绕着夏煜转了一圈,眉头轻皱。

    夏煜感觉有些冷。

    虽然网上并没有宁秋儿的具体年龄,但既然演艺生涯的巅峰是在五六年前,那么宁秋儿起码也已经二十五六岁了。

    这个年纪还做这样小女孩的模样,让夏煜有些不自在。

    宁秋儿的表现,看起来和孔晗月一样心理年龄低下,但夏煜感觉实际上并不如此。

    “快点登记吧。”他支开了话题,默默远离了一些宁秋儿,靠近了一些刘蔓蔓。

    看着登记表,刘蔓蔓没有见到夏煜的名字:“你还没登记?”

    “我办了会员。”夏煜回答。

    夏煜已经准备在这里练习下去,而刘蔓蔓两人只是过来体验。

    “那给我们两也来一张。”刘蔓蔓莫名有种不愿服输的情绪。

    办了卡,前台领着三人来到了器材室,一个女性教练走过来,接手了三人。

    了解到三人都是初学者之后,她先给夏煜三人简单介绍了一下必要的道具,然后给三人一人拿了一把反曲弓,并教三人戴上防具。

    防具主要是手套和护臂。

    一般而言,弓箭的危险都是来自弓弦,拉弓搭箭的时候,手指可能会受伤,要是动作不规范的话,弓弦会打到手臂上。

    一切准备完毕,将箭囊背在身后,四人前往了靶场。

    那是一个室内靶场,靶子的距离是五米,这是初学者的距离。

    初学者的第一节课是学会正确的姿势,教练为了保持大部分人的三分钟热度,所以都是实战和学习混着来。

    有着射击和灵巧的帮忙,夏煜很快就掌握了正确的姿势,教练放开他,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刘蔓蔓和宁秋儿的身上。

    夏煜自己一个人射着靶。

    刚开始,他有些不熟练,只能勉强中靶。

    教练却是暗暗点了点头,对初学者来说,准度是奢求,姿势才是最重要的,夏煜的姿势十分标准。

    彻底放心下来的教练,专心教起剩下的两人。

    刘蔓蔓和宁秋儿,几乎一起从姿势课中毕业。

    学习速度这种东西,在前期的时候,除了和天赋有关也和以前的经验有关,比如一个古筝大师去弹钢琴,就算没有钢琴天赋,前期也一定可以吊打有着钢琴天赋的,这是因为他有着触类旁通的经验。

    刘蔓蔓虽然有着射击的天赋,但本身只是一个普通的宅女,所以学的只是普通的快一点。

    在教练的帮助下,刘蔓蔓成功的射出了自己的第一箭,箭中了靶子的外部。

    她又兴奋的射出了第二箭,箭又比刚刚那一箭向外了一些。

    不信邪的她再次射出了第三箭,居然脱离了靶子。

    “保持好姿势,姿势一散就没有准度了。”教练纠正着刘蔓蔓的姿势。

    “要练多久才能射中黄色啊。”刘蔓蔓问。

    弓箭靶子的中心是黄色,黄色外面才是红色。

    “这个得看天赋和练习,射箭的乐趣是一点点的进步,没有必要设下什么目标。”教练开导着刘蔓蔓。

    “最快的呢,有一天就能稳中靶心的吗?”宁秋儿插口问。

    “对刚刚接触到弓箭的新手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要是医生那种手特别稳的人,也不是没有希望。”教练已经见惯了好高骛远的人,她耐心的解释着。

    “那不用一天,十分钟就稳中红心的呢?”宁秋儿又问。

    “那应该不是人了。”教练开了一个玩笑。

    宁秋儿来到夏煜的面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听到没,说你不是人呢!”

    将手中的箭射出,正中十环的夏煜,叹了口气表示回应。

    此时,教练才发现,在对面的靶子上,箭插的地方都是十环。

    “你以前练过?”教练惊愕着,“不对,练过不可能基础都忘了。居然能一开始学就这样。”

    “可以去更远的靶场吗?”夏煜打断了教练。

    “可以,不过你们……”教练看向依旧入门都没入的刘蔓蔓和宁秋儿。

    “没关系,反正我们就是跟来玩的。”刘蔓蔓说。

    四人换了靶场。

    教练继续教着刘蔓蔓和宁秋儿基础姿势,不管什么运动,都需要先让肌肉记住姿势。

    过了两个小时,刘蔓蔓和宁秋儿失去了兴致,教练也没有什么好教夏煜的,在三人的建议下,她回去了休息室。

    刘蔓蔓站在夏煜的身边,看着他如同机械一般,将一只只箭取出,射到靶子上,刘蔓蔓啧啧惊叹着。

    “没想到你居然喜欢射箭。”她说。

    “我不是喜欢射箭,而是感觉我可能有着射击的天赋,所以过来试一试。”夏煜回答。

    这个回答是他思考已久的,他决定说自己有感觉到天赋的能力,这说服刘蔓蔓往射击和吹奏上发展的可能性,就大了许多。

    “这个还能感觉到?”刘蔓蔓果然很感兴趣,“那你感觉我的天赋是什么?”

    “你也有射击的天赋。”夏煜回答。

    “怎么可能。”刘蔓蔓并不相信,“我学起来和秋儿差不多快,你别说秋儿也有这个天赋。”

    “那是因为你没有任何的运动经验。”夏煜又换了一个选项,“除此之外,你可以试试吹奏乐器。”

    在他准备细说的时候,宁秋儿突然敲了一下手掌。

    她和夏煜说:“我想起来在哪见过你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