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2. 安思瑶:男友与闺蜜(二合一)
    帖子里说的,是事情的真相,真相就是那样,重要的是后面的证据。

    那个导演和别的工作人员的视频作证,还有一个本来为那个鲍慧佳作证的演员,说了对方是怎么用金钱和前途威逼利诱。

    将帖子关闭,夏煜思考了一下,没有过去安思瑶那里,而是去了温紫莹那。

    这时候应该去当事人那里看看效果,说不定还会引发什么特别事件。

    到了温紫莹的身体,夏煜发现少女并没有什么开心的情绪,甚至还有些沮丧。

    “谢谢。”温紫莹先对夏煜做了感谢。

    普通的应了一声,夏煜开始寻找温紫莹见到仇人倒霉还不开心的原因。

    他很快在书桌上找到了答案。

    那是一封信,信里尽是对温紫莹的指责,信大概是昨晚发来的,没有见到今早的反转。

    “你住处被人知道了?”夏煜有些诧异,一般而言,这种年轻知名人物的住所都要保密。

    毕竟她们不是那些人老珠黄的前辈,容易出事。

    这个世界的媒体节操满满,就是拿到了温紫莹的住处消息,没有温紫莹的答应也不会散播。

    “没有。”温紫莹回答。

    那估计是知道温紫莹的住处的熟人了。

    夏煜看向信的最后,没有署名,他又从地上找到了信封,信封连邮票也没贴,一看就是直接塞来的。

    “只要他的脑子还正常,你晚上就能受到他的道歉信了。”夏煜安慰着温紫莹。

    “嗯。”温紫莹的话语稍稍精神了一点,“还有别人写了信鼓励我。”

    夏煜早就注意到了那封信,他拿起了信封,在温紫莹默认可以看之后,打开看了起来。

    写信的似乎是温紫莹的小迷妹,半篇在安慰温紫莹不要在意电视剧扑街的事情,还有半篇是在说温紫莹的新书,以及问下本书什么时候出。

    “是从第一本书起就认识的笔友。”温紫莹和夏煜简单介绍了一下,看来她有些在意这个笔友。

    将信纸叠好,放回信封,夏煜感叹着文化人就是会玩,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用信来交流。

    夏煜又聊了聊那个鲍慧佳,想要看看能不能触发什么事件,并没有收获。

    八小时过去,下午四点,夏煜回到了自己身体。

    很不幸,今天的最后一节课有课,所以夏煜目前还在班里上课。

    要是普通的上课也没有什么,就是华大,上课玩手机也是正常的事情,但是托管煜给他选择的位置实在是太好了。

    就在第一排中央,老师的正下方,除了他之外,第一排只有两个人。

    另外两人是认真学习的学霸,夏煜只想摸鱼。

    他有些后悔,当初遇到摸鱼这个加成的时候,怎么没有努力一下,搞个摸鱼的技能。

    他艰难的使用神游物外来缓解无聊,过了一阵子,教室门被敲响。

    讲台上的老师打开门,门外的是沈盛生。

    沈盛生和夏煜招了招手。

    夏煜站起身,和沈盛生一起来到了走廊外。

    他想着,沈盛生会过来,只有一个一个可能。

    果然,沈盛生取出了手机,给夏煜展示了一封邀请邮件:“夏煜啊,元旦表演你去不去?上央视的,你代表我们笙乐去怎么样?”

    夏煜摇了摇头:“不了,我对这些比赛没什么兴趣。”

    有这时间,不如过去陪陪安思瑶或者徐幼香。

    其实答应沈盛生一次也没有什么,不过一旦有了一次,沈盛生就会想着第二次第三次,尤其是沈盛生这次直接用笙乐来挖人了。

    沈盛生不是一个口才利落的,他叹了口气,又问:“那要是古筝你去不去?”

    “也不去。”夏煜回答。

    “真不去?只要你说去,我就能给你塞个名额。”沈盛生怀疑的看着夏煜。

    以防万一,夏煜先问了一句:“刘蔓蔓不去吧?”

    “刘蔓蔓?她不行,就是搞关系也不能这么搞啊,她那差的太远了。”沈盛生不断摇着头,他又补充说,“刘蓉兰那里也没有名额。”

    夏煜于是放心下来,刘蔓蔓不去,刘蓉兰那里也没有名额,肯定没有别人会拉他去了。

    他坚定的说:“真不去。”

    看出了他眼中的坚定,沈盛生抓了抓脑壳,十分困惑。

    他感觉,夏煜之前参加了两次学校的活动,已经对音乐重燃了热情,刚刚拒绝笙乐还能理解,但此刻连古筝都拒绝了,是个什么情况?

    是他忽略了什么吗?

    他在脑海中,回想着夏煜参加中秋晚会和作曲大赛的情况。

    夏煜一场弹的是古筝,一场弹的钢琴,要说其中有什么共通之处的话……

    沈盛生的脑中闪过了一道灵光。

    中秋晚会和作曲大赛的时候,刘蔓蔓似乎都在。

    中秋晚会是直接合奏,作曲大赛是坐在下面当听众。

    而那首静谧公主,也是一首有着鲜明爱恋意味的曲子。

    再加上刚刚,夏煜特地询问刘蔓蔓的话语,沈盛生感觉自己已经看破了虚妄,知道了真相!

    他看着夏煜:

    你那不是喜欢音乐,你是馋同行身子!

    沈盛生的心很痛,没有想到唯一能够扛起笙乐大旗的,居然是这么一个家伙。

    他需要好好静一静。

    “我过几天再找你。”沈盛生失魂落魄的转过身,向着楼下走去。

    夏煜本来还想跟着沈盛生逃课,看他的样子没有好意思开口。

    回到教室,他继续上着课,同时琢磨着,沈盛生这不是要放手的意思,过几天还要找他,他要怎么才能让沈盛生知道,自己不想成为一个职业音乐家?

    只要表现自己对别的领域更感兴趣,前景也更好就行了吧?

    段怡那边的手游开发,再等一个月应该就可以完成了,版号的事情也请虞梁弄到了,只要手游投入市场,自己就可以成为一个黑心不对,成功企业家。

    思考完毕,他看着墙壁上的时钟,等待着下课。

    一夜过去,十二月六日,周三。

    今天有课的两个老师,都出差去了,夏煜带着黑猫,去安思瑶那里想要实践一下之前的想法,却没有想到,刘蔓蔓也跟了过来。

    为了防止刘蔓蔓问自己那首定制曲子的事情,夏煜的黑猫体验计划没能实施。

    刘蔓蔓并没有提曲子的事情,而是说了另一件事。

    “明天我有个朋友要来,你要不要见一见?”她神秘的凑到夏煜的耳边说。

    “什么朋友?”夏煜盯着黑猫,黑猫趴在安思瑶的大腿上,正享受着顺毛服务。

    “你曾经的女神!”刘蔓蔓兴奋的拍着夏煜的肩膀。

    夏煜沉思了一下,一边看着黑猫,一边试探着问:“小龙女?”

    “不是动画片!”伸出手,刘蔓蔓将夏煜的脸掰向自己,“是宁秋儿!”

    “哦。”挣脱了刘蔓蔓的手,夏煜继续看着黑猫。

    刘蔓蔓不能接受夏煜平淡的回应:“什么哦,是宁秋儿诶,上次中秋晚会你没有见的成的吧!而且这可是私下见面!说不定你们还能发生什么关系的!”

    摸着猫的安思瑶,闻言抬起了头。

    将抓着自己的刘蔓蔓推开,夏煜无奈的说:“我是那种人吗?而且一个歌星而已,我为什么非要为他兴奋不可?”

    面对依旧沉着冷静的夏煜,刘蔓蔓心中的热血也慢慢平复。

    她现在的感觉,就好像是中了一百万兴奋的告诉朋友,朋友却回复‘一百万而已,别一副穷鬼的样子好不好’一样。

    她的心受到了创伤。

    “也是,宁秋儿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歌星而已,你这个世界级的音乐家当然不把她放在眼里。”

    刘蔓蔓开始自暴自弃,说着如同‘你这个几栋楼收租的土豪当然不在意一百万’的话。

    她的情绪进一步低落起来,在地毯上打起滚:“啊啊啊,为什么我要有你们这两个世界级的朋友,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可恶,宁秋儿那个家伙要不是突然退隐了,也是世界级的,只有我是个垃圾!”滚着滚着,刘蔓蔓滚到了书桌下,将脑壳磕到了桌腿上。

    捂着脑壳,刘蔓蔓安静下来。

    将腿上的黑猫放下,安思瑶走到刘蔓蔓面前蹲下,将她趴着的身子翻正,见到她的眼睛还能动,放心的回去继续撸猫。

    “可恶,给我揉揉啊,你们就不能多关心关心我吗!”刘蔓蔓抗议着。

    夏煜和安思瑶都没有理她。

    又在地上扑腾了一会儿,刘蔓蔓站起身,躺在安思瑶的床上回顾着自己悲惨的一生。

    从黑猫身上收回视线的夏煜,瞥了眼床上的刘蔓蔓,见到少女是真的情绪低落,他摸了摸下巴。

    刘蔓蔓一直为没有音乐天赋的事情而苦恼着,之前夏煜就想着过去刘蔓蔓那里,看看她的天赋到底是什么,但因为栏位都被占了,不能实施这个打算。

    现在他除了新增的黑猫的栏位之外,还有一个空栏位,可以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了。

    来到床边,夏煜将手放在刘蔓蔓的额头上,发动了安抚。

    刘蔓蔓很快进入了睡眠。

    “我去她那里看看,你让司机送我的身体回家。”对安思瑶交待了后事,夏煜发动了身体交换。

    到了刘蔓蔓身上,夏煜知道,因为自己的清醒,刘蔓蔓也已经醒了。

    不过这并不是问题,只要夏煜不留下必要的证据,刘蔓蔓最多也就以为是在做梦而已。

    嗯,为了安全起见,就不要说话,也不要动好了。

    睁开眼睛,夏煜看向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刘蔓蔓的加成面板。

    上面的三个加成是:

    【自来熟加成LV1、吹奏乐器加成LV1、射击加成LV1】

    见到自来熟这个加成,夏煜毫不意外,不管是刚见面就拉自己的手,还是之后认识了几天就开始动手动脚,都证明了刘蔓蔓是个大大咧咧的丫头。

    第二个吹奏乐器加成,让夏煜知道了,刘蔓蔓不能成为一个好的古筝乐师的理由。

    古筝是弹奏乐器。

    第三个射击加成,让夏煜十分惊喜,有种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感觉。

    枪械最重要的就是射击。

    他立即将攒下的加成固化使用,将射击加成弄到了自己的技能栏里。

    然后,他闭上眼睛,让刘蔓蔓以为她的身体还在睡觉。

    夏煜感受着刘蔓蔓的情绪,刘蔓蔓先是恐惧了一会儿,然后轻松下来,大概是真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

    夏煜强忍住起身逗一逗刘蔓蔓的想法,虽然刘蔓蔓看起来不像是个聪明的,但还是小心一点儿好,别和又雪那次一样翻车了。

    他对自己使用了安抚,成功进入了睡眠。

    另一边,让司机将托管煜送走的安思瑶,坐在床边看着睡着的刘蔓煜,有些困扰。

    男友来我家使用我闺蜜的身体睡觉是个什么操作?

    将黑猫放在枕头旁,她也上了床。

    玩手机的胡凉露感觉机会来了,也跟了上去。

    下午五点,八小时过去,刘蔓蔓从睡梦中醒来。

    睁开眼,她见到的是抱着自己一只胳膊的安思瑶,还有趴在自己身上,抱着安思瑶的胡凉露。

    我就是普通的在床上趴一会儿,怎么就睡着了,而且床上怎么就多出来两个人?

    她将胡凉露推下去,又将胳膊从安思瑶的怀里抽出。

    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肌肉,刘蔓蔓看向旁边的安思瑶,心想着平时看不出来,这时候才知道安思瑶居然还比自己凶。

    沉思了一会儿,刘蔓蔓又躺了回去。

    夏煜那个家伙真是好运气。她想着。

    而此刻夏煜,正在家里,用垃圾桶练习着射击。

    房间里的空间不算大,夏煜来到客厅里,将垃圾桶放在阳台上,手上拿着一个本子,撕下一页揉成球就向着垃圾桶扔去。

    本来他是想要搞个枪械的技能,所以计划去靶场练,但意外从刘蔓蔓身上弄来的,是射击,射击包含的范围就广了许多,比如此刻的丢纸条,也是射击的一种,再比如别的什么。

    对于男人,射击可以说是最浪漫的事。

    不过也有一些麻烦,那就是,射击只有射的部分,没有枪械的使用部分,他还得花时间去熟悉各种枪械。

    暂且放下这个考虑,他开始想,应该如何引导刘蔓蔓找到自己的天赋。

    毕竟从少女身上弄来了一个射击技能,夏煜感觉自己还是要对她好一点。

    自来熟是没有用的,剩下的就是射击和吹奏。

    夏煜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