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7. 死或生
    近卫队队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明白过来,他向着阿伟喊着:“你什么意思!”

    他认为,是阿伟暗示了熊煜,他还是不怎么信熊有着思考。

    “不是我,是熊熊的决定。”阿伟同样惊讶,在思考后,他明白了熊煜的意思,“你们当中有着叛徒,不然森林这么大,我们行踪怎么可能暴露!”

    听到这句话,近卫队队长面上露出了止不住的惊愕,剩余的三人,也搔动起来。

    夏煜趁机使用心灵感应,感知着他们的态度。

    连同近卫队队长在内的四人,都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就说明都可能有问题,可能那个叛徒已经心无牵挂,所以没有展露出敌意,也可能对方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利用了。不管怎么样,夏煜决定尝试一下看看。

    要是离开他们之后,危机感没有去除,就证明不是他们的锅。

    “带上我,我不可能是叛徒!”阿花对阿伟说。

    阿伟没有说话。

    “好吧,我知道了,我们出去之后在哪汇合?”阿花放弃了挣扎。

    “在近卫城。”阿伟说出的,是近卫队掌控的城市。

    近卫队队长还想要说什么,但看了看只剩两个的手下,又看了看棕熊,打消了念头。

    这样,一行人分了两路。

    在离开他们一百米后,夏煜心中的危机感消失。

    问题果然就出在那些人的身上。

    让玫玫上了自己的背,熊煜让阿伟加快速度。

    阿伟简单做了一下判断,又走了一段距离,确定近卫队队长他们已经见不到自己等人,选择了东南边前进。

    因为改变了道路,路线被拉长,一直到晚上,他们也没有能够走出森林。

    不过,这也已经近了,预计在天亮之前,就能出去。

    到了森林的外围,敌人的士兵多了起来,夏煜凭借着心灵感应,尽量捡着没有危险的地方前行,但还是好几次遭遇了风险。

    好在此时是晚上,有惊无险,连交战都没有发生。

    如果交战的话,只有两人一熊的队伍,面对那些五人十人一组的小队,非死即伤。

    “还有一个小时路程的样子。”阿伟小声对熊煜说。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熊煜就拍了一下他的后背,阿伟立即止住了口,趴在了一棵树的后面。

    棕熊拍爪表示敌人小队来了,在这一路上棕熊从未出错。

    果然,阿伟听到有声音从远处过来了,好在棕熊及时警报。

    虽然已经习惯,但阿伟还是惊叹的看了眼熊煜,这已经是近乎神迹的能力。

    夏煜对这个神迹却并不满意,他只能在被盯上,或是将要发生的时候,感知到危险,对早有预谋的危险还好,要是是遭遇战的话,就只有到了近前才能发现。

    俯下身子,他也躲在了一棵树的后面,周围的黑暗纯碎,有着头上树叶的阻挡,月光难以降下,只要不到近前,这只队伍根本发现不了三人。

    本该如此。

    感受着不只没有消失,反而加强的危机感,夏煜十分惊愕。

    借着夜视,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过来的人,为首的人头上,戴着一个黑色的装备,那是夜视仪。

    对方已经发现了他们,正小声和队友商量着对策。

    夏煜又伸出爪子,拍了拍阿伟。

    阿伟思考着,要是没有了危险,熊煜会自己先离开,从没有再拍他肩膀的举动。

    这是说——他们被发现了?

    阿伟举起了手里的枪,看向熊煜,熊煜点了点头,比划了一个十字,表示对方有着十个人。

    要是偷袭的话,夏煜自信可以轻松的干掉十人,但此时他们已经被发现,十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他没有把握战胜。

    枪械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熊煜身上又没有装备,不然穿上一件特质防弹衣,化身钢铁战熊,夏煜自信可以带着玫玫一路莽出去,甚至他还可以帮玫玫杀到临时政府或是反叛军的总部,只要他们不动用火箭炮。

    阿伟也清楚这一点,他凑到夏煜的耳边,轻声说:“从山外的路一直往北边去,大概三个多小时的车程,会到达一片沙漠,在沙漠边缘有着一个聚集地,戴着这个在里面转一圈,会有可以信任的人过来找你们。”

    说完,阿伟将一个金色的徽章,放到了熊煜的手心。

    把徽章放在玫玫的包里,夏煜已经明白了阿伟想要做什么。

    阿伟猫起身,迅速跑到了远处一棵树的后面。

    那只队伍还以为阿伟没有发现他们,正疑惑着阿伟想要做什么,阿伟举起手抢,就开始了射击。

    他根本看不清队伍的方位,却瞎猫碰到死耗子的,打死了一个人,可惜并不是带着夜视装备的人。

    剩下的九人顿时慌乱起来,急忙找树木躲避,趁着机会,夏煜用皮带将玫玫固定在自己的背后,立即向着远处跑去。

    他紧盯着那个戴着夜视仪的领头人,估算着自己和对方的距离,要是合适的话,他过去直接解决掉那个领头人,毁了夜视仪,一切都可以解决。

    但是,领头人的位置是在另外八人的中央,距离也有些远。

    夏煜只能放弃了打算,祈祷阿伟能够好运,趁着九人队伍被袭击的慌乱,迅速离开了这段路。

    在知道了后面的搜寻队伍里,会戴着夜视仪之后,夏煜更加小心,但中间还是因为无可躲避,遇到了一只队伍。

    他将玫玫塞到自己身下,装作自己是一只路过的熊,成功混了过去。

    好在他们手里的夜视仪,不是什么高档货。

    忽悠走了这只队伍后,夏煜再向前走,他已经见到了森林外的月光,距离出口已经不远了。

    玫玫抱紧了夏煜的脖子,这是兴奋的表现,夏煜同样兴奋,但这个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

    透过树木的缝隙看去,外面的道路上,一群士兵们来回走动。

    那些士兵们头上没有夜视仪,但是路上没有树木的阻拦,月光明亮。路中央有着一辆卡车,卡车顶还有拿着夜视仪的观察者。

    夏煜慢慢后退,想着从现在所处的东南角,走到南边的道路去避开士兵们,但这并不现实。

    因为天马上就要亮了。

    天亮了之后,他没有办法躲避森林边缘密集的搜索小队。

    熊下藏人在白天看来,也是破绽重重。

    在思考的时候,熊煜感觉腰上一松,那是玫玫解开了皮带。少女也知道情况已经到了最危急,最无望的地步。

    她快速跑出了森林,举着手出现在了道路上。

    她选择投降,让棕熊免受危险。

    路上巡逻的士兵们一愣,坐在卡车上,戴大盖帽的长官喜出望外,却并不准备接受玫玫的投降,他举起了手里的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