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0. 安思瑶:有点气
    周六早上,九点多的时候,夏煜听到了门铃声。

    看了眼正在自己身边的安思瑶和胡凉露,夏煜知道下面来的是钟云馨。

    这个丫头明明说中午来,结果九点就到了。

    拦住了准备下楼去开门的又雪,夏煜自己走下了楼。

    打开门,门外果然是钟云馨。

    钟云馨的脸上带着墨镜,身上穿着黑色紧身衣,披着一件皮外套。

    本来,这一套搭配虽然不算优秀,但也还算可以,但是钟云馨的紧身衣裤是黑色,而皮外套是鲜红色。

    夏煜不能理解这是一个什么风格。

    后退两步,他让钟云馨进来。

    到了玄关,钟云馨立即脱掉了小皮靴,换上了带着骷髅图案的拖鞋。

    “还是拖鞋舒服。”钟云馨满意的跺了跺脚,这时候,她发现了两双明显不是又雪尺码的女式鞋。

    “安思瑶来了?”她立即警惕起来。

    “是啊,你怕了?”怕钟云馨转身离开,夏煜故意激着钟云馨。

    对付钟云馨不需要什么隐蔽的话语,直接来就行了。

    “哼,我怎么可能怕!”钟云馨一边说着,一边将骷髅图案的拖鞋放回去,拿了一双粉色的拖鞋。

    然后,她进入了一楼的衣帽间,将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粉色的小裙子。

    钟云馨的个子不高,身上本来就露着一些稚气,此刻穿着一身粉,看起来像是一个乖巧的妹妹角色。

    见到夏煜脸上的笑容,钟云馨为自己辩解着:“我是不方便和她起正面冲突!”

    然后,她又说着“换衣服不算怂”,“不良的事情能叫做怕吗”之类的话。解释到后面,钟云馨也感觉有些无力,她放弃了为自己辩解,改为说自己也不是拿安思瑶没有办法。

    一边跟在夏煜的后面向楼上走,钟云馨一边说:

    “这是凉凉不在,不然让那个家伙好看!凉凉可是连警察也敢反抗的,她再厉害,能用的人再多,凉凉只要一拳,就能将她解决!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天子之受,扶什么来着?”

    夏煜回答:“天子之怒,浮尸百万,流血千里。布衣之怒,流血五步,天下缟素。”

    “没错,就是这个,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钟云馨的目光坚定,闪着信念的光芒。

    “你很推崇那个凉凉啊。”夏煜继续诱导着钟云馨。

    “那个家伙也就敢和我狠,要是凉凉的话……”说话间,钟云馨踏上了最后一节台阶,见到了枕在安思瑶腿上的胡凉露。

    胡凉露的表情祥和,安思瑶正用手指点着她的脸玩。

    听见钟云馨的声音,胡凉露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又枕回了安思瑶的大腿上。

    钟云馨眼中,名为信念的光芒轰然破碎,她扶住了旁边的栏杆,不可置信的看着胡凉露。

    在安思瑶的抚摸下,胡凉露露出舒服的笑容,好像正被主人顺毛的宠物一般。

    钟云馨不得不接受事实,自己的好友,比自己还要狠的狠人胡凉露,已经被安思瑶驯服了。

    看着表面上没有丝毫不情愿,好像一只真正宠物的胡凉露,钟云馨不敢想象她是经历了多大的折磨。

    她的脑海中,闪过了胡凉露不见人影那段日子

    凉凉一定是那时候冒犯到了安思瑶,被安思瑶抓了起来,关在地下室折磨了一周,彻底击毁了人格,变成了这样一幅样子!

    钟云馨的腿有些抖,她祈祷着刚刚自己说的话,安思瑶没有听到。

    “怎么了?”夏煜假惺惺的关心了一下她。

    如同溺水之人抓住救命浮木似的,钟云馨紧紧的抓住了夏煜的手。

    她记得,安思瑶在夏煜面前的时候,总是装作一副纯情少女的样子,只要在夏煜的身边,她就是安全的!

    她的腿稳住了,但心中还是害怕着。

    连胡凉露都被安思瑶折磨成了这样,她一定会更加受不了的!

    她心中,因为安思瑶久久没有揍她而产生的轻视,迅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更深的恐惧。

    就是她不恐惧也没事,有了胡凉露,不需要夏煜自己动手,胡凉露就会收拾她。

    和夏煜一起坐在了沙发上,钟云馨紧紧靠着夏煜,不敢分开一点。

    同时,她不断看向胡凉露,希望胡凉露可以给她一些回复,证明自己还有意识,没有完全变成安思瑶的宠物。

    但她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看着胡凉露这种从身体到心理都被驯服的模样,钟云馨十分害怕。

    夏煜注意到了钟云馨的视线,他思考了一下,猜到了钟云馨此刻的想法,钟云馨一定是在想,胡凉露到底是遭遇了什么样的调孝攵。

    夏煜在心中呵了一声,比起钟云馨这个天生的小恶棍,胡凉露只是因为缺少关爱,所以才变成那个样子而已。

    要是在电影里的话,胡凉露属于改邪归正的角色,而钟云馨,就是纯粹的反派了。

    在夏煜观察着钟云馨的时候,又雪也在观察着他们两个。

    看着钟云馨紧紧贴在自己哥哥身边的样子,还有钟云馨看向安思瑶时有些害怕的样子,又雪学着夏煜喜欢做的动作,摸了摸下巴,进行思考。

    钟云馨和哥哥只是普普通通,勉勉强强,可以扯上一点儿的兄妹关系而已,这个亲密场景无疑是不正常的。

    再结合凝姨、徐幼香、刘蔓蔓她们的事例来看……,妈妈之前就一直嚷嚷要让哥哥娶钟云馨,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已经十分明显了。

    至于钟云馨此刻的模样,也可以理解了,这是见了正房害怕,又不想落入下风的逞强表现。

    大人的世界,就没有纯洁的男女友谊吗?

    又雪叹了口气,对这个充满情欲的世界绝望了。

    她又看向了安思瑶,疑惑着安思瑶居然一点儿想法也没有。

    安思瑶并不是全无想法,躺在她大腿上的胡凉露感觉到,安思瑶停下了抚摸她的手,并且身子也紧绷了一些。

    看着坐在一起的夏煜和钟云馨,看着钟云馨挽着夏煜的手臂,安思瑶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她也说不清是什么的感觉。

    推开了腿上的胡凉露,安思瑶站起身,走到了夏煜的面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