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5. 坑完凉凉坑馨馨(第三更/加更22)
    思量了一下,夏煜感觉现在首要的,是了解一下那个佛像项链是怎么来的,在自己不在的这两天,到底发生么了什么事情,让又雪迈向了不归路。

    因为是兄妹,不需要做什么铺垫,他直接问:“你那项链是怎么来的?”

    “是薇薇姐给我的,从千佛山上求下来的呢!”又雪高兴的说。

    原来是颜薇。

    将这个仇记下,夏煜松了口气,不是女孩自己过去弄来的就好。

    他说:“可以给我吗,我感觉最近有点儿怪。”

    听了夏煜的话,又雪紧张起来:“怎么了?怎么了?”

    “就是有点不自在,有个佛像可能好一点儿。”夏煜模糊的回答。

    没有丝毫迟疑的,又雪将项链摘下,带到了夏煜的脖子上,并叮嘱他注意安全。

    握着佛像,夏煜喝了一口雪碧,感觉人类真好骗。

    又过了一会儿,将行李箱里的东西收拾完,把箱子放好的又雪,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抄着手,思考着这丝不对劲是来自哪里。

    对了,哥哥虽然不排斥神啊佛啊,但也从来是不信的,今天怎么突然一反常态的要佛像了?

    摸了摸自己戴着佛像的胸前,又雪的脑海中闪过了灵光。

    莫非是因为

    ——这是薇薇姐送的?

    哥哥对微微姐还有着想法?

    皱起眉头,又雪思考着自己是装作不知道还是悄悄提醒一下颜薇,但颜薇好像也很想和哥哥好上,她就是提醒了也没有什么用。

    童话里说好的一v一呢,果然都是骗人的,真正的大人世界就是如此的糜乱。

    感觉自己已经清楚了社会的真谛,又雪为这个丑恶的世界叹了口气,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在她收拾好后,夏煜进入房间,他先撸了撸黑猫,然后躺在了床上。

    他掏出手机,告诉安思瑶自己回来了。

    安思瑶想要过来,但时间已晚,被虞凝梦拦住,只能说好明天再来。

    夏煜安慰了一下安思瑶,实际上,就是少女过来了,他也没有功夫。今晚说好了要去蒂娜那里,帮她看看她那个一点儿也不靠谱的养父,准备将她丢给一个什么样的亲戚。

    现在距离说好的六点还有一个多小时,夏煜打开视频电话,和安思瑶聊着天。

    在安思瑶的后面,胡凉露也进入了镜头。

    看了看屏幕上的夏煜,胡凉露伸手抱住了安思瑶,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她神情的意思是:我现在能抱你老婆,你能吗?

    没有想到这只恶犬居然还会嘲讽,夏煜的心情一下子不美好了。

    他立即反击。

    “明天过来就不用带着胡凉露了吧,她已经旷了那么多的天的课,该回去上学了。”夏煜义正辞严的对安思瑶说。

    胡凉露立即表示了反对,但什么都听夏煜的安思瑶,只是面带歉意的看着胡凉露。

    胡凉露瘫在了一边,开始反思为什么想不开惹夏煜。

    成功报复后,夏煜的心情愉悦起来,他又和安思瑶说了一些话,然后中止了电话。

    他翻了翻企鹅,钟云馨又给他发了消息,说的还是胡凉露失踪的事情。

    『她明天就会去上课了』夏煜和钟云馨说。

    『你怎么知道的?』钟云馨又是秒回。

    『我认识她家长』夏煜说的是安思瑶。

    钟云馨却以为是真的家长,她确定了消息的可靠,兴奋的发了好几行w。

    结束了钟云馨的谈话,夏煜摸着下巴想着:

    要是钟云馨见到自己的好友胡凉露,已经被安思瑶驯服,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这需要钟云馨、安思瑶、胡凉露三人碰到一起,有点儿困难,钟云馨的活动范围就是学校附近,碰不到安思瑶。

    话说,也差不多是时候,让胡凉露看着钟云馨了。

    如果夏煜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让安思瑶和胡凉露说一声,但抱着一些期待的夏煜,不想早早的让钟云馨知道胡凉露的情况。

    等蒂娜的事情弄完之后再说。

    吃了晚饭,夏煜来到了蒂娜那里。

    女孩正和养父一起,向着楼下走去。

    他们站在后面的马路旁等了五分钟,终于等到了一辆出租车。

    养父虽然有着驾照,但那是第二区的驾照,所以来了第一区没有办法开车。

    养父的那个亲戚家,距离并不远,十五分钟后,出粗车到达了目的地。

    那是一个边缘的城中村。

    养父带着夏煜,来到了一家自建小洋楼的门前。

    小洋楼有着两层,就是普通的,乡村洋楼的款式。

    在养父敲门后,一个女人打开了门,那是一个中年妇女,妇女的手湿漉漉的,看来之前正在干着活。

    见到外面的两个白人,女人十分惊愕。

    养父首先开口了,他说的是英文:“你好,我是斯蒂夫-乔,请问这里住着一个叫乔莲的人吗?”

    看样子,养父与这个亲戚并没有什么联系,这次过来也只是顺着资料过来,连事先通知都做不了。

    夏煜给养父做着翻译,用中文复述了一遍。

    “那是我奶奶,你们是……?”中年女人疑惑的打量着夏煜和乔养父。

    又想到养父的名字,夏煜不禁扭头看向他。

    他很想问问养父是不是有个小名叫乔乔。

    见到找对了地方,乔养父露出高兴的笑容:“按辈分来说,我是她的侄子。”

    夏煜在翻译后注意到,中年女人的神情有些惊讶,看来她并不知道自己奶奶有这么一个侄子。

    “请进。”中年女人先放了夏煜和乔养父进去。

    “这是礼物,不成敬意。”乔养父用这几天刚学的,生涩的中文说。

    结果礼盒,中年女人瞥了眼,愣住。

    这是两盒酒,酒是乔养父从第二区带来的。

    夏煜知道中年女人在惊讶什么,因为这个一个名气不小的好酒。

    虽然在夏煜看来,乔养父并没有什么钱,但是在第二区镇医院做主任的乔养父,其实已经算是人生赢家,小有资产。

    谢过了乔养父,中年女人向着楼上喊了两句,这是在叫上面的人下来,然后她又向着后院叫了奶奶。

    不一会儿,一个头发花白的,拄着拐杖的老人,出现在了夏煜的面前。

    这就是乔养父的姑姑了。

    从这个姑姑的身上,夏煜感觉不到善意和恶意,他的目光又投向了中年女人。

    因为,他从中年女人身上感觉到的是

    恶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