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4. 又雪的佛像危机(第二更)
    “你要干什么?”徐幼香有点儿害怕,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行为是那么的不检点。

    她试图用手去遮挡自己的脚,但是夏煜已经先她一步,将她的脚握在了手里。

    他摩挲着徐幼香的脚心,面带期待的看着徐幼香。

    徐幼香更加害怕了。

    就算你用这种神情看着我,也是没有用的!

    她刚准备回话,就见到夏煜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只是脚趾能动了,还没有触觉啊。”放下徐幼香的脚,夏煜十分沮丧。

    他本想挠徐幼香的脚心,让她咯咯咯的笑起来,但是失败了。

    “变态!”恼羞成怒的徐幼香骂着夏煜。

    “???”

    挠一下脚而已,怎么又成变态了?

    给徐幼香穿上袜子,夏煜说:“天凉了,不要光着脚。”

    徐幼香扭过头,不理睬他。

    夏煜以为,是因为自己没有关心的她脚能动的事情,所以闹别扭,于是上前安慰,却并没有得到徐幼香的谅解,反而被赶出了房间。

    坐在外面的沙发上,夏煜不得其解。

    算了,反正过会儿就恢复了。清楚徐幼香性格的夏煜没有着急,他拿出手机,看了眼企鹅的消息。

    又雪和安思瑶都给他发了信息,安思瑶发的是又雪的照片,又雪发的是安思瑶的照片。

    鼓励了一下两人,夏煜将照片保存。

    这时候,企鹅还没有推出相册功能,不然存在云相册上,就方便多了。

    说起云,云盘之类的似乎也可以搞一搞。

    先靠着免费一统江湖,然后开始非会员限速,让用户都去买会员。

    虽然卖会员得等到移动支付出现,但前期一统江湖也需要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再去弄出移动支付好了。

    不过移动支付得先有政府的背书才行,不知道虞梁有没有这方面的路子。

    夏煜没有考虑安天封,安天封的家产还有安飞熊的一份,以后说不定还会出现安飞虎、安飞牛、安飞猪,而虞梁只有安思瑶这个外孙女,也不可能再造出别的继承人了。

    在他的遐想中,徐幼香的羞恼消失,她借拿东西的理由,叫了夏煜。

    和她一起怀念了一番童年的游戏,晚上,夏煜来到了蒂娜那里。

    此时是晚上九点,蒂娜的养父已经进入了睡眠。他是每天九点准时睡觉,睡前看半个小时书,喝一杯牛奶的自律典范。

    蒂娜正在客厅里看着动画片。

    夏煜来到后,关掉了电视,来到房间里,关上门,继续教着女孩中文。

    到了十一点,他停止了教课,躺在了床上。

    “喵。”白猫喵喵跳到了他的身边,趴下来进入了睡眠。

    夏煜没有立即睡着,因为蒂娜和他说着事情。

    “爸爸说,明天晚上带我去见亲戚。”蒂娜告诉夏煜。

    在过来之前,养父就说过,他在摇光有着一个亲戚,并表示了可能会将蒂娜丢到那家里。

    丢到亲戚家是一个十分正常的选项,要不是两人在第二区除了老一辈没有亲戚,老一辈又是不靠谱的,蒂娜一定会被丢到第二区的亲戚家里去,而不是跟着过来第一区。

    “那时候我会来的。”夏煜和女孩保证着。他知道,这是蒂娜有些心忧,所以想要他出面探探那家人。

    果然在得到了夏煜的回复后,女孩传来了快乐的情绪。

    关上灯,夏煜进入了睡眠。

    八个小时过去,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此时是第二天的凌晨五点。

    在床上玩了一个小时手机,夏煜起身洗漱,然后叫醒了徐幼香,两人一起吃了早饭,出去逛了逛,在外面吃了午餐。

    回到别墅,夏煜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今天已经是周日,他坐下午的飞机回去。

    将他送到别墅的门口,徐幼香突然又叫住了他。

    回到徐幼香的面前,夏煜看着她。

    “蹲下来。”徐幼香招着手。

    夏煜于是蹲在了她的面前。看着神情扭捏,目光飘忽的徐幼香,他已经知道了接下来是什么剧情,他配合将脸凑到了徐幼香的面前。

    感觉到了他目光中带着的促狭,徐幼香心中升起了恼怒,恼怒赶走了羞涩,她凑上了唇。

    双唇分开后,徐幼香用带着红晕的面色说:“谢谢你的礼物。”

    这是感觉那个权杖收的不安心,所以给的回礼?夏煜猜测着。

    “不过下次不要送这些了。”徐幼香又补充说。

    摸了摸她的脸,夏煜站起身:“那么我走了。”

    “快去陪你的安思瑶吧!”徐幼香又生起气来。

    知道徐幼香只是在对自己的离开感到不快,夏煜拍了拍她的脑袋,离开了别墅,上了车。

    在车上,他摸了摸嘴唇,徐幼香是早有预谋,涂了甜甜的唇膏,他现在唇上还带着甜味。

    又想到徐幼香在自己临走前不快的样子,夏煜突然感觉自己是在外面偷养了情人,趁着周末过来偷腥的渣男。

    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才行。

    安思瑶和徐幼香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安思瑶从来没有提过徐幼香的事情,而徐幼香经常提到安思瑶,隐约已经认了安思瑶的第一顺位。

    问题最大的是制度。

    真是的,这个世界为什么是个普通的秩序世界,强者多妻的世界多好,或者古代也行啊。

    这个问题难住了夏煜,他此刻没有什么办法。

    首先,修改法律是不可能的,不过,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第一区,区与区的法律是不同的。

    但是,变化区籍是一个不怎么现实的事情。徐幼香的父母或许意见很小,但安思瑶的两个家长,一定意见很大。

    虞梁可还想着安思瑶继承家业呢,换了区籍是继承不了的。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先放下了这个事情,夏煜进入机场,上了飞机。

    三个小时后,夏煜回到了家里。

    “欢迎回家。”早就在家等着的又雪,接过了夏煜手里的行李。

    有着一个勤劳的妹妹,夏煜只需要坐在沙发上休息就可以了。

    一边喝着雪碧,他一边看着又雪收拾自己的行李箱。

    看着看着,他发现女孩的脖子上多了一段红绳,那是项链的绳子。

    “你戴了什么?”夏煜随口问。

    “佛像啊。”又雪说。

    “咳咳咳咳。”夏煜被呛了一口,他的脑海中,回想起了又雪的佛理天赋。

    这要是阪依佛门的前兆吗!

    必须立即解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