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0. 安、夏、胡(二合一)
    徐幼香叫住夏煜想要说的,是让他下周末,过来陪她的事情。

    至于陪她做什么,徐幼香没有透露。

    夏煜也没有问,他算了算下周末的日子,这个时间没有什么预约,于是答应下来。

    回去自己的身体里,夏煜又瞥了眼自己早上发的那个帖,帖子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争吵。

    不过这次新北方人和新南方人的争吵里,都有意无意顺带着冷嘲热讽一下第三方。

    第三方势力稍有冒头,就会被兴奋的两方人揪住一阵狂欢。

    这个帖子已经成了这个论坛最热的帖子,夏煜在后面的发言里,还见到了许多一级的小号,看来是有人将连接发到了别的地方,引来了一群围观者。

    论坛的管理员估计正在兴奋,因为用户上涨了不少。

    关掉笔记本,夏煜出门和又雪一起吃着晚饭。

    “哥哥,寒假我们去哪里啊。”女孩问。

    “才上学两个月你就想着寒假了?”夏煜夹了一筷子牛肉。最近又雪的厨艺进展了不少,已经从一个生疏的家庭主妇水平,达到了技艺较高的家庭主妇水平。

    要是普通家庭的父女,被老父亲这么一说,女儿应该有些害怕了。但夏家实在没有办法称得上是普通家庭,又雪知道夏煜只是普调的调侃而已。

    她继续说:“我们去旅游好不好?”

    “到时候再说吧。”夏煜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能到时候再说啊,还要办理护照和签证的。”又雪说出了早早提出旅游的原因。

    “你还想出国?”夏煜诧异着。

    “我想去。”拉住了夏煜的胳膊,又雪用带着撒娇的语气说。

    夏煜思考了一下,出国旅游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他和又雪说:“给你一周时间,交一份计划书上来,要是做得好,能够吸引我的话,就带你去。”

    “好!”高兴的抱了一下夏煜,又雪迅速将饭吃完,就回到房间去写计划书了。

    夏煜吃完后,坐在沙发上了等了一会儿,见到了又雪没有过来靠着他的打算,自己也回到了卧室。

    现在是九号晚,十号早上,夏煜登陆了安思瑶的身体。

    胡凉露还是睡在安思瑶的旁边,这不是什么坏事,万一夜里有什么危险,她随时可以顶上。

    安思煜起身后,胡凉露同样起了身。夏煜和往常一样,跟她一起洗漱,然后对前天的教学进行了复习。

    胡凉露基本已经没有了什么抵抗情绪,虽然对夏煜的离去还是不快。

    要是她没有了不快,夏煜反而要警惕起来。不快是依赖的体现,依赖是爱的体现,而爱才能让胡凉露自觉主动的去保护安思瑶。

    下午,感觉第一阶段已经可以结束的夏煜,进入了第二阶段。

    他将胡凉露带到安思瑶的房间,又叫来了尹婉。

    接下来需要让胡凉露,不要排斥安思瑶与她人的亲近。

    这个阶段其中一半十分顺利,但另一半出现了一点儿问题。

    胡凉露并不排斥安思瑶和尹婉亲近,但前提是她自己也加入进去。

    夏煜当然不能答应。

    被拒绝的胡凉露坐在一边,生着闷气。

    夏煜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他只能在事后多关心关心胡凉露来弥补。

    这样几天下来,到了十四号的时候,胡凉露基本已经成了一个合格的保镖,夏煜试着用本体和安思瑶见了一次面,胡凉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排斥。

    十四号下午,到了蒂娜说的,她和养父要过来的时间,夏煜登陆了她的身体。

    此时,是第二区的上午,蒂娜正在候机厅的长椅上坐着。

    先活动了活动,适应了一下女孩的身体,夏煜看向旁边的养父。

    养父的视线,不断在行李和夏煜的身上来回移动着,显得有些紧张。

    要是不知道情况的人看,一定会将他当做准备对行李和蒂煜图谋不轨的变态。

    猜到了养父是个什么情况,夏煜说:“我来看着行李箱吧。”

    “可以吗?”养父喜出望外,但又有些担忧。

    “可以的。”夏煜回答。

    “那你就待在这里,不要走动,我马上就回来。”养父匆忙站起身,去往了厕所。

    将小小的行李箱勾到自己脚下,夏煜叹了口气。

    他感觉这个养父有点儿不靠谱。

    会被尿憋着的男人,怎么可能靠谱得起来。

    他有些怀疑让蒂娜跟着跟着养父过去,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了。

    算了,大不了多盯着点儿蒂娜,摇光是安天封的大本营,出了事补救也容易,而且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等着养父回来,夏煜将行李箱还给他,这时候,登机的提示也响起了。

    普通的登上飞机,普通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普通的系上安全带,夏煜舒舒服服的躺下。

    他的位置是在过道,一个空姐正在一边,她被蒂煜熟练的动作吸引,不禁打量着。

    被夏煜按在自己位置上的养父,正在摸索着自己而安全带,摸了好久也没有摸到。

    拍了拍他的后背,夏煜让她站起来,抽出了在他屁股底下的安全带。

    系上安全带之后,养父又遭遇了新的问题,他的安全带有点紧。

    因为紧紧的勒在肚子上,不好下手,他调节了两次都没能够成功的调松。

    夏煜只能再伸出手,帮助养父。

    他已经确定了,这次蒂娜可能要有些命途多舛。

    不过对在贫民窟长大的蒂娜来说,应该不成问题。

    松下安全带的养父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对夏煜说:“谢谢你,蒂娜。”

    “不客气。”夏煜有些无奈。

    旁边将事情尽收眼底的空姐轻笑出声,不靠谱的爸爸和无奈的女儿,这个搭配十分具有喜剧效果。

    “注意形象。”另一个空姐小声提醒着她。

    耳朵尖的夏煜听到后,不禁向着两人看去。

    两人说的,是中文。

    透过舷窗,见到外面机翼上印着的中文后,夏煜确定了这是一家第一区的飞机。

    他伸手拨了拨身上的裙子,感觉腿有点冷。

    “可以给我一个毯子吗?”夏煜用中文对旁边的空姐说。

    “您稍等。”空姐用英文答应后,才感觉到了不对劲。

    自己刚刚好像听到的是中文?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口中讲出的中文?

    在继续走还是回去问问的选择上纠结了一会儿,她先去拿了毛毯,交给了蒂煜。

    “谢谢。”夏煜将毛毯铺在了腿上。

    “您的中文说的真好。”空姐同样用中文回应,面带疑惑的离开。

    她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空姐,虽然好奇,但也不好在周围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询问。

    这时候,后知后觉的养父才发现了不对劲,他扭头看向自己的女儿:“你还会中文?”

    “以前会一点点。”夏煜回答。

    最近有事没有过去蒂娜那里,但在之前,他对蒂娜已经进行了较长时间的指导。

    有了他直接通过蒂娜的身体教导,女孩学的很快,就像是有着能够亲身体验的异能一样。

    先让肌肉进行记忆,然后再自己稍稍学一些,这样的学习方式,早已在安思瑶的身上证实了高效性。

    不过,蒂娜现在也只能说一些简单的话,字还没有会写。

    夏煜准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再教她。

    也好在蒂娜不是养父的亲生女儿,不然找借口还比较难。

    养父虽然比较惊讶,但是见到过女儿抱着经济学大部头看的津津有味的他,心中已经有了自己这个女儿不同于常人的预想,所以还能够接受。

    他安静下来后,坐在走到对面的乘客开了口。

    “嘿,你是在第一区生活吗?”说话的,是一个大学生模样的黄种人,他说的也是中文,不过,是带着东北部方言特色的中文。

    夏煜虽然听得懂,但他感觉蒂娜在短时间内很难听懂,为了不留破绽,他只能装作不懂的回答:“可以请你说普通话吗?”

    大学生的心情奇妙起来,他一个华人,居然从一个白人那里得到了“请说普通话”的请求。

    我说的就是普通话啊!不过不是特别标准而已。

    放弃了使用中文,他改而使用英文和夏煜聊天。

    夏煜正无聊,随口和他聊了两句,从他那里得到了一个掌机,高高兴兴的玩了起来。

    蒂娜也被游戏吸引,不时发出惊叹声。

    这个丫头也是一个一起打游戏的人选,夏煜做出了判断。

    掌机的电量不多,还剩下百分二十时,夏煜将它还给了大学生,将毛毯往上拉了拉,进入了睡眠。

    八个小时后,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这时候已经是第一区的第二天凌晨,夏煜玩了一个多小时的游戏,再次登录了蒂娜的身体,继续睡着觉。

    等到他被养父摇醒,飞机已经在滑行。

    又过了一会儿,飞机停住,可以下机了。

    领了托运的行李,两人出了机场,在外面打了一辆车。

    这里不是前世那个全球英语的世界,养父在沟通的时候吃了苦头。

    看着一脸懵逼的司机,夏煜只能自己出手。

    夏煜怀疑,要不是自己有先见之名的过来,蒂娜和养父要经历的,将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旅途。

    上了车,夏煜问向养父:“医院那边没有派人过来接你吗?”

    养父是过来第一区交流的,按理来说,医院应该有人在机场候着。

    “他们之前说的日期是明天,因为我打算今天来,所以拒绝了。”养父回答。

    夏煜又给他加上了一个死脑筋的标签。

    来到酒店楼下,夏煜没有让养父去订房间,而是要来了养父的手机,和对面医院的人员沟通了一下,人家早安排了宿舍和保姆阿姨,就等着养父过去了。

    重新上了出租车,两人来到了医院的员工宿舍。

    那是一个两室一厅的精致房间,每天会有保姆过来收拾卫生和洗衣服。

    医院方的人员用英语进行了一下简单的介绍,就告辞离开,让两人休息。

    十四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加上时差的作用,实在不算轻松。

    养父很快就困倦的睡下来,飞机上睡了一路的夏煜一点儿困意没有,他留下字条,拿着钥匙,逛了逛四周。

    这是医院后面的一栋公寓楼,距离医院很近,周围没有什么大商场,但小卖部很多。

    可惜蒂娜并没有钱。

    又教导了一会儿蒂娜,告诉她哪里能去哪里不要去,遇到危险应该如何反应后,夏煜急忙回到了公寓里。

    养父没有醒,作为保险的字条没有起到作用,他将字条销毁,打开电视给蒂娜调了国外的动画片频道,然后八小时过去,他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此时是早上十点,托管煜正在学校里上着课。

    普通的等待早上的课程过去,中午放学,夏煜在教室里等了一会儿,等到了安思瑶。

    安思瑶欢欢喜喜的来到夏煜的身边,拉住了他的手。

    “这个给你,凝姨的。”少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U盘。

    拿着U盘,夏煜的脑海中闪过安思瑶刚刚说的话。

    虞凝梦的?

    在一瞬间,夏煜的脑中闪过了虞凝梦的私房照之类的字眼。片刻后,他反应过来,应该是之前拜托虞凝梦做的调查。

    虞凝梦估计是懒得做整理了,直接将全部资料给了他。

    拿着U盘,夏煜突然想逗弄一下安思瑶,他用两根手指夹着U盘对少女说:“你就不好奇这里面是什么吗?”

    “是什么?”安思瑶配合的问。

    “是我让她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偷拍的小视频。”夏煜回答。

    “你骗人。”这种拙劣的谎言没能骗得过安思瑶。

    夏煜深刻反思着自己的得意忘形,以为是安思瑶就可以随口乱说了。

    他继续恐吓着安思瑶:“现在是骗人,但是马上就不一定了,回去就把你关在房间里拍视频!”

    话音未落,他感觉脑后生起了一阵风,同时心灵感应预报着危险。

    低下头,夏煜躲开了胡凉露的巴掌。

    一击不中,胡凉露还准备继续袭击,安思瑶急忙阻拦了她。

    看着安思瑶,胡凉露一脸疑惑。

    “坐下。”安思瑶指着凳子说。

    胡凉露坐了下来。

    双手叉着腰,安思瑶模仿夏煜的神情,对胡凉露开始了规则说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