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9. 中世纪公主徐幼香
    之前,夏煜使用白马这首曲目,和刘蔓蔓换了蓝宝石王冠,但在演出的时候,他又拿出了雨中白马这首曲子,所以变成了刘蔓蔓欠他一个首饰。

    对刘蔓蔓的拒绝,夏煜没有意外,按照一首曲子=一个蓝宝石王冠来换算,这个华美的权杖,肯定是要比蓝宝石王冠值钱的,至于到底比蓝宝石王冠高出多少的价钱,夏煜不能判断。

    他先是思考了一下,是不是要换别的首饰,但是他很确定,这个权杖徐幼香一定会喜欢。

    在送了蓝宝石王冠,见到徐幼香意外的惊喜后,夏煜进行了一番试探,得知了徐幼香并不是喜欢华丽的首饰,而是喜欢中二的首饰。

    越是古典的她越喜欢,这个权杖正好符合要求。

    『我再给你加一首?』夏煜加着筹码。

    『这不是曲子不曲子的问题,重要的是这是我奶奶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很有纪念意义』刘蔓蔓说着。

    『两首』

    刘蔓蔓依旧表示了拒绝。

    『三首?』

    『我都说了不是数量的事情,你选别的东西吧』

    思考了一会儿,夏煜给刘蔓蔓打了电话。

    在电话接通后,他直接说:“我给你定制一首呢?”

    “定制?”刘蔓蔓被吸引了一下,但还是拒绝,“我都说了这是奶奶送我的第一件礼物,我留作纪……”

    “标题写你的名字。”夏煜补充说。

    刘蔓蔓的声音一下子止住。

    她的脑海中,一瞬间闪过十几年后,在各式各样的舞台上,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所有的弹奏者们,一齐说出以她名字命名的古筝曲名的场景,以及弹完后,无数观众鼓掌的场景。

    刘蔓蔓不能抵御这个诱惑。

    她看着面前的权杖,咬牙对夏煜说:“你这个魔鬼。”

    “魔鬼讲究等价交易,上帝叫人无私奉献。你要庆幸遇到的是我这个魔鬼。”知道刘蔓蔓已经是答应了,夏煜愉悦的说。

    “哼,我怎么可能这么傻无私奉献。”刘蔓蔓反驳说。

    这个魔鬼而上帝的话毫无意义,但架不住刘蔓蔓有意找茬。

    “嗯——,比如让你爱上我,然后主动献出?”夏煜随口回答着。

    没有想到会收到这么一个回答,刘蔓蔓的脸红了一下,她急忙捂住脸后,才想起来夏煜是看不到的。

    “你想得美!”刘蔓蔓恶狠狠的说。

    “好了好了,你把东西送到下面这个住址,早点儿送。”夏煜报出了徐幼香住的地址。

    “你在南名还有房子?”将地址记下的刘蔓蔓疑惑的问。

    “徐幼香住在那里啊。”夏煜回答。

    刘蔓蔓震惊起来,她惊讶着夏煜居然可以这么毫不掩饰的告诉自己,这是送给徐幼香的。

    刘蔓蔓立即想要问问,夏煜和徐幼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但又感觉问了之后会添上麻烦,她的心中痒痒着,最终还是决定不过问。

    “我的曲子你准备怎么弄?”刘蔓蔓问。

    “你自己来想吧,‘刘蔓蔓’、‘致刘蔓蔓’、‘刘蔓蔓颂’之类的随你便,就是乐器也随你,你想要交响乐都行。”夏煜说,“至于风格,你可以指定一下,给个大概的方向。”

    “我考虑一下。”刘蔓蔓挂断了电话,先叫人进来取走了权杖,然后开始思考到底要什么曲子的问题。

    她兴奋的一夜未眠,而夏煜却睡得十分舒服。

    第二天早上,夏煜从睡梦中醒来,普通的洗漱吃了早饭。到了九点,刘蔓蔓告诉夏煜,权杖已经被徐幼香签收了,她叫人当面给了徐幼香。

    满意的点了点头,夏煜知道徐幼香的别扭已经不成问题了。

    他没有立即过去徐幼香那里,现在刚拿到权杖,徐幼香一定兴奋得要命,忙着欣赏权杖。

    回到卧室,夏煜使用笔记本上网浏览着信息。

    他给蒂娜的那个论坛上,又有了新的暗示消息,一楼先是一个寻找表哥的寻人启事,然后二楼是『十一月十一日,机票已经订好』的字样。

    二楼的意思是,蒂娜会在十一月十一号过来,机票已经订好了。

    帖子下面,还有着许多无聊的人在回复,疑惑着这是个什么意思。

    点进蒂娜的头像,夏煜发现这个账号显示着还在线,看来蒂娜还在玩着她爸爸或是妈妈的手机。

    将自己的痕迹隐藏,夏煜退出了论坛。

    又在别的论坛里看了一些别的帖子,夏煜感觉有些无聊。

    这个世界的网友还不够沙雕,没有什么好玩的段子。

    他随手点开一个论坛,发了一个伪装南方人吐槽北方人的帖子,又在二楼发了一个伪装北方人吐槽南方人的回复,又换小号继续在下面拱了十几楼的火。

    然后,他坐在电脑前,不断点击着刷新,看着论坛里的南方人和北方人开始了地域优越和地域歧视。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后面居然还发展出了第三个阵营,同时向着南方人和北方人宣战。

    南北方人也不互相骂了,合在一起先把第三方给干了,最后还惺惺相惜,握手言和。

    这就是现实的魅力,没有谁能把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吃了一早上瓜,夏煜心满意足,他合上笔记本,登陆了徐幼香的身体。

    一阵黑暗之后,出现在夏煜面前的,是金灿灿的权杖和银色的王冠。

    果然徐幼香正在欣赏着权杖,而且还把王冠也一起拿出来玩了。

    这也是夏煜第一次真正见到权杖,权杖比手臂稍稍短一些,大概两根手指粗,杖身上缠着一条细蛇,细蛇的头,也就是权杖的顶部,蛇口张开,里面咬着一颗红宝石。

    整个权杖看起来十分绚丽。

    “怎么样,喜欢吗?”拿起权杖,夏煜问。

    “哼。”徐幼香没有理会夏煜。

    夏煜也不在意,只是静静的看着权杖。

    过了十多分钟,徐幼香忍不住开口了:“这根我不要,你拿走吧。”

    “你不是很喜欢吗?”夏煜有些诧异,他感觉一次有事来不了的情况,不至于让徐幼香这么生气,连赔礼都不收。

    “我不理你了你就送来一个礼物,搞得好像是我贪你的礼物似的。”徐幼香没好气的说。

    夏煜没有想到,徐幼香居然是在担心这个。

    “没有关系,我乐意送你。”他说。

    徐幼香也的确十分中意这个权杖,不舍权杖的离开,她用带着勉为其难的语气说:“下不为例。”

    夏煜有些莞尔。

    “把王冠和权杖拿上,再把我柜子里那套衣服穿上,我要看看是什么样子。”解决了纠结的送礼问题,徐幼香开心起来。

    按照她说的,夏煜叫来保姆,换了衣服,带上王冠和权杖,来到了落地镜前。

    他换的是一套哥特裙,配上王冠和权杖,有了一些中世纪公主的感觉。

    徐幼香在夏煜的脑海里,不断发送着美滋滋的情绪。

    这样和徐幼香一起欣赏了一下午,在夏煜临走前,徐幼香问:“下周末你有空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