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6. 安思瑶:带回家(二合一)
    夏煜抓住了胡凉露的手臂,他拿出医生给的药,拆下绷带,给少女重新包扎了一下。

    他的手很稳,并没有一点而焦急与慌张。

    将绷带系好,夏煜看向胡凉露:“怎么了?”

    “没事。”胡凉露说。

    “这只手小心一点儿。”摸了摸少女的头,夏煜继续向着门外走去。

    在打开门后,他感觉到,胡凉露的善意下降了。

    他急忙停下了脚步,扭头去看胡凉露。

    善意又恢复了。

    他又转身朝向门外,善意再次下降。

    得,这是不让他走的意思。

    夏煜权衡着,是答应胡凉露,彻底放了徐幼香的鸽子,还是放弃胡凉露,回去去和徐幼香视频聊天。

    他先思考着,胡凉露今天举动的怪异之处。

    “你是怎么划伤手的?”夏煜问。

    “玩刀的时候不小心划的。”胡凉露的声音低沉,似乎是被夏煜逼迫着说的。

    夏煜并不相信这个话,要是不小心划到的话,怎么可能划出这么大一个口子,那是削铁如泥的刀吗?

    在感觉到怪异的时候,留下观察是最好的选择。何况那个善意下降的也太多了。

    夏煜又思考了一下,发现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很好的,将胡凉露拐到安思瑶那里的机会。

    他低身抱起了胡凉露。

    “干什么!”胡凉露露出凶狠的样子。

    敲了一下她的脑壳,夏煜并没有回答她的疑惑:“老实点。”

    抱着胡凉露,他来到了楼下。

    一边用手机和女友聊天的司机,急忙说了声再见,给夏煜打开了车门。

    在被塞到车里的时候,胡凉露还想要抵抗,被夏煜捏了一下脸,老实下来。

    等两人都进去,司机关上门,来到了自己的驾驶位。

    “回别墅。”夏煜说。

    “是。”司机发动了油门。

    开到大路上,司机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后面,那个叫做胡凉露的少女依旧是扭头看着窗外,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而自己家小姐,面带微笑,似乎十分高兴。

    她高兴是自然的,这都将一个美少女拐到家里去了,能不高兴吗?

    司机还记得上一个被拐到别墅里的徐幼香,徐幼香在别墅里待了一年不到,终于不堪折磨,依靠自己的努力,通过在网络方面的天赋,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让老爷将她保了出去。

    现在这个少女可以坚持多久呢?她会和徐幼香一样好运,有着有用的天赋吗?

    司机感觉悬,等待这个少女,大概是永久的监禁生活了。

    话说,上一个小姐带回家的,是双腿残疾,他还以为小姐是有些特殊爱好,但现在这个看起来挺正常的啊。

    就在这时候,司机注意到了胡凉露缠着绷带的手臂。

    吸了一口凉气,司机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他告诉自己,自己只是一个开车的机器。

    面无表情的将车开到别墅门外,司机目不斜视的给安思煜打开了车门。

    抱着胡凉露,夏煜进入了别墅里。

    见到自家小姐抱着一个少女回来,别墅里的女仆们都大吃一惊。

    在房间里处理文件的虞凝梦,被叫了出来。

    “这是?”虞凝梦看着胡凉露。

    将胡凉露放下,一手牵着她,感觉到她有些用力的手掌,夏煜知道了,对这个陌生的坏境,胡凉露也有一些不自在,同时,自己已经成了她依靠的对象。

    “一个朋友,名字是胡凉露。”夏煜这样介绍着胡凉露,“给她安排一个房间吧。”

    虞凝梦早就认出了胡凉露,毕竟夏煜之前让她调查过。她本以为,那是夏煜想要对少女做什么,结果现在看来,是自家瑶瑶准备做什么?

    或许是瑶瑶先下手为强,不给夏煜留机会。

    放下了探究,虞凝梦让胡凉露跟着自己,然而胡凉露一点儿也没有听她的。

    等夏煜走动起来,胡凉露才跟着走动。

    带着胡凉露见了她的住处,夏煜知道,胡凉露拐带计划,已经基本成功。

    也多亏了这次事件,不知道为什么,胡凉露现在不想和自己分开,所以才能顺利的把她拐带到别墅里来,要是之前的胡凉露,当然不会和别人回家,就是回了也要悄悄跑路。

    “你在床上休息吧,我就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里。”夏煜试图回房间去和徐幼香聊天,虽然视频不可能视频了,聊天还是能聊的。

    然而胡凉露的善意又开始降低。

    没有办法,夏煜只能在床边坐下,胡凉露也乖乖的躺在了床上。

    将胡凉露对自家瑶瑶的依恋尽收眼底,虞凝梦思考着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瑶瑶这是对人家做了什么,才能弄成这个样子。

    之前的徐幼香也没有这样啊。

    她退出了卧室,不得其解。

    卧室里,夏煜掏出安思瑶的手机,登陆了自己的企鹅账号,给徐幼香发了消息。

    徐幼香把他删了,消息发不出去。

    “……”

    丢开手机,夏煜只能过段时间再说。

    他看向床上的胡凉露,胡凉露也在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五秒,胡凉露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掌,慢慢闭上了眼睛。

    五分钟后,看着熟睡中仍不肯放开自己的胡凉露,夏煜用另一只手摸了摸下巴。

    胡凉露到底是因为受伤所以才想腻着自己,还是因为想腻着自己,所以才受伤的呢?

    联想到那不正常的伤痕,夏煜感觉是后者。

    他轻皱眉头。

    作为要留给安思瑶的恶犬,凶一些,暴躁一些都可以,但病娇可是禁止事项。

    万一哪天见到自己和安思瑶亲热,她跑来捅自己一刀怎么办?

    还是得继续观察一阵子,矫正矫正。

    他拿起手机,无聊的看着视频。

    到了十二点,他将胡凉露叫起来吃饭,吃完后,他和胡凉露一起坐在后院的亭子里。

    拉住了胡凉露的手臂,他开始了询问:“你是故意划伤手的。”

    他的语气平缓,不是问句,而是陈述。

    胡凉露撇过头,下意识的回避这个话题。

    她说谎着:“不是。”

    “我知道你是。”靠近了胡凉露的身体,夏煜将她抱到了怀中,摸着她的头发,“不用做这种事情,想要想撒娇就普通的撒娇就行了。”

    夏煜感觉到,胡凉露的身子在僵硬了一阵子之后,变得柔软起来。

    她环住了夏煜的腰,将脸向着夏煜怀里埋了埋。

    同时,她的善意上升了一截,已经超出了冯家两姐妹一线。

    满意的抚摸着胡凉露的后背,夏煜想着,只要再纠正一下对方的一些小毛病,就可以将她交给安思瑶了。

    在善意上涨之后,胡凉露更加腻着夏煜起来,无论哪里都牵着手,如影随形,甚至晚上还是一起睡的。

    看得虞凝梦以为胡凉露是个变态,在窥视自家瑶瑶的身体,紧张的在后面跟了好一阵子,确定了胡凉露只是单纯的依恋之后,并没有发情现象后,才放心下来。

    第二天早上,夏煜从床上起来,先在脑海里,和安思瑶说了声早安,然后下了床。

    他下床的动静,惊醒了床上的胡凉露,胡凉露立即睁开了眼睛。

    “我去洗脸,你继续睡吧。”夏煜说。

    胡凉露从床上下来,抓住了夏煜手:“我也去。”

    夏煜只能带着她一起来到了洗漱间。

    洗漱完毕吃完早饭,夏煜丢给了胡凉露一台笔记本,试图让胡凉露看影视剧来玩,不要再缠着自己,但是胡凉露还是跟在身后。

    这让夏煜有些头疼起来。

    这样腻着肯定不是一个事情,得想个办法解决一下。

    不过不是现在解决,他下午可是和温紫莹说好了要过去的。

    温紫莹不同于徐幼香,徐幼香哄哄还能哄回来,而且也只是之前说的陪她而已,温紫莹可是主动的邀请,说不定其中就会涉及到重要剧情。

    那个关注引导温紫莹生活,奖励星星碎片的任务,夏煜还想要完成来看看星星碎片是个什么东西呢。

    陪着胡凉露到中午,他在胡凉露没有注意到的地方,通过手机发消息给了虞凝梦。

    『凝姨,下午你能不能在我旁边看着,一直到晚上九点都不要离开好不好?』

    说完,夏煜拍了一张“拜托你了”的安思瑶照片发过去。

    在发完后,他才注意到,他刚刚好像又不自觉的使用了撒娇LV2。

    算了,这是安思瑶的身体,安思瑶撒娇与我夏煜何关?

    被安思瑶的照片吸引的虞凝梦,很快就推开了所有事情,来到了安思瑶的卧室。

    夏煜准备过去温紫莹那里了,但又不放心安思瑶一个人和胡凉露待在一起,所以叫上了虞凝梦。

    “一定不要离开。”夏煜顶着安思瑶的脸和虞凝梦说。

    听着安思煜糯糯的话语,看着安思煜泛着水泽的眼睛,心动的虞凝梦用力地点着头。

    她想着,瑶瑶到底是准备做什么?是突然想要撒娇了吗?

    她想的十分美好,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虞凝梦见到,自家瑶瑶坐在床上,将胡凉露拉着躺下。瑶瑶又让胡凉露的头枕在了她的大腿上,口中哼起了歌谣。

    胡凉露慢慢睡了过去,卧室里安静下来。

    五分钟后,虞凝梦捏紧了拳头。

    所以你把我叫来,只是想要我看着你们秀恩爱的吗!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瑶瑶!

    可恶,我也想要膝枕啊!

    虞凝梦想要离开,但想到刚刚的承诺,只能继续站着。

    另一边,给胡凉露全力上了一个安抚技能的夏煜,已经来到了温紫莹那里。

    一片黑暗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熟悉的书桌。

    书桌上,是一篇正在写着的手稿。

    温紫莹的字迹娟秀,和她的人一样清丽。

    稿子是一篇小说稿,夏煜不客气的拿起来读着。

    “这是新作?”一边看着,他一边问。

    “嗯。”温紫莹给了肯定的回答。

    这时候,夏煜已经将开头扫了一遍。

    这是一个架空故事,讲的是一个狱警和一个被关押的邻国公主。

    温紫莹只写了一个开头,介绍了主角狱警,狱警本是一个混混,他靠着坑蒙拐骗,得到了这个狱警的职位,他的目标是傍上贵妇典狱长,跻身贵族社会。

    到了狱警见到被关押的公主的时候,没了继续,下面有着许多剧情发展的纲要,看得出来,温紫莹是在这里卡住了。

    这是一个十分明显的故事,夏煜不用想都能知道,贵妇典狱长只是配角,狱警会和被关押的邻国公主产生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其中说不定还要夹杂着国家斗争,派系斗争什么的,揭露什么什么人性,温紫莹应该就是卡在了后面那些要加入的东西上。

    “你准备怎么写?”夏煜问向温紫莹。

    “不写了,没有感觉。”温紫莹回答。

    夏煜没有追问,写了开头不想写了是很正常的事情。

    “今天我们做什么?”他问起了正事。

    “去公墓。”温紫莹回答。

    公墓?

    夏煜起身来到楼下,坐着出租车来到了市里的公墓。

    公墓很大,处在市区的边缘,当初政府规划的十分到位。

    在旁边小店买了花和一小瓶酒,顺着温紫莹的指引,夏煜来到了一块墓碑前,那是温紫莹父亲的墓。

    “今天是他忌日。”温紫莹说。

    夏煜先放上了花,然后将酒倒在了墓前。

    双手合十,夏煜为温老父亲默哀了一下。

    完事之后,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温紫莹父亲的忌日,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要来祭拜?

    “走吧。”温紫莹又说。

    将空酒瓶放好,给管理人员收拾,夏煜走出了公墓。

    回去的路上,温紫莹在夏煜的脑海中似是自言自语的唠叨起来:“我其实很怕过来。”

    夏煜没有接话,他知道温紫莹会继续往下说,这是一种倾诉,而不是一种交谈。

    “但是没有办法,一年总要来这么一趟,老家哪里也是。”温紫莹故意用了老家来代指卞孤萍。

    随后,她陷入了沉默。

    看着温紫莹久久不说话了,夏煜知道了这是该自己插口推一下的时候。

    “为什么?”他问。

    温紫莹于是继续说了起来:“小时候,她总是和我说,她是依靠着写作才和爸爸相会的,虽然之后不写了,但还是经常看那些杂志,遇到好的就读给我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