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5. 胡凉露:恶犬的考验(加更20)
    将胡凉露按住之后,夏煜先打量了一下少女,少女穿着背心短裤,在自己开门前应该还在睡觉。

    是什么导致她在自己开门的短短时间里,产生了偷袭的想法并付诸了行动?

    这其中到底是人性的流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在夏煜想着的时候,胡凉露挣扎着:“放开我!”

    感受着胡凉露又上涨了一些的善意,夏煜断定胡凉露的这种挣扎,就好像是一边刷视频一边说我要努力学习一样可笑。

    大概是一天没来让少女有了一些情绪,才有了突然袭击的事情,不然的话,不至于光被按在地上就开始涨好感度。

    没有放开胡凉露,夏煜先问:“为什么要袭击我?”

    “就袭击你怎么了!”胡凉露露出虎牙,饿狠狠的说。

    “不听话的孩子是需要被惩罚的。”夏煜捏住了胡凉露的脸,用力揉了起来。

    胡凉露倔强的不发出一点儿声音,任由夏煜揉了一分多钟。

    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夏煜甚至怀疑自己不是揉脸,而是打屁股的话,她也是这样的反应。

    不过,虽然他现在使用的是安思瑶的身体,但该有的避嫌还是要稍微避一避的,万一安思瑶以为自己是个变态怎么办。

    放开了胡凉露,夏煜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

    他揉了揉胡凉露的膝盖:“疼不疼?”

    被夏煜制服的时候,胡凉露是先跪在了地上,再被压住。

    少女没有说话,默默上涨着善意。

    夏煜关心的,也只是善意的数值,对胡凉露的反应并不关心。

    一边揉着,他一边做着解释:“昨天有事,所以没来,明天后天也有事,大后天我会再来看你的。”

    后天是七号,和温紫莹约好的时间,明天则是和徐幼香约好的时间。

    揉了一会儿,发现善意不涨了之后,他站起身,进入厨房,给胡凉露倒水喝。

    胡凉露喝了三杯,喝不下了。

    夏煜又开始给胡凉露洗脸,穿衣,梳头。

    一切完事后,他看了一眼卫生间,问:“这个也要我帮忙吗?”

    胡凉露自己走了进去,并将门关上。

    夏煜来到了楼下,买了早点带上去,早点还可以涨一波善意。

    这样涨下去,不用半个月,胡凉露的善意大概就会到达和冯家两姐妹差不多的地步,到时候,工具人胡凉露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快步来到二楼,夏煜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和胡凉露一起吃了早点,夏煜感觉已经没有什么能刷善意的地方,所以站起了身。

    “我回去了。”他和胡凉露说。

    胡凉露没有说话,也没有去瞧夏煜,等到关门的声音响起后,才猛地回头去看。

    她见到了立在她身后,坏笑的夏煜。

    胡凉露有些羞恼起来,拿起桌子上的筷子,就丢向了夏煜。

    接住筷子,放在旁边的鞋柜上,夏煜重新打开了门:“那么,这次我真的走了。”

    见到夏煜真的消失在了门后,刚刚有些凶的胡凉露,立即换上一副怅然若失的神情。

    她来到阳台的窗边,看着安思煜上车离开。

    在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胡凉露来到沙发上,她将身子缩起,脸枕在了膝盖上,心中十分安宁。

    她的脑海中闪过小时候,自己受伤妈妈安慰的场景。

    那是一个夏日的正午,她的手上划了一道小口子,大哭起来,忙碌的妈妈放下手里的事情,为她贴上创口贴,抱着她安慰。

    窗外的无序和蝉鸣和妈妈轻柔的话语,让她感受到了夏日的宁静。

    可是,爸爸马上就将妈妈拉走,两人上了车,之后一连半个月都没有回来。

    她记忆中,那辆带走妈妈的车,和刚刚夏煜离开时坐的车,慢慢重叠在了一起。

    她从茶几的抽屉里,取出了一把小刀。

    明天后天有事不来吗?

    这个人会如何选择呢?

    她拿出了手机,打开企鹅,翻出了安思瑶的企鹅号。

    这是夏煜之前强制加上的。

    就等明天了。

    放下手机,胡凉露穿着夏煜给她穿的衣服,来到楼下,骑着一辆自行车出去飙车。

    她的摩托车被没收了,只能骑这个。

    这样,一天过去。

    早上,原计划过去徐幼香那里的夏煜,收到了安思瑶的消息。

    『[照片]』

    在弹框里,见到照片两个字的时候,夏煜还兴奋了一下,以为是榆木脑袋的安思瑶终于开窍,知道给自己发福利诱惑了。

    结果他点进去,见到的是沾满血的手臂。

    他立即打电话给了安思瑶。

    电话在响了一声之后就被接通,夏煜急忙问:“你怎么把手伤了?”

    “不是我,是胡凉露发过来的。”安思瑶回答。

    听到是胡凉露,夏煜放下心来。

    “她还发了什么吗?”夏煜问。

    “没有,只有这个。”安思瑶回答。

    “嗯,你小心一点。”叮嘱了安思瑶后,夏煜挂断电话,开始思考胡凉露这是一个什么意思。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那只沾满血的手臂,手臂是在背上划了一道大口子,看起来吓人,其实并不算严重。

    他又仔细打量了手臂的特征,确定了那就是胡凉露的手。

    虽然不知道胡凉露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一向傲娇的她怎么就突然给安思瑶发消息了,但这是一个不可放脱的刷善意的机会。

    要是不去的话,说不定会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

    徐幼香那里只能先不去了。

    在企鹅上和徐幼香解释了一番,点击栏位,夏煜登陆了安思瑶的身体。

    她来到楼下,叫来司机前往了胡凉露家。

    进入里面,夏煜一下子就见到了正在沙发上的胡凉露。

    胡凉露正盯着手机,见到安思煜出现在门前后,露出了淡淡的笑。

    夏煜差点儿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来不及去管胡凉露笑什么,夏煜来到她的身边,用手捏住了她上臂的血管,进行简单的止血,然后抱上她上了司机的车。

    司机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来到医院,护士担架专家一应俱全。

    专家做了包扎开了药,便将这件事情解决。

    虽然伤口看起来大,但并不深,连缝针都不用,只是可能会留下伤疤。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要是安思瑶的身上出现伤疤夏煜会心疼并想办法解决,可他又不准备对胡凉露做什么。

    将胡凉露带回她家,感觉到胡凉露的善意已经接近了冯家两姐妹程度,夏煜十分满意。

    “你好好休养,我还有事,先回去了。”夏煜忙着回去和徐幼香视频,那个丫头可是一个脾气大的,被放了鸽子一定会闹腾。

    但是,胡凉露拉住了他的衣服。

    胡凉露用的,是受伤的那一只手。因为她的动作,伤口再次崩开,白色的绷带被鲜红的血浸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