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2. 安思煜:不是我,我没有(加更19)
    顺着昨天的路线,安思煜再次来到了胡凉露家的门前,他掏出之前拿的备用钥匙,开了门。

    进入门内,夏煜等待着胡凉露出来迎接。

    他的动静不小,胡凉露不可能没有听见,听见家里突然来了人,胡凉露也不可能不出来瞧瞧。

    但是,出乎夏煜预料的,胡凉露居然真的没有出来。

    夏煜有些诧异起来,他感觉胡凉露应该还没有神经大条到这种地步。

    莫非少女是还没有醒?

    夏煜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早上九点,的确有着胡凉露还在睡觉的可能。

    来到里面的卧室门外,安思煜推开了门。

    他见到了胡凉露,不过不是在床上,而是在地上。

    胡凉露捂着肚子,面色有些狰狞。

    瞧了两秒,夏煜将胡凉露抱到床上,然后去厨房接了一壶水烧。

    在烧水的时间里,他又回到了卧室。

    “怎么样了?有什么惯用的东西吗?”夏煜是在问胡凉露有没有暖宝宝之类的。

    “不用你管!”胡凉露虽然疼的身子直颤,但话语还是十分硬气。

    夏煜等着水烧开,随意的说着:“知道自己比较严重,就事先做好准备。”

    胡凉露沉默了五秒,开口一字一字说:“不是那个。”

    不是大姨妈来了?那还能是什么?

    夏煜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青春疼痛文学里,堕*、分手、自杀的剧情。

    他看了看胡凉露平平的肚子,回想了一下昨天见到的白皙小腹,否定了这个想法。

    既然两者都不是,那多半就是胃或者肠子出了什么毛病。

    这些就不是在家忍着就能解决的事情了,夏煜打了常用的出租车司机的电话,现在叫安思瑶的司机有些晚了,只有看看出租车司机有没有朋友在附近。

    在金钱的诱惑下,出租车司机立马进行了安排。

    夏煜又打电话给了司机,让他先去医院做好准备,不然挂号排队消耗的时间太长。

    一辆出租车在三分钟后停在了楼下,夏煜抱着胡凉露,上了车。

    医院就在附近,很快车就到了地方。

    下了车,安思煜见到了司机,司机使用已经走好的后门,将胡凉露直接塞到了专家的面前。

    专家简单的给胡凉露做了一下检查,得出了肚子疼的原因。

    “你是吃了什么,吃坏了肚子?”专家问胡凉露。

    胡凉露没有回答,她还处在对夏煜的沉默抗议中。

    听了专家的话,安思煜却是摸了摸下巴,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丝灵光。

    “总之那种东西以后别吃了。”专家也没有多问,他见到过许多吃了乱七八糟东西的人,早就见怪不怪。

    他给胡凉露开了一个单子的药,介绍了一下剂量和吃法,就结束了治疗。

    安思煜先在医院里接了水,让胡凉露吃了药,然后坐上了司机的车,回胡凉露家。

    吃了药之后,胡凉露好了一些,她扭头看着窗外,躲避安思煜的视线。

    前面开车的司机,通过后视镜瞧了眼自家小姐和不认识的少女,心中想着这是一个什么情况。

    小姐既然会为了这个少女的事情奔波,证明她们的关系不简单,但是,这个少女为什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在关系不简单的情况下,又关系不佳,一般有两种情况:

    一、两人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这是不可能的,排除掉。

    二、两人只是表面上在闹别扭。

    司机不能想到,居然是夏煜用安思瑶的身体,主动接近胡凉露,在他的心中,安思瑶的形象是冷酷的,所以他的结论产生了误差。

    在确定了那个少女是在闹别扭之后,司机又不禁想着,她到底是在闹什么别扭。

    他想到了一个线索。

    专家说那个少女是吃坏了肚子,但跟着小姐的少女,普通进餐怎么可能吃不干净的东西?

    除非,那个少女不是在普通进餐中,而是在特殊进餐中,吃到的不干净的东西。

    司机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他不知道那个少女到底是吃了什么,不过想来都逃不开上流社会的糜烂和堕落。

    又从后视镜里瞥了眼胡凉露的脸,司机感叹着如此一个清纯可爱,小家碧玉的少女,就这样在上流社会里沉沦。

    感叹后,他告诉自己,自己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司机。人生不易,没人是简单的,就是他自己,也背负着沉重的枷锁,没空去管别人。

    将车停到了安思煜指定的地点,司机下车打开了后座门。

    安思煜拉着胡凉露走了出来,他对司机说:“你回去吧。”

    “是。”司机上了车,驶回别墅。

    夏煜则拉着胡凉露进了她家。

    “去床上躺着吧。”夏煜对胡凉露说。

    “不用你多管闲事。”胡凉露口上抗拒着,对安思煜的善意,却在蹭蹭的上涨着。

    通过心灵感应知道这一点的夏煜呵了一声,将胡凉露放倒在了床上。

    此刻,胡凉露的善意大概已经到了好友的水平,不过比起冯雨佳和冯雨沫还差了一些。

    等到了冯雨佳和冯雨沫那程度,大概就可以当做恶犬使用了。

    躺下后,胡凉露的善意就停止了增长,夏煜寻找着新的增长点,他从厨房里给胡凉露端来了热水。

    胡凉露拒不喝水。

    “是我捏着你的鼻子给你灌下去,还是你自己喝,你选吧!”

    在夏煜的威胁下,胡凉露拿起了杯子,喝起了水。

    夏煜感觉到,停滞的善意又稍稍增长了一点儿。

    在胡凉露放下空杯后,夏煜又去倒了一杯热水。

    胡凉露再次喝下,善意又涨了一点。

    这样再次来了两回,胡凉露喝不下了。

    遗憾的放弃了热水加分法,夏煜让胡凉露安静躺下,他来到了厨房。

    在厨房里的垃圾箱里,他找到了昨天他煮给胡凉露吃的,方便面的袋子。

    在袋子上扫视了一圈,夏煜找到了一行字。

    保质期:……十月三日。

    今天的日期是十月三十日,这已经过期了近一个月了,难怪昨天翻到的时候,上面一层灰。

    这也不能全怪他,谁能料想到方便面居然也能放过期。

    这保质时间可是按年算的啊!

    将袋子折起来,用打火机烧掉,夏煜成功消灭了罪证。

    他回到卧室,继续关心着胡凉露。

    确定了今天能刷的善意已经满额后,他离开了胡凉露这里,将安思煜的身体送回别墅,然后自己也回去了自己的身体。

    下面五天,他继续每天使用安思瑶的身体刷着胡凉露的善意,直到第六天。

    心灵感应给他传递着某种危险警报,危险十分遥远,已经发生,但不在他的身上。

    先到又雪的房间,确定了女孩没事后,夏煜在企鹅上问了安思瑶、徐幼香他们,也都没有事情。

    剩下的,就只有蒂娜和棕熊了。

    叫安思瑶让人过去蒂娜那里看看,夏煜登陆了棕熊的身体。

    他的直觉告诉他,出问题的应该是棕熊。

    他的直觉正确,棕熊此刻,的确面临着一个危机。

    棕熊被三只老虎包围了,大概是一只母虎和两只还未成年的虎儿子。

    只是这样的话,还不算危机,棕熊和老虎同样处在食物链的顶端,除了成年公虎,棕熊并不怂别的老虎,就算三只也一样。

    但是这里并不是只有他一只熊,还有着那个叫玫玫的口罩少女和少女的侍卫阿伟。

    三只老虎的目标,不是棕熊,而是他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