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1. 喜得恶犬安思瑶(二合一)
    回到胡凉露的家里,安思煜发现少女果然没有关门。

    要是一般的少女,这时候不是跑路就是报警,再不济也会将门关好,但胡凉露看起来什么也没有做。

    这大概就是身为不良的倔强吧。

    换做钟云馨,趁机跑路还不够,她得跑到警察局去,才能感觉到安全。

    这么一想,钟云馨作为一个不良都是不合格产品。

    放下脑中无聊的思绪,夏煜来到胡凉露的身边,对她说:“趴在沙发上。”

    看了眼安思煜手中拎着的袋子,胡凉露抓住了自己的衣领,怒视着夏煜。

    没有再废话,夏煜一把将她推倒在沙发上,将她的上衣稍微上移了一些,露出腰。

    胡凉露企图挣扎,但力量LV2的夏煜,单手就能镇压她。

    单手打开了红花油,夏煜用棉签沾了沾,涂在了她青色的伤处。

    感觉到腰上有些湿漉漉的,胡凉露急忙扭头去看,见到是安思煜在给自己涂药水,放心下来。

    她继续挣扎着,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作为一个不良,怎么能被敌人压着上药。

    不过,让夏煜有些困惑的是,他通过心灵感应,从胡凉露身上感觉到的敌意越来越少了。

    等他涂好药,胡凉露身上的敌意已经变成了一小点儿善意,虽然胡凉露还是在挣扎。

    这是个什么情况?抖M?

    越是被欺负,好感度涨的越快那种?

    可是之前自己动手,也没有感觉到上升的好感度。

    夏煜琢磨着。

    过了一分钟,他放开了胡凉露,胡凉露立即从沙发上起身,继续怒视着安思煜。

    夏煜先到洗漱间里,拿了卸妆液和毛巾,然后拉住了胡凉露的手,将对方拉到了厨房,按着她的头在水龙头底下冲着,给她卸妆。

    心灵感应里,胡凉露的身上又出现了淡淡的敌意,看来对方并不是一个抖M。

    将少女脸上的东西都洗干净,夏煜用干毛巾给她擦着脸。

    在擦脸的时候,夏煜感觉到胡凉露身上的敌意消失,善意又多了一些。

    这是要先欺负一顿,然后再关心一下,就可以收割好感度的模式?

    这是一个另类的抖M啊。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夏煜脚下偷偷一绊,胡凉露跌在了地上。

    将胡凉露从地上扶起来,安思煜给她揉着撞到的地方,说着自己不是故意的。

    胡凉露的善意又加深了一些。

    这个少女,很有前途。

    又拉着她来到卧室,夏煜找了一套没有胡凉露原先穿的酷,但是保暖的衣服给她换上,胡凉露的善意又上升了一些。

    夏煜感觉自己是在玩一个恋爱养成游戏,可攻略对象就是面前的不良少女,只要给她关心就能涨好感度。

    可惜他现在用的是安思瑶的身体,这就等于使用别人的账号玩游戏一样,是在帮别人养老婆。

    也好在他是使用的安思瑶的身体,不然有些事情,他也不好去做。他又不是胡凉露的谁,性别有异的话不好太过亲近。

    衣服的问题解决后,夏煜继续思考着可以用来刷好感度的地方,他从厨房柜子里找到了一袋泡面,煮了开水泡了一碗,胡凉露的善意再次增多。

    打开冰箱,夏煜又找了别的吃的,然而善意已经不再增长了。

    现在的善意,大概是普通朋友的水平。

    一天能刷这么多已经十分迅速,剩下的慢慢来就好了。

    夏煜在胡凉露的身上,见到了极大的可能性。

    “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拍了拍胡凉露的脑袋,夏煜说。

    胡凉露不发一言,好似全程都是被夏煜逼迫的一般。

    实际上也是如此,在好感度上升的过程中,胡凉露总是傲娇的反抗,全靠夏煜逼迫才完成了全部。

    “说再见。”安思煜捏住了胡凉露的脸,进行威胁。

    胡凉露拒不合作。

    夏煜也不在意,他松开了少女,离开了这里。

    在回去的路上,夏煜进行着思考。

    胡凉露当然是不可能喜欢先被欺负然后再被关心的,起作用的只有后面的关心而已。

    这个丫头是缺爱吗?

    回想虞凝梦说的,胡家父母常年在外奔波的事情,夏煜感觉胡凉露缺爱是必然的。

    一般而言,缺什么就会去追求什么,但是胡凉露又在身体上排斥着那些关心,别人要是没有夏煜这种先揍一顿的理念,就是关心也会被胡凉露吓跑。

    胡凉露估计也是因为如此,更加的陷入到了没人关心的境地。

    正好便宜了自己。

    夏煜现在感觉,将胡凉露只作为一个看着钟云馨的工具人,有些浪费了,她可以做用处更大的工具人。

    从今天的事情中可以看出,胡凉露有着以下品质:

    勇敢,明明实力不行还敢和两个男人动手;坚韧,被自己有意下黑手还能忍着;好骗,只要假惺惺的关心一下,好感度就蹭蹭蹭的涨。

    要是在古代的话,这是标准的死士品格,大户人家养了用来刺杀竞争对手什么的。

    当然,死士只是最合理化使用的岗位,用在别处也是一个十分优秀的人才,比如说保镖。

    夏煜不需要,但他感觉安思瑶需要一个。

    安思瑶的性子太软,容易被欺负,要是配上了这么一只恶犬,就完美了。

    趁热打铁,这几天就花点心思,过来攻略一下这条恶犬吧。

    拿定了主意后,夏煜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安思瑶。

    安思瑶不是十分理解夏煜的话,但她听懂了,夏煜是想要让胡凉露来保护她。

    “嗯。”安思瑶答应下来。

    同时,少女又有一些忧虑:“她保护我的话,你还来吗?”

    安思瑶是忧心夏煜不管她了。

    这一点就和又雪听到夏煜要找保姆后,以为自己要没用了一样,不过又雪是完全不听解释,安思瑶还可以安慰。

    “放心,我还得靠着你养呢。”夏煜回答。

    “我会努力的!”安思瑶高兴起来。

    回到安思瑶的别墅,夏煜登出了她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熟悉的黑暗后,他见到的,是虞凝梦近在咫尺的脸。

    他发现,他此刻正被虞凝梦按在墙上。

    什么情况!

    这么刺激的吗!

    女仆长趁着小姐不在将小姐的未婚夫按在了墙上,这已经可以作为一本轻小说的标题了。

    可惜这并不是喜闻乐见的剧情。

    看着虞凝梦脸上的怒容,夏煜想着,是托管煜干了什么事情把她弄得这么火大。

    虞凝梦开口了:“你说话啊,你不是会嗯嗯嗯是是是的吗!”

    原来如此。

    夏煜在心中为虞凝梦默哀了两秒。

    “东西呢!我要的东西呢!”按着夏煜的肩膀,虞凝梦的情绪激动。

    要是将场景换成阴暗的小巷,再给虞凝梦换上古惑仔的衣服,就是十分经典的犯罪镜头了。

    夏煜思考了两秒,想起了虞凝梦是想要什么东西。

    之前他和虞凝梦说,收集到了温紫莹妈妈卞孤萍的资料,就给虞凝梦微博相关创意,但在要给创意的时候,正好被突然冒出来的游戏邮件扯了一下,忘记了这个事情,又过去了安思瑶那里。

    虞凝梦应该是心痒难耐,所以过来询问,然而她面对的是托管煜,哪里能问出个什么来。

    夏煜安慰着她:“别激动,先放我下来,我们好好说话。”

    “先把东西交出来!”听到夏煜的风凉话,虞凝梦更加愤怒起来,她将脸凑到了夏煜的脸前,这是一种很有效的压迫举动。

    但是,前提是被压迫的一方惧怕压迫方。

    夏煜是不怕虞凝梦的。

    他看出了虞凝梦的暴躁,于是先闭上了嘴,让虞凝梦冷静一下。

    他的平静出乎了虞凝梦的预料,虞凝梦有些不自在起来,这丝不自在很快浇灭了虞凝梦的愤怒,唤醒了虞凝梦的理智。

    看着近在眼前的夏煜的脸,感受着被自己压着的这具躯体的强壮,虞凝梦感觉脸上有点儿热。

    不过,她并没有急着放开夏煜。

    虞凝梦不是那些容易害臊的小姑娘,她用视线,扫视了一下夏煜的唇。唇形饱满,颜色鲜艳。虞凝梦见到过许多男人,帅气的也有不少,但是那些人的嘴唇,很少有这么好看的,不是太干就是太紫,一点儿也没有梦幻般的感觉。

    她又动了动按在夏煜肩膀的手掌,手掌传来的,是坚硬而灼热的触感。

    夏煜被虞凝梦的小动作弄得有点儿慌,他抓住了虞凝梦的手:“凝姨,请自重。”

    白了夏煜一眼,虞凝梦满不在乎的说:“别重不重了,你们这些男人我还不清楚,除了没钱的,钱在老婆那里的,还有爱好比较特殊的,别的谁干净?”

    “我是一个正直的人。”夏煜坚定的与虞凝梦划清界限。

    “行了行了,别整的我好像是在强迫你似的,你爸爸我就是看两眼。”虞凝梦松开了夏煜。

    “爸爸?”夏煜扫视了一下虞凝梦的身子,某种程度上的确不怎么像妈妈。

    “不说爸爸说老娘?哪有女生说老娘的,都是你们男人的意淫。”虞凝梦给夏煜作着科普,“要说也是那些混在男人堆里的,为了迎合你们说两句。”

    夏煜感觉话题好像偏的有点儿远,不过虞凝梦终于不再用那种眼神看着他,这让他松了口气,也不敢把话题再拉回去。

    虞凝梦此刻心中也有些慌,所以才扯到了这么远。

    她回想刚刚的事情,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刺激。

    要是她经常见到的那些男人,只要稍稍松懈一点,就会被他们得寸进尺,所以虞凝梦不敢放开来,现在面对夏煜,终于尝试了一把调戏良家少男的快感。

    见到虞凝梦不说话了,夏煜将话题拉到了微博创意上:“做这个的关键,是创造有着大量粉丝的账号。”

    “怎么创造?”虞凝梦也进入了状态。

    有了商业LV2的夏煜,在回过头去看微博的设计和运营的时候,有了许多的新的感悟,他将那些关键性的东西,说给虞凝梦听着。

    虞凝梦拿出手机,不时在记事本上记着。

    在夏煜讲完后,虞凝梦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拉着夏煜,又讨论着细节上的问题。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晚,夏煜有些不放心,他让安思瑶将虞凝梦叫了回去。

    在楼下看着虞凝梦上了车,夏煜回到了家里。

    “凝梦姐不留在这吃饭吗?”将饭碗端上桌的又雪问。

    “她最近新开了家公司,很忙。”夏煜回答。

    “哦。”

    又雪表面上乖巧的点了点头,心中却在嘀咕着:

    既然新开了一家公司那么忙,为什么还要过来找哥哥?

    难道……

    应该不可能的吧。

    又雪先将这件事情压在了心里。

    吃着晚饭的时候,夏煜趁机问了问又雪最近的情况。

    华大附中是公立学校,不是贵族扎堆的私立学校,又雪在里面混的风生水起,据她所说,等到学生会换届她就可以争一争副会长的位置。

    听到这里,夏煜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

    他之前一直想着,想要让又雪多一点自信,多一点自立,别因为要请个女佣就一副被抛弃的样子。

    他之前的计划是让又雪通过天赋树立自己,结果上去一看,又雪的三个天赋是应试教育、撒娇、佛理。

    应试教育只能让她的成绩变好,撒娇没什么用,佛理要是成了怕是夏家就要多一位尼姑了,所以三个都不行。

    现在,又雪自己给自己争取到了副会长的竞争资格,他似乎可以帮帮忙。

    要悄悄的帮,不能让又雪发觉,不然没有丝毫作用。

    夏煜进行着对策上的思考。

    学生会的换届不是靠投票就是靠校长或是教导主任任命,校长和教导主任好解决,要是学生投票的话,就有点儿麻烦了。

    虽然也可以让校长暗箱操作,但是人气的高低很容易看出来,要是操作的太明显,就好像某流量超了某巨星一样,反而会引起反弹。

    算了,还有一个学期,而且也不是非要走这条路不可,先观望观望吧。

    吃了晚饭,夏煜坐在沙发上打游戏,又雪靠在他的身边看着动画片。

    十一点,两人进卧室睡觉。

    第二天早上,夏煜再次登陆了安思瑶的身体,前往了恶犬胡凉露那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