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0. 安思瑶:好友+1(加更18)
    安思煜坐的地方,是靠近玻璃墙的那一边,他观察着出现的胡凉露。

    胡凉露画着惨白的妆,顶着一个爆炸头,高调的走在接上。

    她的神色不愉,似乎还在为了进派出所的事情生气。

    这样的她走在路上,路人纷纷投以视线。

    绝大部分人也只是投以视线,现代社会,说对他人的包容性大也好,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好,反正就是一个穿粉色小裙子的猛男走在街上,一般也不会遭遇什么事情。

    这里用的是一般,因为世界那么大,总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人。

    两个站在一家超市前的无业游民样男人,指着胡凉露哈哈大笑着。

    作为被钟云馨所崇拜的不良,胡凉露自然不会忍气吞声,她来到了两个男人的面前,三人产生了争论。

    夏煜喝着咖啡,看着戏。

    三人的表情渐渐激动起来,胡凉露首先动了手,一脚就踢倒了其中一个男人。

    夏煜继续喝着咖啡,胡凉露既然敢动手,一定有着自信,而且先发制人干掉了一个,剩下一个就好对付了。

    然而,接下来的剧情让夏煜没有预料到,胡凉露在和剩下那一个男人的交手中,完全不敌。

    这不是那个男人强,而是因为胡凉露菜。

    被踢倒的第一个男人,已经站了起来,胡凉露一个人都打不过,面对两人的围攻更要遭。

    虽然不喜欢胡凉露,但这件事情完全是那两个男人挑事,夏煜没有办法漠视胡凉露被打。

    那些混混下手没个轻重,要打也得科学的打才行。

    站起身,安思煜丢下钱,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口罩戴上,快步向着那边走去。

    在第一个男人打算插手的时候,夏煜从后面绊倒了他。

    另一个男人见到急忙过来报仇,他摆出拳击的架势,迅猛的出拳,一拳没有达到安思煜,反而脸上被打了两拳。

    要不是夏煜收住了力气,第一拳的时候,他就会躺在地上。

    男人也清楚了自己和面前少女的段位差距,他急忙向着后面退去。

    他向着旁边的超市里挥了挥手,很快三个男生走了出来。

    四个男人围住了安思煜和胡凉露。

    他们没有立即动手,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应该谁先动手。

    人一多很容易出现手忙脚乱的现象,尤其是没个领头人的时候。

    夏煜注意到他们都在看地上倒着的那个男人,看来那个人才是他们的领头人。

    四人交换着眼神:

    老大被打倒了,我们怎么办?

    等老大起来再说?

    先报仇?谁先动手?

    可对方是两个女生啊!

    在他们僵持不下的时候,两次被放倒的头目站了起来:“愣着干什么,上啊!”

    有了头目的指令,四人终于有了主心骨,他们三人堵着安思煜和胡凉露的去路,一人伸出手,先去抓戴口罩的安思煜。

    安思煜一脚踢在了对方的小腿骨上,在对方俯下身子去捂腿的时候,抓着他的衣服一拉,撞开了另外两个男人。

    随后,他又一个直拳,解决了还站着的一个。

    这场景变化太快,旁边拿着手机报警的路人都看呆了。

    此时,胡凉露也冲上了前,一脚踢在了那个头目的身上。

    头目看着安思煜,没敢还手。

    胡凉露还想要施暴,夏煜阻拦了她,拉着她的手就向着旁边的巷子走去。

    刚刚路人报了警,他不想使用安思瑶的身体进局子。

    “放开!”到了巷子里,胡凉露挣脱了夏煜的手。

    她瞪着安思煜:“多管闲事!”

    “???”

    虽然夏煜也没有想着使用英雄救美让胡凉露听自己话,但没有想到胡凉露居然这么白眼狼。

    “要不是我,你可要被打惨了。”他提醒着胡凉露。

    “我被打惨碍你什么事!”胡凉露冷哼一声,一把推开了安思煜,向着巷口走去。

    从来都是自己欺负别人的夏煜,受不了这个委屈,他将手搭在了胡凉露的肩膀上。

    “喂。”

    胡凉露扭过头,刚准备开口,一只手臂就锁住了她的脖子。

    将胡凉露压在地上,捡疼痛但是不会严重的地方打了一顿,夏煜的心情舒服多了。

    胡凉露也是硬气的,她一声也没有吭,只是用倔强的眼睛盯着安思煜。要是换做钟云馨,早就没骨气的求饶了。

    “怎么,不服气?我再给你个机会?”夏煜问。

    胡凉露避开了安思煜的视线,她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将胡凉露放开,夏煜问:“你家在哪?”

    胡凉露没有出声,在夏煜又捏了捏拳头后,她动了起来。

    跟在胡凉露的身后,夏煜来到了一栋有些老旧的楼前,胡凉露家是在二楼。

    进入房间里,夏煜准备先用胡凉露父母公司的事情,来试着要挟一下对方。

    要是不行的话,再使用别的方法。

    他坐在沙发上,刚准备开始说,就见到胡凉露进了厨房。

    夏煜的第一反应,是胡凉露给自己倒水去了,但从心灵感应传来的淡淡危机感告诉他,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胡凉露从厨房里拿出了一把水果刀,再次向着夏煜袭来。

    夏煜用沙发上的枕头挡住了刀,一抓胡凉露的爆炸头,将她按在了地上。

    居然还动刀?

    夏煜深皱眉头,手上用了点力气。

    “嗯!”胡凉露终于忍不出,轻叫了一声。

    没有放开胡凉露,夏煜就这样压着少女,进入了正题:“你父母……”

    “家里没人,最值钱的就是手机和电脑,还有零钱在我口袋里的钱包里,你都拿走吧。”胡凉露抢先回答。

    不过,她的回答让夏煜有些摸不着头脑。

    胡凉露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将他当做了预图抢劫的歹人?

    夏煜从胡凉露的角度,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行为。

    一个带着口罩的人突然制服自己,让自己带着进家,换做自己想到的也是劫财和劫色。

    至于之前的从小混混手下救人,大概是陷阱。

    所以拿水果刀是为了反抗歹徒?

    分析清楚了胡凉露的行为,安思煜放开了她,并摘下了口罩。

    “我只是有事想要和你谈一谈。”他说。

    “那两个家伙公司快倒闭了,出不起赎金,也不会出赎金的。”胡凉露再次抢先回答。

    夏煜估摸,“两个家伙”应该是指的胡家父母。胡凉露和父母的关系不好?

    那么,用父母的公司来威胁胡凉露就是行不通的。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这时候,夏煜注意到胡凉露正轻轻的揉着小腹。

    那是他刚刚下手的地方。

    明白了胡凉露拿刀只是误会后,夏煜对刚刚的粗暴有了些许愧疚,他站起身,对胡凉露说了句“别关门”,走出了门外。

    在二十米的外有着一家小药店,夏煜买了一瓶红花油和一盒棉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