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7. 全校第一安思瑶(二合一)
    发球人有意发了一个温和的球,在安思瑶接住之后,两个男生都没有行动,他们看着球落在了地上。

    两人在心中舒了一口气,比赛,终于结束了。

    得了分的安思瑶也很开心,唯一心情不怎么好的,只有夏煜。

    现在的比分是二十一比十二,要不是两人放水的话,他起码还能见到八次安思瑶跑来跑去的样子。

    他进行着反思,感觉是一开始给对方的压力太大了,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在下一场,他吸收了教训,先让安思瑶输个二十球,他在开始扳回比分。

    安思瑶和他都挺开心,不开心的变成了对面的队伍。

    到了周三,半决赛的时候,夏煜继续这个计策,却发现安思瑶居然和对方打的有来有回。

    对面两人有意放了水,时不时还有意不接球,让安思瑶快速得分。

    那两人是一对情侣,他们笑呵呵的,好像不是在羽毛球比赛,而是和邻居家的小孩一起玩一样。

    他们也不想要这样,虽然表面上乐呵呵,但他们心中却在麻卖皮着。

    哪有人不在意输赢,他们很想要以情侣之身拿到冠军,然后发图吹嘘。但在看了昨天比赛之后,两人清楚的知道,自己两人打不过夏煜,不只打不过,还会单方面被虐。

    没有人喜欢被虐,所以在不惊动夏煜的情况下,输给安思瑶是最好的选择。

    十五分钟后,对方将二十一球输完。

    裁判宣布了夏煜这一队的胜利。

    安思瑶也看出来了两人的放水,不过她并不在意,她过来参加比赛,也不是为了输赢。

    只要夏煜在后面看的高兴就行了。

    夏煜的确有些高兴,两人放水后,安思瑶打球的时间就变长了,他看着的时间也变长了。

    接下来是另外两只队伍的半决赛,最终胜利的是一只两个男生的队伍,他们会在下午和安思瑶还有夏煜展开决赛。

    下午决赛,这只队伍同样采用了早上那只队伍的方式,输给了安思瑶。

    裁判宣布了安思瑶队伍获得冠军,不过奖状和奖品要到体育会结束后一起发放。

    打完球,夏煜和安思瑶就回去了家里。

    他们不知道,有人将比赛场景录了下来。

    华大论坛上,很快出现了这么一个帖子:

    『震惊,原来华大学生的羽毛球水平,还不如小学生!』

    下面,就是决赛和半决赛时候的视频连接。

    过去看比赛的只是少数,多数学生并不知道情况,见到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菜鸡互啄的样子,还信以为真。

    『决赛打成这样?』

    『下午过去看了比赛的告诉你们,这是真的#滑稽』

    『早知道我也报名羽毛球了,这奖不是白拿吗,还加分呢!』

    『那三个虽然菜,但还是有着敬业精神的,但在后面摄像的男生是什么鬼?』

    ……

    华大的论坛里,不只有着华大的学生,还有一些别的学校的潜伏着,流量极大,很快这个帖子就成了论坛最热的帖子。

    让舆论飞了一下午,到了凌晨零点,始作俑者又发了一个帖子:

    『震惊,本以为是水平问题,没有想到居然是不敢发挥,这其中到底是金钱的交易还是权势的威胁?』

    下面放的是决赛和半决赛的两只队伍,在之前的发挥。

    这个帖子,在蹭了上个帖子热度的同事,还涉及到了行业内幕这种大众喜欢的话题,很快热度又创新高。

    夏煜也注意到了这些帖子,他本以为,这是一群感觉好玩的传媒学生在玩弄人心,接下来应该就是发出他和别的选手大战的视频,澄清不是什么内幕,对方只是怕他而已。

    然而那个账号在发了两个帖子后,第三个帖子,久久没有出现。

    知道内情的学生试图解释,但在已经形成热度的情况下,没有办法解释清楚。

    好在学校也有着视频,晚上,官方号发了夏煜之前比赛的视频,将这件事情终结。

    视频下面,很快就多出了评论。

    『原来是怕大魔王动手,这个有点儿秀啊』

    『看这几个视频里对方被虐的样子,换我我也选择输给妹子』

    『我就说一个校内羽毛球比赛怎么也弄出内幕来了』

    沙雕网友们的情绪稳定,很快就接受了解释,并感觉这个反转很有趣。

    但夏煜却不这么认为。

    不久,辅导员打电话给了他,说了这个事情:“是负责运营论坛的广播台学生弄的,他们也没有想到会弄得这么大,本来计划发出第二个视频的十分钟后就接第三个视频,结果技术故障没发出去,负责的又忙着出去吃麻辣烫了,视频都在他电脑里。”

    说完了理由,辅导员又说起处理结果:“广播台那边的台长可以亲自给你道歉,看你的想法。”

    “真的是故障?”夏煜直接问向了辅导员。

    “应该是吧,你什么也不争,也没人会去搞你,安思瑶整天都不来学校,你也没情敌。这件事,你和安思瑶的信息也没有暴露出来,现在最后一个视频估计还能变成梗,这件事情肯定是不关广播台台长的事情的。”辅导员帮广播台的台长说着话。

    发出的视频拍摄画质并不好,而且是从看台后面拍的,只能见到人影,见不到具体的容貌,知道情况的人也没有恶意散播夏煜和安思瑶的名字,视频基本没有闹出什么风波。

    “那就算了吧。”夏煜说。

    挂断了电话,夏煜打开笔记本,使用技术查了查那个发帖的账号,没有见到什么破绽,一切似乎都和辅导员说的一样。

    心灵感应也没有什么反应,大概因为这个事件无论怎么样也不会影响到自己。

    在夏煜放下这件事情之后,他的手机响了一声。

    那是钟云馨发来了消息。

    钟云馨发了一张照片过来,这是一张有些模糊的路边景物照。

    模糊是因为位移的速度太快了,摄像头不能准确的捕捉影像,就是说,钟云馨现在是在一个高速移动的物体上。

    钟云馨又发来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一张自拍,她此时正坐在一辆急速行驶的摩托车的后座上。

    『酷吧!』钟云馨得意的说。

    『还行,你前面的是谁?』夏煜看向了照片里开着摩托车的人影。

    『是上次和你说的朋友啦!』钟云馨回复。

    在之前,钟云馨给夏煜发过消息,说是她交到了朋友,还发了朋友的照片给夏煜看。

    那是一个画着浓妆,晚上可以出去吓人的女生。

    『你们小心点,别被人举报了』夏煜试图诱导钟云馨说出她们所在街道的名称,然而钟云馨并没有说出来。

    『啊,我们刚刚的确超了两个黄毛,那两个黄毛该不会报复吧?』钟云馨说。

    得不到路名的夏煜,将第一张照片放大,照片里有着一个路牌,不过字十分模糊。

    他将路牌的部分截下,发给了之前加了企鹅号的司机。

    『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发了这段话之后,夏煜刚准备回去继续和钟云馨说话,就收到了司机的回复:

    『是神乐路,前辈小心』

    对司机后面半句稍稍疑惑了一下,夏煜回复:『谢了』

    退出了和司机的聊天界面,夏煜又点开了和钟云馨的聊天界面。

    他回复钟云馨:

    『是啊是啊,我听说那些喜欢飙车的小黄毛,心眼极其狭窄,飙不过人家就报警』

    说完,他拿出备用手机,按下了110 。

    “警察同志吗?我要举报,神乐路有两个未成年少女在用摩托车飙车。”

    警察表示很快就会进行调查。

    夏煜等待着。

    过了三分钟,夏煜见到了钟云馨发来的新消息:『警察在后面追我们,真刺激』

    同时发过来的还有一个照片,照片是跟在她们后面的警用摩托车。

    又过了两分钟,夏煜接到了钟云馨号码打过来的电话。

    不过,打电话的并不是钟云馨,而是警察。

    “你就是钟云馨的家长吗?你家孩子在外面飙车被我们拦下来了,请你过来神乐派出所接她。”

    夏煜满意的答应下来。

    放下手机,他并不急着过去。警察可不会宠着钟云馨,正好让她感受一下社会的毒打。

    看了一集电视剧,夏煜慢慢悠悠的起身,去往了派出所。

    神乐派出所距离夏煜所在的地区还有些远,又花了三十分钟,夏煜才到了地方。

    进入里面,夏煜见到了低着头一脸沮丧的钟云馨。

    在钟云馨的旁边,还坐着一个裹着毯子的普通少女。

    警察按照程序对夏煜进行着说明,为了照顾钟云馨的情绪,是在她旁边的房间里说的。

    年轻警察说着事情的严重性,讲着摩托车的不安全,如果跌倒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在警察讲到他们追两人,两人是怎么跑的时候,夏煜不禁感觉有些好笑。就像整蛊节目里,整蛊人见到被害者狼狈的样子会很快乐一样。

    见到夏煜神情欢乐,警察不由有些气恼起来。

    他表情严肃的说:“你到底知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我知道。”夏煜笑着回答。

    “那你还笑!”警察皱起眉头。

    “我报的警。”夏煜回答。

    警察表情微妙起来。

    警察感觉这个事情里有着很大的槽点,但他不能准确的吐出来,有些难受。

    他也不再说什么了,让夏煜走了程序,带钟云馨回家。

    来到钟云馨的身边,夏煜随口问:“你那个朋友呢,已经被父母带走了吗?还是被交警抓去了?”

    钟云馨只是坐了摩托车,违不违法还不好说,但她那个朋友,无证驾驶加上飙车,可是确确实实触犯了交通法的。

    “就在这啊。”钟云馨指向了一边裹着毯子的女生。

    夏煜惊讶的看向女生,没有想到这个容貌还有点儿可爱的女生,就是那个浓妆的飙车不良。

    女生抬起头瞥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

    和夏煜说话的警察走了过来,呵呵一笑,解释说:“被拦下来了还袭警跑路,一脚踩空就滚河里去了。”

    女生抬起头,面带戾气的瞪了警察一眼,但什么也没有说。

    看来是被教育过了。

    “走吧。”一边让钟云馨起身,夏煜一边疑惑着,他已经拖了好久才过来,这个女生的家长怎么比他还要来得晚。

    他只是稍稍疑惑了一下,对这种比钟云馨还暴躁的不良少女,他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凉凉,我先走了。”钟云馨和朋友告别,跟在夏煜的身后出了派出所。

    踏出门外,钟云馨松了口气,在被警察拦住的时候她就开始怂,一直怂到现在,终于能离开了。

    瞥了钟云馨一眼,夏煜感觉少女是缺了带着父爱的毒打,只要不时打一顿就能解决她身上的所有问题。

    “你是会学校还是去我那里?”夏煜问。

    “去你那里。”钟云馨还是第一次被抓到派出所来,而且之前警察抓她朋友凉凉的架势,也将她吓到了。

    四个壮汉叫嚷着上前,抓住手臂就往地上压,太吓人了。

    带着钟云馨,夏煜回到了家里。

    二楼客厅,又雪和安思瑶正在打着游戏。

    见到安思瑶,钟云馨立即躲在了夏煜的身后。她抓着夏煜的手,低声问:“安思瑶在这里你也不告诉我!”

    “放心,有我在她不会凶你的。”夏煜拍了拍钟云馨的手。

    钟云馨将信将疑。

    但在接下来的相处中,她的确发现,安思瑶一副乖乖巧巧的样子,就好像她最喜欢欺负的那一类女生一般。

    不过,那个单手胖揍自己的安思瑶,怎么可能是那种没有骨气的人,这一定是伪装!

    听说那些恶毒的女人,会在喜欢的人面前装作大家闺秀的样子,安思瑶一定就是那种人!

    太可怕了,恶毒就恶毒算了,还会装模作样。

    钟云馨对安思瑶的恐惧又加深了一层。

    有着安思瑶在,钟云馨十分安稳的待着,晚上安思瑶走了之后,也没有闹腾,只是玩着游戏。

    到了睡觉时间,夏煜躺在床上,想着钟云馨的事情。

    这个叫做凉凉的朋友,不能让钟云馨多接触了,得想个办法支开。

    要是能够将这个凉凉收为己用的话就更好了,她看起来是个狠的,让她盯着钟云馨,钟云馨一定不敢造次。

    想个办法接触看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