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5. 制霸球场安思瑶(二合一)
    开场,先是男生那边发球,按规则这球应该是刘蔓蔓接,刘蔓蔓已经做好了准备。

    她心中想着,发球的这一球,自己怎么说也是可以接到的。

    然后,对角的男生以一个十分标准的姿势发出了球,球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掠过了刘蔓蔓的头顶,落在了地上。

    刘蔓蔓还没有反应过来。

    对方获得了一分,裁判将计分牌上写了个1。

    第一球就没有接到啊!刘蔓蔓在心中咆哮着。

    她安慰自己,这是对方不知道自己的水平,所以用力过猛了,现在他们已经了解了自己的涝,一定会放水的。

    发球权还是对方的,而是还是那个人。

    不过,对方换了场地,接球人变成了安思瑶。

    安思瑶和刘蔓蔓一样,举起球拍的时候,球已经落地。

    下面又回到了刘蔓蔓这里。

    刘蔓蔓用期待着眼神看着发球人。

    发球男生的面色不变,他以刚刚的姿势,再次发出了球。

    刘蔓蔓手忙脚乱的接到了球,但这不是对方的放水的结果,而是她全神贯注的结果。

    她的球打的太高,被对方的第二位男生轻松扣杀。

    两个男生再得一分。

    场面进入了丝毫没有悬念的状态。

    发给安思瑶的球安思瑶通通接不到,发给刘蔓蔓的球刘蔓蔓最多回打两下,就会丢掉。

    这样,比分迅速来到了零比十,并以十多秒一分的速度增加着。

    刘蔓蔓先是松了口气,安思瑶一球也没有接到,她还接到了几个球,至少显得她不是很涝了。

    然后,她又悲愤的看着对面的两个男生:

    一点儿也不让让我们的吗!好歹让个一分啊!

    你们这样是不会有女朋友的!

    她的怨念准确的传递到了两个男生那里,两个男生对视了一眼,露出笑容:

    体育竞技不需要女朋友!

    他们继续着单方面的虐杀。

    夏煜在台上看得津津有味。

    刘蔓蔓没有什么好看的,他是在看安思瑶。

    在自己接球的时候,安思瑶从在对方发球前的认真,到球发出后找不到球的迷茫,都十分可爱。

    在刘蔓蔓接球的时候,安思瑶左右走来走去想要接球又接不到球的样子,也十分可爱。

    要是有弹幕的话,此刻画面上应该已经满是awsl。

    等他从安思瑶的可爱中回过神来,比分已经到了二十比零。

    比赛是谁先拿到二十一分谁就赢,现在只要两个男生再拿一分,安思瑶就要输掉了!

    夏煜立即点击栏位,登陆了安思瑶的身体。

    此时是安思瑶对面的男生发球,他突然感觉,自己面前的这个女生,气势突然有了变化,原先的迷茫不见,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

    他稳了稳情绪,现在已经二十比零,不可能出现什么差错,再说现实是现实,哪有什么突然爆种。

    就是爆了也没用,这一球按规则是由对角的那个叫刘蔓蔓的接,那个叫刘蔓蔓的女人,明显已经彻底丧失了斗志,一旦这一球她接不到,比赛就会结束。

    刘蔓蔓的确已经彻底丧失了斗志,她想着:在安思瑶的衬托下,自己已经十分厉害,还是早点儿结束吧,这一球没有必要接了。

    羽毛球来到了她的面前,她一点儿抬手的意思也没有。

    结束了,她想。

    这时候,一只手从旁边伸出,抓住了她握着球拍的手掌。

    嗯?

    啪——

    抓着刘蔓蔓的手,安思煜用刘蔓蔓的球拍,将球打了回去。

    对面的两个男生没有想到还有这种玩法,稍稍愣了一下,但还是接到了球。

    在安思煜的技能栏里,灵巧、耐力、力量、格斗全部亮起,火力全开。

    刘蔓蔓愣神的看着安思煜和对方打的有来有往,精彩纷呈。

    台上的观众们也一脸茫然,连旁边的场地里正比赛的两只队伍,也被安思瑶突然变化惊呆。

    这感觉就好像是见到一只被狗群追赶的猫,突然暴起,抽出两把光剑,使出星爆气流斩,和群狗热战一样。

    本以为是大佬虐菜,结果那个菜居然和大佬打的不相上下。

    不,不只是不相上下。

    随着对羽毛球拍的使用,和对安思瑶身体的使用熟练后,夏煜的实力也迅速上升着。

    对面两个男生的压力越来越大,终于一个失误,让夏煜得到了一分。

    两个男生互相对视着,都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茫然。

    特别是那个抓着刘蔓蔓的手接球的操作,还能这么玩的吗?

    他们看向了裁判,裁判默默的给安思瑶这一队记了一分。

    得分后,夏煜获得了发球权,他继续和两人厮杀起来。

    看着前面气势昂然,来往激烈的战斗,看着一打二的安思煜,后面的刘蔓蔓一脸茫然。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你不是说你不会打羽毛球的吗!她的看向安思煜的目光带着浓烈的怨气。

    又看了看那高速移动的球,刘蔓蔓放弃了挣扎。

    计划失败,看来她只能安安静静的做一条咸鱼了。

    然而,老天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羽毛球向着刘蔓蔓飞来,她站着的位置正是羽毛球的最佳击球位置,在她前面打太高,在她后面打太低。

    夏煜于是来到她的身后,左手挽住她的腰,将她抱了起来,右手抓住她的手,用她的球拍击回了球。

    因为用的是刘蔓蔓的手,球击的并不完美,对面两个男生轻松的又将球打了回来。

    夏煜急忙放下刘蔓蔓去接。

    被放下的刘蔓蔓,悲痛的跌坐在地上:

    连咸鱼都不让我做,居然把我当做工具人!

    没有功夫去理解刘蔓蔓的心情,夏煜继续打着球。

    他的手越来越熟练,得分所耗费的时间越来越少。

    终于,他从零分追到了二十一分。

    比赛结束。

    随着台上响起的掌声,对面的两个男生跪在了地上。

    泥马哦,为什么!

    比起刘蔓蔓,他们才是受到冲击力最大的人。

    他们本以为,自己在是黑夜里追着两个无力小妞的壮汉,结果其中一个小妞掏出一把枪,咔咔就把他们解决了。

    为什么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剧情啊!

    你这么厉害你倒是早点儿出手啊,非要到最后一分才开始,是在玩我们吗!

    裁判员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对他们表示了同情,并请他们赶快离开比赛场地,下一场还得开始。

    另一边,夏煜和刘蔓蔓也回到了看台上自己的位置。

    刚坐下,刘蔓蔓就抱住了安思煜:“你居然骗我!”

    “什么骗你?”夏煜装作一脸疑惑的样子。

    “你明明打的这么好!”刘蔓蔓和话语如同在控诉安思煜的罪行一般。

    “就是突然就有了感觉了,就和弹钢琴一样,你也知道的吧?”夏煜知道,刘蔓蔓一直十分在意天赋的事情,现在他将原因引导了天赋上面,刘蔓蔓一定会相信。

    刘蔓蔓果然信了。

    “可恶,有天赋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为什么我什么天赋也没有!”刘蔓蔓气愤着。

    夏煜也有些好奇刘蔓蔓到底是什么方面的天赋,不过他的游戏栏位已经都用光了,不能到刘蔓蔓那里看一看。

    在刘蔓蔓安静下来之后,夏煜又遭遇了虞凝梦的追问。

    虞凝梦挽住了他的腰:“你什么时候运动这么厉害了?”

    她可不信突然就有了感觉这种话,突然有了感觉最多超常发挥,哪有能呈指数倍上升的。

    思考了一下虞凝梦的性格,夏煜很快就找到了可以被虞凝梦接受的借口。

    他对虞凝梦露出神秘的笑容。

    虞凝梦抓了一下他的腰,小声说:“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坏。”

    又雪将虞凝梦和刘蔓蔓的反应收在眼底,她的心中有些得意,因为只有她知道安思瑶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变得这么厉害。

    她已经在想着,要不要让哥哥也帮自己来一次,只是可惜,她的运动会要等到明年。

    场下,比赛继续着,这场过去后,安思煜和刘蔓蔓又下去打了一场,早上的比赛就已经结束。

    中午才外面吃了午餐,逛了一会儿街后,一行人再次来到了球场,夏煜和刘蔓蔓还需要再打一场。

    一天的比赛过去,夏煜也没有从安思瑶的身上出去,而是跟着回到了安思瑶的别墅。

    有段日子没有使用安思瑶的身体了,夏煜随意的在别墅下走着。

    “明天你还来吗?”安思瑶的声音响起,她问的是羽毛球比赛的事情。

    “你想我来吗?”夏煜反问。

    认真思考了三秒,安思瑶给出答案:“想。”

    “那我还会来的,不过是在你要输了的时候,你也要自己加油。”夏煜不好说他很想见到安思瑶打不到球的可爱样子,所以装作是为了安思瑶的成长。

    “我会努力的。”安思瑶干劲满满。

    夏煜心中却琢磨着,明天带着摄像机去,将安思瑶的样子拍下来。

    他这样一路走着,来到了后院的人工河边。

    河边,尹婉正在打扫着河上的亭子,而尹灵,直愣愣的看着亭子下面的水。

    来到尹灵的身边,夏煜向着女孩目光的方向看去,他发现了一群红鲤鱼。

    “这个可不能吃的啊。”夏煜将手搭在了尹灵的脑袋上。

    尹灵叹了口气。

    尹婉这才注意到自家小姐来了,她站直身子,有些局促。

    她一直认为,自家小姐有点儿怪。

    那些纯洁的女仆们没有发现,但是她却发现了,有些时候,在干活的女仆不经意间放出福利的时候,自家小姐会不动声色的盯着看。

    虽然她已经搞清楚了,小姐没有对女仆下手过,并且听说最近还有了一个男朋友,但她还是有些忧虑。

    小姐明显对她的态度不正常,作为为上流人士服务,和上流人士一同生活的女仆,可是有着严厉的考核的。

    而她一点儿考核也没有,就做了女仆,还是安思瑶的贴身女仆,说没有什么内幕,她是不信的。

    此刻的她面对安思煜,就好像是古装故事里,丫鬟面对恶少一般。

    好在她的身边,还有着女儿尹灵。

    有别人在场,小姐也不好做什么的吧?

    她刚刚安心下来,安思煜就有了动作。

    揉了揉尹灵的脑袋,夏煜说:“别盯着鱼了,去,让厨房做点点心端过来,要曲奇饼干。”

    听到吃的,尹灵的眼中一亮,她立即跑向了厨房。

    现在,尹婉只剩下一个人了。

    尹婉慌张起来。

    “我去打扫别的地方。”尹婉试图逃跑,但被夏煜拦住。

    “你先陪着我。”夏煜说。

    尹婉只能留了下来。

    “坐下吧。”夏煜指了指亭子旁边的长椅。

    尹婉不安的坐了下来,夏煜跟着在旁边坐下。

    让尹婉松了口一口气的是,小姐坐的地方距离她有着一些距离,但还没有等她高兴,安思煜就侧身躺了下来。

    安思煜正躺在她的腿上。

    在躺上去的一刹那,夏煜就感觉到了从安思瑶那里传来的舒适感。

    这个丫头太过矜持,既然感觉靠在尹婉身边舒服,那就动用权力靠着就是了,都是女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夏煜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

    过了五分钟,尹灵和另一个女仆,端着饼干和茶走了过来。曲奇饼干在厨房是常备的点心,所以来的很快。

    让另一个女仆退下,夏煜没有起身去吃的意思。

    让尹灵将饼干端来,他先分了一份给女孩,然后将剩下的给了尹婉。

    “喂我。”他说。

    尹婉纠结了一会儿,只能照办。

    吃着尹婉喂的饼干,夏煜感叹着这才是小说里的生活。

    稍稍体会了五分钟,夏煜登出了安思瑶的身体,让安思瑶慢慢享受。

    尹婉感觉到,本来肌肉还有些绷紧的小姐,突然整个人放松下来。

    这是信任的表现。

    在肌肉放松的情况下,要是突然发生什么事情,是没有办法反应的。

    拿起一块曲奇,尹婉继续喂着安思瑶。

    吃着曲奇,安思瑶慢慢闭上了眼睛,她的记忆回到了十多年前,那时候她和妈妈住在一起,最喜欢的事情就是黏在妈妈的身边。

    这样躺在妈妈的大腿上,也是常有的事情。

    她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将曲奇递到安思瑶嘴边,尹婉发现安思瑶不再张嘴了。

    “她睡着了。”尹灵和母亲汇报着,并看向了尹婉手上还剩下的曲奇。

    将曲奇都给了女儿,尹婉看了看身子有些蜷缩的安思瑶,让尹灵先去拿个毯子来。

    现在已经是十月末,天开始寒了。

    盖上毯子后,安思瑶睡的更沉了。

    将手搭在安思瑶的肩膀上,尹婉扭过头,看着亭子外面的景色。

    她回想着自己的生活。

    只是一个普通乡下人的自己,怎么就突然到了繁华的都市,过来给别人当女仆了呢?

    不过,这里的生活,的确比乡下要好了许多。

    她的手心里,还捏着放到安思瑶嘴边,安思瑶没有张口吃的曲奇。

    她将曲奇放到了自己嘴里。

    有点甜。

    “妈妈。”

    听到声音,尹婉在一瞬间慌张了一下,以为是自己偷吃曲奇被女儿见到了。

    但是,她向着尹灵看去,女孩咔嚓咔嚓吃的正欢,没有空闲说话。

    她又看向了腿上的安思瑶,安思瑶将脑袋向着她怀里缩了缩。

    她想到了自己和安思瑶有些相像的样貌。

    原来是把自己当成了妈妈吗?

    她心中顾虑全部消失,没有什么比睡梦中叫出的“妈妈”更加触动人心的话了。

    她摸了摸安思瑶的头发,眼中带着怜惜。

    之前偷看女仆,也是想要在女仆的身上,找到母亲的感觉吧?

    ……

    周二,夏煜和安思瑶一起来到了学校,比赛就要开始,却久久等不到刘蔓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