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3. 运动少女安思瑶(二合一)
    点击栏位,夏煜来到了蒂娜那里。

    女孩这里现在是清晨,她正在睡觉。

    从床上坐起身,夏煜问:“怎么了?”

    他疑惑着,蒂娜这边母亲是警察,父亲是医生,父慈母爱,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才是。

    在他的脑海中,蒂娜回答:“我要离开这里了。”

    夏煜一瞬间想到了老来得子,丢弃养女的剧情。

    蒂娜的养母怀孕有了自己的孩子,打算将蒂娜送回孤儿院?

    要是在第一区还有一些可能,毕竟养孩子的成本大,可这里是第二区。

    而且,手续都已经弄好了这么久,哪还有退货的道理。

    那两个家伙,也不像是这种人啊。

    在夏煜的疑惑中,蒂娜继续说明着情况:“爸爸要去区外学习,妈妈这边也有个案子要忙,他们问我是跟着爸爸一起走,还是到乡下的爷爷奶奶家里去。”

    听到只是普通的工作调动,夏煜松了口气。

    “你爸爸要去哪个区?”他问。

    “第一区。”

    听到从蒂娜口中说出的话,夏煜一瞬间心动了一下,但很快就平复下来。

    女孩过去第一区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对女孩本身来说,却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首先语言就不一样,其次蒂娜的金发碧眼十分显目,一定会遭遇许多的注视。

    确定了将来虞家集团都是自己的,夏煜已经没有了什么努力的动力,也不是非要将蒂娜收到自己手下不可。

    等白天综合考虑一下吧。

    爬上床,夏煜继续睡着。

    两个小时后,早上七点,蒂煜从床上起来。

    他先来到洗漱间洗漱,然后进入客厅吃早饭,并见到了蒂娜的养父母。

    养父母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他们忧心着蒂娜的想法。

    到了早饭吃完后,他们开始了询问:“蒂娜,爷爷奶奶那边欢迎你过去,不过他们不喜欢猫,喵喵你没有办法带过去。”

    喵喵就是白猫的名字。

    听到要丢下白猫,蒂娜立即在夏煜的脑海中说着:“我不要。”

    “而且,在乡下的话,上学也比较麻烦。”养父母又补充说。

    “爸爸去第一区的哪里?”蒂煜问。

    “去摇光市,第一区最繁华的城市。”养父不知道蒂娜问这个做什么,不过他还是回答了。

    居然就是摇光市?夏煜惊讶着。

    摇光是安家的大本营,在那里可以得到许多便利。

    “回老家的话会怎么样?”夏煜又询问着,准备进行比较。

    “大概只要一个月,妈妈就会有空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回来。”

    两人避开了老家怎么样的话题,看来老家的环境的确不怎么样。

    “要不就和我一起过去第一区吧,就当旅游一个月。我们家还有一个亲戚在那里。”养父说。

    在明显老家是个坑的情况下,再加上唠叨着绝不和白猫分开的蒂娜,夏煜选择了跟着养父离开。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普通的在蒂娜这里玩了半天,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此时才是他这边的早晨,他从床上起来,先看了一下手机。

    他见到了刘蔓蔓给他发了一个消息,说过会儿和安思瑶一起过来。

    刘蔓蔓过来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夏煜将手机丢在一边,洗漱吃早饭。

    在餐桌上,他想着蒂娜的事情。

    女孩大概半个月到一个月后,会过来第一区,她的养父在第一区估计也会很忙,不过,她家在第一区还有着亲戚,似乎可以照料一下蒂娜。

    具体什么情况,还得等到了才能知道。

    夏煜打算这几天多花点时间在蒂娜的身上,帮她练练中文口语。

    夏煜也有着一些自己的私心,他想要让蒂娜留下来,虽然他不再需要女孩的帮忙,但这种人才,能抓着还是抓着好。

    [我可以不用,但我不能没有].gif

    只要语言的问题解决,蒂娜留下来的可能性就大了许多。

    到时候看看能不能让安天封或是虞梁想想办法,将蒂娜的父亲就留在第一区。

    吃完早饭,夏煜撸了一会儿黑猫,见到了过来的刘蔓蔓和安思瑶。

    刘蔓蔓不客气的躺在了沙发上,发出深沉的叹息。

    “怎么了?”抓住安思瑶伸过来的手,夏煜问。

    “下周就是校运动会了。”刘蔓蔓说。

    “你报项目了?”夏煜惊奇着,他没有想到,刘蔓蔓居然还是一个运动少女。

    “不只是我,我和你家安思瑶一起报的。”刘蔓蔓回答。

    “???”

    在夏煜的疑惑中,刘蔓蔓拉住了安思瑶的手:“我们两个一起报了羽毛球双打,等到了比赛的时候,你就可以见到我们两个的飒爽身姿了!”

    “你们一个古筝班,一个钢琴班怎么报在一起的?”夏煜更加惊奇了。

    “系运动会只能班级报名,但是校运动会,就算是不同系的,也能组队!”刘蔓蔓进行着解释,“不过,体育学院的不算,校运动会的传统是不带体育学院的人玩,他们自己玩自己的。”

    让体育学院参加普通大学生的运动会,的确太欺负人了。

    “你们怎么想到报名运动会的?”夏煜又问。

    “蔓蔓说你喜欢。”安思瑶回答。

    夏煜于是看向了刘蔓蔓。

    刘蔓蔓咳嗽了一声:“你敢说你不想见到我和安思瑶在体育馆里,舒展身姿打球的样子吗!”

    夏煜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似乎的确很不错。

    两个美少女跳跃着挥洒汗水,多棒的场景。

    “所以,你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去报名参加比赛,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是一个这么热爱运动的人?”夏煜没有被刘蔓蔓将话题带偏。

    “就是……”刘蔓蔓的眼神有些飘忽,“之前我们班让填一个兴趣爱好什么的表格,我感觉作为一个古筝班的学生,再填古筝也太悲哀了。”

    夏煜能够理解刘蔓蔓的想法,在前世,夏煜有着一个同学,就是如此操作。

    那个同学是在面试的时候,感觉说爱好篮球太普通,没有辨识度,所以说了爱好足球,结果面试考官是个足球迷……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刘蔓蔓继续说着:“我原本想要填唱歌,但感觉唱歌的节目太多,容易被抓壮丁,所以就填了羽毛球。”

    “你自己打你的羽毛球就是了,拉着安思瑶做什么?”夏煜继续问。

    “我原本打算找同班同学的,可是她们都打过羽毛球,只有安思瑶没有打过。”刘蔓蔓的话里带着一些委屈。

    这句话里的蕴含的信息量有点儿多,夏煜进行了一下整理。

    刘蔓蔓看中了安思瑶不会打羽毛球,所以拉上她一起。

    这看起来很难理解,但只要稍稍分析一下,就可以得到解释。

    拉上没有打过羽毛球的安思瑶,代表着刘蔓蔓根本就不是想赢,不想赢是因为她感觉自己赢不了,赢不了是因为她的水平太菜。

    所以,刘蔓蔓放弃了输赢,将目标放在了不丢脸上。

    如何不丢脸?那当然是拉人给自己垫底,只要安思瑶够菜,别人就注意不到刘蔓蔓的涝。

    刘蔓蔓的小算计十分精明。

    但是,安思瑶不会打羽毛球,并不代表着安思瑶的身体不会打。

    只有同伴够菜,就能衬托出自己其实也不怎么涝,但要是同伴的实力太强呢?

    夏煜想着,到时候,也许可以给刘蔓蔓一个惊喜。

    “我们去练习吧!”安思瑶提议说,看来她对自己在赛场上的表现还有点儿在意。

    “走!”刘蔓蔓找安思瑶的目的就是如此,她想要看看,安思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我也去!”又雪也跟在了后面。

    来到小区里的羽毛球场,四人分成了两队,夏煜和刘蔓蔓对打,安思瑶和又雪对打。

    夏煜和刘蔓蔓的心思都不在自己身上,而是一同注视着安思瑶和又雪。

    从小就开始做家务的又雪,在体育上成绩一直不错,她以一个标准的姿势,给安思瑶发了球。

    1秒:球飞过了安思瑶身边

    2秒:球落在了地上

    3秒:安思瑶挥出了球拍

    “……”

    “是我太快了,抱歉。”又雪又拿起了一个球,这次,她压住了实力,将球发出了一个大大的弧线。

    这种球,就是初学者也能够接到,安思瑶也的确接到了,但是球击在了网上,还是失败。

    “瑶瑶姐你来发球吧。”又雪感觉安思瑶可能不擅长接球,她准备在安思瑶发球过来的时候,让一球表示一下安慰。

    安思瑶开始发球:

    1秒:球从她的手上落下

    2秒:球落在了地上

    3秒:她挥出了球拍

    又雪没有办法继续了,她用求救的眼神看向夏煜。

    夏煜叹了口气。

    因为担心安思瑶遭遇危险,安天封给安思瑶免了体育课,在东之乡的时候,每到体育课就是安思瑶自由活动的时候。夏煜甚至怀疑,安思瑶从小到大就没有上过体育课。

    他换了又雪的位置,让又雪陪着刘蔓蔓一起打。

    刘蔓蔓的斗志满满,刚刚见到安思瑶的样子,她已经确定了计划的成功。

    “来吧!”刘蔓蔓对又雪说。

    又雪试探的发了一球,刘蔓蔓成功接住,打了回来。

    确定了刘蔓蔓不是和安思瑶一样的菜鸟,又雪放松下来,她在下一球稍稍用了一些技巧,将球打到了刘蔓蔓所站的另一边。

    刘蔓蔓跑了一半,球就已经落在了地上。

    “卑鄙,居然趁人之危!”刘蔓蔓对又雪说。

    我还没有用力啊!

    又雪感觉自己太难了,刘蔓蔓的技术也就比安思瑶稍微好上一点儿。

    在她想着应该怎么放水而又不失礼貌的,和刘蔓蔓周旋的时候,夏煜和安思瑶走了过来。

    “今天就算了吧。”夏煜咳嗽了一声说。

    “好。”发现了自己和又雪的实力差距,刘蔓蔓同意了夏煜的提议。

    刘蔓蔓没有察觉到事情的不一般,只以为是安思瑶太菜不想玩了,但心细的又雪,却感觉到里面有着问题。

    在她疑惑着的时候,夏煜将她拉了过去。

    “你和瑶瑶一起去商场,买一下女孩子运动必要的东西。”夏煜对又雪说。

    又雪冷静分析,仔细思考,发现了问题。

    她瞪大眼睛,看向了安思瑶的上身。

    安思瑶回以纯洁的眼神。

    拉过安思瑶,又雪小声的和她介绍着情况,并带着她一齐前往了商城。

    剩下夏煜和刘蔓蔓,一起回到了别墅。

    刘蔓蔓已经将比赛的事情彻底放下,现在距离比赛还有两天的时间,不管安思瑶怎么努力也没有作用了。

    她特异让安思瑶在这时候才告诉夏煜,就是为了让安思瑶没有练习的时间,能够保持原汁原味的菜。

    刘蔓蔓在沙发上躺着,夏煜则拿起自己的游戏企划慢慢写着。

    夏煜发现,刘蔓蔓在沙发上不断翻来覆去的动起来,似乎身体有些不舒服。

    在他准备询问的时候,刘蔓蔓站起了身:“又雪的房间在哪里?”

    不应该是厕所吗?

    夏煜带着疑惑,指了又雪的房门。

    站起身,刘蔓蔓进入了房间里。

    三分钟后,少女回到了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说着轻松多了。

    夏煜虽然没有听得懂,但直觉告诉他不要探究这个问题比较好。

    “我们弹古筝去吧。”无聊的刘蔓蔓,开始寻找乐趣。

    “古筝也在钢琴室里,要弹你自己去。”继续写着企划,夏煜并不理会刘蔓蔓。

    刘蔓蔓也习惯了夏煜的冷淡,她来到钢琴室,自己弹起了古筝。

    一个小时后,又雪和安思瑶一起回来,四人普普通通的打着游戏。

    到了傍晚时分,刘蔓蔓离开,安思瑶也被虞凝梦叫走。

    玩了一天的又雪打了一个哈欠,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看着自己床上,多出来的一件衣服沉思着。

    这是一件运动胸衣,不是她的,也不是安思瑶的。安思瑶之前根本没有这个,她去商场,就是为的给安思瑶买这个。

    那么,嫌疑人就只剩下了刘蔓蔓。

    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这样东西,会在自己和瑶瑶姐不在的时候,离开刘蔓蔓的身体?

    而且还是出现在她的卧室里。

    原来哥哥除了徐幼香之外,和刘蔓蔓也有着关系?

    成年人的世界这么乱的吗!

    不过看起来是哥哥占了便宜,算了。

    又雪将衣服丢在了换洗衣篓里。

    五分钟后,发现问题的刘蔓蔓给又雪发了消息:

    『又雪,你有没有看到你床上有什么东西?』

    『没有』又雪沉思后回答。

    她想着,这不仅仅只是一件衣服的问题,还代表着刘蔓蔓和哥哥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暴露,为了不让刘蔓蔓尴尬,打扰哥哥的好事,她还是装作没有看见为好。

    她的好心,却让刘蔓蔓产生了一些误解。

    刘蔓蔓确定自己是将衣服落在了又雪的床上,现在又雪却说没有看见,这是为什么,衣服还能凭空消失不成?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先又雪一步,拿走了衣服。

    他是想要干什么!

    客厅里,正和段怡交代着工作的夏煜,突然收到了刘蔓蔓的消息。

    『变态!』

    『???』夏煜不得其解,只以为是刘蔓蔓那个来了心情暴躁,没有理睬。

    见到夏煜没有承认和归还的意思,刘蔓蔓更加羞恼了,但她又不好意思直接问。

    同时,刘蔓蔓的心中,还有着一丝异样。

    夏煜这样,是表示对她也有着意思的吗?

    她又想起了刘蓉兰说的,和夏煜的情侣关系可以有这种话。

    在床上翻来覆去,刘蔓蔓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这样,到了下周一,也就是校运动会开始的时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