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1. 见瑶瑶外公(二合一)
    夏煜在一瞬间慌乱了一下。

    外公怎么突然就要见自己了?自己最近也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就是那天在学校大礼堂的后面和安思瑶亲热被虞凝梦发现了而已。

    是虞凝梦告状了?

    还是说虞梁只是正好路过,顺道看看自己?

    该不会出现那种给你一个亿离开我外孙女的剧情?

    “你不想见外公吗?”安思瑶仰起头,看着夏煜。

    “只是有点儿意外而已。”夏煜趁机亲了一下安思瑶的额头。

    看着安思瑶突然变红的脸,他在心中得意着。

    “走,我带你去看金鱼。”夏煜口花花着。

    他的话音未落,一道清脆的碎裂声响起。

    夏煜进来的时候,为了不发出声音,没有关门,此刻,又雪正路过门口。

    她的手上端着果汁,碎裂声是水杯落地的声音。

    面对夏煜和安思瑶投来的目光,又雪仰头打量起天花板,她突然一锤掌心:“今天灵灵叫我玩,我先走了!”

    说完,也来不及收拾地上的碎瓷片,又雪拿起自己的小包,就离开了别墅。

    家里就只剩下了夏煜和安思瑶。

    本来只是口花花的夏煜,不由因为时机的正好,产生了一些想法。

    但他在进一步行动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打电话过来的,是虞凝梦。

    按下接听键,夏煜疑惑着虞凝梦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做什么,居然还选择了这么好的时机。

    “你们在做什么?”虞凝梦开门见山的问。

    看了眼旁边面色红晕的安思瑶,夏煜回答:“我们在聊人生。”

    “你给我等着,二十分钟后我就到了。”虞凝梦并不相信夏煜的话,“把视频通话开了,我要看着你们。”

    虞凝梦本来在公司盯着项目,听到女仆报告说尹灵突然被又雪约出门了,她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所以有了这一通电话。

    作为安思瑶母亲的密友,虞凝梦感觉自己需要看着安思瑶一些,普通的亲密就算了,可不能过界。

    盯着视频里的夏煜,虞凝梦开着车,来到了夏煜的别墅外。

    夏煜和安思瑶,正在门口等她。

    “凝姨。”安思瑶普通的叫了她一声。

    虞凝梦想着,要是以往,安思瑶会乖巧走到自己前面,让自己亲亲抱抱,现在却只是普普通通的叫一声,差距如此之大。

    全是因为这个男人。

    她看向了夏煜。

    夏煜没有理虞凝梦,他已经知道了虞凝梦的目的是什么,虽然他可以理解虞凝梦的做法,但到底虞凝梦还是给他造成了麻烦。

    要是没有虞凝梦的话,他起码可以进入下一阶段了。

    两人互相冷着脸,来到了别墅里。

    虞凝梦还有着工作,她拿出笔记本,继续办公。

    有着虞凝梦在,夏煜也不能再做什么,他普通的教着安思瑶洞箫。

    安思瑶有着天赋,又有着之前夏煜帮她打下的基础,学的很快。

    夏煜想着,等少女的洞箫技艺变得精湛了,能憋气的时间长了,他能够品尝那两瓣唇的时间,也能够变长。

    到了傍晚,又雪发信息给了夏煜:

    『哥哥完事了吗?』

    『……你可以回来了』

    夏煜没有解释,反正都是早晚的事情。

    五点半,女孩打开门回到了家里。

    看着家里多出来的虞凝梦,她十分疑惑。

    哥哥不是在做那种事情的吗,为什么家里会多出来一个虞凝梦?

    “凝姐,你怎么在这里啊。”又雪直接问向了虞凝梦。

    听着又雪对自己的称呼,虞凝梦十分满意,虽然她已经是三十出头的老阿姨,但她内心依旧是一个纯洁的少女,姐姐比起姨好听多了。

    “我过来看着他们两个。”虞凝梦和蔼的摸了摸又雪的头。

    “动作指导?”又雪脱口而出。

    “什么动作指导?”虞凝梦疑惑着。

    “没什么没什么,是我刚刚在想电影里动作指导,那个武打超帅的。”又雪急忙扯开了话题。

    她刚刚只是一瞬间联想了一下,现在已经反应过来,虞凝梦说的看着,应该是看着两人不做坏事的意思。

    “我去做饭。”为了不让虞凝梦发现自己的失态,又雪急忙借口离开。

    四人一起吃了饭,虞凝梦继续工作,剩下的夏煜三人打起游戏,安思瑶对动作类解谜类的游戏都没有兴趣,但对音游十分喜欢。

    又雪也喜欢这种游戏,基本是她们两个在玩,夏煜在一边看着。

    客厅里,都是又雪的叽叽喳喳声,虞凝梦经受不住这种噪音,去了书房。

    虽然虞凝梦还会不时出来看看,但被监视和被巡逻完全是两种感受。

    夏煜拍了拍又雪的脑袋表示鼓励。

    玩到晚上八点,虞凝梦拉着安思瑶回家。

    又过了一天,在二十五号的上午,夏煜接到了虞凝梦的正式邀请,邀请他去别墅里共进午餐。

    夏煜知道,这是虞梁到了。

    换上了一套低调庄重的衣服,夏煜坐上了虞凝梦派来接他的车。

    车是那个眼熟的司机开的。

    不知道是不是夏煜的错觉,他感觉司机看向他的目光中,带着崇拜。

    大概是崇拜自己被安思瑶迷上吧。夏煜这样想着。

    他的想法完全错误,司机崇拜的,是他在间谍上的出色表现。

    司机一直在安思瑶别墅门口的办公室里待命,早上,他见到虞梁进入了别墅,然后刚过了十几分钟,他就接到了虞凝梦的电话,让他接夏煜过来。

    旁人都以为,这是虞梁想要见见自己外孙女养的男人,当他知道,这件事并不是如此。

    养男人在豪门里多普通的事情,作为虞家掌舵人的虞梁,怎么可能为了这点儿小事而见对方?

    见外孙女的男人只是一个借口,虞梁真正的目的是,见见资深商业间谍夏先生!

    能够被虞梁直接接见,可见夏先生作为商业间谍,已经出色到了何等的地步!

    “恭喜你,前辈。”司机忍不住说。

    夏煜微笑回应,并在心中疑惑着,后面那个前辈是什么意思。

    这个司机也准备对哪个豪门小姐下手?

    虽然心中疑惑,但夏煜并没有询问,现在需要担心的,是虞梁的事情。

    在安思瑶的别墅外下车,夏煜见到了虞凝梦,在虞凝梦的引领下,他前往了客厅。

    安思瑶没有下来接,这是因为,少女正在陪着虞梁。

    二楼小客厅里,看着不断朝楼梯口看的安思瑶,虞梁的心中有些不快。

    他知道,安思瑶是在盼着夏煜的到来。

    他能够理解外孙女的心情,当初他和第一任女朋友的时候,也是每天都想腻在一起,但是后来玩的多了,就没有了感觉。

    虽然理解,但虞梁还是不快着。

    你外公我不比那个野男人重要?

    在他的不满中,虞凝梦带着夏煜上了楼。

    虞梁上下打量着夏煜。人长的还行,勉强有自己十二成的水平,身材看起来似乎也不错,行走间有着风度。

    外貌看下来,和自己年轻的时候,差别不大。

    他端坐着,等着夏煜上前和自己打招呼。他想着,要是夏煜得寸进尺,直接叫自己外公的话,就落夏煜一些面子。

    “这是外公。”安思瑶和夏煜介绍着。

    “外公。”夏煜和虞梁打着招呼。

    虞梁张开口,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要是夏煜自己喊出来的,他可以用“我怎么不知道我和你是亲戚”这样的话来刁难夏煜,但夏煜不是自己喊出来的,而是在安思瑶的示意下叫出来的。

    虞梁要是反驳了,就是在刁难自己的外孙女。

    作为一个合格的外公,怎么能让外孙女受了委屈。

    虞梁只能委屈了自己,普通的应了一声。

    他挥了挥手,先让虞凝梦离开。

    端起面前的茶,虞梁慢慢喝着。

    安思瑶从茶壶里也倒了一杯,递给了夏煜。

    夏煜本以为,这是要他先喝口茶再开始聊天的意思,还感叹着豪门的礼教就是不一样。

    但是,在他将一杯茶喝完后,虞梁还是一点儿动口的意思也没有。

    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因为安思瑶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虞梁已经习惯了和外孙女一起安安静静的坐着。

    每当这时候,虞梁就会开始对往事的回想,回想安思瑶小时候,回想他的女儿,回想他的三任妻子,十来任女朋友,要是时间再长一点的话,又回想那些女明星们。

    他此时,正回想到自己女儿,也就是安思瑶的妈妈开始谈男朋友的时候。他见到对面的安思瑶突然动了起来。

    安思瑶端起茶壶,给夏煜续了一杯茶。

    还有这个服务的吗?

    一直自己添茶的虞梁惊奇着,他端起茶杯,一口将茶水喝完,将杯子放在了茶几上。

    然而安思瑶并没有行动。

    他以为是安思瑶没有看见,咳嗽了一声提示。

    但安思瑶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虞梁又拿起茶杯,在茶几上敲了敲。

    安思瑶终于注意到了虞梁的空杯子,她拿起茶壶,递给了虞梁。

    “???”

    接过茶壶,虞梁安慰自己,大概是因为自己坐的比夏煜远,超出了倒茶服务的范围。

    能够有着递茶壶的服务,已经十分令人喜悦,不必奢求太多。

    面带笑容的接过茶壶,虞梁喜滋滋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继续回忆。

    夏煜此时,也找到了乐趣,他在茶几的遮挡下,在虞梁视线的死角处,玩着安思瑶的手掌。

    少女的手指纤细,皮肤嫩滑,要是喜欢手掌的变态见了,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得到。

    在虞梁的回忆中,在夏煜和安思瑶的调情下,时间慢慢过去。

    快到正午,女仆上来询问安思瑶午餐的安排。

    安思瑶先问向了夏煜:“你中午吃什么?”

    要是平常,夏煜可以点出一堆自己想吃的东西,但此刻虞梁还在。

    “随意就好。”夏煜回答。

    问完夏煜,安思瑶又看向了虞梁:“外公,你……”

    虞梁的心中一喜,安思瑶之前从来没有问他吃什么过,这种没有感受过的关心,让他有些激动。

    没等安思瑶说完,虞梁就开了口:“我……”

    安思瑶的后半句话同时说出了口:“你什么时候走啊?”

    “???”

    问夏煜吃什么,然后问我什么时候走?

    他安慰着自己:大概是感觉我忙,怕我耽搁了。

    “我吃完饭就走。”虞梁的语气如常,在安思瑶看不见的时候,他狠狠的瞪了眼夏煜。

    夏煜不得其解。

    到了午饭时间,虞梁本来坐在主位上,但见到安思瑶拉着夏煜坐在一起后,他将位置调到了安思瑶的另一边。

    女仆一一上菜。

    夏煜相中了一碟烤鸭,他盯上了其中一片,伸出筷子,却在即将夹到之前,被另外一双筷子抢了过去。

    那是虞梁的筷子。

    面对夏煜诧异的目光,虞梁露出得意的笑容。

    后面的虞凝梦揉了揉额头,只要遇到和外孙女有关的事情,虞梁就容易变得不正常。

    摸不准虞梁是个什么毛病,夏煜再次向着烤鸭伸出了筷子。

    虞梁再次劫走了夏煜准备下手的那一片肉。

    就在夏煜想着,是不是要放弃这一盘菜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端起了碟子。

    那是安思瑶的手。

    将烤鸭放在夏煜的面前,安思瑶向他露出笑容。

    本来得意的虞梁,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看了看虞梁的面色,夏煜拍了拍安思瑶的手背,又将烤鸭放回了原来的地方。

    给未来外公一点儿面子。

    虞梁的心态已经彻底炸裂开来,接下来他没有再向着烤鸭伸出一筷子,只是默默的吃着面前的菜。

    午餐之后,女仆端上了水果,安思瑶直接将水果盘子端到夏煜的面前,虞梁也一脸平静。

    之前倒茶和问饭的事情,在他的脑海中回访着,他于是知道,他已经阻拦不了夏煜了。

    他从没有见过自己外孙女如此殷勤的样子,连外公都不顾了。

    吃完水果,虞梁叹了口气,站起了身。

    “你跟我一起来。”虞梁向着夏煜招了招手。

    虽然他已经不得不认下夏煜,但还是要将考察继续下去。

    刚刚的见面只是开幕而已,下面才是开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