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6. 瑶瑶不在就可以了?(二合一)
    好不容易,虞梁收住了笑,他问虞凝梦具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得到了虞凝梦的解释之后,他有些失望。

    他还以为自己外孙女真的挪用公款包养男人了,原来动的只是自己上次给的钱,而且不像是包养男人,反而像是被男人骗了钱。

    他又向着虞凝梦打听了一下夏煜的事情。

    虞凝梦虽然对夏煜有着怨念,但也没有公报私仇,而是实话实说着。

    她告诉虞梁,从安思瑶把银行卡交给夏煜到现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夏煜一点儿也没动用卡里的钱,并且,夏煜也算是一个年轻才俊,和安天封合伙搞了不少钱,不至于骗安思瑶的。

    这些虞梁都已经查过了,他刚刚只是不可避免的怀疑一下。

    “另外,你外孙女和那个夏煜的关系,可能进展有点儿快。”虞凝梦暗示着虞梁。

    虞梁听出了暗示,但是不以为意。

    “这个到没有关系,我初……咳,瑶瑶能到现在才开始接触已经算是守身自爱了,你还想她和你一样,一辈子都……”

    虞梁的话还没有说完,虞凝梦就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放下,虞梁摸了摸下巴。

    他叫来新的助理,从自己的私人卡里,拨了五千万给虞凝梦,这次直接打到了虞凝梦的卡上。

    安抚了虞凝梦的情绪后,虞梁又开始思考起夏煜的事情。

    这个夏煜,看来得赶紧见一见了。

    夏煜不知道虞梁已经盯上了他,他继续过着打游戏玩别人身体和安思瑶亲近的生活。

    这样到了十月十七日,也就是音乐学院作曲大赛开始的日子。

    白天他就将票给了安思瑶,并拉来刘蔓蔓,让刘蔓蔓陪着安思瑶。

    他不放心安思瑶一个人在有着男人的外面晃悠。

    参赛者的座位,在靠近后台入口的部分,所以夏煜不能和安思瑶坐在一起。

    晚上七点半,三人一起进入了会场。

    这是音乐学院的小会堂,比中秋晚会时候的大会堂小得多。

    “嘿,你到底是准备弹什么?”刘蔓蔓勾住了夏煜的脖子,想要打探内幕消息。

    她已经问过了,夏煜要弹的不是白马和雨中白马。

    “还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夏煜掰开了她的手,“瑶瑶还在,你自重一点。”

    勾住对方脖子的动作,会让两人的身体贴紧。

    “瑶瑶不在就可以了吗?”刘蔓蔓反问。

    “……”夏煜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也会被这种如果公式调戏。

    “不在也不行。”夏煜说。

    夏煜的回答十分普通,刘蔓蔓有些失望。

    拉住了安思瑶的手,刘蔓蔓又继续问起刚刚的问题:“瑶瑶也很想知道你是想要弹什么的,是不是?”

    她企图拉着安思瑶一起,加大逼问的力度。

    “嗯。”安思瑶的回答让刘蔓蔓高兴了一下,还以为安思瑶是同意了自己的话,要和自己一起逼供夏煜。

    然而安思瑶接下来的说出的是:“过会儿我会认真听的。”

    安思瑶虽然好奇,但并不想要提前知道,她会照着夏煜的安排,在演出开始之后倾听。

    刘蔓蔓十分失望,她感觉安思瑶已经彻底被夏煜洗脑了,就连夏煜在外面找了另外一个相好也不知道。

    她又想到了蓝宝石王冠的事情,恶向胆边生,想要以此来威胁夏煜,但她及时遏止了恶念。

    要威胁也得私下里威胁。

    夏煜将安思瑶和刘蔓蔓送到了她们的位置那里,在那里,他还见到了沈盛生和辅导员。

    普通的问了声好,夏煜和他们告别,去了自己的参赛者座位。

    装作看后面的门,辅导员瞥了一下刘蔓蔓的脸,心中直乎着龟龟。

    他之前听说夏煜和刘家有着关系,还在想着关系是有多大,原来已经大到了和嫡女一起玩的地步。

    这个关系发展下去,将来刘蔓蔓分产业后,说不定就能成为左膀右臂,坐镇一家大公司了。

    相比之下,沈盛生只是普通的欣赏夏煜的音乐天赋,混的再好也不过是个音乐家。

    作为一个金钱主义的人,辅导员感觉夏煜还是投靠刘家划算。

    因为安天封和虞梁的有意低调,辅导员不认识安思瑶,不然,要是他知道还有一个安家嫡女,虞家唯一继承人的存在的话,还要更加震惊。

    惊愕了一会儿,辅导员回复了原样,虽然感觉夏煜选择刘蔓蔓那边更好,但是夏煜不是他,他是站在沈盛生这边的,只有沈盛生能给他更多的东西。

    他在心中对夏煜说了一声抱歉,因为他要坚定的给沈盛生助攻。

    沈盛生也回头瞥了眼两女,他感觉安思瑶有点儿眼熟,但没有认出来。

    他又瞥了眼夏煜,摸了摸嘴边的胡子,十分满意。

    他问向旁边的辅导员:“你说夏煜会弹白马还是雨中白马?”

    这个问题将辅导员难住。辅导员事先感觉沈盛生会问关于音乐的事情,所以花功夫补习了一下,确保沈盛生问到了自己不是无话可说,但他没有想到,沈盛生会问这种选择题。

    雨中白马他知道,中秋晚会弹的,但白马又是个什么东西?

    等不到辅导员的回答,沈盛生摇了摇头:“小傅啊,你这智商不行啊。雨中白马是双人弹的,白马是单人弹的,你说还用想吗?”

    辅导员在心中咆哮着:我连白马是什么都不知道,哪知道他是一个人弹的!

    “对对对,雨中白马我还听了,真是脑筋转不过来了。”辅导员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一脸无奈。

    “哈哈哈,没事多看看侦探小说。”沈盛生心情愉悦,他没有继续为难辅导员,又看向了夏煜。

    他想着,夏煜上次拒绝了中秋晚会,这次却十分干脆的参加,一定是重新感觉到了音乐的美好,感受到了让听众沉醉的成就感。

    只要确定夏煜的音乐梦重新出现,他就可以开展下一步的计划,拉着夏煜叛出师门,来到他笙乐的旗下了。

    古筝除了夏煜,还有几个不错的苗子,少了夏煜也不算什么。就是夏煜花派传人这个身份比较麻烦,刘蓉兰一定指望着他重振花派。

    不行的话,就想办法让他两边一起吧。

    笙乐的大旗要是缺了他扛,可就彻底完了。

    扛旗人是笙乐的宣传核心,不管哪个乐器派别,年轻人都是憧憬着扛旗人而热情投入的。

    扛旗人的实力不足,带来的打击是巨大的。不光是进来的年轻人少的问题,进来的年轻人,也会丧失热情,全员变成混子,加剧没落。

    沈盛生长长的叹了口气,心情有些抑郁起来。

    抬起头瞥了一眼刘蔓蔓,他继续想着,没有天赋的人,倒是十分努力,有着天赋的人,却总是跑开。

    不知道沈盛生内心的波动,夏煜此时,正和别的参赛选手们坐在一起。

    见到夏煜,别的参赛选手们有些惊讶。

    “你是弹什么的?”其中一个选手问。

    “钢琴。”夏煜回答。

    “可我没有见过你啊,你大几的?”另一个选手大概是钢琴班的,他问。

    夏煜心想,他是文学院的,音乐学院的当然不认识他。

    不过这样说出来,可能会招惹麻烦。

    “大一。”夏煜回答。

    “哦,仔细看还是有点儿眼熟的。”别的参赛选手们点了点头。

    他们说的眼熟,是在中秋晚会上,和之前的演出中见过夏煜,要是他们顺着感觉仔细回忆一下,就能认出夏煜,但他们没有。

    他们要是问一下夏煜的名字,也能认出夏煜,但他们也没有。

    他们都是想着,这里是音乐学院的比赛,来的一定是自己学院的同学。

    其中有一个学生好像察觉了一些,但是见到周围的同学和夏煜自己,都普普通通的样子,而且那个夏煜是古筝和笙玩的好,不是钢琴,他反而以为是自己多心了。

    一群人都是熟人,他们确定了夏煜不是混进来的之后,又开始聊起比赛的事情。此时比赛还没有开始,可以尽情聊天。

    “这次的比赛,就是老冈和老郑争雄了。”一个选手说。

    “是啊是啊。”另外的选手附和着。

    “我一直感觉这种比赛,一点儿悬念都没有,大家都在一个学院,几分几两都清楚,它还能突然跳出来一匹黑马不成?你说是不是?”说话的选手问向了夏煜。

    夏煜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嗯,这个学弟有点儿内向啊,不过没有关系,以后一起参加的活动多了就习惯了,老郑当初也是,我好记得我们第一次拉他去按……”

    “咳咳咳。”剩下的选手立即咳嗽起来。

    说话的也立即收住了口。

    他刚才说的是他们小圈子里的事情,在外面,他们一个个都是正派人士,别人的诱惑统统避开,只有自己人才一起玩一玩。

    场面一时沉默下来,十分尴尬。

    一个选手开了口:“我们不如来压一压老冈和老郑,谁能获得冠军吧?”

    场面于是又活跃起来。

    “我感觉是老郑,老郑比较正统,应该讨老师们的喜欢。”

    “我感觉是老冈,老冈女朋友做的曲子,那是真的刺激,现在的老师也都不是正经的,说不定就点了老冈。”

    他们激烈的讨论着,让夏煜有些紧张。

    老郑和老冈,到底是何许人也?被他们这么推崇?

    一开始,夏煜想着既然自己来了,怎么可能不是第一,但现在,听了这些人吹嘘的话语,他有些怀疑了。

    这里毕竟是华大,卧虎藏龙,自己才LV5的音乐就想要笑傲群雄,是不是太过自大了一点?

    正在他想着的时候,饱受期待的老冈和老郑过来了,他们坐在了一起。

    “我们待会儿一较高下!”老冈看向老郑。

    老郑靠在了椅背上:“我们两个的曲子差不多,就看谁的演奏技巧强了。”

    两人的目光交汇,他们的脸上,露出同样的笑容。

    台上,评选的老师已经就位,乐器也已经就位,主持人说了比赛开始。

    夏煜向后靠了靠,他决定先观望一下,看老郑和老冈是个什么水平。

    虽然他感觉自己不至于输,要是不能力压群雄拿到第一的话,献曲就没有意义。

    他的观望计划失败,主持人第一个念到的,就是他的名字。

    主持人也只念了一个名字,这是比赛的特色,先弹曲子,再说废话。

    上台后,夏煜坐在了钢琴前。

    台下,沈盛生一皱眉头,他看向辅导员:“夏煜怎么弹钢琴了?”

    辅导员也一脸茫然,沈盛生不知道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啊!

    好在沈盛生也只是表示一下自己的惊讶,他没有继续问。

    参赛者的位置处,那些老资格的选手们,也稍稍讨论了一下,他们给老郑和老冈介绍了一下夏煜。

    听到这是和自己一样弹钢琴的小学弟,老冈露出笑容:“不知道这个小学弟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还能有什么惊喜,冠军反正都是你们两人里选了。”另一个选手说。

    老郑和老冈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他们知道,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夏煜开始了弹奏。

    听到前奏,老冈和老郑点了点头,听到第一部分,老冈皱起了眉头,听到第二部分,老郑瞪大了眼睛,听到第三部分,剩余的选手们,惊愕万分。

    台上,夏煜因为有些担忧翻车,他打开了优雅,音乐LV5全力以赴。

    一串悠扬的前奏,在他的指下响起。

    刘蔓蔓闭上了眼睛,认真的听着。旋律慢而婉转,让她想到了太阳、草地和蝴蝶。

    如果将曲子分为春夏秋冬的话,这首曲子就是春。

    前奏结束,第一部分正式开始,旋律变得有些轻快起来,但整体还是十分婉转,旋律还是比较慢。

    在这一段,刘蔓蔓感觉到了风,阳光下,风吹过草地,蝴蝶嬉戏。

    但好像还不止如此。

    刘蔓蔓轻皱眉头,她感觉自己漏掉了什么,但一时不能发觉。

    她继续往下听着。

    第二部分的乐声变得有些低沉起来,好似阳光、草和蝴蝶都进入了沉睡。

    这是黄昏。刘蔓蔓判断着。

    乐声依旧动听,但刘蔓蔓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里,她那种漏了什么的感觉,更加严重了。

    第三部分开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