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5. 挪用公款安思瑶(加更11)
    “花了。”安思瑶用怂怂的语气,说着嚣张的话。

    “五千万你都能……”虞凝梦思考了两秒,明白过来,“你是不是给夏煜了?”

    “给我的钱,就是我的了。”安思瑶扭开了脸,去看窗外的景色。

    虞凝梦很想告诉安思瑶,那是自己用给安思瑶当女仆长的条件,从虞梁那里换来的钱,给她只是为了让她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而已。

    但是,此刻是在车上,虞凝梦也不好继续说下去。

    叹了口气,虞凝梦有些心累。

    当见到安思瑶将安家的公司都送给夏煜的时候,她是开心的,对安思瑶败安家的产业而开心,结果现在她就遭到了报复,她自己的创业起步资金,都被安思瑶送了。

    这个败家女!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花这么多的钱!

    虞凝梦暂时忍气吞声,准备等到回到别墅,没了别人的时候,再好好和夏煜说一说。

    前面,开着车的司机,将两人的话,都收进了耳中。

    他进行着总结。

    虞凝梦想要创业,结果发现小姐将创业资金都花在了一个叫夏煜的男人身上。

    表面上看起来,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败家小姐的骚操作,但是,真的那么简单吗?

    那个心狠手辣、深谋远虑、无所不知的大小姐,会沦陷在一个男人的手中?

    要不是知道那个夏煜是谁的话,司机说不定还会信。

    想到当初载着夏煜的时候,遭遇到的天降手机暗杀事件,想着夏煜未卜先知,镇静自若的样子,司机知道,事情一定不像自己看到的这么简单。

    他猜测,大小姐一定是让夏煜干了什么事情,然后这五千万,是报酬。

    因为不怎么好解释资金流向,所以营造了自己沉迷男色的样子。

    证据就是,在一个多月前的时候,司机通过女友闺蜜的男友,知道了虞家的制药公司,突然收获了两个较为成熟的肌肉神经方面的药物研究资料。

    女友闺蜜的男友很确定的告诉他,这两款药之前没有任何研究的风声,就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般。

    哪有药能凭空冒出来,只有可能,这两个药的研究地点,并不是虞家的研究所。

    那么,为什么别家的制药资料,会突然来到虞家的制药公司里?

    答案只有一个。

    原来,夏煜先生是一名商业间谍吗?

    司机这辈子,最佩服的是两种人,一种是特工,还有一种就是间谍,两者都是帅气和刺激的结合体。

    想到自己居然好几次载过偶像,司机不禁有些激动。

    他的心跳有些加速,他马上发觉,并做着调整。

    他怕自己的情绪被后面的小姐和女仆长发觉,导致自己被灭口。

    又通过车内的后视镜向着虞凝梦看了眼,见到虞凝梦脸上还带着不忿,司机扯了一下嘴角,露出看破一切的眼神。

    作为女仆长的虞凝梦,怎么可能不知道这起间谍行动,她是在故意演戏!

    她想要借着自己的口,传播“小姐迷上了男人大手花钱”的流言,以此来让更多人相信这一点,掩饰间谍活动资金的投入!

    虞凝梦一定还在别的许多地方,给别人也演了戏,那些人多半已经信了,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他这样睿智。

    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司机感叹着豪门世家的可怕。处处算计,步步陷阱,他看破了一个,却说不定已经身中无数个。

    在心中默念了一句慎言、慎听、慎行,司机认真的开着车。

    到了别墅前,虞凝梦和安思瑶下了车。

    在前庭的路上,虞凝梦没有说话,到了别墅里,到了安思瑶房间,让女仆退下,她才开了口。

    “你不是已经送了他两个公司了吗,怎么还送钱给他!”虞凝梦的心态有点儿崩,为了这次大展宏图她忍辱负重当了一年女仆,却不想被安思瑶坑了。

    安思瑶低着头。

    虞凝梦将激动的语气放缓:“你送公司没什么,但流动资金你送了做什么,而且这是用来给你创业的。”

    安思瑶还是没有说话。

    虞凝梦站起了身:“我现在去把钱要回来。”

    “不行。”安思瑶终于开了口,她拉住了虞凝梦的手,“那是给我的,我给他怎么了。”

    虽然话的内容很硬气,但安思瑶说话的语气,却有些飘忽,就好像是恐怖片里的女配,对怪物说“你再过来我对你不客气”了一般。

    虞凝梦惊讶着,没有想到安思瑶居然还会阻拦她。

    以前安思瑶做了什么错事,都是她让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

    一定是那个夏煜引诱了瑶瑶!瑶瑶以前那么乖!

    她不再提要去追回钱的事情,将怨气发泄在了夏煜的身上:“你花钱也要捞点好处吧,谁知道他是不是一个银枪蜡头,到时候他不行你的钱可不都打了水漂?”

    安思瑶反驳说:“他不是。”

    虞凝梦一下子怔住,她的话语有些颤抖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过。”虽然有些羞涩,但为了不让虞凝梦诋毁夏煜,安思瑶还是说着。她说的是下午她用夏煜身体时候的事情。

    虞凝梦后退了一步:“除了看还有别的吗?”

    “还摸过。”想到上厕所的姿势,安思瑶的脸又红了起来。

    虞凝梦大惊失色,她明明探查出来,安思瑶和夏煜连亲都是刚亲上,而且还只是一次,怎么突然就跳到了这么刺激的阶段?

    她还想要再继续问,但言语可以是伪物,她决定自己求证。

    她来到门前,先将门锁上,然后将安思瑶按在了床上。

    ……

    一分钟后,虞凝梦从安思瑶的房间走出,她松了口气。

    事态还没有到最严重的地步。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安思瑶的反抗有点激烈,她被踢了一脚。

    不过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今天的两件事情,必须要和董事长汇报了!

    回到自己的卧室,虞凝梦拨通了虞梁的电话。

    “发什么了什么事情?”虞梁的声音,在话筒里响起。

    “你外孙女挪用公款包养男人了!”虞凝梦没好气的说。

    “什么?”虞梁喜出望外,“哈哈哈哈哈,这丫头现在这么有出息了吗?”

    虞凝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