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2. 夭寿了,会长真笑了(二合一)
    从女人的话里,夏煜可以得到一个信息:

    女人就是因为温紫莹是女孩子,才凑过来的,她是一个喜欢带着同性回家的人。

    那么,让她认为温紫莹不是一个女孩子,会怎么样呢?

    这个有点儿难,因为温紫莹之前已经暴露,现在想要扭转女人的印象,需要强力的证据。

    最方便和最明显的证据是喉结,然而很可惜,温紫莹的身体不可能弄出喉结来。

    第二个,就是平坦的胸膛,很遗憾,虽然温紫莹裹着,但一摸还是能够摸出来。

    最后剩下的,唯有那样东西了。

    夏煜用左手挽住了女人的腰,将脸凑到了女人的面前。

    这是为了遮挡女人的视线。

    “姐姐原来喜欢这种,把男孩子当女孩子玩的调调吗?是你的话,我倒是也可以试试看呢!”夏煜用伪声说。

    同时,他伸出右手,将裤兜里的手机取出,塞到了裤子里。

    “还不承认?”女人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那就和姐姐回……”

    她的话突然止住,因为她感觉有什么坚硬的东西,摩擦着她的大腿。

    她见到了温紫煜扭动的腰。

    愣了两秒,如同贴在自己大腿上的是恶心的虫子似的,她激动的站起了身,匆忙后退。

    “变态!”女人冲着温紫煜丢下这么一句话,拿起包快步走出了酒吧。

    将裤子里的手机取出,夏煜叹息了一声。

    好在是一个未经男人的蕾丝,不然还骗不住她。

    “变态!”温紫莹在他的脑海中说着。

    “???”

    我用手机蹭的是她,又不是你,干你何事?

    过了一秒,夏煜反应过来,少女说的应该是将手机放进裤子里的事情。

    真是矫情。

    没有和她争辩,夏煜站起身,离开了酒吧。

    在回去的路上,温紫莹又和夏煜道歉:“抱歉,刚刚有些激动。”

    “没什么,你骂的比我一个朋友轻多了。”夏煜表示并不在意。

    “这个感受也挺新颖的,我们再去找别的女人试试?”

    听了温紫莹的话,夏煜停下了脚步。

    你才是变态吧!

    “我拒绝。”夏煜回答。

    温紫莹遗憾的叹了口气。

    “对了,你最近怎么一直没有过来?”温紫莹又问。

    “最近有点事。”夏煜不愿多说,但还是做了解释。

    “哦,”温紫莹也不在意,“这种被放置的感觉也不错。”

    “……”

    你是真的变态啊!

    夏煜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想法,要是成为温紫莹的男友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借着新感受的理由,做出各种各样的尝试了?

    不过,这种做情人还好,真做妻子的话,家里容易变成糜烂之地。

    夏煜收住了心神。

    在生活的过程中,人会面对许多突然而来的诱惑,这时候,要守住自己的本心才行。

    “今天我们做什么?”温紫莹的话语里带着期待。

    她想要从夏煜这里获得新的体验。

    夏煜没有回答,他好奇的问了另一件事情:“获得的体验你怎么用在书里?”

    他知道,实际上,小说家写的东西,基本都是凭空造出来的,查查资料采访采访专业人士就能写了,甚至幻想小说一点儿资料也不用准备。

    要是专业知识,比如医疗运动类的,还可以用来写专业的小说,但温紫莹获得的是体验,体验小说用不到。

    “有些用来写小说,还有一些用来写散文啊,试啊什么的。”温紫莹回答。

    散文和诗都是注重写作者体验的体裁。

    “你还写散文和诗?”夏煜诧异着,他确定自己没有见到过少女发表的散文和诗。

    “没有发表过。”温紫莹的情绪有些低落。

    夏煜感觉到了不寻常,以温紫莹的名气,就是写得差,发表也不难,而且以温紫莹的文字水平,应该也差不到哪去。

    他准备询问,温紫莹却转移了话题,她教唆夏煜再去别的酒吧玩一玩。

    夏煜严词拒绝,回到了少女的家,看着小说。

    他没有继续用温紫莹的身体刷灵感,现在的灵感基本已经够用,倒是只有LV5的音乐,有些不够用了。

    凭借着LV5的音乐,他能创作出白马那样普通流传的曲子,但他心中,想要做出的旷野的气息,是无论如何也写不出来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将经验卡花在音乐上,当下比较要紧的是经商的技能。

    他正在攒着经验卡,打算到时候一步到位。

    普通的在温紫莹的身体里待了八个小时,夏煜回到了自己的体内。

    此时是凌晨时分,夏煜先看了一下手机,又看了托管煜的日记,安思瑶没有找他。

    少女到底是做什么去了?夏煜更加疑惑了。

    又睡了一个回笼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夏煜知道了缘由。

    安思瑶给他打了电话。

    “我弄到了一大笔钱。”少女高兴的说。

    “怎么弄的?”夏煜想着,原来安思瑶昨天是弄钱去了。

    “外公给的。”安思瑶回答。

    夏煜也没有在意,普通的祝贺了一下少女,起床前往了学校。

    中午放学,辅导员找上了他,告诉他事情没有办成。

    “那是校学生会那边在负责,程序上已经结束了,我插不上手,不过要是请沈教授帮忙的话,一定没有问题。”辅导员说。

    要是是夏煜自己的问题,辅导员就直接帮他找沈盛生了,但这是一个普通同学的问题,值不值得去找沈盛生,还得由夏煜决断。

    辅导员感觉是不值得的。这件事情,找自己这个辅导员,还勉强能扯个师生情谊,但找沈盛生,就显得多管闲事了。

    夏煜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他有些迟疑。

    拿着那个康康的事情去找沈盛生,大概就等于你女儿,带着一个她刚刚认识的小男生,让你让小男生住下一般。

    拿这种对方看来极其无聊的事情去麻烦对方,说不定就会惹人厌恶。

    还是自己的实力不足,要是自己的地位高的话,这种事就不叫做请求帮助,而叫做交待任务。就是突然感觉撒哈拉沙漠可怜,让他去种一棵树,他也不会有着丝毫的不满。

    “不用了。”夏煜做出了决定。

    帮康康完全是看在段怡的面子上,而段怡的面子,其实也不大,两条腿的人很好找,找她一起是相信她的人品和懒得麻烦,并不是非她不可。

    “这种也是没有办法,手续不全嘛。”辅导员安慰着夏煜,“大概是去年有个学生骗助学贷款的事情闹出来,让学生会那边收严了要求。”

    “以前不严?”夏煜随口问。

    “呵,有个关系户每次都在里面捞回扣。”辅导员的语气是鄙夷,但目光满是羡慕。

    “这还能捞回扣?”夏煜诧异着。

    贷款能捞什么,捞利息?利息能有多少?

    “还有别的政策,后面这个贷款可以不用还的。”说到这里,辅导员咦了一声,“昨天我还见到他晒旅游照片啊,要是真的严了的话,他现在怎么还有心情晒?”

    这个话题不是可以和夏煜讨论的,辅导员将话题略过,和夏煜告别。

    在辅导员走后,一边等着的段怡,立即到了夏煜的面前,询问情况。

    见到夏煜摇了摇头,她十分失望。

    “我下午去校学生会那边看看,不行的话,就没有办法了。”夏煜摊了摊手。

    他去学生会主要不是为了康康的的事,而是听了辅导员的话,产生了一些疑惑,想要到校学生会那边去求证一下。

    “不用看了,见不到负责人的。”段怡已经在这方面进行过了尝试。

    夏煜没有说话,吃完午饭,他在宿舍歇了歇,就前往了第一校区。

    他所在的校区,是第二校区。

    到了学生会的办公室,夏煜被拦住。

    “你有什么事情吗?”拦住他的是一个男生。

    夏煜说明了来意。

    “这个没有办法了,没用了。”男生摇了摇头。

    夏煜也不在意,他不是为了这个事来的。

    他在办公室里扫视了一圈,盯上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

    “还有一件事,我可以找一下那边那位吗?”夏煜指了那个眼镜女生。

    男生疑惑的看了夏煜一眼,扭头对正在看书的眼镜女生说:“会长,有人找你。”

    居然直接点中了会长?夏煜诧异着。

    眼镜女生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前面的陌生男性。

    夏煜邀请眼镜女生出去谈。

    “你就是那个夏煜吧。”来到外面,眼镜女生伸出了手,她认出了夏煜。

    握住了眼镜女生的手,夏煜感叹着出名的方便。

    随便遇到一个人,就是认识他的,可不就方便了许多。

    不过这只是将两人关系,从陌生变成了一般友好,从眼镜女生公式化的笑容就可以看出来,她不是那些脑残粉。

    现实中,也没有那么多脑残粉,网络将全球各地的脑残粉集中在了一起,才显得规模庞大。

    只是普通的友好不够,想要解开心中的疑惑的话,夏煜还需要更进一步的关系。

    他开启了优雅和精神治疗,和眼镜女生开始了交谈。

    学生会里,剩下的三个成员聚在一起,嚼着舌根。

    “什么情况,居然有人过来约那个机器人了?”一号男生说。

    “假的,你没有看到对方说找她的时候,她也一脸茫然的吗?”二号男生反驳。

    “那个男生是过来说之前那个助学贷款的事情的。”三号男生,也就是刚刚接待夏煜的男生说。

    “那不是副会长负责的事情吗?”一号男生插口。

    “估计是想要直接找会长,假的假的,不是什么爱情故事,散了散了。那个女人整天假笑,做同事蛮好,谁要找那样的女朋友。”二号男生做着总结。

    然而他们并没有散开,而是继续说着眼镜女生的事情。

    “要是真诚一点的话,会长还是挺好看的。”

    “别想了,当初副会长公开表示追求她,然后努力了一周也没收获一个真笑的事情你们忘了?”

    三人想起了眼镜女生,面带微笑着处理副会长的种种示爱行为的事情,眼镜女生的态度和蔼,表情温和,好像被示爱的不是她一般,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就是一架微笑机器人,换我我也不行。”

    他们说的正起兴,突然听到了一阵笑声。

    三人闭上了嘴,惊愕的看着对方。

    “这笑声是不是有些耳熟?”

    三人一起来到门口,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隙,偷看向外面。

    他们见到,那个被称为微笑机器人的会长,此时正开心的、真挚的笑着,她靠着那个不知名的男生,肩膀颤动,就是小孩子,也可以分辨出她现在很快乐。

    “夭寿了,那个会长居然笑的这么真!”

    “快,掐我一下!”

    “那个男生是什么神仙人物!”

    见到眼镜女生向着他们这边瞥来,他们急忙关上了门。

    收回视线,眼镜女生知道,自己刚刚的神情已经被同学们见到了,她的心中有些懊悔,感觉自己的人设崩了。

    她又看向了夏煜,她从小是一个感情比较淡漠的人,对男生也从来没有兴趣,不知道为什么,见了对方却有些快乐,交谈下来更加快乐了。

    她忍不住掏出手机,和夏煜换了企鹅号。

    加完后,她收起了笑容,问:“说吧,你有什么事情,能帮的我就帮帮你。”

    她知道,对方一定不是过来无偿和她聊天的。

    见到眼镜女生是一个爽快的人,夏煜露出笑容,他将康康的事情说了说。

    眼镜女生先问了手续的事情,夏煜将段怡发给他的资料给她看。

    看了一会儿,眼镜女生答应下来:“添上不成问题,你等着消息吧。”

    许多事情都有着操作空间,问题是,对方愿不愿意去给你操作,毕竟,没有人会自找麻烦。

    更何况,操作空间是操作空间,规章制度是规章制度,很多操作空间其实是在打规章制度的擦边球,有着风险。

    夏煜倒是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还能真的操作上,他主要是想问另一件事情。

    “这个贷款的申请是加严了吗,之前申请了一次,因为少了贫困家庭的头衔,没申请上。”他问。

    听了夏煜的话,眼镜女生轻皱眉头:“没有加严,还和以前一样,不是贫困也没有事情,她是被谁卡了。”

    涉及到暗幕问题,眼镜女生有些不好答应的那么爽快了,她让夏煜等一等,进去办公室,翻了翻电脑里的名单。

    见到最初的名单就没有康康的名字,眼镜女生松了口气,这代表是最下面的负责的人卡的,那些小虾米不需要在意。

    出来后,她的面色轻松:“没问题,你放心吧。”

    “能告诉我是谁卡的吗?”夏煜又问。

    “是你们院学生会那边负责的人,我也不清楚是谁。”眼镜女生其实知道是谁,名单里有写,但她不好明说,只能这么提醒夏煜。

    提到院学生会,夏煜立即想到了易施友。

    他眯起了眼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