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1. 拒绝的体验(二合一)
    他已经有着几天没有来到棕熊这里,这是因为耐力他已经刷到了LV3,力量也跟着来到了LV2,差不多够用了。

    这次过来,他主要是来确定一下棕熊目前的情况,要是情况好的话,他就准备先把棕熊这个栏位放置着。

    现在,是这边的清晨时分,棕熊正趴着睡觉。

    站起身,夏煜打量着四周。

    他惊讶的发现,现在棕熊所在的地方,是一栋木屋。

    木屋里除了一堆草和一些水果,什么也没有。

    打开木屋的门,夏煜松了口气。

    他现在所在的,还是山洞的旁边,只是多了一栋小木屋而已。

    木屋估计是口罩少女带着人弄的,那个山洞十分潮湿,不是一个长久住熊的地方。

    打了一个哈欠,夏煜看了眼初升的太阳,他爬到了木屋的屋顶,躺着继续睡觉。

    木屋这点儿高度,对棕熊来说,掉下去也不会有事。

    何况,有着灵巧和心灵感应,夏煜也不可能让棕熊掉下去。

    风吹着他的毛发,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他满意的伸直了四肢,进入了睡眠。

    迄今为止,他一共使用过三个种族的身体睡觉,分别是人、猫、熊。

    猫的睡眠和人差不多,甚至还不如人,而熊的睡眠,就比人要舒服多了。

    毕竟熊可是能一睡一个冬天的存在。

    这样不知睡了多久,夏煜慢慢醒来,他感觉身上有点儿重。

    睁开眼睛,他见到的是躺在自己肚皮上的口罩少女。

    “小姐,熊醒了,你要注意啊!”屋子下面的阿伟,心忧的喊着。

    口罩少女抬起头,看了熊煜一眼,又趴回了他的肚子上。

    棕熊的体型并没有比人类大多少,少女趴着就好似在抱着熊煜一般。

    那么问题来了,一觉醒来,身上多了一只美少女怎么办?

    他拍了拍少女的后背,示意对方快点儿下去。

    少女不情愿的放开了熊煜。

    夏煜一个翻身,从木屋上跃下。

    他的动作吓了阿伟一跳,阿伟立即和他拉开了距离。

    这时候,少女也跳了下来,她跟在了熊煜的身后。

    熊煜没有走远,就在四周逛了逛,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女人来到这里。

    “阿花。”口罩少女这么称呼对方。

    阿花的手上,拿着一个袋子,她从袋子里取出浆果,先给了熊煜一把。

    夏煜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浆果,不过棕熊的身体感觉味道不错。

    将袋子放下,阿花又去教训阿伟:“让你看着玫玫等我一起,你就是这么看的?”

    “小姐要来我有什么办法?”阿伟为自己辩解着。

    接下来他们的争吵夏煜没有再听,他拿起了阿花放在一边的袋子,继续吃着浆果。

    瞥了眼看着自己的口罩少女,夏煜分了几个给她。

    从阿花刚才话里,夏煜终于知道了口罩少女的名字,虽然只是小名。

    她叫做玫玫。

    因为只听到了一个发音,夏煜不能知道到底是玫瑰的玫,还是莓办法的莓。

    看着那个阿花就要教训完阿伟了,熊煜将袋子里还剩的浆果倒出在地上,将袋子放回了原处。

    阿花回到放袋子的地方,拿起袋子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她掰开袋口,看了眼空荡荡的袋子,疑惑的在四周扫视了一圈。

    她很快就锁定了还在吃果子的熊煜。

    熊煜光明磊落的看着她。

    比较了一下自己和棕熊的体型,阿花放弃了追回浆果。

    她让阿伟过去抓了三条鱼,准备烤鱼做早餐。

    然而鱼刚烤完,棕熊又来到了火堆前,打量着她手上的鱼。

    这样有的吃就蹭,没得吃就睡,夏煜度过了八个小时的时间,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确定了,棕熊已经被那个叫玫玫的少女包养,不需要再担心什么。

    以后不需要过去看了。

    此时,夏煜这边的时间是早上八点,他今天早上还有一节课。

    来到小区门口,他打电话给了出租车司机约车,司机没有朋友在附近,车过了十分钟才到。

    上了车,夏煜报了学校的名字,又感觉到了没有车的不便。

    他已经报了驾校,过几天就会去考科目一。

    整个流程,四个科目考下来,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样子。

    这个月虞凝梦就会将那家经营奶茶品牌的公司脱手,到时候,他就可以获得一笔钱。原有的近八百万因为要做游戏不能动,卖公司的这笔钱他可以用来挥霍买车。

    来到学校,他骑着放在学校门口的电瓶车,过去教室上课。

    课刚开始,他被辅导员过来叫走。

    在教室外,辅导员问夏煜:“沈教授问你,音乐学院的作曲大赛,你要不要参加。”

    “作曲大赛?”夏煜疑惑着。

    “不是现场做,就是展示一下近几年里,你作出的曲子而已。”辅导员说着。

    夏煜本想要拒绝,但他想到了自己刚刚完成的曲子。

    他正愁着静谧公主这首曲子,要以怎么一个方式送给安思瑶,也许可以利用一下这次比赛。

    “好。”夏煜答应下来。

    辅导员喜出望外,他原本想着,夏煜连中秋晚会都能拒绝,这个虽然专业含金量高,但是热度不行的作曲大赛能不能吸引到夏煜,没有想到夏煜居然答应的如此爽快。

    “话说音乐学院的比赛,我去是不是不合适?”夏煜有些顾虑。

    “有什么不合适的,虽然是音乐学院举办的比赛,但他们的规则里,完全没有说只许音乐学院的人参加。”辅导员让夏煜放宽心。

    又问了时间,得知就在下周后,夏煜回到了教室。

    普通的将课上完,下课时分,他被段怡拉住。

    段怡和他说着奶茶店的事情,说着想要他在开张后,怎么帮助宣传。

    有些心虚的夏煜,同意了段怡说的,让他去当一天员工的方案。

    段怡喜笑颜开,拉着夏煜说请他去食堂吃饭。

    华大食堂的饭菜还可以,夏煜答应下来。

    在去食堂的路上,段怡拉了拉夏煜:“你看那边!”

    顺着段怡的目光看去,夏煜见到了易施友。

    易施友在争夺班长失败后,转而去了学生会,现在,他正和他的学生会同僚们在一起。

    他们和夏煜两人同路。

    在路上的时候,易施友的表现还比较正常,但到了食堂之后,他人前马后的,帮助他的三个同事将饭打好,又从一边的自动贩卖机里,自掏腰包买了思品饮料,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段怡又捅了捅夏煜,说:“?你看他,舔的可直接了。”

    夏煜却并不奇怪,他起身买了两瓶奶,一瓶给了段怡,说:“舔这种事情嘛,要么就直接的舔,要么就不舔,又舔又矜持是没有用的,舔狗就不用想着立牌坊了。”

    对易施友的行为,他感觉普通。

    他平静的话,让段怡问:“你周围也一定有很多人舔你吧!”

    “没有,我自己忙都忙不过来,人也不认识几个,哪有舔我的。”夏煜否认说。

    “那要不我给你舔舔?你在店里多当一天服务员?”段怡打着如意算盘。

    夏煜拿着筷子的手僵住,他问段怡:“你不感觉舔这个词不能随便用吗?”

    段怡愣了一秒,面色一红,她低头去和牛奶,没有接这个话题。

    在夏煜和段怡吃完后,易施友那边也完事了,将三个学生会的同僚送走,易施友看了夏煜和段怡一眼,也没有打招呼,径直离开。

    两人没有在意,来到楼下就准备分开,这时候,夏煜见到了一个焦急的打量四周的女生。

    那是班里的一个女生。

    “怎么了?”段怡上前问。

    见到段怡,女生惊喜的抓住了她的手:“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

    “上课静音忘记关了。”段怡掏出手机看了眼,“什么事?”

    “康康的事,我们赶快走。”女生拉着段怡就往宿舍走。

    夏煜迟疑了一下,没有跟着上去。别看康康这个名字男性化,实际上,康康是货真价实的女生,女生的事情,他也不好上前插手。他也不想插手。

    回到家后,夏煜在企鹅上问了一下段怡。

    『是助学贷款的事情』段怡说,『康康不是家里困难吗,然后刚开学的时候,我就帮她填了那个表格,后面交资料的时候,秦有量那边不方便,所以就让汪丽丽来弄。上周汪丽丽说,款项已经批下来了,康康也真的收到了钱』

    到这里,都没有什么问题,是普普通通的好消息。但从结果来看,里面必然有着什么转折。

    段怡接着说:

    『我之前就奇怪,怎么这个事情是汪丽丽私下里告诉康康的,而且打款就和普通转账似的。今天早上,易施友在群里问汪丽丽,他之前帮汪丽丽问过这件事没能解决,汪丽丽是怎么解决的』

    『批下来的事情是假的?』夏煜有了猜测。

    『嗯,根本没有批的下来,汪丽丽是掏的自己的钱,骗康康说弄下来了』

    要是普通来看的话,这似乎还是一件同学情深的事情,可是实际上,汪丽丽和康康两人十分不和,甚至还公开吵过嘴,汪丽丽估计是感觉麻烦,又不好意思说没办成,加上那笔钱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所以直接骗了康康。

    康康要是个普通脾气的也没什么,但她是一个敏感的暴脾气,军训的时候还差点和教官起过争执。

    『康康中午去找汪丽丽,她的话不怎么好听,汪丽丽被弄得烦了,两人就吵了起来』

    段怡又补充了一句:『康康是感觉汪丽丽是在施舍她』

    将整个过程看下来,夏煜感叹着事情的精彩。

    汪丽丽欠缺考虑,康康的心理有着问题。

    不过,其中的导火索,还是易施友。

    『易施友是故意问的?』夏煜问。

    『他表面是突然想起来问的,谁知道呢?』段怡也在怀疑着易施友。

    『现在你们那边是什么个情况?』夏煜问。

    『钱还给汪丽丽了,但康康比较需要这笔钱』段怡说着。

    『助学贷款为什么没有批的下来?』夏煜又疑惑起来,华大这么大一个学校,肯定不缺这笔钱。

    『因为资料不齐,康康她家是贫困家庭,但他爸不肯被政府扣这么一顶帽子,所以记录上还是普通家庭』

    听了段怡的话,夏煜又叹了口气,真是有其女必有其父。

    『现在虽然报名截止了,但其实还没有发钱,我下午去那边问一问,要是不行的话,能请你和辅导员说一说吗?』

    夏煜本不想管这件事,但他想着拐带段怡和自己一起做游戏,不好拒绝。

    片刻后,他答应下来。

    打开笔记本,他玩着游戏,等待着段怡的消息。

    傍晚,手机响起了提示音。

    段怡告诉夏煜,她没有搞定,连对方的人都没有见到。

    夏煜于是发消息给了辅导员,问他情况。

    辅导员说明天给他消息。

    将和辅导员的话复述给了段怡,夏煜收获了对方的感谢。

    很快,段怡就有报答他的机会了。

    和又雪一起吃了晚饭,夏煜在房间里,看了眼已经六点多的时间,有些疑惑今天安思瑶怎么没来。

    在以往,安思瑶一有空就会来,今天是个什么情况?

    他想要问问,但又感觉这是不给安思瑶自己的空间。

    为了转移注意力,夏煜点开了游戏栏位,在栏位上扫视了一圈,他选择了温紫莹。

    他已经有好多天,没有过去温紫莹那里了。

    眼前一暗后,夏煜见到的,是四下晃动的霓虹灯,他听到的,是刺耳的金属音乐。

    他是在一个酒吧里,在他面前放着一杯不知名的饮料,在他旁边,还坐着一个浓妆的女人。

    感觉胸口有些紧,夏煜低头看了眼,发现胸前的T恤很平。

    我胸——不对,你胸呢?

    动了动身子,感觉到是被缠住了,夏煜松了口气。

    同时,他的心中升起了大大的疑惑:温紫莹这又是在搞什么鬼?

    “我扮演男人在体验酒吧撩妹。”温紫莹主动解释,“你旁边那个就是我的目标,假扮男人撩同性真刺激。”

    不愧是是你,会玩。

    夏煜在心中给了温紫莹一个赞。

    不过,温紫莹撩妹没撩完,现在身体是他控制了,他要怎么收场?

    在夏煜思考对策的时候,他旁边的女人将身体贴在了他的身上。

    女人用手指戳着温紫煜的脸:“怎么不说话了,小妹妹~”

    说出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女人拉长了语气,表情揶揄。

    你早就暴露了啊!夏煜在心中吐槽着。

    “不过,要是你是男的,姐姐我反而没有兴趣呢,”女人搂紧了温紫煜的腰,“怎么样,今晚去姐姐家?姐姐家床很大的。”

    妈耶,你不只暴露了,而且还被一个蕾丝盯上了!

    夏煜动着脑筋,思考着自己应该怎么脱身。

    温紫莹却是一点儿也不着急:“这种事情也没有体验过呢。”

    要体验你自己来,我可不奉陪!

    夏煜有了主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