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9. 我已经有女友了!(二合一)
    乐妙妙正疑惑着,颜薇和颜漓怎么来了的时候,颜薇动了。

    颜薇用着愤怒的表情,抓住了乐妙妙的衣领。

    乐妙妙以为,是自己勾引夏煜的事情被发现了,她急忙解释着:“误会误会,我就是试探一下他!”

    “试探她?我妹妹要你试探什么!”颜薇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乐妙妙,话语中带着悲痛,“我把你当好友,你却想着上我妹妹!”

    “诶?”乐妙妙愣住。

    她扭头看向颜漓,颜漓缩到了颜薇的身后,用害怕的眼神看着她。

    “你喜欢女人我能够接受,你喜欢小女孩我也可以理解,但我们这样的关系,你居然对我妹妹下手!”颜薇用力一推,将乐妙妙推到了墙上。

    “等等等等,和你妹妹有什么关系?”乐妙妙一头雾水,颜薇的表情让她有点儿害怕。

    “你还想狡辩,你和漓漓的聊天记录我都看过了!”颜薇眼中,已经蓄起了泪水,“叫我妹妹来你房间帮你涂防晒霜,还你帮她涂全身!”

    “啊?”乐妙妙的脑子更乱了。

    她好像的确说过这句话?可她不是和颜漓说的啊!

    “不是,”不能理清楚其中的逻辑,乐妙妙选择避开妹妹这个话题,“我是准备拍下……”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又被颜薇打断:“你居然还准备拍?”

    后退两步,颜薇第一次看清楚了自己闺蜜的样子,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这样的变态。

    颜薇的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圈,从一摞书的后面,发现了摄像机的镜头。

    “你居然还准备拍!”她又狠狠的抓住了乐妙妙的衣领,一拳就挥了过去。

    不想挨打的乐妙妙夺路而逃。

    两人一逃一追,被颜老太太发现。

    “停下,都停下,发生了什么事情?”颜老太太拉住了乐妙妙,又推开了要打乐妙妙的颜薇。

    “奶奶,她准备欺负漓漓!”颜薇怒火未消,她看了看四周,拿了挂在墙上装饰的剑在手里。

    “互相之间,被欺负和欺负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只要不是有意的,都没有问题。”颜老太太以为颜薇说的,只是普通的欺负。

    老太太又问:“她怎么欺负漓漓了?”

    “她让漓漓去她房间,帮她擦防晒霜。”颜薇说。

    颜老太太疑惑的看了眼窗外,现在是晚上,擦什么防晒霜?

    “她还说她也会帮漓漓擦,擦全身。”说到后面三个字的时候,颜薇加重了语气。

    颜老太太扭头,用怪异的眼神看向了乐妙妙。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乐妙妙急忙为自己解释着。

    她从刚刚见到夏煜开始讲起,将自己干的事情讲了清楚。

    颜薇脸上愤怒慢慢消失,变成了没有表情,没有表情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又拿出颜漓的手机翻了翻,颜薇告诉乐妙妙:“你加的不是夏煜,是漓漓。夏煜和颜漓说你要加她,然后把漓漓的号给了你。”

    “啊?”乐妙妙的表情精彩起来。

    就是说,她刚刚勾引的,其实是颜漓?

    有点小刺激。

    解除了误会,两人握手言和,颜薇将剑重新放回了墙上。

    乐妙妙咬紧了牙齿,在心中念叨着夏煜的名字。

    “好了好了,宴会快要结束了,你们下去再玩玩吧,薇薇你记得把夏煜那小子留下。”颜老太太的脸上满是笑容,她为刚刚的事情而乐呵着。

    她不是当事人,没被什么复杂的情绪,只是感觉有趣。

    乐妙妙跑得衣衫有些凌乱,她回房间去换衣服,并和颜漓解释道歉,而颜薇,来到了楼下,向着夏煜发出了邀请。

    夏煜轻皱眉头,他私下里去见颜薇的家人,算什么事情。

    颜薇用白玉团子诱惑他,他本来想要义正辞严的说,白玉团子不能腐蚀他的人格,但那白玉团子是颜白玉做的。

    “好。”他点头答应下来。

    他想着,只要趁着颜薇家长在的时候,说出自己有着女友的事情,就能圆满解决事情。

    还会有家长让自家女儿,去撬别人家的墙角不成?

    宴会结束,等到所有的客人都走完后,颜老太太走到了夏煜的面前。

    她抓住了夏煜的手:“你就是夏煜吧,真是一表人才。”

    “奶奶好。”夏煜微笑回应,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应付女方的家长,所以将优雅和精神治疗的技能,保持了开启。

    颜老太太拉着夏煜上了楼,到了楼上的小会客厅里。

    “我听薇薇总是提起你,比起你,她是真的不成样,能去白月学院上课,还是她爷爷给她走了后门。”颜老太太将话题转移到了颜薇的身上。

    从精神治疗里,分析出了颜老太太不是对颜薇不满,而且对颜薇很满意,只是再说客套话之后,夏煜立即大力赞扬起颜薇起来。

    颜老太太喜笑颜开。

    颜老太太本来想着,和夏煜客套两句就开始探探夏煜的三观脾气,但夏煜说的话,总能挠在她的痒痒肉上,让她不禁忘了试探的事情,开心的和夏煜聊起了天。

    这样聊了半个小时,颜老太太还是意犹未尽。

    她看了眼时间,站起了身:“我去看看她爷爷把点心准备好了没,顺便叫他们过来。”

    说完,颜老太太就走出了会客厅。

    过了一分钟,乐妙妙首先来到了会客厅,她一言不发,坐在夏煜的面前,用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他。

    夏煜估摸着是企鹅号的事情被发现了。

    他在心中想着:不就是告诉了你一个假号码吗,至于这么血海深仇的样子?

    他不知道,要是没有颜老太太的阻拦,加上乐妙妙跑的快,没被颜薇追上,他们真的要产生血海深仇。

    紧接着,颜漓和又雪走了进来。

    见到乐妙妙,颜漓的面上露出了害怕,她拉着又雪,坐在了距离乐妙妙最远的地方。

    知道事情经过的又雪,捂着嘴偷偷笑着。

    乐妙妙瞪着夏煜的目光,更加凶狠了。

    被乐妙妙盯的久了,夏煜皱起眉头,他也不是一个好脾气的。

    发动恐吓,他向着乐妙妙一龇牙。

    一瞬间,乐妙妙仿佛看到了一只长满尖牙的嘴。

    她的身子绷紧,想要后退,背撞在了沙发上,才恢复了精神。

    她再去看夏煜的嘴,嘴唇红润诱人,好像她刚刚是产生了幻觉。但那尖牙还在她的脑海中闪现着,她不敢再看夏煜了。

    夏煜站起身,来到颜漓和又雪的身边,两个女孩正用灯玩着手影的游戏,手掌在墙壁上投下兔子、鳄鱼之类的影子模样。

    他加入了其中。

    又过了一分钟,颜老太太和颜白玉,来到了会客厅。

    扫视了里面一圈,颜老太太的身子僵住,她在心中嘶了一声。

    她看向的,是夏煜和颜漓又雪一起玩的方向。

    在那里,夏煜使用两只手,玩着手影,墙壁上,上一秒还是兔子下一秒就变成了羚羊,一眨眼又变成了鳄鱼。

    夏煜的速度很快,中间移动手指位置的时间很少,看上去好像是兔子一下子变成羚羊,又一下变成了鳄鱼灰狼一般。

    在变化的中间,夏煜的手指,几乎出现了残影。

    这样的手指灵活度……

    颜老太太看了一眼颜薇,颜薇也在看着,面上带着红晕。

    来到茶几旁边坐下,颜老太太将点心分到了众人的面前。

    本来,家里还有着一些人,但为了不给夏煜造成压力,颜老太太只让颜白玉跟了进来。

    颜白玉沉着脸,他对想要拐走自己孙女的夏煜,并无好感。

    夏煜没有在意,他此刻的注意力,全都在颜白玉做的白玉团子上。

    他一眼就看出了不同,颜白玉做的白玉团子,表皮更加晶莹,也更加具有弹性。

    用筷子戳了一下团子,夏煜惊讶的发现团子居然颤动了一下,就好像他戳的,是一个果冻一般。

    看出了夏煜表情的惊叹,颜白玉满意的摸了摸他的胡子。

    他掏出了一个调料盒子,递给了夏煜:“撒上一点儿这个,味道更好。”

    接过盒子,夏煜看了看闻了闻,他不能辨认出这是什么调料。

    没有急着撒调料,他先咬了一口,尝试了一下最原始的感觉。

    还有一些烫嘴的馅在他的口中流淌,一股馥郁的鱿鱼香,充盈了他的胃。

    一口吃完,他满足的发出叹息。

    又撒了调料上去,夏煜咬了一口,这次,在鱿鱼香中,混杂了一股清香,这是植物调料的香味,但夏煜不能说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味觉。

    总之就是美味。

    在夏煜吃完了白玉团子后,颜白玉本来对他有些敌视的态度,变成了友好。

    没有一个厨师,不喜欢欣赏自己厨艺的食客,就像没有一个作者,不喜欢欣赏自己小说的读者一般。

    颜白玉介绍着自己白玉团子的不同之处,又给夏煜说了一下刚刚的调料,夏煜虽然很多听不懂,但他还开着精神治疗,只要在适当的时候吹一吹就行了。

    这样聊了十分钟,颜白玉如同之前的颜老太太一般,喜笑颜开。

    他又走出去,要做别的点心给夏煜。

    他不在的这一段时间,颜老太太又和夏煜说着话,她感觉夏煜真是她难得的知己,说的话,都正和她的心意。

    颜白玉很快回来,点心的火候由徒弟看着,他过来继续和夏煜交谈。

    看着夏煜和自己家两老人一起,相谈甚欢,颜薇的脸上先是露出笑容,但慢慢的,她的笑容消失不见。

    她疑惑的看着颜白玉和颜老太太,心想:

    你们怎么都在说自己的事情?不应该我才是主角的吗?你们帮我说说话啊!

    又等了一会儿,颜薇不能容忍自己被丢弃的事情,她找到一个机会,插了口。

    她的话都是普通的话,但因为夏煜说的话太动听,使得她的话显得十分低劣。

    她只说了两句,就被颜白玉和颜老太太联手驱赶:“去去去,你都知道个什么,一边玩去。”

    颜薇委屈起来,她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夏煜都没有说什么,自己爷爷奶奶反而嫌自己了。

    缩在一边,颜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人交谈。

    到了十一点半,女仆敲了敲门,提醒两位老人要休息了。

    颜白玉和颜老太太,这才想起了正事。

    颜老太太忍住继续交谈的诱惑,开始不着痕迹的打探着夏煜的三观性格。

    还开着精神治疗的夏煜,轻易的发现了颜老太太的企图,他一边回答着,一边牵扯着话题。

    终于,在颜老太太问他兴趣爱好的时候,他找到了机会。

    “就是谈谈曲子,做做曲子,再有就是打打游戏,陪……”夏煜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后面的女朋友三个字,就被颜白玉打断。

    颜白玉笑着说:“我听过你写的曲子,那些老家伙赞不绝口。那首隔离尘世的源之乡有些萎靡,雨中白马太过绝望,还是白马这一首曲子最好,阳光潇洒。”

    隔离尘世的源之乡夏煜是之前在全球演出中,弹的合奏曲,雨中白马是夏煜之前晚会上,和刘蔓蔓一起弹的合奏曲,白马他并没有公开弹,只是刘蔓蔓那里有着曲谱和他私下里弹录的音频。

    颜白玉能够听到白马,估计是也和刘家那个圈子,有着来往。

    夏煜本能的进行了一下分析,这是他以前的习惯,看看这个人可以怎么利用。

    现在,有着安思瑶的他已经基本不再需要利用别人,绝大部分问题,安家和虞家都能解决。

    配合着颜白玉说了几句曲子,夏煜又将话题拉了回去。

    他说:“我搞音乐的时间其实也少,主要是要陪女朋友。”

    他想着,颜家老太太和颜白玉之所以对他热情,一定是因为颜薇没有告诉二老自己已经有了女友的事情,只要将女友说出,颜家老太太和颜白玉就会帮他拦住颜薇。

    颜白玉和颜家老太太,应该先是面露惊容,然后看向颜薇,这时候他就提出告辞,离开让二老好好做一下颜薇的思想工作。

    然而,他的预想出现了偏差,颜白玉和颜老太太居然面色依旧。

    “多陪女友好啊。”二老满意的点头。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