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6. 三色幼香
    徐幼香不愿意说,夏煜也不能强迫。

    夏煜将这件事情记下,决定悄悄的调查一下。

    他站起身,前往了窗台,拉住了窗帘。

    “你想要干什么?”徐幼香立即说,她的语言中,带着一点儿羞愤。

    “都看了这么多次了,还害羞什么。”夏煜满不在乎的拉上了窗帘,屋子里立即黑暗下来。

    他又将窗帘拉开了一条小缝,让光漏一点进来,屋子里不至于一点儿光也没有。

    一切准备工作完事,夏煜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面镜子。躺在床上,夏煜举着镜子,凑到了自己的面前。

    他看着镜子里的,徐幼香的眼睛。

    在药的副作用下,徐幼香的虹膜颜色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在不同的光照下,会在紫色、蓝色、琥珀色三种颜色之间变化。

    此时,徐幼香的眼睛,是淡淡的紫色。

    紫色的眼珠晶莹透亮,比紫宝石更加绚丽,比紫水晶更加灵动。

    摸了摸眼眶,夏煜感叹着这份美丽。

    “看够了没有!”徐幼香有些不自在。

    被喜欢的人看着眼睛,可是一件十分令人害羞的事情,要是身体是她来控制?的话,她一定会立即扭开头,但是此刻控制身体的是夏煜,徐幼香并没有办法避开视线。

    “等我拍几张照片。”夏煜举起了徐幼香的手机,将镜子里的紫色眼眸拍下照片,发到了自己的邮箱里。

    这样观察了二十分钟,夏煜又打开了屋子里的灯,在灯下,徐幼香的眼睛,又呈现了淡淡的蓝色,好似万里无云的天空一般

    又观察了十分钟,夏煜拉开了窗帘,继续看着。

    在日光下,徐幼香的眼睛是琥珀色。

    等到夏煜放下了镜子,徐幼香松了口气。

    “来玩游戏吧。”为了防止夏煜自己观察,徐幼香试图扯开他的注意力。

    “我先看看你住的屋子。”夏煜站起身,走出了卧室,准备去客厅看看。

    但他推开门,见到的是一条窄窄的走廊,走廊两边,是一个个的房间。

    这是一个两室一厅或者是三室一厅改的小间公寓。

    “这里很不安全。”夏煜和徐幼香说。

    “我都住进来五天了,你这时候说了做什么。”徐幼香有些小情绪,她是在暗示夏煜五天没有过来的事情。

    “我最近有点儿忙。”夏煜解释着,他又保证,“现在已经差不多解决了,以后会常来的。”

    解释没有意义,人类无法互相理解,只有切实的补偿方式才是真实的。

    徐幼香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夏煜回到房间里,他取出了抽屉里的银行卡,掏出徐幼香的手机,翻了翻她的通讯录。

    从里面,夏煜找到了虞梁和安天封的电话。

    思考了一下,夏煜打给了虞凝梦。

    他和虞凝梦要了一栋别墅。

    虞凝梦安排了人过来给徐幼煜办过户的手续,并将徐幼香接到了新的别墅里。

    夏煜又和虞凝梦要了一个保姆。

    女仆是上流社会特别培养的仆人,有着专门的学校,一般人就是有钱,也没有渠道去请一个正规的女仆回来,只能玩玩cosplay。

    夏煜也可以和虞凝梦要一个女仆,但徐幼香不想要,甚至连夏煜选的,年轻美貌的保姆都驳回了,要了一个中年大妈。

    “我是一个正直的人!”夏煜和徐幼香说。

    “你是正直的人,但那些保姆不一定是。”徐幼香最近看了一些小说,对里面保姆骗了男主人上位的情节印象深刻。

    夏煜不知道,徐幼香还特地筛选掉了有女儿的保姆,选了一个没有孩子的。

    “她们还能有着你这样的眼睛不成?”夏煜忍不住又掏出了手机,照了照徐幼香的眼眸。

    徐幼香突然有些害怕起来:“你该不会是那种特别爱好的变态吧?”

    “我对单独的人体器官没有兴趣。”夏煜回答。

    “我说的是喜欢玷污美丽的……”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夏煜阻止了徐幼香的话。

    靠在墙壁上,夏煜思考着应该怎么和知识渊博的徐幼香继续交流。

    “还是打游戏吧。”他打开了笔记本。

    一直等到下午两点,见到保姆过来,使用心灵感应,感知到保姆那里传来的,是善念之后,夏煜放心的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拿起托管煜的日记本,见到托管煜写了有电话。

    拿起手机,他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又向着这个号码打了过去,对面响起的,是一个甜美得十分刻意的声音。

    那是夏煜的秘书,安思瑶给他的公司的秘书。

    虞凝梦在昨天给了他消息之后,今天又让公司秘书来催,看来是铁了心想要给夏煜一个考验。

    正好,夏煜也准备现在过去。

    半个小时后,秘书开着车来到了别墅外。

    来到楼下,夏煜见到的,是一个大概二十五六岁,笑容甜的有些假,脸也有一点儿假的女人。

    靠近了女人,夏煜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敌意,但在他靠近之后,敌意慢慢消失了。

    夏煜轻皱眉头,思考着这是什么情况。

    秘书和他做着自我介绍。

    夏煜没有认真听,这个秘书多半是有着问题的,马上就做不成秘书了。

    拉开后面的车门,让夏煜进去,秘书关上门,自己坐上了驾驶位。

    “您坐稳了。”她提醒着。

    “好。”夏煜还以为秘书的车技有点儿炫,绷紧肌肉做了一下准备。

    结果车开的十分平缓,几乎没有什么冲击力。

    将车开到了大道上,秘书开始和夏煜聊天,在听到夏煜是华大学生之后,她的身体再次传来了敌意,但在听说夏煜是中文系之后,敌意又消失。

    夏煜摸了摸下巴,基本已经肯定了问题。

    以为我是中文系的,就不懂公司管理?

    到了公司,夏煜又见到了在门口列队等着的管理层。

    他们一齐说着“董事长好”之类的话,看起来十分隆重而且忠诚,要不是他们身上传来的淡淡敌意,夏煜说不定就信了。

    在他们的安排下,夏煜参观了这个不大的公司,听了他们吹的牛皮。

    这样一圈下来,夏煜发现他们地敌意全都消失了。

    这是感觉我好糊弄了吗?

    夏煜微微一笑,他来到办公室,让秘书把账目拿来。

    在说出那一刻,夏煜就感觉到了强烈的敌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