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5. 告诉女友一号
    ?按下了接听键,夏煜好奇着虞凝梦是想要说什么。

    是安思瑶那里出了什么状况?可这样的话,为什么安思瑶不直接和自己说?

    他等待着虞凝梦的回应。

    手机里,虞凝梦的声音传来:“你的公司你是不准备管了吗?”

    “不是你在管吗?”夏煜反问。

    夏煜之前问了安思瑶,安思瑶送她的那个公司,还是虞凝梦在管。

    在知道的时候,夏煜还遗憾了一下,感慨着经商LV3没有了用武之地。

    “我以前是在管,不过现在没空管了,你明天过去接手吧。”虞凝梦的话十分突然,话语里也没有情绪。

    这让夏煜有些警觉。

    要是虞凝梦不想管的话,之前交给他的时候,就可以撒手不理,这样管几天再毫无征兆的丢给别人,可不是一件道德的事情。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安天封,还是虞梁?

    虞凝梦对安天封似乎有着敌意,不会听安天封的话,多半是虞梁想要看看自己的能力,所以让虞凝梦不用管了。

    夏煜的猜测正是真相,观望了一阵子,见到夏煜和安思瑶不仅没有分手的迹象,安思瑶反而越陷越深的虞梁,已经开始准备接触夏煜,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来看看他的能力。

    怕夏煜多问导致自己说漏嘴,虞凝梦在说完了之后,立即挂断了电话。

    听着盲音,夏煜放下了手机。

    要是在之前,他还会有点儿慌张,但此刻有着经商LV3的他,已经心有成竹。

    LV3的经商不算高,但管理一个不到千万的小公司也已经足够,而且这个公司可是有着安家集团的照料,不会有着太多麻烦的事情。

    在手机上定下行程,夏煜决定明天中午过去看一看。

    至于明天早上,夏煜准备去徐幼香那里。

    在睡觉前,夏煜先给徐幼香发了信息,问她是想要玩单人的,还是双人的,要不要用自己的身体来体验一下。

    徐幼香很快回复了一个不字。

    夏煜也没有在意,他先睡了一觉,到了第二天凌晨,来到了徐幼香的身体。

    徐幼香此时还在床上。

    现在是九月,天气已经有些凉意,徐幼香穿着一套长袖的睡衣。

    睡衣有些粗糙,衣料的摩擦让夏煜有些不舒服。

    “怎么穿这种衣服?”夏煜问。

    “因为这个便宜。”徐幼香回答。

    “你管它价格做什么,明天去买一件舒服的。”因为安思瑶,夏煜的生活已经十分讲究。

    “没人和我一起去,我也不想换贵的。”徐幼香回答。

    “为什么?”夏煜疑惑起来,“女仆呢?”

    “让她走了。”徐幼香平静的说。

    “你让女仆走了做什么?”夏煜问出了这样的话。

    徐幼香没有回应。

    夏煜很快就想明白了缘由,女仆是安思瑶的,徐幼香是不想要使用安思瑶的东西。

    用了安思瑶的东西,徐幼香就感觉自己是欠着安思瑶的,不方便对夏煜下手。

    就是现在把女仆也退回去了,徐幼香还是感觉有些亏欠安思瑶。

    早知道就不应该去安思瑶的别墅。徐幼香苦恼着。

    “我请个保姆给你。”夏煜说。

    “嗯。”徐幼香轻轻应了一声。

    “我再给你一笔钱,你看着用。”夏煜又说。

    他此时有些头疼,他所剩的资金有限,手游还没开始做。

    也许应该开启另一项计划?抄个别的小软件?

    徐幼香没有直接回应,她和夏煜说:“你做药的那笔钱,也还在我这里,在你右手边的抽屉里的银行卡里。”

    夏煜是使用了徐幼香的身体,制作出的治疗腿的药,所以,虞梁是从徐幼香这里买了药的研究。

    虞梁出了一个亿,药的面世还有别的许多程序,一亿已经是一个公道的价格,毕竟中间商都是黑商。

    徐幼香现在的钱,比夏煜的都多。

    “密码是你的生日,你今天拿去转下钱吧。”徐幼香继续说。

    夏煜从抽屉里取出了银行卡,有着这笔钱,他就可以跳过氪金手游捞钱的阶段,直接进入研发一款国民手游的步骤。

    将银行卡在指尖转了两圈,夏煜又将卡放回了抽屉里。

    “这个就给你吧。”夏煜说。

    “给我做什么?”徐幼香有些惊讶,她知道夏煜的家里原先也是穷的,一个亿可不是简单的数字。

    “你就当之前说的,给的包养你的钱好了。”夏煜说着。

    之前,夏煜刚刚来到徐幼香的身体的时候,徐幼香整天变态色情萝莉控的叫,后来她给自己标价十万,夏煜用了安思瑶的十万,买下了她。

    徐幼香沉默了一会儿,对夏煜说:“我不玩致残的。”

    “???”

    夏煜一脸茫然的反应了两秒,才明白了徐幼香的意思:“我才没有那么变态!”

    “致死的更不行。”徐幼香又说。

    “我是正常人!”夏煜回答。

    “不做变态的事情的话,给我一个亿做什么?”徐幼香问。

    “给多少钱是我乐意,不用你管。”夏煜强硬的说。

    他其实也想拿回一部分,这样他的资金就不会紧张。

    但是拿了一部分也是拿,拿与不拿可是两种概念。

    夏煜可以感觉到,徐幼香因为地位的差距,心情有些不快,他希望徐幼香有了这这些钱之后,可以心情好一点儿。

    他抬起头,见到了被徐幼香放在床头柜上的蓝宝石王冠。王冠装在了一个玻璃罩里。

    夏煜刚准备和徐幼香说,把王冠放在罩子里做什么,这时候,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环顾四周,他发现卧室的环境有了变化。

    “你换宿舍了?”夏煜问。

    徐幼香原本住在虞家公司的员工宿舍,两室一厅,有一个室友。

    “这是租房,我从宿舍搬出来住了。”徐幼香说。

    “怎么从宿舍搬出来了?”夏煜心中一慌。

    “和别人吵了一架。”徐幼香故作轻松的说。

    夏煜知道,徐幼香虽然脾气有些不好,但也不是会因为小事和别人吵起来。

    “是谁?”夏煜问,他准备告诉安思瑶,让安思瑶再去和虞梁告状。

    猜到了夏煜的打算,徐幼香没有说对方的名字,她不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报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