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0. 段怡:跟着我吧!
    钟云馨没有丝毫反抗,轻易的将自己一行李箱的衣服交给了身为安思瑶的夏煜。

    带着衣服,安思瑶煜回去了安思瑶的别墅。

    在卧室里,他将钟云馨的衣服拿出来看了看。

    衣服都是挺新潮的款式,只是钟云馨搭配衣服的能力,实在不敢恭维。

    从里面挑出了一套衣服,夏煜穿在身上尝试了一下。

    钟云馨的身材和安思瑶差不多,正合身。

    看着镜子里,帅气潮流的安思瑶,夏煜感叹着少女真是什么风格都能驾驭。

    可惜东之乡没有制服。

    “那个钟云馨也是你妹妹吗?”安思瑶的声音在夏煜的脑海里响起。

    “算是,没有血缘关系。”夏煜回答。

    要是换做别的女生,就要有些敏感,但安思瑶是一个单纯的少女。

    她此刻的心中满是慌张。

    她想起了之前,自己收钟云馨衣服,甚至教训钟云馨的事情。

    我在学校里欺负的女生,实际上是男友的妹妹,这应该怎么办?

    威胁妹妹,让她就当没有发生吗?

    不对,那时候控制身体的,都是夏煜。

    那么,问题就变成了男友用我的身体在学校欺负他妹妹。

    更加复杂了。

    安思瑶不能得出一个答案,她直接问夏煜:“之前欺负她,不碍事的吗?”

    “没事,”夏煜又戴上了一顶鸭舌帽,“是她妈让我管着她的。”

    “嗯。”安思瑶放心下来。

    夏煜又换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感觉还不错。

    他脸上的满意,没有逃过安思瑶的眼睛,安思瑶记下了这个打扮。

    欣赏完毕新的装扮之后,夏煜将衣服换回。

    在安思瑶这里,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在玩一款VR版的养成游戏一般,而且,养成到了一定程度,还可以弄到现实来做女友。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女仆敲门走了进来,那是尹婉,尹婉是过来叫安思瑶下去用餐的。

    在见到尹婉的一瞬间,夏煜感觉到安思瑶的心中生出了欣喜,而在尹婉说完离开后,安思瑶的情绪,又变成了沮丧。

    情绪波动,十分明显。

    吃完晚饭,夏煜叫来了尹婉。

    “小姐?”尹婉有些疑惑,不知道安思煜是想要做什么。

    “我需要一个模特,就你来吧。”夏煜随口找了一个理由。

    将尹婉带到画室,夏煜虽然说着画画,但实际上画的十分敷衍,隔一阵子涂一笔意思一下。

    安思瑶那里,不断传来舒适的感觉。

    到了晚上九点,他才让尹婉离开,并说了让她明天再来。

    “以后想要看着她,你就用这个理由好了。”夏煜说。

    “嗯。”安思瑶的情绪十分愉悦。

    又在安思瑶这里睡了一觉,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看了眼游戏点,数量是一般的三倍。安思瑶的心情,是真的愉悦。

    吃了又雪准备的早饭,夏煜来到学校上课。大学的课程虽然不多,但基本一天也得上个半天。

    在上课的时候,夏煜顺便观察了一下班上的几个风云人物。

    段怡还没有来,汪丽丽和五个好友一起说着话。

    汪丽丽的脸上虽然看起来欢乐,但实际上,通过她经常看向另外一群女生的动作,夏煜知道她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

    对汪丽丽依靠什么来拉拢女生的事情,夏煜也已经知道。

    汪丽丽家境富足,出手大方,而她身边那几个女生,最好的也只是一般家庭。

    主要是,汪丽丽一点儿也不盛气凌人,她给人的,看起来是恩惠,而不是施舍,也不会让女生们去给她做什么。

    一个经常送你东西的朋友,而且一点儿也没有炫耀和高傲,在她想要争什么的时候,帮帮忙也是人之常情。

    一个靠谱的班长,能给同学们带来好处,但这好处看不见摸不着,哪有能切实体会到的利益重要。

    夏煜又看向了秦有量,秦有量还是那副样子,和好基友们一起从游戏聊到女明星。

    不过他的好基友队伍已经扩张到了九个人,只剩下夏煜和易施友没有和他们一起。

    易施友坐在教室的前排角落,目前的表情稳定,看起来都班长的事情已经完全放下了。

    “他去学生会了。”段怡坐在了夏煜的旁边,和他说。

    “你怎么知道的?”夏煜问。

    “我在学生会里有认识的人。”段怡将这节课要用的书取出,看样子,就准备在夏煜这里上课了。

    夏煜没有继续接话,作为一个正直的人,他感觉自己需要距离这些陌生的女生远一点。

    见到夏煜不再说话,段怡又主动抛出了话题:“你知道易施友是怎么让汪丽丽跳出来竞选班长的吗?”

    这个话题撩到了夏煜的痒处,他的确十分好奇汪丽丽是怎么被秦有量骗上的。

    汪丽丽要是想要争班长的话,只要一开始说明,段怡也不会和她争,就是争了也不可能争得过。

    “易施友和汪丽丽现在在谈恋爱。”段怡回答,“他们谈的隐蔽,但是我看的出来。”

    易施友居然勾搭上了汪丽丽?夏煜惊讶着,他没有想到,易施友的本事居然这么大。

    段怡继续说着:“他让汪丽丽出来竞选班长,然后就是你看到的结果了。”

    “真是一处大戏。”夏煜惊叹着。

    就是不知道,易施友是真的看上了汪丽丽,还是只是感觉汪丽丽好用。

    “一个小小的班长,就能扯出这么多的事情,也是让我大开眼界。”段怡附和说。

    “所以你告诉我做什么?”夏煜又问向段怡。

    “我只是好奇你每天都在做什么。”段怡说。

    “我能做什么,老婆孩子热炕头。”夏煜随口说着。

    段怡也没有指望夏煜正经回答,她说:“要不要跟我来创业?”

    “创业?”夏煜一愣。

    “你要是准备全心向音乐方向发展的话,当我没说,但你要是不准备把音乐当全部,想要尝试一下别的的话,不如我们一起创业。”段怡说。

    “你准备做什么?”夏煜的脑海中,闪过了星级酒店、互联网巨头、投资圈新贵之类的字眼。

    直到段怡告诉了他真相:“奶茶店!”

    “???”

    我一个古乐器大师,身价千万,有女朋友的三有青年,和你去开奶茶店?

    “怎么样,干不干?”段怡问。

    夏煜本准备拒绝,但想到自己的经商LV3正好没处尝试,不如借着这个机会看一看。

    他于是回答:“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