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7. 段怡:怒
    既然自己没空去弄,那么就找个人代替自己去弄好了。

    夏煜的脑海中,闪过了几个人选,分别是刘蔓蔓,沈盛生和易施友。

    刘蔓蔓作为一个有着一些名气的公众人物,让她打个广告的话,一定可以招来一些人。

    不过,这些人全靠刘蔓蔓的名气而来,等于刘蔓蔓在用名气给他做担保。

    虽然夏煜感觉自己这个项目凉不了,但别人可不知道。

    这个方法先放在后面。

    沈盛生作为学校的教授,关系广阔,他一定可以弄来厉害的人才,不过,和刘蔓蔓一样,这也是在使用他的名气来做担保。

    如果找刘蔓蔓或是找沈盛生,都等于是在请求他们的帮助。

    请他们,夏煜不如去找安思瑶。

    他又看向了最后一个人选——易施友。

    易施友的为人虽然有些不道德,但能力还是有的,他也很努力,要是将他收到收下,用来给自己拉人也不错。

    前提是易施友愿意为了这件事情而努力。

    这个先放着吧,等易施友竞争班长失败了再说。

    先放下了这件事,夏煜发信息给了安思瑶,报出了蒂娜所在的地名,询问安思瑶在那边可不可以找到人。

    安思瑶自己并不知道,她需要问一下安天封和虞梁。

    等待着安思瑶的回应,夏煜吃了晚饭,和又雪一起玩着游戏。

    这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孔晗月打来的。

    “喂?”夏煜接通了手机。

    “煜煜,帮帮我!”孔晗月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又怎么了?”夏煜进行了一下猜测,钟家公司现在靠着安家不会出事,钟云泽不是一个会惹事的,多半还是钟云馨出了问题。

    “钟云馨那个丫头又不听话了!”孔晗月委屈的说。

    她的话不出夏煜的预料。

    安思瑶走了,冯雨佳和冯雨沫也都离开了,现在根本没有人去管钟云馨,钟云馨重新闹腾起来是必然的。

    她能够坚持到现在,夏煜已经感觉十分不可思议。

    “她又开始穿她那些衣服了,我估计下面一步就是要闹事了!”孔晗月和夏煜说着。

    “你从哪知道的钟云馨开始穿那些衣服了?”夏逸疑惑着,他还以为是钟云馨开始闹事了,孔晗月才得到了消息。

    “我从学校论坛上看的啊,我还关注了你们学校的论坛。”孔晗月说着。

    “……”

    夏煜这才发现自己一不留神,将孔晗月当做了一个正经的母亲。

    毕竟,孔晗月可是在钟云泽的手机里,放了定位程序的存在。

    “怎么办啊!”孔晗月又问夏煜。

    “把钟云馨转到阿房的学校来吧。”夏煜说。

    “这样好麻烦的。”孔晗月有些不愿意。

    “那你准备怎么办?”夏煜其实还有着打电话给东之乡那些旧部们,让她们教训钟云馨的办法,但是,他怕一不注意,出现什么意外。

    要是让钟云馨感觉到了对方的虚张声势,生出一试安思瑶虚实的想法,就麻烦了。

    “那我现在开始给她弄转学,这个丫头明明才过去东之乡一年。”孔晗月嘀咕着。

    又和孔晗月说了两句话,夏煜挂掉了电话,继续和又雪一起打起游戏。

    过了一个小时,安思瑶打来了电话,告诉了夏煜情况。

    安家在国外没有任何产业,但是虞家有一些,可以派人去蒂娜所在的那个小镇。

    第二天,夏煜过去蒂娜那里,从说好的地方,拿出了一摞经济学的书来。

    他继续练习着技能。

    到了军训结束,他一共用了三十张经验卡,成功将经商提升到了LV3 。

    这个等级,管理一个小公司已经没有问题了。

    到了这里,夏煜放松下来。

    “哥哥,起床了!”又雪推门而入。

    见到夏煜已经坐在床上玩手机了,她有些失望,这样的话,她的早起呼唤就是没有成效的。

    明白女孩内心的想法,夏煜揉了揉她的头,起身下床。

    吃完早饭后,他前往了学校。

    军训已经结束,他的假条已经失效,现在他需要回到学校上课了。

    虽然就算不上课,辅导员也能给他遮掩遮掩,但作为一个学生,不去上课终究是影响不好。

    来到校门口,夏煜首先取出了自己的电动车,驱车前往了教学楼。

    到楼下停好车,夏煜见到了过来上课的同学们。

    那是一群女生。

    为首的,是女生那边的班长候选人段怡。

    见到夏煜,女生们热情的和他打了招呼,夏煜也微笑回应。

    女生们的面容,比起军训前几天的时候,还要热情一些,这是因为中秋晚会的作用。

    在女生们中间,段怡也跟着露出合适的笑容。

    女生们先向着上面走去,夏煜跟在了后面,段怡也主动落在了后面。

    她低声和夏煜说着:“我哪里比不上你那个室友秦有量了?你宁愿把票给他分都不给我?”

    她的话语里,带着一股兴师问罪的气势。

    这是一个进攻性比较强的女生,面对可以转化为朋友的敌人,她选择的行动是走上前,和对方坦白的进行交涉。

    夏煜不喜欢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势。

    他思考了一下,反问段怡:“秦有量为了这票和我睡了一个屋子,你能吗?”

    面对夏煜的诡辩,段怡咬紧了牙:“可我听说,你根本没有住过宿舍!”

    见到短衣没有气急的走开,还能继续和自己交谈,夏煜有些意外,他又继续说:

    “那是一天阳光明媚的中午,就和今天一样,我在宿舍过了一中午。”

    段怡就要说出,那我们今天过来试一试这样的话。

    但是,想到之前在军训的时候,在夏煜的身上感受到的心动,段怡没能够将这句话说出口,她怕自己到时候真的失足。

    她没有继续说话,快步到前面去了。

    教室里,辅导员已经站在了讲台上。

    夏煜就是最后一个到来的学生,见到人到齐,辅导员将们关上,对着下面的学生说:

    “今天,我们先开始班长的选举,你们把人选写到纸上。”

    拿过了辅导员发下的纸,夏煜想了想,写了秦有量的名字,交了上去。

    三分钟后,辅导员统计完毕,他将个人的得票数,写在了黑板上。

    让人意外的是,第一名并不是段怡,段怡足足排到了第三,但易施友也没有反超,他是第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