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1. 晚会门票(第二更)
    早上,夏煜正在想着白天做什么,辅导员就一个电话打给了他。

    接听了电话,夏煜疑惑着辅导员是又有什么事情。

    “夏煜,你现在来我办公室一趟,拿中秋晚会的票。”辅导员说。

    别的大学的中秋晚会,根本没有什么人会愿意去看,而华大中秋晚会的座位,是供不应求的。

    所以,出现了中秋晚会需要票才能进入的情况。

    夏煜到时候和刘蔓蔓一起进去,不用票,但他想着,给又雪弄一张。

    得到了票,女孩一定非常高兴,又能和她的小闺蜜们好好炫耀。

    “好,我现在过去。”

    出了门,夏煜直奔学校。

    四十分钟后,他进入了辅导员的办公室。

    辅导员将七张票给了他:“其中三张是你的,四张是班里的,你随便分给班里想要去的人。”

    接下票,夏煜知道,辅导员是想要使用权力来腐蚀他。

    因为一票难求,所以分票是一个大的权力。

    “一定要来看啊,这次的晚会,可是有着一个秘密的惊喜。”辅导员神秘的和夏煜说。

    “什么惊喜?”夏煜好奇的问,他准备问了之后透露给又雪,让女孩高兴一下。

    “我也是从沈教授那里听来的,他说你们年轻人一定很兴奋,具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辅导员的脸上带着得意,虽然他没有从沈盛生那里得到具体的消息,但能够和沈教授说上话,已经算他厉害。

    这两天,那些女老师看他的目光,明显有了变化。

    他也知道,他能和沈盛生说上话,完全是依靠着夏煜,所以对夏煜的态度十分好。

    见到辅导员也不知道,夏煜失去了八卦的兴趣,他拿着票,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手上的票,他想着应该怎么分。

    他自己那三张,都给又雪就行了,不需要考虑,问题是班里的那四张。

    他连班里同学的名字都只记得几个,怎么分得起来票?

    夏煜陷入了沉思。

    要不要将票给易施友或是段怡?让两个班长候选人来分票?

    但片刻后,夏煜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分票是权力的体现,不管他送给谁,都能助长对方的气势。

    他倒不是担心影响到班长的竞选,而是因为:

    不管是易施友还是段怡,和他都没有什么交情,他为什么要给两人送便宜?尤其是易施友,先是试图耍心机防止自己竞选班长,然后又试图利用自己和辅导员的关系。

    就是在刚开学的时候,帮自己掩饰缺勤,也完全是出自利用的心理。

    这种人夏煜不讨厌,但也不喜欢。

    可是不给两人的话,票又要怎么分呢?

    一边沉思,他一边在路上走着。

    “夏煜!”这时候,一个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扭过头,夏煜见到了秦有量。

    秦有量带着自己的五个好友,正前往操场打篮球。

    “你居然在学校,真是难得啊!”秦有量好奇的看着夏煜,“辅导员找你了?该不会是教官举报你了吧?”

    “你以为教官是尽心尽责的人?他宁愿你们都请假,他白拿工资玩。”反驳了秦有量的话,夏煜思考了两秒,刚刚的事情有了主意。

    他将四张票递给了秦有量:“你来的正好,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秦有量接过一看,“中秋晚会的门票?这个谁去看啊。”

    秦有量是个和夏煜一样,不看电视的。

    他身边的好友里,却是有着两个识货的,两人从秦有量的手上抢过了门票,仔细研究了一下。

    “真的,真的是晚会的门票啊!”两人激动着。

    “这晚会有什么好看的?”秦有量好奇的问。

    “我这么和你说吧,上一届晚会,请了以下的阵容……”两人报出了几个耳熟能详的名字。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毕竟这些离我们太远,但是那些漂亮出名的学姐们,都会在台上亮相,尤其是舞蹈学院,她们那些舞啧啧啧。”

    听到了解释,剩余的四人搔动起来。

    激动过后,六人想起票的主人,他们用炽热的眼神看着夏煜。

    夏煜一摊手:“我是想都给你们,可这是我们班的票,我刚从辅导员那里拿来的。”

    “那我们想个办法,弄下个两张?”一人说。

    “反正我票都给秦有量了,你们有想法就找他,找个隐蔽的办法弄下两张来,女生那边也不会有多大的意见。”夏煜说。

    大学都是成年人了,暗箱操作的事情,都心知肚明。辅导员之所以把票给夏煜,也是想要将暗箱操作的机会交给他。

    六人对夏煜一抱拳,丢下诸如“大恩不言谢”、“日后结草衔环”、“早生贵子”之类的话,球也不打了,回去研究怎么贪下两张票来。

    夏煜继续向着校门口走去。

    他思考着买一辆电动车放在学校里,辅导员的办公室还算距离校门近的,走一趟都要十五分钟。

    回到家里,他将自己的三张票给了又雪,女孩兴奋的抱了一下夏煜,回到卧室研究要请哪个同学去看。

    她没有关门,夏煜可以听到她的唠叨。

    “莉莉不行,她家里看的紧。”

    “妮妮也不行,她家太远了。”

    “蕾蕾倒是靠近,但感觉她太自私了。”

    “茹茹可以候选,她太软弱了,什么事都指望不上。”

    ……

    前面的客观原因,夏煜还可以理解,但后面连性格都分析上,让夏煜有些愕然。

    不过,这些的确是需要思考的要素。

    至少可以放心,一般人骗不了又雪了。

    回到自己的卧室,夏煜还没来得及享受空闲,刘蔓蔓又找上门来。

    “不是已经说好了下午见吗?”夏煜无奈的看着刘蔓蔓。

    “我紧张!”拉着夏煜的衣服,刘蔓蔓说,“我已经可以想象到明天的新闻标题,和今天晚上我被暴打的手机了!”

    为了达成曲子首次亮相的效果,刘蔓蔓还动用关系,拒绝掉了彩排。

    “你紧张关我什么事,我不紧张!”夏煜回答。

    “你怎么能不紧张,你也不想想当初我们弹隔离尘世的源之宫的时候,台下的观众多热情,现在这首曲子,可是比那一首更有价值!”刘蔓蔓说着。

    “有价值也没用,之前演出台下都是专业人士,现在可不是。”夏煜随口打击着刘蔓蔓。

    意识到不能出现之前一样的轰动效果,刘蔓蔓的面容呆滞起来。

    她用力拍了一下夏煜的后背:“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不过,就算他们不懂,音乐圈的人懂就行了!晚上一定会一群人找我的!”刘蔓蔓又高兴起来。

    “行了,一边去,别打扰我玩游戏。”

    游戏打到傍晚,两人一起前往了学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