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6. 又雪:原点!(第三更/900月票加更)
    『地点在哪里?』颜薇发来的消息问。

    『就在附近的月九珠咖啡店吧』夏煜回复,『我还会带着一个人过去』

    这次,颜薇的回复有点儿慢,过了两分钟,才发来了一个好。

    将手机放回口袋,夏煜将鞋换好。

    进入客厅,他透过厨房的玻璃门,见到了正系着围裙在做晚餐的又雪。

    他想着:老是这样让又雪做家务也不是一个事情,以前是没有钱,现在钱多了,还是早点儿找个保姆为好。

    要做菜好吃的,最好再长得好看一点儿。

    说起保姆,上次尹婉的事情,还忘记问安思瑶了。

    安思瑶透过尹婉想到了她的母亲,少女到底是产生了什么样的情感?

    看这几天安思瑶的样子,应该没有什么大事。

    在又雪做好菜出来后,夏煜和女孩说了找保姆的事情。

    “不行,我不同意。”又雪摇着头,“那些保姆好多虐待小孩子,而且天知道她们在家里有没有做什么手脚,比如趁你不在家的时候,在你家和保安偷情。”

    “虐待小孩子只是少数的保姆,而且我们家哪来的小孩子?”夏煜疑惑着。

    “我啊!”又雪理所应当的说。

    她才十三岁,的确算是一个孩子,夏煜无力反驳。

    “这样更不能让你继续做家务了,法律都不能用童工的。”夏煜更加坚定了找个保姆的决心。

    不过,保姆的安全性的确是一个问题,虽然有着问题的保姆少,但既然有,就可能遇上。

    “不要,我要做。”又雪摇着头,不肯接受夏煜的安排。

    “你盯着做家务做什么,有这时间不如去玩一玩。”夏煜不能理解又雪的想法。

    “我不要!”女孩坚定的摇着头。

    “听话。”夏煜。

    女孩不说话了,她站在那里,低着头。

    夏煜感觉到了不妙,果然在几秒后,女孩抽泣起来。

    走上前,夏煜捧起她的脸,给她擦掉了眼泪:“怎么了?为什么一定要做家务,告诉我。”

    夏煜知道,这其中一定有着他所不知道的原因。

    “家务也不做的话,我不是就没有用了吗?”抓着夏煜的手臂,又雪的脸上都是委屈。

    “你是我妹妹,什么有用没用的。”将女孩抱在怀里,夏煜安慰。

    “我还是爸爸的女儿,还是妈妈的女儿。”将脸埋在夏煜的怀里,又雪回答。

    夏煜于是明白了缘由。

    被夏东阳和孔晗月抛弃的事情,在女孩的心中生根发芽,长出一朵散发着不安气味的花,让她缺少安全感。

    “不会丢下你的。”知道安慰没有作用,夏煜承诺说,“那就不找保姆了。”

    “嗯。”又雪抱紧着夏煜的腰。

    知道女孩现在需要缓一缓情绪,夏煜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手搭在她的头上。

    同时,夏煜在心中想着,要怎么解决又雪安全感的问题。

    想要给女孩安全感的话,有着两个方向。

    一个是让又雪能够放心大胆的相信自己,另一个是让又雪自强自立,不需要再去从外部寻找安全感。

    更加相信自己这一条路线有点儿难,还是自强自立这一条线简单一些。

    只要让又雪有着一个能够维持自己生活的技能,大概就能让又雪有点儿安全感了,之后再一步步树立自信。

    那么问题来了,又雪可以学什么样的技能?

    夏煜回想了一下又雪的三个加成,撒娇、应试教育、佛理。

    佛理首先可以去掉,只剩下撒娇和应试教育。

    在又雪这个年纪,应试教育这个技能没有办法产生经济收入,那么就只剩下撒娇了。

    也许有了撒接技能后,女孩会更加相信自己不会丢开她?让她用她的可爱来拴住自己?

    夏煜陷入了沉思。

    等到又雪终于缓过情绪,放开他之后,他还没能得出一个答案。

    算了,以后再说吧。

    和女孩一起吃了晚饭,夏煜发现又雪变得更加勤快起来,连洗澡水都不让他自己放了。

    冲洗了一下身体,躺在浴池里,夏煜开始思考今天的游戏机会,应该用在谁身上的问题。

    犹豫再三后,他选中了徐幼香。

    徐幼香本来就因为学区的事情气着,在安思瑶别墅,又见到了他和安思瑶互喂的情况,心里一定有着不快。

    夏煜也想趁机打探一下徐幼香的真实想法。

    点击徐幼香的栏位,在一阵黑暗后,夏煜见到了徐幼香卧室的床头柜。

    徐幼香正准备吃药。

    腿药是在傍晚注射,晚上,则是吃那些抵抗副作用的药的时候。

    将三样药一一吃下,夏煜拿起一边的镜子,睁大眼睛看着徐幼香的眼珠。

    徐幼香虹膜的颜色,比起前几天又淡了一些。

    “一过来就盯着别人的眼球看,你可真是变态到一种程度了。”徐幼香说出了第一句话。

    “胡说,我明明是先吃了药!”夏煜反驳。

    “这不是更变态了吗?”

    “???”

    放弃了和徐幼香争辩,夏煜继续打量着徐幼香的眼球。

    淡色的瞳孔,让眼球显得晶莹剔透,十分美丽。

    夏煜不禁有种将这双眼球收藏的冲动。

    对夏煜迷恋自己眼球的事情,徐幼香既有着骄傲,又有些心情复杂。

    喜欢腿、喜欢胸、喜欢脸,甚至喜欢脚,徐幼香都能理解,但喜欢眼球是一个什么样的操作?

    这个家伙,果然是一个变态。

    “胡说,我只是喜欢漂亮的东西而已!”夏煜说。

    “……你怎么知道我刚刚在想什么?”徐幼香有些慌张起来。

    “我能够感应到你们的情绪,我猜你就是在想这个。”夏煜回答。

    徐幼香立即感觉脸颊发热,血气上涌。

    能够感应到情绪,就是说她之前心动的瞬间,想他的瞬间,甚至某些瞬间也被知道了?

    “你这个偷窥别人思想的变态!萝莉控!强迫犯!”徐幼香激动的骂了起来。

    夏煜一边听着,一边遗憾徐幼香是在脑海里骂的,不能录音。

    他又感受了一下徐幼香的情绪,徐幼香虽然嘴上骂的凶,但实际上只是感觉羞涩而已。

    骂了一通后,徐幼香又赌气不和夏煜说话。

    直到晚上十一点,她让夏煜打开笔记本上课。

    跟着徐幼香的老师学了一堂课,夏煜估计了一下对方的等级,大概是LV5大圆满或是LV6。

    她教的,是网络安全方面的知识,对互联网公司来说,网络安全是十分重要的部分。

    在课上完后,徐幼香和夏煜说了一个决定。

    “我准备去大梁资本工作学习。”她的话语坚决。

    “怎么突然想去那里?”夏煜有些不安的问。

    “我继续待在安思瑶这里的话,有什么脸和她竞争?”徐幼香坦白的说。

    确定了徐幼香不是想要离开自己,夏煜松了口气。

    “是在哪个城市?”他问。

    “南洲,中秋节之后走。”徐幼香回答。

    南洲的话,不管是从紫琅过去,还是从阿房过去,都十分方便。

    夏煜同意了徐幼香的决定。

    两人一起打着游戏,八个小时过去,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从床上坐起身,夏煜思考着,徐幼香就要离开,他是不是要做些什么。

    一时想不到可以做什么,夏煜暂时放下了这一件事情。

    今天是九月四号,周二,距离中秋,还有十天,距离和颜薇约定好的见面时间,还有四天。

    一转眼,到了周六早上,夏煜准备赴和颜薇的约,辅导员这时候发消息过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