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2. 教教我们!
    少女穿一件白色连衣裙,戴着一顶明黄遮阳帽,俏丽的立在操场围栏旁。

    有些人,立在那里,便成了一道风景。

    在她的身后,还立着一个女人,给她撑着遮阳伞。

    那是虞凝梦,虞凝梦同样美丽,但立在安思瑶的身边,就不免沦为了陪衬。

    路过的学生们,有些想要靠近,但都被虞凝梦凌厉的视线驱赶。

    “来找你了,还不过去。”秦有量拍了下夏煜的肩膀,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嫉妒。

    正是他告诉了班里的同学,又传到了周围班级的耳中,夏煜才受到了如此的注视。

    夏煜感觉有些不自在,虽然他在演出的时候,注视者比这还要多,但注视者的情绪,和他所展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领域。

    要不是知道安思瑶就是一个小傻瓜,夏煜就要以为她是那种心机女人,有意在让自己炫耀,满足自己虚荣心来攻略自己。

    他向着安思瑶的方向走去。

    靠近之后,夏煜也遭遇了虞凝梦凌厉目光的凝视。

    虞凝梦这两天不在安思瑶的身边,她因为安思瑶上了大学,自己还当不当女仆长的事情,和虞梁扯皮了一下,中午刚刚回来。

    回来之后,有女仆告诉她,安思瑶昨天一个人去学校,晚上才回来,她就感觉有些不妙。下午三点,她又逮住了想要悄悄出门的安思瑶,一番追问下,得到了安思瑶要去见男生的事情。

    她的心中十分愤怒,她就这两天放松了一下,回来安思瑶就被男人骗走了?

    她也不是反对安思瑶谈恋爱,只是两天的时间也太快了吧!

    那个男生肯定没有用正常手段!

    脑海中闪过了种种非常规手段的名称,虞凝梦不能确定安思瑶到底是迷上了哪一种,所以跟着过来看一看。

    到了之后她发现,那个男生还是一个熟人。

    他肯定就是用这个熟人身份,骗了我家安思瑶!

    见到安思瑶小跑两步,主动牵住了对方的手之后,虞凝梦的目光更加尖锐了。

    夏煜没有在意虞凝梦的目光。他要是虞凝梦,见到自己养的小姐突然被别人骗走了,说不定还会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来。

    将一只手伸到了夏煜的手心,安思瑶又举起了另一只手,她的手上,拿着一瓶矿泉水。

    接过矿泉水,夏煜看了看被安思瑶抓住的一只手掌,思考着自己应该如何用一只手开这一瓶矿泉水。

    他看向了安思瑶,安思瑶同样看着他。

    两秒后,少女歪过了头,表示了困惑。

    “手。”夏煜示意了一下被安思瑶握着的手掌。

    然而安思瑶并没有能够明白,她将另一只空着的手,伸到了夏煜的面前。

    也行吧。

    夏煜将水放在了安思瑶的手上,空出自己的手,去扭瓶盖。

    将瓶盖扭开后,夏煜准备接过矿泉水,但安思瑶已经将矿泉水递到了他的嘴边。

    面对少女期待的眼神,夏煜不好拒绝,他象征性的喝了一口,自己接过了水。

    后面跟着的虞凝梦感觉胃有点疼。双方牵着手,合作打开一瓶水已经够秀了,居然还喂水!

    为什么她要看着自己家安思瑶和别的男人发狗粮!

    这还不是结束,又跟在两人的身后,绕着学校转了一圈,在将近六点的时候,虞凝梦终于使用天色已晚的理由,将想要跟着夏煜回家的安思瑶拉走。

    晚上,她将事情汇报给了虞梁。

    “他们怎么好上的?”虞梁紧张的问。

    “小姐说是她一见钟情。”

    “不是说瑶瑶和那个男生已经认识了半年了吗?”虞梁有些迷惑,认识了半年之后一见钟情?

    “我也不知道。”虞凝梦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这样,这几天你盯着看看,我放心你。”将事情都丢给了虞凝梦,虞梁思量着忙完这阵子的事情,要是自己外孙女还和对方好着的话,就过去看一看。

    ……

    九月三号早上,夏煜吃完早饭,来到学校军训。

    白天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夏煜没有让托管煜代劳,自己体验着军训。

    看着熟悉的稍息立正齐步走,夏煜不禁想到了他当年军训的时候,他当时……老老实实的军训,回去宿舍就打游戏,一点儿也没有值得回忆的部分。

    真是一个令人悲哀的事情。

    叹了口气,夏煜感觉有些无聊起来,他想着随便过去谁那里,让托管煜来替自己军训。

    这时候,教官让开始休息。

    易施友带着两个同学,过去小卖部买水,女生那边,也有四个女生过去买水,为首的是一个短发的女生。

    短发女生就是女生那边的班长竞选人,没有意外的话,班长就是她了。

    这个班一共有着三十个人,其中男生十一个,女生十九个,易施友在女生那里一点儿人气也没有,就算全班男生投给他,也只有十一票。

    要是女生那边,能够出来一个人和短发女生竞争,将女生的票数分散,易施友还有一点儿机会,但很可惜,女生那边只有短发女生一个竞选人。

    无聊的分析了一下班里的形势,夏煜就打算离开,但秦有量和四个同学将他围住。

    这些都是当初在音乐学院,帮夏煜出头的同学,虽然他们的帮助夏煜并不需要,但他们的这份情义,夏煜还记得。

    “煜哥,教教我们!”五人坐在夏煜的身边,面色严肃,“我们也想早点儿脱单,不要一个小时就成功,能在一天内成功就好了!”

    “……这个我没法教。”

    “煜哥你谦虚了,我们亲眼见着那个音乐学院备受期待的院花,被你迷的团团转。”五人又向前移动了一些,一副夏煜不教,他们就不走的架势。

    夏煜头疼起来,要是按照实话说的话,他就要教五人要先去女方身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家自己过来拿水啊!”易施友的声音传来。

    拿水的事情,让夏煜由此摆脱了五人。

    但五人没有忘记也没有放弃,拿完水喝了之后,他们又跟在了夏煜的身后。

    夏煜已经在思考着,要撒什么样的谎了。

    这时候,女生那边同样回来的,班长预备役的短发女生,来到了夏煜的面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