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1. 徐幼香:不要上学!
    一阵黑暗之后,夏煜重新获得了感觉,此时他已经到了徐幼香的身体上。

    睁开眼,看了看陌生的天花板,夏煜坐起身,拿起手机呼叫女仆。

    他过来的时间是六点,还早。

    两分钟后,女仆推开了房门。在女仆的帮助下起床洗漱,坐在餐厅里吃着早饭,夏煜让女仆退下。

    他开始和徐幼香说话:“怎么,哑巴了吗?”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徐幼香没有说过一句话。

    “哑了给你送新的PLAY吗?”徐幼香回答。

    装作没有听到这句话,夏煜问:“你早上有课吗?”

    “……没有。”徐幼香的回答有些迟疑。

    “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困,没有休息好吗?”夏煜揉了揉额头。

    “昨晚学习到三点。”

    “晚上还上课?”夏煜不能理解学习到三点是什么操作。

    “你以为我是和你一样吗,老师只有晚上的时候有空教我!”徐幼香话里带着一点儿心虚。

    这份心虚被夏煜察觉,但夏煜一时不能想出这份心虚来自何处。

    他又问了具体的情况,明白了徐幼香学到凌晨三点是什么操作。

    安天封给徐幼香找的老师,只有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才会给她上课,而且,是通过网络远程教学。

    不过那个心虚到底是来自哪里?讲道理,心虚的不是选了安思瑶校区没有选徐幼香校区的自己吗?

    那个老师也是个女生。

    等等,女生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算了,过段时间一定可以探查出原因的。

    吃完早饭,回到卧室,夏煜继续睡觉。

    到了中午十二点,他起来吃了午餐。

    “下午有课吗?”他又问向徐幼香。

    “……没有。”徐幼香回答。

    “一天都没课?”夏煜诧异着。

    “啰嗦,我只要跟着老师晚上学习就行了,要上什么课!”徐幼香有些恼羞成怒。

    到了这里,夏煜已经明白了情况。

    徐幼香估计就没有去过学校,所以也不知道她所在的校区和自己不同的事情。

    至于不去学校的原因,不用说,一定是因为腿。

    “不是说了,可以治好的吗?”夏煜说。

    听到这句话,徐幼香明白夏煜是猜到了自己的心思,她沉默下来。

    “走吧,我和你去。”夏煜知道,徐幼香是害怕受到嘲笑,这丫头的自尊有点儿强。

    她可以忍受别的一切,但无法忍受嘲笑与可怜。

    对腿怎么样,其实她也不是特别在意,之前之所以会自杀,也是因为父母的财政情况,以及父母看她时候透露的悲哀情绪而已。

    徐幼香没有回答夏煜,便是答应了。

    夏煜叫来女仆,想了想,又叫了两个保镖,一齐前往了学校。

    ……

    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某教室,计算机三班的一群学生正在上课,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台上的老师不满的放下书,看向门的方向。

    他刚点完名,这时候来的一定是旷课的学生。

    敲门声再次响起。

    迈开脚步,老师来到门前,握住了门把手,他准备待会儿见到门外的学生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对方。

    然而在打开门后,他顿时没有了想法。

    看着门外立着的,两个一米八,膀大腰粗的平头壮汉,老师咽了一口唾沫。

    “你你你你你们找谁?”老师想要将门关上,但是他的手已经不听使唤。

    这两个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一定是过来找麻烦的!

    不知道是班里哪个学生惹了事,真是嫌命长!

    保安也是,这两个家伙怎么放进来的!

    在老师胆战心惊的时候,一个略有些幼齿的声音,从两个壮汉的身后传来:

    “我来上课。”

    两个西装壮汉整齐的向着旁边移动了一步,露出了身后的两个人。

    那是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影,大的大概二十多岁,小的大概……中学生?

    大的身影站在小身影的后面,而且穿着女仆装,看起来小身影才是做主的。

    “啊?”老师有些不能相信刚刚听到了什么,他看着轮椅上的徐幼香,一脸茫然。

    徐幼香断了一年的课,所以留了一级,现在的都是新的老师,新的同学。

    “我来上课,徐幼香,花名册上有的吧?”说完,徐幼煜示意了女仆。

    女仆将她向着里面推去,老师急忙让开路,看着徐幼香带着两个保镖来到了教室的后面。

    对方取出了课本,看起来真的是来上课的,花名册上,好像也的确有着徐幼香这个名字。

    默默的回到讲台上,老师脑中说教为难的想法一扫而空,他先拿起花名册,将徐幼香这节课的旷课标记叉去,又将前面的记录也一并叉了。

    什么,徐幼香没来上课?人家明明满勤好吧!

    放下花名册,老师继续讲起课。

    班上,学生们不时好奇的向着后面张望一眼,但都是小心翼翼,目光丝毫不敢停留。

    虽然坐着轮椅的中学生同学有点儿令人在意,但那两个保镖实在太吓人了。

    这正是夏煜想要的效果。

    他特异选了这两个壮硕的保镖,还让他们剃了平头,穿上西装,就是为了威吓见到徐幼香的人。

    只要表现的强势,便不会受到嘲笑与怜悯。

    虽然这只是一个逞强的做法,但药的治疗效果十分喜人,预计最多一年,徐幼香就能恢复到能够站起身的地步,临时用用这个方法应应急而已。

    他的计划十分成功,看着周围老师同学,以及一路上路人的反应,徐幼香十分安心。

    就是太羞耻了一点。

    下午只有一节课,课结束后,夏煜回到了别墅。

    “怎么样,以后可以自己去上学了?”他问向徐幼香。

    “嗯。”徐幼香回答。

    “没有什么奖励给我吗?”夏煜随口问。

    “骂你?”

    “???”

    夏煜感觉需要纠正一下自己在徐幼香脑中的形象,他不是一个喜欢被骂的人,只是因为徐幼香那不带恶意,奶声奶气,又气急羞怒的声音好听而已。

    而且,不是出自真心,只是为了骂而发出的骂声,是不能让人体验到快乐的。

    “给我来一张不生气卡吧。”夏煜说。

    徐幼香解开了出门的心结后,很快就会发现学区的事情,到时候一定会闹别扭。

    “你是小孩子吗?”徐幼香没有意识到夏煜的目的,她很轻易的答应下来。

    下午四点半,估摸着托管煜已经军训完了,夏煜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他回来的正好,教官下一秒就宣布了解散。

    但在解散后,同学们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一齐看着夏煜。甚至不只是本班的学生,就是周围几个班的学生,也有一些向着夏煜看着。

    这让夏煜满头雾水,直到他见到了,立在操场边缘的安思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