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0. 安思瑶:原点!(第二更)
    初晨,柔和的阳光,照在鲜艳的花海里。

    那是一片真正的花海,整个山头都是各色各样,五彩缤纷的花朵。

    花海中走着一个少女,少女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她是在花丛中的,一条极其狭窄的小道里前行。

    她提着裙子,目光看着前面的小道,在拐角,她的裙摆擦过了一朵花,她立即停下脚步,将裙摆提的更高,更加小心的继续走。

    一道歌声从旁边传来,她顺着声音看去,看到的,是一片隆起的山坡,山坡光秃秃的,顶部有着一块巨石。

    在巨石的上面,是一个三十岁模样的成熟妇人,妇人斜躺着,身边放着的,都是采摘下来的花朵,靠近她身子的花鲜艳,但外面更多的花已经枯萎。

    她的歌声里只有婉转的调子,没有歌词,调子欢快。

    但在光秃秃的山坡,和诸多枯萎的花朵的映衬下,却显得有些可怕。

    少女快步离开了山坡,在前面,她又见到了一个和她穿着一样裙子的身影。

    身影没有像她一样,小心翼翼的在小道上走,而是信步走在花丛里,见到新奇美丽的花,身影就停下身子,用手摘下一朵摸一摸,闻一闻,但片刻后就将花朵丢掉,毫无眷恋的继续向前走。

    少女想要跟过去,但小道太过兜转,那个身影很快就走到了下坡处,慢慢消失在了少女的眼中。

    在最后,身影扭头看了一眼少女。少女由此见到了对方的模样。

    那是一张少年的脸。

    阳光突然变得刺眼起来,少女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见到的是一张有些陌生的床。

    从沙发上直起身,安思瑶看向了腿边,她的手空着。

    她惊慌的扭过头,见到夏煜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后,松了口气。

    “梦到什么了,慌慌张张的样子。”将手里的小说翻了一页,夏煜看向安思瑶。

    他们在房间里聊了一会儿,安思瑶就睡了过去,大概是昨晚因为见面的事情而没有睡好。

    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梦,想着最后见到的那个和自己一样裙子的身影,安思瑶回答:“梦到你穿我的裙子了。”

    “???”

    你丫头怎么那么变态!

    我穿裙子就算了,还是穿的你的裙子?

    这是什么羞耻PLAY!

    夏煜还准备追问,安思瑶先一步握住了他的手,将脑袋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夏煜于是闭上了口。

    这么自然的腻上来,也太犯规了。

    又在夏煜的肩膀上蹭了蹭脸,安思瑶回想着,最后那个身影是夏煜,之前那个在山坡石头上的妇人又是谁呢?

    她很快回忆出了答案。

    那是尹婉。

    她没有去想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只是回忆着梦的感觉而悲伤着。

    悄悄抬起头,她看向正在看书的夏煜。

    太阳快要落下了,最后的余晖洒进房间,在夏煜的脑袋上,投下了一块光斑。

    那块光斑让安思瑶想起了梦最后,突然刺目,驱赶走了一切的阳光。

    光也会将夏煜赶走吗?

    伸出手,安思瑶遮住了夏煜的那一块脑壳,不让光斑接触到他。

    夏煜正在看书,突然感觉脑袋一重,扭头发现是安思瑶将手放了上去。

    你装睡偷偷摸我的头?

    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夏煜将书丢在一边,一只手放在了安思瑶的头上。

    眨了眨眼睛,见到光斑因为夏煜的动作而落在了别处,安思瑶收回了手,握住了夏煜的另一只手臂。

    夏煜不能理解安思瑶行动的逻辑回路。

    正常有点儿小玩心的女生,不是应该换做两只手都放上来,然后再加脚,互相比谁放得多吗?

    又或者比较爱害羞的,强势一点儿就拍开自己的手,弱势一点儿就低头装鸵鸟。

    哪有你这样的反应?

    不知道夏煜心中的疑惑,安思瑶感受着自己手掌中的,这只手臂的触感,内心有些迷离起来。

    她想到了一年前,一年前的那一天,她因为有些低烧,难得被女仆长放了假,待在房间里睡觉。

    然后,她就见到自己的身体,自作主张的动了起来。

    那是她和夏煜相视的日子。

    自己的身体,突然多了一个人,并且这个人的控制权还比自己优先,让安思瑶困扰了一小下。

    但随后,她就感觉到了欢喜。

    回应女仆们的期待,太过费力,她早就有所疲惫,这时候换做别人来,最好不过。

    但夏煜并没有和她想象中的一样,在狭窄的小道中行走,而是信步走入了花丛里,甚至将顺脚将一些拦路的花踩死,将土踩平,做出一条新路来。

    在夏煜回去后,她感觉到了轻松与惬意,花海中留给她的空间变得多了。

    这样,一步步的看着夏煜对花海进行改造,最后将那些花圈起来,她不由对能做到这样事情的夏煜,产生了仰慕。

    将夏煜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脸颊上,安思瑶想:只要跟在他的身后,自己就能得到幸福吧?

    但那个躺在山坡巨石上的,尹婉的身影,还在安思瑶的脑海中隐现着。

    “在想什么。”夏煜不能够理解安思瑶的动作,他选择了直接提问。

    “想你呀。”安思瑶说着实话。

    下一刻,夏煜的拳头就敲在了她的脑袋上。

    夏煜很想问问,安思瑶怎么能够自然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他一旦问了,就有了认输的感觉。

    “为什么打我啊。”抱着脑袋,安思瑶有些委屈。

    “其实我有一种会随机敲别人脑袋的病。”夏煜选择扯谎。

    “又在捉弄我。”虽然这样说着,但安思瑶并没有什么不快。

    夏煜扯开了话题。

    “确定了就是我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他好奇的问。

    “就是突然吓了一下,没有想到你居然还偷偷在我身边。”安思瑶的话里都是甜蜜。

    就好像小男孩,发现一直跟踪自己上学,感觉好可怕的人偶,居然是邻居大姐姐扮的一样,原本的一些不快,立即变成了甜蜜,反而有些担心自己之前的态度是不是有些不好。

    两人又一起说起别的事情,直到又雪敲门让两人吃饭。

    吃完饭,为了不让安天封和虞梁把自己抓起来拷问,夏煜和又雪一起,将安思瑶送回了别墅。

    回去的车上,又雪戳了戳夏煜的的腰子,给夏煜加着油,让他快点儿把安思瑶骗到自己家来。

    夏煜没有回复。

    第二天早上,夏煜来到了徐幼香的身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