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8. 序列秘药(第二更)
    心灵感应,除了感应对方对自己的感官之外,还可以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不适合的药剂量,也是危险所在。

    所以,只要夏煜抱着给自己注射的决心,就能体会到这样到底有没有危险。

    他之所以不使用徐幼香的身体来如此操作,是因为在别人的身上,他对危险的感觉没有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灵敏。

    在往常,这份灵敏不是十分重要,但夏煜这次需要细微的感觉来看危险的大小确定剂量,毕竟许多药,都是有着毒的,重点是将毒控制在不严重的范围里。

    拿起药剂,夏煜开始了尝试。

    他先将全部的药剂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测试了致死量,然后一步步削减,进行感应。

    他将危险划分为了十个等级,又来到三楼阳台,以一个摔下去估计残废的高度进行了一下比较,大概第七个等级是肢体残疾。

    又拿出一把刀在身上比划了一下,大概第五个等级是失去行动能力。

    这样测试下来,他很快确定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剂量。

    第三等级的剂量已经比较完美,根据估计,药效也还不错,不过,他还是决定使用第二个等级,药效更差一些的部分。

    因为这是一次的量,一次不会有事不代表第二次第三次这样累计下来不会有事,徐幼香不可能只用一次药。所以,留点空间是最好的。

    夏煜没有办法测试这种危险性,除非他真的注射药剂。

    注射是不可能注射的,现在的剂量虽然已经没有什么危险性,但一样会有着副作用,他要是被副作用药倒了,谁来制作抵御副作用的药?

    只要在徐幼香每次使用药的时候,他都登陆,进行一下感应,就能避开严重的后果。

    将测试的结果记下,已经是深夜,夏煜爬上了床。

    在睡觉前,他先看了一眼手机。

    他见到了徐幼香发来的好友申请。

    在他点击通过后,徐幼香很快发来了消息。

    『你在干什么?』

    见到这个消息,夏煜皱起了眉头。

    这种无聊的问题,徐幼香以前是不会问的。

    是压力有些大吗?毕竟药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

    没等夏煜思考完毕,徐幼香又发来了消息:

    『你最近来摇光吗?』

    想了想,夏煜感觉让徐幼香使用前途未卜的药,太过考验她的心里素质,这时候自己要是在场会好很多。

    『看情况,可能会过去一趟』夏煜没有说绝对。

    『我听说金滩的风景不错』

    徐幼香发来的消息,让夏煜再次陷入了沉思。

    金滩是一处海湾边,处于摇光的边缘,是一个有名的景点。

    不过,这个风景是以黄昏和凌晨的日夜交替为看点的,所以又被称为某种圣地,因为看了这个景色,一定要在那里过夜。

    要是安思瑶突然说出这种话,夏煜还会迟疑是不是小傻妞真的想要去看风景,但徐幼香一定是另有所指的。

    夏煜在一瞬间心动了一下,这是作为男性的本能,但他的理智很快压下了心动。

    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对待徐幼香,这时候要是做了,就将自己套牢了,再没有别的选择。

    不过,直接拒绝也不行,徐幼香也清楚自己一定会明白这个事情,直接拒绝的话,她的心里一定有着芥蒂。

    想了想,夏煜打字回复:

    『我找办法简单的探测了一下药的剂量,过程不便多说,但这些天我可能没有办法离开紫琅』

    『药可以用了?』徐幼香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

    又和她聊了一会儿,安慰了一下她,夏煜放下手机,进入了睡眠。

    睡到早上七点,他登陆了徐幼香的身体。

    徐幼香的面前正放在一碟白玉团子,她正在等待着夏煜的到来。

    吃着团子,夏煜和徐幼香简单说明了一下,药的危险性可以确定,但副作用不能辨认。

    徐幼香表示不在意。

    将团子吃完,夏煜来到研究所,按之前测试的配置了七份。

    本来,对做成药片还是做成药液,也是需要进行一番研究的,但此刻并没有这个时间,只能使用注射了。

    “徐老师,这个药您是?”一个研究员注意到了夏煜的动作。

    “我有用。”上次夏煜隐蔽的偷了药,而这次,夏煜并没有隐藏。

    拿了药,他又打电话给了虞梁。

    私自用未完成药是违法的,后面副作用出来一定会被发现,而且,他需要医术精湛的医生来帮助治疗。

    听了徐幼煜的话,虞梁沉默了十秒,叹了口气:

    “你们这些小年轻,个个都是完美主义者,和命比起来,身体的残缺算得了什么。”

    虽然这样说着,但虞梁还是答应下来。

    晚上,他就弄来了全部的证件,其中虽然有着一点儿小滑头,绕开了一些规则,但总体还是合法的。

    深夜,摇光医大附属医院,在一圈医生的注视下,徐幼煜使用了药。

    针刚拔出,他就被架走进行检查。

    一夜的观察过去,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

    躺在病床上,夏煜给了自己一个安抚,睡了过去。

    下午醒来,他再次用了药,又被推走检查。

    这样在医院里待了一周,夏煜也在徐幼香的身体里待了一周。

    这一周下来,除了乏力,嗜睡和体温降低之外,并没有出现别的什么症状。

    中午,在徐幼煜醒来后,又一轮检查开始。

    不过这次检查,是检查徐幼香腿的情况,而不是药物副作用。

    检查完之后,医生看着徐幼香的报告,皱起眉头,又拿起以前的报告看着。

    夏煜可以感觉到徐幼香的紧张情绪,就是他,也一样紧张。

    又过了五分钟,医生放下了报告,说:“效果有些奇特,看起来的确是好了,但好像有什么变化,这也是正常的,毕竟这种药是新药。”

    “腿可以保住了吗?”

    “嗯,照这个速度,一个月就能恢复到正常瘫痪水平,再继续的话,就看到时候的情况了。”

    徐幼香松了口气。

    夏煜也松了口气。他打了一个哈欠,昏昏欲睡起来,无力与嗜睡的影响比较大,他这些天只想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就是游戏也不想打。

    在徐幼香躺回床上后,夏煜和她说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没有和往常一样继续登陆,他已经在徐幼香那里待了整整一周,此刻可以歇一歇了。

    这一周,他的身体都是托管煜在代管,他快忘了健康的身体是什么样子。

    拿起托管煜的托管日志,夏煜瞥了眼。

    几个同学过来找他,被托管煜拒绝了,几家媒体过来找他,也被他拒绝了,这些都没有什么问题,夏煜继续向下看着。

    他见到了一个有些令人在意的消息。

    颜薇回来了。

    见到颜薇,夏煜就想起了颜白玉。

    等到了阿房,想办法去拜访一下,尝尝白玉团子创始者的团子,是什么味道。

    放下托管日志,夏煜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做点什么事,这时候,桂梓晓打电话过来。
为您推荐